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品书城

警徽荣耀(二十一)

来源:群众出版社福尔摩斯探案俱乐部 作者:丁一鹤

飓风一号

——记广东省公安厅刑事侦查局大案处侦查六科科长朱嘉伟

点击一下手机短信中的网址链接就会被骗得倾家荡产,刚刚网购完就收到精准诈骗短信,五六百元就能买到同事隐私信息把同事送进监狱……

互联网时代,越来越多的公民个人信息在网上“裸奔”。藏匿在中国境内外的电信网络诈骗团伙,借助手机、固定电话、网络等通讯手段和网银汇款方式实施诈骗,这种非接触式电信诈骗越来越呈现高发态势。我们的数据安全谁来保障?我们的个人隐私谁来保卫?中国警方决不会允许这些朝自己骨肉同胞下手的犯罪分子逍遥法外。从2016年开始,一场以公安部指挥、广东省公安机关带头发起的“飓风行动”,在全球范围内荡涤尘埃。

佛山无影贼

佛山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天盾反诈骗平台,墙上钟表指针指向了早上7点。

佛山市公安局反诈骗中心民警梁慕嘉急匆匆抓起手机,打给了广东省公安厅刑侦局大案科长朱嘉伟:“嘉伟,我在天盾反诈骗平台上发现,一个叫田青的女士遭遇网络诈骗,我们只查到她的QQ号,联系不到她!你赶紧通知广州市局,不然就晚了!”

梁慕嘉是广东省公安系统有名的反诈骗专家,一个凡人不理的“老炮儿”。还没到上班时间,就突然打电话过来,一定遇到了棘手的问题。朱嘉伟连忙问:“是新型诈骗吗?”

梁慕嘉半秃的额顶冒出了细细的汗珠,急吼吼地说:“还不确定,但我从天盾平台监控到,一伙冒充公检法的诈骗团伙,正在围猎田青。这回,骗子是通过加微信好友,潜伏了两个月才放长线钓鱼。你赶紧通知广州市局,查到这个田青,阻止她!”

“马上安排!”朱嘉伟放下电话,立即通知了广州警方。

一小时后,朱嘉伟告诉梁慕嘉:“老梁,虚惊一场啊。广州反诈骗中心反馈说,他们上门劝阻,田青说根本没有上当受骗啊,聊天的都是她的朋友啊。”

“不可能!电话是境外打进来的网络电话,一会儿显示在泰国,一会儿显示在柬埔寨。你把田青的电话给我!”梁慕嘉更相信自己的判断。

田青的电话一个关机,另一个打通了却一直无人接听,这下轮到梁慕嘉傻了。

越是在最危急的时候,朱嘉伟却总能保持住最克制的状态,他告诉梁慕嘉:“你别急,你查一下田青的资金信息!”

梁慕嘉通过大数据系统分析后发现,昨天,田青将自住的一套房子,通过高利贷机构办理了抵押贷款,800万元刚打到田青的银行账户。

梁慕嘉匆忙跑到楼下钻进一辆警车,一脚油门轰的一声弹射出去。

梁慕嘉边驾车边打电话给朱嘉伟:“田青的个人账户刚进来800万元,你马上出门,我们一起找田青!”

在赶往田青住所的路上,梁慕嘉打电话给田青账户所在的银行:“我是警察,请你们立即停止田青一切银行转账业务,否则后果自负。”

梁慕嘉口气强硬,不容置疑。

正当田青与银行工作人员争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朱嘉伟和梁慕嘉赶到银行,亮出了警官证。田青被带到附近派出所,在梁慕嘉百般劝说下,她终于开口:“求你们让我把这笔钱转了吧,不然我会犯罪的!”

“你犯什么罪?”梁慕嘉问。

朱嘉伟不紧不慢地说:“你别有什么顾虑,如实说出来,我们帮你一起想办法!”

“我给公司丢了3500万!”田青的回答把朱嘉伟和梁慕嘉吓了一跳。

梁慕嘉急匆匆地问:“到底怎么回事,你从头说。”

田青说:“我是白云区一家国际贸易公司的出纳,两个月前,我们公司的财务总监把我拉进了一个微信群里。这个群里除了我,都是公司的高层,包括董事长、总经理、副总经理、法务总监、办公室主任和财务总监,共七人。前几天,财务总监和董事长、总经理去了香港。走之前,公司跟香港签订两个合同,准备向对方支付履约保证金。财务总监在微信群里让我给对方付款,这可是3500万元的款项啊。没有总经理和财务总监签字,我不敢擅自做主。财务总监就在微信里说,让我先打款,手续后补。在微信里问法务总监和副总经理都同意,董事长也发话说,你快办吧,就这样,我按照财务总监提供的账户付了款。”

朱嘉伟问:“你是说,你没问过其他公司高层,这几个微信号是不是本人的?”

