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选商城

警徽荣耀(二十)

来源:群众出版社福尔摩斯探案俱乐部 作者:欧阳伟

“女汉子”的担当——记湖南省娄底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副支队长兼

巡逻处警大队大队长李贝

 

盛夏的娄底,室外气温高达40摄氏度,热浪袭人。街道两旁的景观树被晒得卷了叶儿,灼热的阳光刺得人们有点儿睁不开眼睛。

忽然,有人抬头发现,楼顶有人。

“不对,有人要跳楼!”

话刚出口,身边已经围上来好些人。大家一起抬头往上看,只见一座高楼顶上,一个人影在晃动,还不时地乱喊乱叫。

这里是娄底市中心的春园商业步行街。街口呈“八”字型,右边矗立着这幢十三层的高楼。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人报警,有人起哄,也有人在找上楼的地方。

警车呼啸而来。警察来了,消防战士来了,记者来了……

民警拉起了警戒线。

消防战士在地面上铺好了一米多高的防护气垫。

几个民警和消防战士已经上到了楼顶,一些市民也跟着上去了。

街面上出现了拥堵现象,空气顿时紧张起来。

人们慢慢地才看清楚,那是一名女子,坐在楼顶的边上,随时都有可能坠下楼来。

是失恋,还是婚姻破裂?是农民工讨薪,还是逼债?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这名女子仍然像稻草人似的在楼顶上晃来晃去,谁也无法靠近她。

现场的总指挥是娄底市巡特警支队的政委曹季和,他想到了李贝:“李贝,李贝,你马上赶到金街,马上赶到金街!”

娄底人都知道,春园商业步行街又叫“金街”。

李贝当时是娄底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一大队的教导员。接到指令,她和同事朱琳一起驾着车风驰电掣般地赶到了出事现场。

一看到楼顶上的人影,李贝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政委简单地交代了几句,李贝心领神会。她一转身,便和朱琳一起冲上了楼顶。

楼顶的情形很复杂,平台的右角上竖起了一个天台,有一人多高,旁边有个一米多高的横梁架构。

李贝试图通过横梁爬上去,不料那女子指着她尖叫起来。

李贝见那名女子烦躁不安,楼顶上又有那么多人,事态难以掌控,便果敢地决定,让所有男同志都撤到楼道里去,造成“人都走了”的假象。

楼顶上只留下了李贝和朱琳。

李贝在寻找有利时机。

她试了很多种方法都不管用。

那女人就是不让李贝和朱琳靠近。

李贝抓着一瓶矿泉水,对着那名女子大声喊:“大姐,你口渴了吧。喝点儿水好不好?”

女子说:“不喝,不喝你的水!”

李贝说:“大姐,你有什么事就跟我讲。我是警察,我会帮你的。”

女子说:“我不跟你讲,你们都是魔鬼。”

李贝心里一惊,莫非她是……

“大姐,我不是魔鬼。我跟你一样,也恨魔鬼。”李贝又往前走了两步,“我是你的妹妹呀,你不记得我了吗?”

女子站住了,盯着李贝说:“妹妹?你真是妹妹?”

李贝把矿泉水递了过去。就在女子接矿泉水的一瞬间,李贝一纵身,跃上了横梁。

女子倒退了两步:“你别过来!你是魔鬼,你是魔鬼!”

李贝又惊又喜。惊的是她果真是个精神病人,这麻烦可就大了。喜的是她开始接纳李贝了,愿意与李贝说话。

“大姐,我坐在这里不动,可以吧。”李贝果然坐了下来。

女子歪了歪脑袋,喃喃地说:“你是妹妹,你不是魔鬼。”

李贝打量着眼前这个可怜的女人。她有三十来岁,头发凌乱,穿一件白底印花上衣和一条蓝色的裤子,裤管挽起到了膝盖。她身上脏兮兮的,神情有些恍惚。

李贝心里忽然有种莫名的酸楚。到底是怎样的伤害让她精神失常了?到底是什么样的打击令她痛不欲生?

直觉告诉李贝,楼上楼下几百双眼睛在盯着看,几百颗心在一齐揪着。

李贝对自己说:“我是警察,危难关头,我不上谁上?!老百姓会说,要你们警察干什么?”

不管怎样,都要把她救下来!

楼道里的男人们不时地把头伸出去瞧瞧,屏住呼吸,生怕惊扰了她们。

大家都为李贝捏着一把汗。楼顶离地面至少有五十米,而且没有任何防护措施,李贝与那个轻生女仅隔着不到一米的距离,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坠楼身亡。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险情一触即发。

轻生女仍站在李贝面前,不时地摇晃一下。看来,她的体力有些不支了,毕竟她已经在这上面待了四五个小时。楼顶上的气温恐怕在40摄氏度以上,她不吃不喝,再这样下去……

轻生女望着她,嘴里在说着什么。

李贝灵机一动:“大姐,你想妈妈了吧!”

