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一身反扒绝技,一代便衣传奇!

来源:微信公众号:正警事儿 作者:

对于很多人来说

便衣警察四个字如雷贯耳

我们虽然看不到他们

却都能切身体会到

来自于他们给予的安全感

 

对于便衣警察来说

长年累月的熬

风吹雨淋日晒

等的就是抓住嫌疑人的那一瞬间

 

1.jpg

 

就是这短短的一瞬间

却凝聚了反扒民警们

一身绝学

一生挚爱

 

让我们走近一对师徒

一起来听一听

老一辈便衣民警们的

传奇故事

 

猎手老孟

如果说一个正常人的视力是5.1或是5.2的话,老孟的视力可能就是51或者52。

为什么这么说呢?如果一个人离我有30米,我可能刚刚能认出他来,但是我们的老孟,从广场西侧人民大会堂东南角就能看到煤市街口的嫌疑人。

将近300米的距离,那些老贼在我的眼里只是几个颜色都看不清的点,但是老孟却对我说:“庆迪,你看,看见没有,8个人,7个男的1个女的,往这边走了,你躲开点,别看他们,离近了我给你指。”

 

2.jpg 

 

一个老道的猎手除了需要具备一双能够发现猎物的双眼,还要有一身高超的伪装本领,说到伪装或者是隐藏自己的行踪,我真是发自心底里佩服老孟。

反扒入门都有一个过程,需要跟紧自己的师傅,记得有一次在广场,人群中老孟又发现了“猎物”,他捅了捅我,跟我说:“庆迪,一会儿你跟着我,动作别太大,这几个贼我都抓过好几回了,他们都认识我”。

虽然那时我也跟着别的组开始抓人了,但是听到老孟说这几个贼都认识他,我打起精神急忙问“师傅,我该怎么办?”

老孟说了一句“你就跟着我”,然后就钻进了我面前的人群中……

 

3.jpg

 

我身高1米83,本以为人群中找个人“站的高看的远”,结果我错了,我知道老孟穿什么颜色的衣服,戴什么样的帽子,个子多高,体型胖瘦,但是,他就是不可思议地、迅速地在我的视线中消失了!

想起那么长时间以来,跟随别的师傅干活都能在车上成功跟控嫌疑人,但是在他身边连三秒钟都跟不住,突然感觉有些迷茫。我一面装作淡定,一面在人群中暗暗寻找老孟,找了半天,在人群中我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说:“别动!庆迪快过来帮忙!” 

 

4.jpg

 

我寻声挤过人群,看到老孟脚下躺着一个年纪大概四五十岁的老贼,老孟两只手抓着老贼的手,老贼的手里有一沓红色的人民币,老孟中气十足地问他:“今天折我手里服吗?”那个老贼说:“孟大呀,服!服!您松开吧,我肯定不跑”。

俗话说:钱压奴背手,艺压当行人,心里不禁暗竖大拇哥,真牛!

 

手艺人就爱抓手艺人

 

老孟是个“手艺人”,他说抓贼就要“出壶攥”,否则当贼的不服。只有当贼认为安全了才会动手,所以当贼偷出东西的那一刻,你把贼的手和他手中的赃物都攥住,这才是本事!

 

 5.jpg

 

老孟自己是个“手艺人”,也喜欢抓有“手艺”的老贼。

但凡工作中碰到一个老贼,他立马就兴奋起来了,当天能拿下的,绝对拿下,如果我们表现不好,“惊”着老贼了,老孟一边骂着我们这些“小孩”,一边自己出马,誓把老贼“挂”回家,等着第二天接着来,早晚把这个老贼抓了!

 

6.jpg

 

除了必须“出壶攥”,老孟每次抓了老贼,都要跟那些老贼“盘盘道”,问问这些他认为“手艺”不错的老贼都是哪来的,师傅都是谁。

我记得有一次抓了一个老贼,在派出所等着做笔录的时候,老贼跟老孟说:“孟大,我包里有烟,好烟,中华,您抽一根,也给我来一根吧?”

老孟说:“你还认识我呢?认识我就应该知道,你抽我烟可以,你们的东西我是一点不碰、一点不沾的!”

老贼说:“那是,十几年前我跟着我师傅他们一起练(贼的行话,偷)的时候他们就给我看过您的照片。”

 

7.jpg

 

老孟又问他:“这么多年被抓了几回了?”