“是啊,我哪里敢问领导啊。”田青说。

梁慕嘉说:“这3500万元支付出去,你才知道被骗了,对吗?”

田青说:“我也是接到警察电话才知道的,昨天,一位北京国际刑警给我打电话,说我涉嫌一宗非法洗钱案,往香港转移了3500万元。我一听就傻了,去问财务总监,她说总经理还没在合同上签字,让我等手续完备后再打款。这下,我全傻了。”

“国际刑警又找你来了?”梁慕嘉问。

田青说:“是啊,我正准备报警呢,北京的国际刑警组织打电话告诉我,说他们已经冻结了那3500万元非法洗钱的资金,目前资金是安全的,让我放心。但我唯一证明清白的方式,就是将我名下的所有资产,全部存入国际刑警组织的安全账户,等他们鉴别后会返还给我。我想悄悄把3500万元公款拿回来,就按照国际刑警告诉我的办法,用自己的房产找高利贷公司做了抵押。”

朱嘉伟说:“田女士,你遭遇黑客攻击和连环电信诈骗了!是黑客用你们企业的公开照片,模拟了你们领导的头像,建立了一个微信群。那个所谓的国际刑警,也是骗子冒充的。”

梁慕嘉问她说:“你有没有泄露过个人信息,比如你的身份、工作性质、账号?”

田青懵懂地说:“没有啊!对啦,要说有,很可能是我在网上赌博的时候,用过自己的账号。”

“网络赌博?是澳门新葡京赌场那个档口,还是帝国赌场的档口?你是不是一个月前后到过佛山?网络赌博的档口是不是真人美女发牌?”梁慕嘉问田青。

田青好奇地问:“是啊,你怎么知道?”

梁慕嘉拿出手机,打开短信链接的两个赌博网站,演示给田青看,只见这两个赌博网站页面精致、体验流畅,不仅提供“百家乐”、“21点”等多种常见赌博形式,甚至还有身着暴露的“真人美女荷官”在线视频发牌。

梁慕嘉问:“你以为这就是澳门赌场的官网,对吧?”

田青说:“是啊,最初,我还赢钱了呢。最后充进去六七十万,全输了。”

梁慕嘉说:“现在你要做的,一是被骗3500万元要告诉单位,二是不要相信任何打电话自称警察和检察官的人让你转账,三是赶紧把这钱还给放高利贷的。”

“老梁,你怎么知道田青是被新葡京赌场的骗局给骗了?”

梁慕嘉神秘地一笑说:“最近佛山这边接到几十起报案,都是被新葡京赌博设套诈骗的,而且集中发案。”

朱嘉伟说:“这倒是一个新类型的骗局,你查新葡京赌场的档口了吗?任何电信诈骗都离不开资金的流动。打蛇要打七寸,如果电信诈骗犯是狡猾的蛇,那资金流动就是它的七寸。”

梁慕嘉说:“已经到澳门那边查过,澳门的几家赌场根本没有搞过网络赌博,这肯定是网络诈骗的新手段,从集中收到短信的时间节点来看,一定是诈骗团伙在佛山通过伪基站发布了诈骗信息。”

朱嘉伟是公安部反电信诈骗专家,对于新型电信诈骗,有着天然的直觉和兴趣,他对梁慕嘉说:“马上锁定田青这笔3500万元的收款账户,我估计,这笔资金已经分散到三四级甚至五六级的账户上,立即拦截所有涉案账户的资金,封冻涉案账户。凭我的直觉,这些诈骗手段里面有广西宾阳帮、福建安溪帮的影子。”

梁慕嘉诡秘一笑说:“我已经盯住那帮铁观音了!”

