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又到一年麦熟时

来源:作 者 作者:梁 明

图片1.jpg

“妈,你在哪儿?我回家了大门锁着,我没带家里钥匙!”

“我在环山路北边咱家地里收麦子。”电话另一端传来母亲的声音。

6月7日,高考第一天下午执勤结束,顾不得换掉警服,由韦曲长安二中考点驱车往南,回到了南五台山脚下的五台街办老家。

正值收割时令。到了地头,看见母亲头顶草帽,脖子上搭着一条毛巾,手握镰刀,弓腰割着一把把小麦,背部衣服被汗水浸透。身旁本家两个兄长也正手中挥着镰刀,节奏感极强,一把把小麦应声倒下。我和兄长分别打了招呼,扔给一人一根香烟,母亲发话:“注意防火,不要在麦地抽烟!”我们三人相视一笑,把烟都放进了衣袋。

我抢过了母亲手中的镰刀,俯下身子搭镰揽了一把小麦,对母亲说:“还种啥地呢,你一个人一年能吃多少粮食,再说了,怎么不用收割机割麦子?”“地里有高压电线杆,还有石头,而且面积就半亩,收割机不来!”说完,母亲将自己的草帽扣到我头上,只见她一头白发被汗水浸透,我摘下草帽,又给她戴上。母亲坐在我身旁的一捆小麦上,递过来她的水壶,我喝了一口,她问:“你和媳妇一个多月没回来了,好着没?今天她没有回来?”“都好着,这段时间我们都没放假,我们公安局和她们街办都在反恐维稳,她们街办这几天又开始了三夏防火工作,晚上在防火观测点蹲守到半夜,一个月不能回家。”“她一个青岛城里的独生女,没嫁到长安来之前可能都没见过小麦,在鸣犊街办干这些农村工作能吃得消吗?”“妈,您放心,您儿媳妇皮实着呢!”我心想不能继续谈论关于我爱人的话题了,不然母亲又要老生常谈地催我们生小孩的事情了。

正在埋头劳作时,手机响了,科里内勤说:“分局通知在街面的反恐维稳设卡延期到6月10日,今晚8点到11点咱们政工科出一名领导带队,负责第四卡点设卡工作。”我说:“行,我去吧!”电话刚挂掉不久,又响了:“你明天带领新闻中心同志,去长安区的8个高考反恐执勤点,采录一下大家辛苦执勤的工作资料。”“好的!”我回答。母亲让我歇着,她换换我,我坚持说我不累。一个小时,收完了半亩地小麦,两位本家兄长帮我一同将一捆捆小麦装到架子车上,用绳子扎好,然后忙着去收自己的庄稼了。我拉着车,母亲在后面推着,左顾右盼地横穿过车流不息的环山公路,一路上坡,架子车的绳子隔着警服的肩章勒得肩膀发麻,路上我问母亲:“妈,现在又没有脱粒机,怎么处理这些小麦?”母亲道:“村里现在没有打谷场了,只有摊开在门口水泥路上,过往车辆就将麦粒碾压下来了。”我说:“这样做行吗?”母亲说:“没办法,也只有这样了!”我还想说点什么,想了想,不再吭声。将几十捆小麦卸下车,让母亲回家洗脸,我去向邻居还了架子车。

回到家,母亲打来一盆水,我边洗脸边说:“以后不要种地了,您都60多岁了,农活重,您吃不消。”

母亲说:“干了一辈子农活,到了时节老乡都忙活着,我不种地无事可干,闲得心里发慌,再说自家种的粮食无公害,你们回来蒸凉皮、摊煎饼、烙锅盔、擀面条吃起来香!自己做的干净,有营养还省钱!”母亲见我警服最底下的扣子掉了,翻出我旧的警服衬衣,卸下一个铁扣子,我脱下警服,母亲看到我肩膀上因拉车勒出的血印子,心疼地说:“疼不疼?拉车出蛮劲儿,早知道我把车拉回来。”

我说:“没事儿,妈,您不供我上学、考公务员,可能我一辈子都在家里种地干农活呢。”

看见母亲戴着花镜穿针,几次没有成功,我替她穿上了线,到门外的车上拿出了爱人为母亲网购的各种口味的真空包装的粽子、绿豆糕以及几盒降血压降血糖的药。我说:“端午节我们一级戒备,都没放假,没回来看您,知道您爱吃粽子,您儿媳妇给您买了好几种口味的,真空包装的,可以放好几个月,还有绿豆糕,您尝尝。”

母亲将缝衣针在头发上磨了磨,说:“我血糖、血压高,以后不要给我买吃的东西,别乱花钱。”又问道:“不是青岛你岳父岳母端午节要来西安吗?我在家都准备好了接待他们呢。”

我说:“您儿媳妇两年都没回家了,她父母想她了,提前订好了机票说端午节要来看看我们和您,但我们两个近期工作忙,端午又不放假,没时间招呼他们,所以她打电话让她父母不要来西安了,最后,他们退了机票。”

母亲说:“吃公家的饭,身不由己,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工作要紧,多给青岛打电话,好好对待你媳妇!”我说:“那肯定!”

扣子缝好了,看到我警服上有土,母亲又拿湿毛巾一遍遍地擦拭,然后张罗着给我做饭,我说不用了,8点钟还要设卡盘查呢,现在都7点了,母亲不再坚持做饭,从花园的杏子树上摘了一袋子杏,又从仓库中左挑右拣地拿出一束捆绑整齐的大蒜,说:“都是咱自己种的,杏子拿去给同事吃,大蒜拌凉菜。”接着又说:“努力工作,听领导的话,和同事和睦相处,工作中注意安全,不要惦记我,我都好着呢!”

我说:“您记得按时吃药,在门口晒麦子注意安全,不要再种玉米了,等我们忙完这一阵,我带您去青岛旅游。”

母亲说:“青岛是去不了喽,我坐车到韦曲都晕车!”

路两侧夏繁依旧,村口石榴林绚烂如火,候鸟“算黄算割”的叫声此起彼伏。想起了五年前离我而去的父亲,当年看到我身穿警服时喜悦而自豪的目光,还能记起他对公安工作的支持,对儿子忠孝两难全的理解。

图片2.jpg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英雄梦,我也不例外。也许我没有《麦田里的守望者》主人公那样的纯真和执着,但我同样拥有守望幸福的理想。也正是这份理想让我穿上了这一身藏蓝,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

还记得初入警时,站在警训支队礼堂第一次听到《人民警察之歌》。那嘹亮而宏伟的交响乐就像是吹起了战斗的号角,回荡在天际,也回荡在我的心里。八年已过,那份神圣和震撼却犹如昨日。那时的我并不能真正地明白“警察”这两个字究竟有多少分量,只是心中的炽热让我义无反顾。

不忘初心,我爱警察这个职业。

(作者系西安市公安局长安分局政工科副科长)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