轻生女使劲儿点了点头说:“妈妈,妈妈,我要妈妈!”

李贝说:“我带你去找妈妈,好不好?”

轻生女拍了拍手说:“好啊,好啊,找妈妈!”

李贝站起来,绕到了轻生女身边。

李贝突然转过身来,抱住轻生女,使劲儿一摔,两个人轰然倒下。

“完了,完了,李贝和轻生女一起坠楼了!”楼顶上的人一片惊呼。

楼顶上的几名消防战士反应神速,冲了上去。

天哪,上面还有一个一米多宽的天台!

李贝和轻生女正扭打在一起。

消防战士一齐扑了上去,抓胳膊的抓胳膊,抬脚的抬脚,硬是把轻生女给抬了下来。

轻生女一个劲儿地乱抓乱踢,不停地尖叫。

好险啊!

轻生女被成功地解救了下来。

李贝在跳下天台的那一刻,腿都软了。

那是个刻骨铭心的日子——2010年8月10日。

 

在娄底市公安局办公大楼的三楼,我见到了李贝。李贝是刚刚升任治安支队政委的。

李贝在1998年进入娄底市公安局时,就给人留下了要强、不认输的印象。

当身高一米六、体重不足一百斤的李贝走进这个群体时,无数的“钉子”迎面而来。去侦查,大家怕她不安全;去抓捕,大家说她没力气;去审讯,大家说她年龄太小。

难道女民警就没有用武之地了吗?

李贝的倔劲儿上来了。男同志去办案,她就扮成女朋友帮着掩饰身份;男同志去抓捕,她就跟在后面选同性的抓;男同志去审讯,她就在旁边学着做笔录……李贝的进步很快就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干什么都愿意带上她了。市公安局也开始选派她参加各种比赛了。她先后四次参加了全省公安系统的技战比武。面对专业选手,她丝毫不怯场,最终为娄底捧回了全省女子查缉战术个人第六名、PPC射击团体第五名、队列团体第六名等多个奖杯。

李贝多次表示,她受父亲的影响最深。

2000年7月26日,李贝的父亲出了车祸。当她赶到医院时,父亲躺在担架上,已经奄奄一息了。几分钟后,身边的护士宣布,他的呼吸、心跳都停止了。

李贝回忆说:“就在父亲做手术的十几个小时里,领导们来了,同事们来了,朋友们来了,被他亲手抓过的人及其家属也来了。狭窄的手术室门口,密密麻麻地站满了人。大家不停地安慰着妈妈和我,都说好人有好报,李所长一定会没事的。有些人哽咽着说不出话来,还有人哭着喊:‘李爸爸,李爸爸!’我这才意识到,他们有多么舍不得我父亲离开。我第一次感受到,人生的价值不是你活着的时候能得到什么,而是你离开的时候能留下什么。爸爸虽然没有很好地照顾我和妈妈,也没有为我们创造很好的经济条件,但他却照顾了许许多多比我更需要照顾的人,也教会了我用多少金钱也买不到的人生道理。”

这世上真的有奇迹!

十几个小时后,李贝的爸爸奇迹般地活了过来。李贝一直认为是大家的呼唤给了他与死神抗争的力量。

从那时起,李贝便决心要像爸爸一样做一个好警察。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刑侦与禁毒没有分开,李贝是刑侦支队禁毒大队里唯一的女同志。

一天晚上,李贝和队长他们一起去抓人。那人三十多岁,是一个以贩养吸的惯犯。

他们来到了一个小区。队长他们进了楼道,把李贝留在下面望风。

李贝也没闲着,瞪大了眼睛,不放过任何线索。

突然,从不远处走来了一个男的,穿着一双拖鞋,手里拎着一包貌似夜宵的东西,径直往楼道口走去。

李贝在他身后喊了一声:“刁子!”

那名男子猛地一回头。李贝冲上去,飞起一脚,刁子踉跄了几步,丢掉手里的东西,拔腿就跑。

李贝大声喊着队长的名字,一个扫堂腿,刁子猝不及防,摔了个“狗吃屎”。

李贝使出了“擒拿手”,三两下就把刁子给铐上了。

等到队长他们下得楼来,刁子早就耷拉着脑袋一动不动了。

队友在李贝的肩上擂了一拳:“哟,看不出来嘛!”