朱嘉伟打电话向广东省公安厅刑侦局梁瑞国副局长作了简要汇报。

梁慕嘉冻结了田青的那3500万元资金,循线追踪到诈骗团伙的伪基站设备,查明诈骗团伙以每天500到700元人民币的薪资,招聘了大约70名伪基站“广告业务员”,分布在全国18个省市。

在追踪全国各地的伪基站“广告业务员”的过程中,朱嘉伟和梁慕嘉发现了三个至关重要的线索:一是广州市芳村大道南方茶叶市场安溪铁观音茶店的老板许三林,曾用多部手机与各地伪基站的“广告业务员”有过联系;二是许三林持有的银行卡中有异常资金流动;三是许三林与福建安溪老家的联系人中,有多人持旅游签证前往柬埔寨,与大多数随团游客落地签证不同的是,这些人都是在网上办理的电子签证,而且都是18岁到25岁之间的青年男女。

2016年春节之前,朱嘉伟和梁慕嘉锁定了从柬埔寨飞回来过春节的几个犯罪嫌疑人,梁慕嘉带领第一小组,大年初二跟踪三个嫌疑人登上了飞往暹粒的飞机。

广东省副省长兼公安厅长李春生将这次打击电信诈骗的行动定为“飓风行动”!

这起案子,被广东省公安厅定为“飓风一号”!

一路狂奔

农历大年初七下午5点55分,一架南方航空的空客321客机平稳地降落到柬埔寨暹粒-吴哥国际机场。

朱嘉伟身着绿色椰树的热带服装,戴着一副深色墨镜,跟着人流走下舷梯,眼睛紧紧盯着前面三个中国男子的身影。

三个男子走出暹粒机场,上了一辆路虎揽胜越野车。

朱嘉伟、梁慕嘉各驾驶着一辆摩托车。梁慕嘉车后坐着位30岁左右的窈窕女子,她是佛山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民警黄丹桂。他们扮作一对老夫少妻的游客,先期到达了暹粒。

两辆摩托车死死咬住前面的路虎揽胜越野车,

追着追着,朱嘉伟的摩托车突然发动机声音变得越来越响,同时有种加不上油的感觉。接着,他再次猛地加油,发动机突然抱死,摩托车冒出点点蓝烟,突然起火,火舌像蛇芯子一样舔着双腿。朱嘉伟松开油门,从摩托车上跳了下来。无人驾驶的摩托车冲出去几十米之后歪倒,随即燃起一团大火。

老梁和黄丹桂赶到,但一辆摩托车没法儿载三人。

朱嘉伟用手机定位,他们已在暹粒西北的格罗兰附近。格罗兰前方一个岔路口,一条路往北到奥多棉吉的三隆,一条路往西到波贝,两个地方都靠近泰国边境。

第二天一早,一辆开往暹粒的长途客车经过,朱嘉伟和梁慕嘉拽着车门挤上去,一路颠簸赶到了暹粒。黄丹桂驾着摩托车,跟随车后。

跟踪追击

在赶赴柬埔寨之前,朱嘉伟就了解到,当地警察的侦查手段与我国大相径庭。中国警方可以通过国内的上网IP地址和手机通话,查到犯罪嫌疑人的上网地址和所在位置,但柬埔寨警方却无法提供协助。

犯罪嫌疑人的人员结构和数量不清楚,想在柬埔寨追踪抓捕罪犯,侦查手段跟不上,只有改变策略,采取跟踪追击的办法,摸清他们躲藏的地点。

朱嘉伟向梁瑞国汇报情况:“一是追踪车辆需要联系当地华侨提供帮助;二是协调当地交警部门,以免路遇交警查车耽误时间;三是红色高棉时期留下很多私枪,要防备对手有枪。”

梁瑞国指示说,已经通过有关方面联系了潮州华侨林叔请他帮忙,同时要做好自我防护,跟踪找到嫌疑人藏匿地点后,要通过国际警务合作展开活动,千万不可打草惊蛇!

朱嘉伟随即给林叔打电话。林叔问清楚他们住的酒店后说:“下午5点我来送车,接你们与当地交管局长见面。”

梁瑞国马上决定带队跟踪第三拨目标赶到暹粒。下午5点前,朱嘉伟和梁慕嘉早早等在酒店门口。不到5点,两辆摩托车开道,四辆越野车开到了酒店楼前。林叔从第一辆越野车上下来,说:“这些车全归你们使用,司机全部给你们留下,他们熟悉这边的路。”

林叔太给力,送来了一辆雷克萨斯SUV,一辆丰田越野,一辆三菱轿卡,两辆摩托车也都是大马力的,而且全部加满了油。

林叔说:“上车吧,约了本地负责交管的头儿吃饭。”