老贼答到:“没几回,十年前您抓过我一回,后来我就跟别人去外地‘干活’了,一直没被抓,最近我刚跟他们回北京,这还没几天,就折您手里了......”

 

8.jpg

 

后来老孟出来跟我说:“这贼是个老贼了,偷东西的手法很老练,反侦察意识也很强,就今天你们的表现都不及格,要不是我让你们退下来,今天他肯定醒。你们得努力,抓贼的手艺可不能丢!”

抓贼的手艺不能丢,我想,这就是这个从事反扒快四十年的老民警最看重的了。 

 

 

给老孟当徒弟不容易

 

许多人一说起给老孟当徒弟或是跟老孟出去干活,就相当犯怵,记得有人得知我跟着老孟干活的时候问:“没少挨骂吧?”没错,就是没少挨骂。

 

9.jpg

 

老孟对我还好,可能是因为我跟他的时间还短,他对我还比较宽容,但是对他那些长时间跟着他的徒弟或是年轻人,一旦在工作时出现了失误,跟丢了人或是被贼发现了,就一点面子也不讲了。

其实,谁还不犯点错误,但是老孟就是在工作中要求极端严格的一个人。每次在站台上我们这帮年轻人一个站位站不好,很可能就被叫到站台后面的远处劈头盖脸一顿说:“怎么教你的?这个站台能站那吗?贼来了你往哪躲?人家一眼看出你来,你还怎么抓?”

 

10.jpg

 

一般到一个新的站台,老孟都会问我:“庆迪,你说这个站台,让你看站(反扒名词,看守站台),你会站哪?”我忙着开动脑筋,然后想出一个个答案,基本都会被一一否决,之后又招来老孟一顿数落和说教。

 

11.jpg

 

每次答错或者站错位置都会被老孟骂“呆”、“傻”,但是每次骂完反省后,或是回了单位,老孟都会苦口婆心的跟我说我错在哪了,应该怎么办。有时候因为我们犯错导致贼醒了,老孟会骂我们每一个犯错的人,但是骂完赶上饭点,他还是会把我们叫到他家去,让我们吃了饭再走。

 

老孟的乐趣

 

老孟曾经说过,贼是人精,抓贼的,想干好就要比人精更精。他总说:“贼干这行心虚,喜欢涮人玩人,干反扒的就一定要知道贼的心理,知道贼下一步要干嘛,提前一步布局,留着一手防止贼反过头来再把我们给耍了。”

记得有一次从广场跟出两名老贼,老孟说考验考验我,让我跟着,我用尽浑身解数,一路时快时慢、时近时远,生怕把人跟丢了或者跟醒了挨骂,当走到煤市街里的时候,突然这俩贼一右转,钻进了一个胡同,我赶紧快走两步,准备跟进去。

 

12.jpg

 

这时电话突然响了,接通后手机里传来了老孟的声音:“庆迪,你傻呀,别进去,回头看见我了吗?过来找我来,这是个死胡同,只有这一个出入口,他们肯定不住这儿!这俩人是觉得不踏实,涮人呢,一会准从这出来,别上当!”

我急忙假装走错路转身走开,过了一会,两老贼果然从胡同里走了出来四处寻摸。

 

13.jpg

 

老孟在我身边嘿嘿笑了一声,说:“你看吧,这俩老家伙就是被我抓怕了,回家前先涮一下人,你要是进胡同一定跟他们打照面,就一个回合就让他们看透了,之后再想抓他们就难了,学着吧,抓这帮贼精就得比他们还精,毛主席曾经说过,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好玩着呢!”

 

15.jpg

 

每次老孟最高兴的事儿,就是跟这些老贼斗。把贼抓了,他就会回家给我们徒弟们炒上两个菜,然后点上一根烟,在烟雾缭绕的气氛里给我们讲这个案子的细节,有时候再给我们讲上一堂建国以来北京城三代贼的历史课,我想这就是属于老孟的幸福时光……

 

老孟档案

孟繁明,61岁,中共党员,机动侦查总队退休民警,从警37年,带领民警抓获扒窃嫌疑2000余名,打掉扒窃团伙100余个,曾先后荣立个人二等功2次,个人三等功3次,嘉奖25次。37年抓贼破案、无怨无悔。

 

16.jpg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