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品书城

警徽荣耀(二十二)

来源:群众出版社福尔摩斯探案俱乐部 作者:周仲贵

仗剑边关行

——记广西壮族自治区凭祥市公安局副局长杨勇

约杨勇在南宁见面前,我想:从警29年一天也没有离开刑侦队,从内勤、重案中队长、副大队长、教导员、大队长到分管刑侦的副局长,荣立个人二等功3次、个人三等功7次,两次被评为全区(广西)优秀人民警察,2017年5月被评为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的杨勇,该是怎样一种高大剽悍的形象呢?待见了面,我不禁有点儿失望。站在我面前的杨勇,身高也就1.72米左右,面色白净,有点儿腼腆,双目细长而又略带倦意,未曾开口先带笑,一副诲人不倦的教书匠模样。一问,果然入警前在凭祥市一中当过一年多代课老师。随着采访的深入,我发现杨勇态度不卑不亢,言辞恳切而不乏自信,分析案情有条有理而且重点突出,语速不徐不疾,音量控制恰到好处,充满了机敏、睿智和坚定,不由得对他刮目相看。笔者问他当了29年刑警就没想过挪个窝儿,他笑得很憨厚,老老实实地说:“没想过,看来这辈子得跟刑侦白头偕老了……”

枪案!枪案!!枪案!!!

涉枪犯罪一直是刑事犯罪案件的重中之重。干过刑侦的人都有同感,无论是杀人案还是抢劫案,只要与枪支特别是军用枪支有关,就会受到特别关注,刑侦人员的压力也特别大。但是,由于历史的原因,地处中越边境的凭祥市一度涉枪犯罪十分猖獗。武装抢劫、武装贩枪贩毒案件时有发生。在杨勇入警的第二年,就发生一起驻军军火库一次被盗16支军用手枪、数百发子弹,破案过程中警匪交火,一名刑警中弹牺牲的惊天大案。事隔27年,杨勇却记忆犹新。那位战友当时就倒在他身边,滚烫的鲜血染红了战友身上的八五式橄榄色警服。令人唏嘘的是,战友是立过战功的转业军官,曾参加过攻克谅山和收复法卡山的战斗。然而他没有倒在保家卫国的战场上,却倒在打击犯罪的战斗中。

从此,从普通刑警到副局长,每逢涉枪案件,杨勇的表情就格外凝重。

2011年2月3日,大年初一。凌晨1时,凭祥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友谊镇油隘村叫册屯村民陆某某报案:一个小时以前,两名分别持冲锋枪和手枪的蒙面歹徒闯入陆家,当场开枪对陆某某及其家人进行威胁,抢走现金2万多元及价值近3万元的金银首饰和高档手机5部,损失惨重。正在局值班室值班的刑侦大队大队长杨勇带领值班民警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展开现场勘查和询问。根据歹徒蒙面作案的特点,初步推断为熟人或附近村屯的人作案的可能性最大,但也不排除越南人过境作案的可能。现场提取了两枚弹壳,后送崇左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物证鉴定所检验,认定为一支美制M1911式军用手枪发射。

仅隔23天,枪案再次发生。2月26日中午,友谊镇竹山村坤旧屯村民闭某某到凭祥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报案,称当天凌晨3时,两名持枪蒙面歹徒闯入闭家,抢走现金2000多元及两部手机。临走时,歹徒还朝闭家大门开了一枪,威胁闭某某不准报案。杨勇又一次带队出现场。从作案手段及时间、地点选择来看,此案与23天前发生的“2·03”案有很多相似之处,提取的弹壳及弹痕经检验也认定为同一支美制M1911式军用手枪发射,两案并案侦查似无疑义。但心细如发的杨勇注意到,两名被害者及其家人所描绘的先后出现的4名蒙面歹徒在生理特征及说话语调上有细微差别。他推断,两案为同一团伙所为,成员3—5人(包括踩点望风者),分别或交叉作案,并案侦查条件基本成熟。两案目标选择及下手时机掌握之准,令人咋舌。杨勇估计,熟人蒙面作案吃“窝边草”的可能性不大,但不能完全排除“内鬼”的存在。这个“内鬼”应是被害者周边的人,熟悉被害者的家庭情况。因为在大多数情况下,入室抢劫案犯的主要目标是现金和贵重的金银首饰,而百姓人家一般不会在家里存放大宗现金。“2·03”案被害者陆某某情况有点儿特殊,他打算大年初二与过境的越南边民兑换越币,考虑大年初一银行不开门营业,所以提前取款放在家中。不想被“内鬼”发现,酿成大祸。杨勇决定重访被害者,看是否能发现可疑迹象。