酒过三巡,当地交管局长表示,全力配合中国警方的行动。

当晚,朱嘉伟在机场、吴哥窟和格罗兰三个地方安排追踪车辆。

一切就绪后,朱嘉伟联系已在香港的梁瑞国。梁瑞国告知朱嘉伟,他们明早从香港出发,于当天下午1点15分到达吴哥机场。

朱嘉伟安排黄丹桂负责第一组跟踪到吴哥窟,梁慕嘉带队第二组到吴哥窟待命,自己到格罗兰等待。

下午4时20分,朱嘉伟突然接到梁慕嘉打来的电话,对手已经驾车从吴哥窟出发开往格罗兰方向,只不过这次是两辆路虎揽胜越野车。半个小时后,两辆越野车一前一后出现在朱嘉伟的视野里。

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异国追踪,前面就是柬泰边境小城波贝,进入郁郁葱葱的丛林山岳后,目标更难以追踪。他立即打电话给梁瑞国:“前面是边境小城波贝,如果对方从波贝口岸进入泰国,怎么办?追还是不追?”

梁瑞国只说了一个字:“追!”

朱嘉伟一脚油门追了上去,波贝到了。

让朱嘉伟心里落下一块石头的是,两辆越野车在波贝的一栋别墅门口停了下来,几个中国人下车的时候都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直到看着他们走进别墅,朱嘉伟才掉转车头,返回暹粒。

抵近侦查

洗去满身泥水,朱嘉伟向梁瑞国介绍了追踪情况。

梁瑞国说:“我们兵分两路,一路由你带队扮作游客,到波贝抵近侦查。一路由我带队到金边去,公安部楼先迪处长已经到达金边,我跟楼处长会合后,通过公安部国际合作局与柬埔寨警察总署联系,请他们提供协助。我们已经跟华侨林叔协调好,这三辆越野车,由你们先用着。”

第二天,朱嘉伟带队从暹粒移师到波贝小城,18名警察在波贝汇聚到了一起。

到了波贝之后,朱嘉伟他们才发现,赌场就在两个边境中间,只要进了口岸,在跟泰国边境交界的赌场赌博是合法的,在口岸外,则是非法的。

在侦查摸排中,朱嘉伟他们侦查到,这些犯罪嫌疑人分别住在四栋别墅里,人员接近200人。但他们的工作地点,却暗藏在两国边境的赌场里,而帝国赌场和神州赌场,都是需要刷指纹才能进入的。

在赌场外面转悠了几天,抓捕组发现了这些人的行动规律。他们总是两班倒着进入赌场,一部分人在别墅休息,另一部分人在赌场里。朱嘉伟和梁慕嘉断定,诈骗窝点一定在别墅和赌场两个地方,那么,怎么判断窝点的具体位置呢?

梁慕嘉给出了解决的办法:用手机搜索IP地址。

很快,朱嘉伟他们戴着耳机,在几个赌场附近闲逛,看似听音乐的样子。实际上,他们是在用WiFi雷达,侦测几个赌场附近的信号。最终,他们在帝国酒店测到了信号。

必须进入酒店才能确定对手在哪个楼层。朱嘉伟在查看对方人员进出规律时发现,这些工作人员,总是四个小时换一组人集中出门吃饭,进出时间点相对固定。一起进出的人,只要第一个按了指纹,后面的可以随后跟进,不受指纹的限制。这正是浑水摸鱼混进去的好机会。

朱嘉伟和梁慕嘉跟随他们走进了酒店。两人分头上了二层和三层。朱嘉伟最终在三楼的301房间,找到信号最强的那个点。

正在这时候,一个巡视的安保人员过来问:“干什么的?怎么进来的?”

朱嘉伟冷静回答:“我们想在这里住酒店。”

对方不由分说,冷冷地将朱嘉伟推到门外说:“这里不让住。”

实际上,就在朱嘉伟进入酒店的同时,远在广州的广东省公安厅数据平台上,早已通过朱嘉伟手机的IP地址,找到了与朱嘉伟手机IP地址最靠近的几部手机和电脑,通过远程抓包、解码之后,破解对方密码进入对方线路,很快查出了对方的开工规律、银行账号的转账时间等数据。

对手的人数已经确定,那么,这里面到底谁是头头谁是马仔呢?朱嘉伟跟梁慕嘉商议说:“元宵节快要到了,按照中国人的习惯,他们会不会集中聚餐?”