李贝龇牙一笑:“嘿嘿,哥们儿也是参加过武装泅渡的好不好,对付这么个玩意儿还不是小菜一碟!”

队长说:“李贝胆子大,好像没怕过什么。”

那些年,李贝参与了支队负责的所有案件的侦破,始终在抓捕第一线。

那年7月,娄底的一名女性贩毒头目被成功抓获。

那女的叫“羊蝎子”。

羊蝎子的头发很长,乱糟糟的,不知道多久没有洗过了,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

羊蝎子怯生生地问李贝:“干部,我能洗个澡吗?”

李贝愣了一下——那可是支队的办公场所,没有澡堂。

羊蝎子低下头说:“算了,不洗了。”

李贝果断地说:“我带你去洗。”

李贝帮她买来了毛巾和洗漱用品,把她带到了办公区的女厕所。

天气炎热,厕所里很臭,羊蝎子有些不好意思。

李贝淡淡地说:“没关系,你难得洗个澡,慢慢洗吧。”

洗完澡,羊蝎子要把衣服洗干净,可是没有地方放,她只好用牙齿咬着内衣、内裤,腾出手来洗其他衣服。

李贝把她的内衣、内裤拿了过来,站在她旁边,直到她洗完为止。

就因为李贝的这么一个举动,羊蝎子服了李贝,成了她的人。

李贝带着羊蝎子去抓人,第一站——广州。接头地点在白云区的一家宾馆内。

李贝和同事们在宾馆的大堂内焦急地等待着。她的任务是抓捕前来接头的贩毒夫妻中的妻子。

嫌疑人终于出现了,而李贝和同事们却蒙了。他们根本就不像前来接头的毒贩,而像是一对带着孩子出来度蜜月的小两口。那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在男人的呵护下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

情况有变,来不及再制订周密的抓捕计划,只能见机行事了。其他人负责抓大人,李贝则负责抢下婴儿。

李贝把那个宝宝抱在了怀中。那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小女孩,而她那软绵绵的身上却绑满了硬邦邦的块状毒品。

婴儿正是这对夫妻的亲生女儿,还没有满月。

人抓了,孩子怎么办?

队长丢给李贝一句话:“这孩子归你啦!”

天哪!李贝才二十出头,还没结婚呢,哪里知道怎么带孩子!

没办法,她只得硬着头皮上了。赶紧去买奶粉和尿片!

这么小的一个嫩宝宝,一会儿要吃奶,一会儿要喝水,李贝从没受过这种折腾。一天下来,她累得快要趴下了。

晚上,这对夫妻的家属赶了过来,把孩子接走了。

李贝如释重负,和羊蝎子一起住在宾馆的房间里。

她还有一个任务,就是看管好这个女人。

当晚,李贝在完成任务时出现了这一辈子最难忘也最危险的一次失误。

专案组的民警仍在对那对夫妻进行紧张的突审。

李贝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等她一觉醒来,天已经亮了。

她睁眼一看,羊蝎子就坐在她身旁。她这才发现身上的毯子是羊蝎子盖的。

李贝吓出了一身冷汗。羊蝎子要是跑了,可就要出大事了,更何况李贝身上还带着将近十万元的现金!

李贝问羊蝎子:“你怎么不跑?”

羊蝎子轻轻地说:“我不能害你啊!”

“为什么?”

“你是一个好警察。”

“还有吗?”

“我不想再也见不到我的孩子。”

李贝听羊蝎子说过,她有个儿子,八岁了,正在上小学二年级。

羊蝎子又说:“从来没有人把我当人看,只有你——一个公家的干部不嫌我脏,帮我洗澡,帮我拿短裤,陪我一两个小时。我遇到你,活得值了。”

戈阿妹一再说自己是为了女儿才贩毒的。

开始,李贝有点儿鄙夷她。那么多路好走,偏偏要贩毒吗?

戈阿妹是李贝从云南抓回来的死刑犯。在看守所,李贝又成了戈阿妹的管教干部。

死刑犯是不允许见家属的。戈阿妹不死心,老缠着李贝:“让我最后见孩子一面吧。”话未落音,扑通一声,戈阿妹跪在了地上。

戈阿妹被关了一年多,早已是死人一个了。只有说到女儿,她才有了一丝生气。就像冰冻的海面,阳光来了,冰面就活了起来。

李贝是个敢想敢干的人,她得去找头头脑脑,得说服他们才行。

成了,上面的头头批准了。

戈阿妹的老家在云南曲靖山区,她的父母和女儿从没出过远门。

那天晚上,李贝开着自己的车到火车站,把祖孙三人接到了看守所。

戈阿妹的男人吸毒、贩毒,再也没有回来——是死是活,谁也不知道。她女儿才五岁,叫格格。

格格爱笑,看到一切都觉得新鲜,总是笑。

戈阿妹洗了头,换了件干净衣服,显得精神了许多。

一家人见面了,抱在一起,哭作一团。

戈阿妹被决定执行死刑。临刑前,她交给李贝一个纸包,咬着牙说:“李干部,你是我在这个城市最恨的人,但也是唯一值得我信赖的人。我将所有的身后事交给你,我放心。”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李贝万万没有想到,第一次给她交代遗言的,不是她的父母,也不是她的亲人,竟是一个被她看管的犯人。