“2·03”案被害人陆某某认真回忆后,提供了颇有价值的线索:案发的前一天,即2月2日除夕,陆某某从镇上邮电储蓄银行取款25000元现金,回来在村口遇见同村的潘某武。当时潘某武主动跟他打招呼,问他从哪里回来,年货买得怎么样了。陆、潘两家相隔不到100米,平时两人虽无深交,但也互相来往,彼此比较熟悉,所以陆某某对其并无戒心,顺口回答刚从银行取款回来,准备后天跟过境的越南人兑换外币。除了潘某武,陆某某没有把取款的消息向外人透露过,甚至除了妻子,其他家人都不知道这件事。更为可疑的是,案发当晚两名劫匪走后不到半个钟头,潘某武突然登门,问:“刚才我好像听到你家一声枪响,是怎么回事?”陆某某记得很清楚,当时他正在大门口燃放烟花爆竹,突然两名蒙面劫匪从天而降,用枪抵着他的胸口往屋里推,洗劫得手后劫匪开枪威胁不准报案。当时是村里各家各户扎堆燃放爆竹的时候,爆竹爆炸声响连成一片,对面说话都听不到,相隔百米的潘某武又怎么能听到枪声?潘某武弄清原委后,还说:“陆兄这事你要想清楚报案好还是不报好,这些人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他们要来报复你是分分钟的事情,依我看破财消灾算了,大过年的别再出什么事才好。”潘某武身上确有疑点,当然陆某某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现在受到民警启发才想起来。

杨勇围绕潘某武做了秘密调查,又发现了不少问题。经长达10天的秘密跟踪,突击组趁潘某武一个人到南宁访友时将其秘密拘捕。杨勇亲自审讯,潘某武开始先是顾左右而言他,交代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杨勇不想跟他扯皮熬时间,直接点出大年初一他干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潘某武还想继续抵赖,但左支右绌难以自圆其说,终于低头认罪,供出勾结前进村的刘某华和礼茶村的黄某雍大年初一夜闯陆家抢劫财物、自己分赃5000元的严重罪行。3天后,逃往钦州市上思县躲避的首犯刘某华被抓获,从其身上搜获已顶弹上膛的美制M1911式军用手枪一支、子弹27发。又3天后,其余3名案犯相继落网,根据案犯的供述和现场指认,从另一团伙骨干黄某雍家中查获“五六”式冲锋枪1支、子弹68发及“五四”式手枪1支、子弹9发。追查作案枪支来源,刘某华和黄某雍分别供出,3支枪及子弹是他们非法出境到越南谅山省文朗县从当地一个叫“阿庆”的枪贩手中买来的。杨勇请示获准后,通过国际警务合作热线向越南文朗县公安局通报了案情。10天后邻国公安机关通报,根据中国凭祥警方提供的情报,越南谅山警方在该国文朗县摧毁了一个特大跨国贩卖枪支犯罪团伙,抓获团伙成员7人,缴获包括AK-47突击步枪和“五六”式冲锋枪在内的大批枪支弹药。历时一个多月,转战两国三市四县,费尽周折,但兵不血刃,民警无一伤亡,连破两起自治区公安厅挂牌的涉枪大案,协助邻国警方破获一个特大贩枪团伙,杨勇多少松了一口气。

“枪案优先”已经成了杨勇侦查生涯特别是命案侦查一条不成文的原则。多少次与荷枪实弹的犯罪分子打交道,多少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杨勇已经记不清了。

毒枭的“天敌”

2016年4月,凭祥市公安局禁毒大队情报中队通过秘密工作获得一份重要情报:一个跨国贩毒团伙最近从“金三角”运出大宗毒品海洛因,从老挝的琅勃拉邦省进入越南北方的高平和谅山两省,计划借道中越边境运往广东和港澳地区,其中凭祥是其毒品过境通道的首选。