梁慕嘉说:“这种可能性很大,但波贝这边没有像样的饭店,他们很可能在大排档聚餐,我们在几个主要的大排档附近分头安排好,等他们来聚餐,就可以判断谁是头头了。”

果然不出两人所料,2016年2月22日,元宵节晚上,朱嘉伟锁定了藏身波贝的主犯之一郑豪,正是这个27岁的郑豪,操控着近70名国内的“广告业务员”,在全国发布诈骗短信。

法律交锋诗梳风

为了确保一网打尽,公安部刑侦局电信网络犯罪侦查处楼先迪处长赶到现场,从晚上7点到凌晨4点,连夜对四栋别墅和帝国酒店三层的工作场所再次进行秘密侦查重新摸排。诈骗团伙的五个点位锁定之后,楼先迪打电话给梁瑞国说:“暗线已经完成,可以走明线了。”

梁瑞国到达金边后,与柬埔寨警方的接洽比较顺利。柬埔寨国家警察总署副总监柴桑纳列表示,既然中国警方开展飓风行动,柬埔寨警方定会全力配合中国警方扫荡电信诈骗团伙。鉴于波贝是个边境小镇,警力不足,他答应由警察总署甘局长带领30名特警,配合中国警方的行动。

柴桑纳列还特别嘱咐梁瑞国说:“我们的法律跟中国的法律有所不同,你们还要到波贝镇的上级管辖机构,也就是班迭棉吉省的首府诗梳风,申请拘捕令,还要找他们的检察官和法官,对你们提交的犯罪行为进行认定后,才可以由我们的警察抓人。另外还要特别提醒你们,晚上6点之后无论如何是不能入室抓人的,这是我们这边特有的法律。”

甘局长领命之后,梁瑞国和甘局长带领30名特警,一路奔波400多公里到达诗梳风。

当梁瑞国找到当地检察机关,一位负责此案的留美回来的检察官一听梁瑞国说要拘捕将近200人,就不阴不阳地说:“我们的司法是独立的,你们必须按照我们的法律程序来,在波贝这里,赌博和网络赌博是合法的啊。”

梁瑞国本来已经把各种法律手续都准备充足了,但他没有拿出来,而是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出门之后,梁瑞国给林叔打电话说:“明早能不能约检察官吃个早餐?”

很快,林叔打来电话说:“检察官同意了。”

梁瑞国说:“只要同意吃早餐就行,我就有办法搞定他。”

第二天早上7点半,应邀吃早餐的检察官一进约好的酒店,梁瑞国等人笑盈盈地迎候在那里。

流利的英语,完备的材料,对于司法独立的共识,以及犯罪团伙是如何披着网络赌博的外衣进行电信诈骗的,这种诈骗对中国法律的侵害和对柬埔寨形象的伤害……梁瑞国和朱嘉伟轮番劝说,一顿早餐下来,这位检察官最终爽快地答应办理拘捕手续。

搞定检察官和法官后,甘局长突然说:“诗梳风离波贝不远,咱们是不是到波贝那边玩一下啊?我也好带你们欣赏一下边境风情。”

甘局长只知道他带着特警配合中国警察执行任务,并不知道执行任务的具体地点。如果甘局长是好意那还好办,但假设是另外一种可能呢……

决不能让甘局长去波贝,一旦他出现在赌场走漏风声,后果不堪设想。

而且,广东省副省长、公安厅长李春生已经宣布:“3月1号,飓风一号行动在境内外一起收网!”

明天就是3月1号!

朱嘉伟问梁瑞国:“怎么办?怎么答复甘局长?”

“你说我请他喝酒,今晚在诗梳风找家好酒店,好酒好肉招待他和那30名特警,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去什么地方办案。”

波贝大抓捕

2016年3月1日,广东省副省长、公安厅长李春生与省厅主要领导坐镇广东省公安厅指挥中心。

与此同时,广东省公安厅刑侦局长林伟雄与佛山市公安局主要领导,在佛山市公安局指挥中心严阵以待。林伟雄宣布:“飓风一号专案抓捕行动即将开始,请各小组向广东省副省长、公安厅长、行动总指挥李春生通知报告工作情况。”

在波贝的酒店里,朱嘉伟戴着耳机,面对电脑汇报说:“我抓捕组在柬埔寨的五个涉案窝点已在我控制范围内,收网工作已准备就绪,报告完毕!”

