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有一种爱,叫笑中有泪

来源:网投 作者:宋瑞让

2018年元月的最后一天,我在单位值班,干着日常所干的那些工作。曾有人问我,天天做同样的工作不烦吗?我说,不烦,有什么烦的,每天接触的人不一样,会遇到不同故事的人,不是挺好吗?就这样,我日复一日地做着那些琐碎重复的工作。值班的日子,其实要比平时忙一些,除了做好派出所内的事情,还要巡逻。在下午五点的时候,接到一起值班的同事打来电话说,由于单位没有车,让帮忙处理一个警情。我说,没问题。一起简单的因经济纠纷引起的相互厮打,当事人伤情轻微,处理起来很简单,可一方当事人不配合,且有点抗拒执法,导致我们僵持了很长时间,经过说服教育,最终事情得以圆满解决。警情处理完,回到单位后,我感觉右侧腹股沟处有点隐隐的痛,或许是长时间站立的原因吧。心里想着,没有在意。

晚饭后,在体能训练室跑了二十分钟,大汗淋漓,就去冲澡。在冲澡的时候,想起了下午那会儿腹股沟痛的事儿,手不由自主地向右侧腹股沟抹去。在触及腹股沟的那一刹那,我的手像触电般地快速缩了回来。同时,我的心里咯噔一下,不会吧!想着想着,右手再次伸向右侧腹股沟。这一次是真实的了,右侧腹股沟那里有一个明显的肿块。天哪!我一下子就想到了那个可怕的病,顿觉天昏地暗,天旋地转,不会吧!我难以置信地抚摸着那肿起的部位,用自己那点可怜的医学知识在诊断,在排除。一会儿按压一下,不觉得痛。一会儿借着灯光,和左侧腹股沟对比,发现明显的高出了一些。

自己给自己诊断的过程中,大脑也在胡思乱想。死,其实并不可怕,人的一生终究有个头儿啊,要不然,岂不都成了妖怪了。可是,我的儿子还小,今年正准备中考,要是…….那以后谁来照顾他,一些基本的生活技能他还都不会呢,怎么办?我和媳妇感情那么好,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虽说有时候也会因为琐碎的事情拌嘴,其实那也是释放生活压力的一种方式啊,没什么的,感情如漆似胶,要是……还会有和我一样的人对她好吗?我那亲爱的父母亲,年近七十,一辈子都以我为骄傲,我就是他们的精神支柱,只要别人说起他们的儿子如何如何有出息,老两口眉笑颜开。虽然我工作的地方离家几千里地,和父母不常见面,但电话中可以听出他们的快乐和开心,要是……我还没有给老人尽孝呢,我岂不枉为人子了?不忍再想了,滚烫的泪珠滑过脸庞。

心里一直这么胡思乱想着,也就无心冲澡了,草草地擦干身体。回到宿舍,拿起手机在百度上一阵狂搜。心情随着百度搜索的内容大起大落,如坐过山车一般,一会儿查出的内容说没什么,一会儿又有人说问题严重。我的心就这么忽上忽下折腾了三个多小时,期间儿子打来电话,说外面的月全食很美,快出去看。我随便应付了几句,挂了电话。累了,我累了,去他的,不管了,爱咋样就咋样吧!我把自己重重地扔进了被窝。

躺在床上,我大睁着眼睛看向刺眼的日光灯,任由思绪胡乱飞吧,反正来回就那么点事儿。飞吧,我的思绪!飞吧,我的大脑!

如此翻来覆去想了好长时间,我的右手忍不住又朝肿起的部位摸去。咦,没有了!怎么可能?我的手再次摸去,确认什么都没有了。不会吧,难道刚才我是白日做梦?不可能啊,回想起刚才冲澡的那一幕,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顾不得天寒地冻了,我一把掀开被子望去,的确什么都没有了。老天在和我开玩笑,给春节前这沉闷的气氛增加点乐子吗?我忽地一下坐了起来,站在灯光下确认。咦,那肿起的部位又出现了。我摸着,千真万确存在啊,刚才怎么没有摸着。是我的触觉和视觉出现问题了?不对啊。我急忙躺下,那儿又没有了,我又站起来,又出现了。如此,折腾了几回。一个念头在脑海里电光火石般闪过,我高兴的差一点儿跳了起来,刚才笼罩在心头的阴霾瞬间散去了。我拉开窗帘,看见月食进入了尾声,大半个月亮被吞没了,剩下一丝丝亮光,大自然真是奇幻啊!我感叹。

疝气,一个小小的病而已,做个小手术就可以搞定的。我的心如释重负,不再担心什么。想起刚才冲澡时那副紧张的样子,自己忍不住笑了。是啊,谁在那种情况下都会胡思乱想的。我默默地安慰着自己。何不出去欣赏一下月全食呢?一个念头升起。我迅速穿好衣服,走进了寒冬的冷风中,冻得我一激灵。好冷啊,我裹紧了警服,继续走在派出所隔壁的小区里。寒冬过去就是春天,最冷的日子已经到来,春天还会远吗?我大口吸着这冰冷的空气,活着真好。再次想起冲澡的那一幕,瞬间觉得自己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严重的灾难,从死神的口中爬了出来。看着万家灯火,家家户户的窗子上雾气腾腾,感觉温馨无比!

