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均康,永远不会离开

来源:网络投稿 作者:杜跃清

几天前,与几位同学相聚,在谈笑风生间,有位同学问我:均康现在哪单位工作?我的回答让欢乐的气氛一下子变得似乎哀乐奏起,勾起大家对往事的回忆。

时间过得真快,老同学陈均康离开我们,离开他毕生奋斗的公安队伍已经四年多了,值此清明节来临之际,我写此文,以示悼念。

均康是因突发疾病于2013年11月21日凌晨在办公室不幸去世的,享年50岁。他生前担任宁波市公安局水陆交通治安分局局长。

我是在均康去世后的一周得知消息的。当时与一位我的原领导闲聊身体锻炼等话题时,他说,工作的同时一定要注意身体,宁波市公安局水陆交通治安分局局长前几天在值班时“走”了。我问他:“这局长是不是陈均康?”得到肯定回答后,我震惊了,立即给任市府办主任的同学打电话,了解详情。因为过去均康来慈溪时,如找同学,一般都找他和我。他告诉我,他是从别人处得知后匆匆去宁波的,他以为我与均康同系统,应该知道此事。但他哪里知道,这几天,我正在外地采风。

均康“走”后,我时常想起他,思绪常常带回曾经交往的岁月。

1978年9月,当时的浙江省慈溪县长河中学为了提高高考升学率,从全县招了一个重点班,我们就相聚了。当时,他头大个子高,内向,外形威武,喜欢独往独来,成绩中等。同学们背后叫他“大头均康”。有一次,他听到了这称呼很不高兴,我劝他想开点,还与他开玩笑说,像你这长相当公安人员最合适了。不知是什么原因,他后来真的报考了公安专业学校。

他上学去了,我当兵去了,双方就失去了联系。

1985年11月,我退伍后,因写了一篇新闻稿,被特招进入慈溪县长河镇人民政府,从事企业安全保卫工作。由于书记、镇长很支持我的工作,我对近200家企业的内保工作敢抓敢管,数月后,我的工作也得到了慈溪县公安局内保科陈科长的支持。他可能把长河镇的企业安全保卫工作情况反映到宁波市公安机关。于是,镇领导要我总结一下工作经验,过几天向宁波市公安机关有关领导汇报。那天,宁波市公安机关来人听取汇报了。来的领导正是均康,我们一见面,他迎了上来,握住我的手说:“你怎么在这里了,我以为你还在部队呢。”经镇领导介绍,我才知他是治安科的领导了。按程序先由我汇报,但他说,不要按老规矩汇报了,我了解老同学的性格,只要镇领导支持他工作,一定会有更大成绩的。

半年后,由于我的父亲曾是建国初期的老干部,根据政策,我被转为商品粮户口,并被招入位于城区的慈溪二轻系统工作。因均康是慈溪高王人,他有时回家时到我处叙旧。我因工作关系也去宁波找过他一次。那是九十年代的事了,我当时在厂里分管业务,去宁波市政府外经处,找担任副处长的周同学了解外贸政策,但被市府门卫挡在了大门外,不管我如何请求,都不让我入内。由于当时的通讯没现在发达,我又联系不上周同学,只能离开。我突然想到了均康,就坐出租车直奔他单位。我很顺利地见到了他。一见面,他就说:“中饭我请客。”我一听,还只有9点,怎么就说吃饭了,这不是他平时的风格。我问他是不是现有急事去办。他说,过半小时要召开市区的派出所所长会议。我正想告辞,但他问我有什么事。我说,想请他联系一下周同学。他马上说:“走。”我说,你开会还来得及吗?他说,动作快点好了。 

他把我领到外经处后,就离开了。后来,我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中获悉,我去宁波市区的第二天,恰逢中共中央总书记到宁波视察。事后我向均康问起此事,他说,那天开会就是布置安保任务。

1995年9月,我参加公安机关招考后,一直不知结果,有一天,他正好打电话给我,我说起了这事,他没说什么。通话结束后没几分钟,他来电告诉我,明天公布成绩了,你考了第六名。

我进入慈溪市公安局后,我们曾有联系,他去奉化市挂职时,也邀我去看看,但我主动疏远了他,这就是我的性格,我不想给他添麻烦。

我与均康的最后一次见面是前年,当时,我去参加宁波市公安文联成立大会,会议中途休息时,我在观看文联会员书画作品展,一句低沉的声音传来:“跃清,你也来了。”我回头一看,是均康,他立即递给我一支烟。我谢绝了。我说:“这是政工部门的事,你怎么也来了。”他说:“局里人少事多,不能分工就分家了。”我看他脸色发黄,牙齿烟迹斑斑,就劝他少抽烟,注意身体。他说:“习惯了,一时戒不掉了,局里人少压力不轻啊。”

想不到,这简单的几句话,这匆匆一别,竟成了永别。

均康,我的老同学,我感觉他一直未曾离开这个世界!

 

作者简介:杜跃清,系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会员、全国公安作家协会会员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杜金凤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