与此同时,陕西、福建、河北、贵州等各抓捕小组严阵以待,1000多名参战民警,分成97个抓捕小组,已经分赴全国18个省市,已全部到位,并进入临战状态。

李春生面色冷峻地说:“我们要把此次专案一定办成‘2016飓风行动’打击电信诈骗犯罪的一个标志性案件,现在我宣布,飓风一号专案收网行动开始!”

梁瑞国和楼先迪带队,分成五个抓捕小组展开抓捕。朱嘉伟带领抓捕小组和柬埔寨特警,冲进帝国酒店。

当看到破门而入的中国警察和柬埔寨警察时,坐在工位上的青年男女们惊愕得不知所措,朱嘉伟将食指竖在嘴唇上,嘘了一声,示意大家不要惊慌!

朱嘉伟大声喊:“大家不要动,都蹲下,蹲下!”

所有人都按照朱嘉伟的示意,搂着脖子蹲在了当地。杂乱无章的房间内,遍地都是电脑、手机、矿泉水。

这个窝点的墙上写道:“即日起,玩手机、QQ、微信,罚款30元;打游戏罚款80元;发现三次以上加倍罚款!”看来,这个犯罪团伙的管理还非常严格。

朱嘉伟示意抓捕小组,将事先锁定的38个主犯的护照都收了起来,并紧急将主犯带到厕所里进行突击审讯,掌握了第一手数据。

与此同时,梁慕嘉等人将电脑里的各种数据,全部拷贝下来,同时远程传输。

犯罪嫌疑人一个个搭着前面人的肩膀,从酒店里鱼贯而出,被送上事先备好的大客车。

现场正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出乎意料的是,检察官突然发难问:“你们中国人怎么冲上去了?你们在我们这里抓人,是越权执法!你们有红色通缉令吗?有拘捕证据吗?”

检察官知道,中国警察突然之间拿不出来那么多刑拘证!按照柬埔寨的法律,没有红色通缉令和拘捕证,是不能抓人的。

怎么办?眼看太阳逼近树梢,朱嘉伟立即通知梁慕嘉,将酒店里自带的便携式打印机搬到现场,现场打印刑拘证!

打印一份刑拘证出来,喊一声犯罪嫌疑人的名字,检察官才允许朱嘉伟他们将犯罪嫌疑人押上客车。38名犯罪嫌疑人的刑拘证刚刚打印完毕,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出现了!

上百名柬埔寨宪兵将酒店和大客车围了个水泄不通!

朱嘉伟顿时傻在了那里。柬埔寨的宪兵不但围住了中国警察,同时还围住了柬埔寨警察,他们把甘局长紧紧围在了中间。

梁瑞国对朱嘉伟说:“你们不要惊慌,赶紧把证据收集好,我去交涉。”

梁瑞国出门后,迎面走过来的是当地的市长,经过市长的解释,梁瑞国终于听明白了:按照当地法律,下午6点之后不能进房间抓人,有人举报柬埔寨警察违法,所以市长才带着宪兵过来执法。

梁瑞国早已清楚,这个赌场酒店的老板是柬埔寨的富豪,他一定是得到消息后才找关系找到宪兵。不然,不可能市长和宪兵都同步赶来。

梁瑞国一把将检察官拽过来说:“你告诉他们,这38名已经上车的犯罪嫌疑人,是经过合法手续抓捕的,而且我们已经取得合法证据!请你记住,中国是个负责任讲法律的大国!我们的联合执法,是受两国法律保护的!”

梁瑞国说完,回头喊:“朱嘉伟,你出来一下,把手机上的突击审讯视频给他们看。”

朱嘉伟打开刚才突击审讯的视频,果然,主犯郑豪等人都承认犯罪事实。这下,市长和宪兵哑口无言了。他们最终答应让梁瑞国带走这38名主犯。

“走,赶紧上车!”朱嘉伟朝着梁慕嘉他们喊了一声。

上车之后,梁瑞国问:“关键证据传输回国了吗?”

朱嘉伟笑着晃了晃手中的硬盘说:“放心吧,双备份呢!”

两辆大巴车一路狂奔,连夜向柬埔寨首都金边驶去,直到第二天天亮,才将38名犯罪嫌疑人送进警察总署的看守所。

赶到金边之后,朱嘉伟他们才知道,国内同步展开的抓捕行动中,全部控制了200多名犯罪嫌疑人,包括隐匿在茶叶市场的安溪老板许三林。

两天之后,载着38名犯罪嫌疑人的包机降落在广州白云机场。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