月全食结束,一轮姣美的月亮慢慢露出,挂在湛蓝的天空中。看着这美丽的自然景观,我想起自己小时候经历的一次月全食。记得,那次月全食是在夏季,当时我七八岁。那一夜,没有一丝风,天空也没有一丝云彩。我和父亲、母亲及两个妹妹坐在院子里乘凉。父亲给我们讲着那些讲了多遍的民间故事,我和两个妹妹听得津津有味。一轮明月缓缓升起,明亮的月光照着我们温馨的一家,大妹依偎在母亲怀里,父亲抱着小妹,我手舞足蹈喊着月亮真大,月亮真亮。突然,月亮一个角变黑,过了一会儿半个月亮没了。我和两个妹妹紧张地喊了起来。父亲笑着说,这就叫“天狗吃月亮”,我给你们讲讲是怎么回事:有一天,二郎神和玉皇大帝闹翻了,两个人大吵一架,二郎神回到家中,气还没有消,到了晚上,他就指使自己的哮天犬去把月亮吃了。正在吟风弄月的玉皇大帝,忽然不见了月亮,大惊失色,命众神寻找,众神用尽了一切法力,还是找不回月亮。最后,玉皇大帝厚着脸皮求二郎神相助,二郎神手到擒来,月亮又回到了天空。从此,玉皇大帝凡事都对二郎神让三分。牙齿难免碰到舌头,一天,两人再次闹翻,二郎神又命哮天犬去把月亮吃了,所以每隔几年就会发生“天狗吃月亮”的情况,这个故事就这么慢慢流传下来。

身体的一个冷颤提醒我:夜深了,回去吧。踏着月光往回走,月亮把我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我在想,明天到医院检查一下,一切都会真相大白。回到宿舍,我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这样的话:人生有许多东西可以一起面对,唯独死亡和疼必须自己一个人面对的。

在医院,医生只用了一分钟的时间就确认我的病情为疝气,无需多说,准备手术吧。我弱弱地问医生,能不能保守治疗。医生说,你的这种情况必须手术,不用多说。听着医生坚定的口气,我只能点头。医生安排我住进医院。

清晨6点,我把手术服换上。那手术服穿在身上感觉怪怪的,一条裤子,一件上衣,里面空荡荡的,怎么都觉得不舒服。妻赶第一班车到了病房,看见我的样子哑然失笑。我说,不许笑。就这么坐在病床上等啊,等啊,心中不免着急。突然,我脑海里闪过待宰羔羊一词,那羊忽闪着大眼睛静静地等着人们的宰割。我觉得自己就是那只待宰的羔羊,静等着屠夫的到来!

胡思乱想中,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一激灵回到了现实,护士站在我的面前说,该手术了。我下床跟着护士走进手术室大门,看着那门一寸寸的关上,我不由打了个冷战,不知怎么,屠宰场这个词一下子钻进了我的脑海。我颤抖着艰难地往前迈着步子,四五十米的走道,对于我来说,漫长如两万五千里长征。护士耐心地搀扶着我,缓慢地走着,终于走到了手术台前。

要挨那一刀了!我闭上眼睛,泪水在眼中蓄着。

我在手术床上躺下。很快,我右手臂扎上了留置针,开始滴液,胸前按上了检查心电图的那些吸扣,左手的食指夹了一个小夹子,观察心率。主治大夫安慰我:很快的,不用紧张。我强作笑颜点点头。其实,我内心很脆弱,脆弱到一触即会破碎。

什么也不想,咬牙坚持吧!

护士消毒结束,一只手按在消毒的位置,一个针一样的东西在我的腰椎上凿一下,接着那个东西往深处钻去。

疼,好疼啊!疼到心里去了。我咬紧牙关,一滴泪水不知不觉从眼角落下。麻醉师在我的耳边安慰着:不用紧张,你睡一觉吧。我闭上眼,四周的温暖让我彻底放松下来,医生、护士说话的声音慢慢地变远,变远。一阵睡意袭来,好累啊。

突然,耳边又传来医生和护士的说话声。睁开眼,麻醉师暖暖的笑脸出现在眼前。哦,我还在手术床上,刚才是在麻药的作用下睡着了。好香甜的一觉啊!护士微笑着对我说,都好了,我送你回病房。病房里,妻焦急地等待着,见到护士把我推进了,惊呼:这么快!护士点点头,说:这么小的手术,本来就用不了多长时间的,你们干嘛那么紧张呢。

紧张,肯定紧张啊!还记得,医生向妻说完手术中可能出现的种种意外,每一种意外都是致命的时候,我看见妻的泪水湿润了眼眶,签字时那手颤抖得几乎拿不住笔。

在这个临近年关的冬日午后,我和妻在这温暖的病房里对视而笑,笑中有泪,泪水落下,带走了所有的顾虑,留下了长久的幸福。彼此的那份爱从心间流淌而出,甜如蜜,黏住了我们的双手。

 

 

作者简介:宋瑞让,笔名:宋松,现就职于兰州市公安局安宁分局沙井驿派出所,社区民警。作品散见于《湛江声屏报》、《环球军事》、《南宁晚报》、《现代世界警察》、《人民公安报》、《甘肃公安》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杜金凤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