李贝打开一看,是三百多元钱和一封遗书。

信是这样写的:

 

格格,我的宝贝。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妈妈早已不在了。这里有三百多元钱,是妈妈劳动得来的,也是妈妈唯一能留给你的东西。妈妈走错了路,回不了头。妈妈没有读书,没文化,才走上了犯罪的路,希望你长大后千万不要走这条路。你一定要好好读书,好好做人。

 

看着这封遗书,李贝的眼睛湿润了。

后来,李贝设法将钱和遗书交给了戈阿妹的父母,钱就凑成了五百元整数。

 

女警干刑侦的不多,李贝干过。

女警干禁毒的不多,李贝干过。

女警干巡特警的不多,李贝干过。

不但干过,而且都干得蛮好。

俗话说得好,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2007年起,李贝通过竞争上岗,到巡特警支队担任一大队教导员。她在巡特警支队一干就是十年,先后担任督察大队、巡逻大队负责人,2014年被正式任命为巡逻处警大队大队长。

据说,李贝是湖南省唯一的女性处警大队长,就是在全国也不多见。

她大大咧咧、风风火火,支队上下都叫她“女汉子”。

毕竟处警大队是全天候地街面处警,非常辛苦也非常危险。处警大队很少有女的,一百多号人基本上都是纯爷们儿。

这些纯爷们儿大多是转业军人,多是营职干部,论年龄、论资历都比李贝强啊!

“凭什么派一个女的来管我们?她管得了吗?”还是有人不服气,甚至有人等着看她的笑话。

新官刚上任,就赶上快过年了。

除夕夜,李贝带领优秀党员值班。

这一夜,到处报警,还有好多次火警。

凌晨一点,李贝带人火速赶到了大可辖区的马路边上,结果是有人在垃圾筒里放火烧垃圾,打了119。

凌晨三点,又接到某宾馆保安报警,说是有人放火。李贝带人赶去一看,又是那个人。

李贝把他扭送到了派出所。所里人哭笑不得:“李队,你是真不知道啊!你队里的弟兄们没告诉你吗?这是个神经病,叫万人嫌。他三天两头报假警,我们也拿他没办法。”

早晨七点,报警说有人持刀行凶。

李贝又急匆匆地赶到了某小区,只见一个人挥舞着一把菜刀,乱喊乱叫。

派出所的值班民警说着同样的话:“这些人都是精神病人,我们抓了,关留置室不行,只好送救助站。救助站又会把他们送到康复医院,康复医院也不收,就放了。”

李贝再与队里的兄弟们商量,大伙儿说:“这是个老大难问题,一直解决不了,我们也只能疲于奔命。”

李贝还听说,一个十九岁的精神病人经常被人教唆:“你把前面那个姐姐抱一下,我给你一包烟。”于是,他就脱得赤身裸体,冲到女的面前拉拉扯扯耍流氓,弄得那一带的女人都不敢出门。

李贝作了调查,康复医院关了几十个这样的病人,好多都在两年以上,早已不堪重负。全市有好几百人,谁也不管,谁也管不了。

这些精神病人特别需要社会的关爱。他们流落在外,伤害最多的是妇女和儿童。

摸清了门道,李贝就一家一家地跑,先跑卫生局,再跑民政局、财政局,又跑救助站和康复医院。一个月没有消息,她就上门催,催了一次又一次……

“没有人牵头,我牵头。”李贝舍得一身剐,不怕丢脸,不怕别人推诿,“你说要找谁,我就去找谁,反正是不抛弃、不放弃。”

或许是被她的那股子倔强劲儿感动了,几个部门都同意开个联席会议。

召集人和主持人就是李贝。

队里有些老同志劝她说:“你胆子真大,那都是县局级单位。”言下之意,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大队长,科级。

李贝咧嘴一笑,管他县局级还是什么级,只要他们愿意来开会,我就好办。

还真别说,会议开得蛮成功,形成了会议纪要,争取到了省财政每年划拨一百二十九万元给康复医院,作为专项资金,专门用于收治精神病人。

短短三个月,李贝啃下了这块硬骨头。

这下,全队的人都服了:“李大,你真牛!”