那些日子,杨勇食不甘味、夜不入眠,反反复复想得最多的是:毒贩什么时间、以什么方式运毒过境?这是临战前必须弄清楚的。根据以往的经验,大宗毒品过境一般都是夹带在水果或家具木材中,或者直接焊封在汽车大梁、油箱、座位底下等隐蔽部位。凭祥作为对外开放较早的边境城市,有浦寨、弄尧、平而多个通商口岸,民间互市点更是不计其数。这在方便两国边民交往、促进边境贸易发展的同时,也给走私和贩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以可乘之机。凭祥有中国最大的红木家具市场和热带水果进出口市场,产自东南亚的名贵红木家具(工艺品)和榴莲、菠萝蜜等珍稀热带水果每天源源不断地从越南进入凭祥,然后分散运往全国各地。特别是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立以后,国家对边境贸易实行多项优惠政策,简化了货物的报关、检疫检验手续,还特别为容易变质的水果、蔬菜和鲜活水产品设立“绿色通道”。这无形中也为查毒缉毒工作加了一道“紧箍咒”——你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还真不敢拦车验货。否则,小的是妨碍流通,大的则引起外交争端,警察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经过长达数月的秘密摸排,专案组基本掌握了这个境内外勾结的跨国贩毒团伙的活动规律和成员结构。这是一个极其罕见的以中年女性为骨干队伍的犯罪团伙,其老巢就在距友谊关不到10公里的越南谅山省高禄县同登镇,对外公开挂“越北进出口贸易公司”的牌子,公司经理是一个叫“泰姐”的中年妇女。该团伙长期以来乘边境贸易之机,在越南输入中国的红木家具、果蔬中夹带毒品入境,贩运到广东及港澳地区。在边城凭祥和广州,都有该团伙的“代理人”。在长达数月的监控过程中,对手曾有几次挑逗性的动作,试探边城警察的虚实,但都被专案组识破。杨勇确实沉得住气,一直按兵不动。他知道在几次试探性佯攻之后,对手的“大动作”就要出现了。

2016年8月29日,专案组接到内线秘密传递的情报:“货”已入境。

专案组当天从海关和出入境检疫部门查出,“越北进出口贸易公司”名下当天从对面的新清口岸进入我国凭祥浦寨商贸城的货物是一批价值200多万元的红木家具和工艺品。这批货物不是按惯例由越南车辆送到浦寨货场卸货后改由凭祥长途货运公司提供的车辆运往收货地点,而是直接雇车到越南的同登装货。受雇车是一辆挂“桂F-86XX”车牌的东风平头重型卡车,车主李某是在凭祥汽车运输公司名下的运输专业户。该车8月28日18时30分从友谊关出境,29日9时10分从浦寨口岸返回,车上除司机李某外,还有副司机和押运员各一人。该车通过入境检验后并未在浦寨久留,仅在货场加油站加油后即开上南友高速,10时整通过南友高速凭祥出入口,目的地是广东汕头。

接着发现,“越北进出口贸易公司”当天还分别从友谊关和弄怀边贸城入境两批货物。14时40分从友谊关运进的是塑料筐装的水产品黄鳝鱼,共27筐,由越南车辆送到凭祥南山货场后卸下,改由货场提供的车牌号为“桂A-30XX”货运卡车重新装货运往广州。13时10分从弄怀运进的是10吨菠萝蜜和榴莲混装的热带水果,也是在弄怀换车,车牌号为“桂F-XX39”,发往南宁市五里亭果蔬批发中心,除司机外有一人押运。

三箭齐发,毒品到底藏在哪辆车上呢?杨勇有点儿犹豫。情况紧急,装载红木家具和水果的嫌疑车辆已经上路,尤其是运往南宁五里亭的水果车,最多3个钟头就进入南宁,战机稍纵即逝,已经不允许从容盘算。杨勇面色平静如水,内心却如滚水沸腾,一时难以决断。

按以往经验,装载红木家具和装载水果的两辆车嫌疑较大。特别是发往广东汕头的家具车,提前一晚到同登装车,在家具夹层中藏毒或者在车身上藏毒,都有足够的时间。水果车疑点也不少。榴莲和菠萝蜜属大型热带水果,单体小则10公斤,大则超过20公斤,把部分果体掏空填入毒品,外表恢复后肉眼难以辨认。而且这两种水果果表都有浓烈的异味,嗅觉灵敏的缉毒犬都无能为力。10吨水果分装200多个纸箱,逐箱打开检查根本不可能。另外可疑的是,两辆车都有专门的押运人员,这是否表明毒贩对这两辆车“特别关照”?这时,监控网络向专案组报告:装载水产品运往广州的嫌疑车已于16时10分启程,与前面出发的家具车和水果车同向行驶,无人跟车押运。

胜败在此一举!杨勇作出了也许是他一生中最艰难的决断:迅速查明运载水产品司机的身份背景及手机号码,他要亲自押车前往广州。

专案指挥部同意了杨勇的请求,还告诉他,自治区公安厅禁毒总队将对即将到达南宁市五里亭果蔬批发中心的水果车进行全面监控,崇左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也将派出一个小组,一路“护送”家具车到广东汕头,“你只需跟定鱼车即可”。

杨勇在两难的情况下作出这样的选择,是有他的考虑的。他有一个直觉:前头走的家具车和水果车“动作”似乎有点儿大,又是提前一夜到越南装货,又分别派人跟车押运,是否有意投石问路,探一下警方的虚实,转移警方的注意力?如果这一假设成立,毒品十有八九就藏在常人看来最不可能的水产品车上。里面至少有一点解释不通:黄鳝鱼并非珍稀野生鱼种,即使在消费水平较高的广州,27筐净重不足1000公斤的黄鳝鱼卖价与高昂的运费相比明显得不偿失,除了夹带私货,没有人愿意做这种赔本买卖。所以即使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杨勇也要试走这步险招。好在上级已作出相应的安排,解除了他的后顾之忧,他完全可以心无旁骛地走出决定全局走向的一步棋。

17时30分,杨勇带一个由5名专案队员组成的突击队乘坐一辆挂地方牌的12座商用面包车,尾随“黄鳝鱼”而去,他估计在由南宁至梧州高速转入广州至昆明高速以前就可以追上这条黏滑刁钻难以下手的“黄鳝鱼”。

18时10分,在接近南友高速崇左出入口时,杨勇接到监控小组的报告:装载水产品的“桂A-30XX”货车司机叫戴某,男,37岁,凭祥市夏石镇人,无犯罪记录。该车为戴某私人所有,去年从南宁市西乡塘区坛洛镇买的二手车。根据卫星定位系统的测定,该车此时正在南宁至桂林高速六景路段行驶。

杨勇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看来这位戴某与“越北进出口贸易公司”仅是租赁关系,并未参与贩毒,不需要采取强制措施便可动员其配合警方工作。

19时8分,自治区公安厅禁毒总队通报:他们在南宁市五里亭果蔬批发中心对装载榴莲和菠萝蜜的“桂F-XX39”车进行了全程监控,在其卸车及分发货物的过程中未发现可疑现象,可排除该车嫌疑。“黄鳝鱼”的嫌疑迅速增大。

19时50分,面包车在广昆高速广西玉林市境内兴业服务区追上“黄鳝鱼”,天遂人愿,戴某在加油站加油后把车停放在广场后进小吃店吃饭。机会不容错过,杨勇把面包车停靠在“黄鳝鱼”旁边,派两名队员控制住货车后,带领另外两人进入小吃店,径直走到正狼吞虎咽的戴某面前。戴某认出了杨勇,正要站起打招呼,杨勇笑着说:“你先吃饭,吃饱了咱们借个地方说话。”

把戴某带回面包车上,说明了来意,戴某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杨勇还是笑:“难道你没觉察出里面有什么蹊跷?”戴某有点儿沮丧:“开头想不通,都是做生意的,谁肯做这种赔本买卖?后来说往回还要拉货,也就相信了,没想到还是挨坑了!”戴某交代,这趟活儿是公司统一安排的,要拉到广州市黄沙水产交易市场,那边有人接货,是个女的,还给了他接货人的电话。货主嘱咐他中途不要停留,不要换水,第二天早上7时以前一定要到达目的地。一路上接货人都打了五六次电话了,老问现在到哪里了,有什么问题吗?戴某再三辩白自己只管拉货,并不知道货里夹带毒品。杨勇开诚布公地说:“我相信你,但你要配合我们,就当将功赎罪吧。”杨勇此时已经有九成把握,毒品就在黄鳝车上。他提议由他和另外一名专案队员扮作副司机和押运员,随车去广州,戴某立即答应。

杨勇报告专案指挥部:发现目标,建议跟踪家具车去汕头的小组撤回,在广州与突击队会合。

8月30日早上7时,黄鳝车准时到达广州市黄沙水产交易市场,立即有一名30多岁、凭祥口音的女子来跟戴某接头,引导戴某把车开到一个档口停下卸货。杨勇发现,档口门前已有3名壮汉和两名40岁以上的中年妇女等着卸货。虽然那两名中年妇女的长相和装束跟桂西南边境的壮族妇女并无多大差别,但杨勇还是一眼看出是两个越南人。