就是这个“真牛”的“李大”,带领着一百多号纯爷们儿,肩负着娄底城区五个街道办事处、四十多万人口的“网格化”巡逻防控、震慑街面犯罪、处置突发事件、先期化解社会矛盾纠纷的工作任务。

在她的身上,真真体现出了“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的湖湘精神。

我在娄底采访的日子里,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李贝舍得死。

还是在看守所工作的时候,李贝被艾滋病携带者抓伤了。

天哪,这可怎么得了!

父母担心,爱人担心,亲友们担心,同事们担心。

潜在的危险令所有人都为她担心。

要知道,这是个谈“艾”色变的年代。

她去医院做了检查,打了针,然后像个没事人一样,照常上班,照常处警。

李贝说了一句让人震撼的话:“只要我没被感染,只要我的孩子不被感染,以后我这辈子就什么要求都没有了。”

是啊,那时的她还怀着孩子呢!

其实,李贝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些担心的,只是她不愿意让别人看到。

在她任期的两年里,巡逻处警大队先后被评为“全省接处警先进单位”、“全省学雷锋先进单位”。

“没有谁能随随便便成功。”这是李贝常说的一句话。

一路走来,李贝真的不容易,她硬是一步步扛过来的。是啊,摔过多少跤,流过多少泪,才可以承受多少幸福。

 

父女都是民警,这在公安系统还是有不少的。

父女都是“国优民警”,这恐怕就少之又少喽。

父女都是“省党代表”,这就更难找喽。

李贝和她的父亲李正明就是这样一对父女。

2011年9月,李贝当选为湖南省第十次党代会代表,也是她第一次当选省党代表,是娄底团最年轻的。她兴奋地把这件事告诉了爸爸。

李正明“哦”了一声,淡淡地说:“这有什么,我也是啊!”

的确,早在2001年11月,李正明就当选为湖南省第八次党代会代表了。

2012年5月,李贝被评为“全国优秀人民警察”。要知道,这可是警界最高的荣誉了。她兴高采烈地把这件事告诉了爸爸。

李正明“哦”了一声,点点头说:“这有什么,我也是啊!”

没错,早在1998年,李正明就获评“全国优秀人民警察”了。

在娄底市公安局,我见到了李正明。

听说他已经退休八年了,这八年又经历了三任公安局长,一直还在返聘他。这在全省乃至全国都是十分罕见的。他精神矍铄,全然看不出是一个脾脏全部切除、肾切了一只、断了六根肋骨的六级伤残的人。

李正明在预审科待了十四年,当过副科长,又当过一年审计科长,再到戒毒所当所长,一干就是十年。最后,他在市局后勤装备处副主任的位置上退了休。

李正明道出了自己的心思:“女儿还年轻,以后的路还长咧!”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李贝的同事们见证了她的成长,同时,李贝用她的人格魅力和奉献精神影响着处警大队甚至是娄底公安的同事们。同事们在她的精神感召下,砥砺前行。一个英雄的群体在成长,在闪光。

娄底全市三千多公安民警向标杆看齐、向先进靠拢,以他们的血肉之躯筑起了“平安祥和”的铜墙铁壁,竖起了“忠诚担当”的永久丰碑。

2012年5月,李贝作为全国英模代表接受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作为一个基层民警,这是何等的荣耀啊!

李贝爱笑。那是纯真的笑,那是发自内心的笑,好似地里的庄稼、山野的树木散发出清新的气息,让人感到自然而亲切。

记得2016年6月29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音乐会《信念永恒》时,习近平总书记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与荣获“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称号的先进代表一同观看了演出。李贝的座位与习近平总书记很近,再加上音乐的调动,李贝心潮澎湃。当唱到“我爱你,中国”时,她看到身边的老党员拿出手帕擦眼泪,眼泪一下子就夺眶而出了。爱,是个多么普通的字眼啊!但是,在千千万万党员心中,它又是多么神圣啊!

就在前不久,李贝又有了一个新身份:党的十九大代表。

2017年5月3日下午,湖南省公安厅举行颁奖仪式,为近日被公安部评为“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的民警李贝、胡光志颁奖。

5月19日,全国公安系统英雄模范立功集体表彰大会在北京召开,对党的十八大以来公安系统涌现的先进集体和个人进行隆重表彰。李贝作为英雄模范代表之一再次进京,被授予“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荣誉称号,第四次接受了习近平总书记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李贝坦言:“既然时代选择了我,我就没有退路。我得扛住,要有担当。我要对得住党和人民的信任,无愧于这个时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