面包车上的3名突击队员悄悄靠近,等待杨勇发出动手信号。

坐在驾驶室里装作瞌睡的杨勇睁着“第三只眼”,他看出那3名壮汉是被临时雇用的装卸工,“主角”是两名越南女人。

果然,在装卸工登车卸货前,一名越南女人首先爬上车厢,在27筐黄鳝鱼中,找到了有特别记号的两个筐,她用越语向另外一个越南女人说了一句话,杨勇听懂了,是“找到了,没问题”。他发现越南女人特别挑出的两个鱼筐表面看与其他25筐没有什么不同,但提把上各自拴了一根不显眼的绿色毛线,跟彩条塑料鱼筐的颜色混杂,如果不特别注意根本分辨不清。

装卸工把25筐黄鳝鱼卸下并抬进鱼档里,车上就剩下两个有特别记号的鱼筐。跟杨勇坐在货车驾驶室里的专案队员用眼色请示:现在动手?杨勇摇了摇头,用手势示意:再等等。他想,接货的“下家”就要出现了。

果然,那名30多岁的凭祥妹对货车司机戴某说:“还有两筐麻烦你们送到另外一家鱼档,顺便在那里装货返回凭祥。”3个女人雇了一辆出租车在前面引路,黄鳝车跟在后面在大街小巷中钻来钻去走了半个小时,在一家带骑楼的老式民宅前停下。一个穿白丝绸唐装衬衣的中年男子从民宅里出来,拱手作揖:“几位辛苦了,请把鱼筐抬进屋吧。”是时候了!杨勇做了个手势,4名专案队员闪电出击,一对一地把4名犯罪嫌疑人牢牢控制住。杨勇迅速登上车,在司机戴某的协助下把两筐衬上厚厚防水布的内层拿出来,果然发现两个鱼筐底层都有用塑料薄膜紧裹的板块。解开塑料薄膜,里面都是盒装的白色粉末,一筐装20盒,另一筐装18盒,总共38盒。凭经验,杨勇看出都是纯度很高的正宗“金三角”产4号海洛因,净重13公斤以上。

突击队当天在广州与撤回的汕头小组会合,力量倍增。他们立即与广州警方禁毒部门取得联系,并在羊城同行的配合下对4名先期落网的犯罪嫌疑人就地进行审讯。在大量证据面前,4人不得不低头认罪。初步查明:两名越南女子,一名叫丁某香,46岁,京族,越南谅山省同登市罗连街居民;另一名叫陶某霞,42岁,京族,越南谅山省高禄县同登镇南关街居民。凭祥女叫苏某凤,33岁,凭祥市友谊镇匠龙村人。广东籍男子叫梁某俊,38岁,广州市民。丁某香供认:2015年以来她与陶某霞就多次参与从越南往中国境内贩卖毒品的犯罪活动。8月27日,“越北进出口贸易公司”经理“泰姐”找来丁、陶二人,说“货物”将于后天(8月29日)下午运进中国凭祥,连夜从凭祥发往广州,让她们当天过境提前一天到广州接货。丁、陶二人长期在边境上混,算是半个“中国通”,也去过广州,但为了更方便,便联系上早已认识的“凭祥妹”苏某凤,许以高额酬劳,让苏某凤以翻译身份跟他们去广州接“货”。苏某凤当天通过网购买了3张8月28日13时43分从南宁东站开往广州南站的动车票,17时到广州后入住黄沙水产交易市场附近的一家个体旅店。当晚,苏某凤在丁某香的授意下每隔半小时就给驾驶鱼车在路上的戴某打一次电话,询问途中情况。广东籍犯罪嫌疑人梁某俊供认,他仅是跑腿儿的“马仔”,真正的“老板”并没有露面。为了深挖“下家”,突击队决定把梁某俊移交广州警方继续审查,押上3名女性犯罪嫌疑人当天返回广西。

2016年9月2日,越南谅山警方根据中国广西警方通报的情况,在同登市抓获长期以边境贸易为名从事跨国贩卖毒品犯罪活动的女毒枭范某泰及其手下共5人,并从其窝点中搜获毒品海洛因14盒,净重4.9公斤。中越两国三省缉毒警察齐心协力,共同摧毁了一条毒品“产业链”。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