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选商城

警徽荣耀(十八)

来源:群众出版社福尔摩斯探案俱乐部 作者:张立波

我把琴心化剑胆——记河南省郑州市公安局商城路派出所案件侦办大队教导员刘成晓

 

郑州公安,是一个女英雄辈出的队伍

2017年5月19日,当刘成晓作为唯一的女民警代表出现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全国公安系统英雄模范立功集体表彰大会发言席上的时候,人们惊讶地发现,郑州公安,是一支女英雄辈出的队伍,任长霞、王玉荣这些闪烁着警徽荣耀的名字,像绚丽的玫瑰绽放在中原大地。

1987年,有一部国产电影叫《战争让女人走开》,说的是男人面对战争的豪迈和对女人的保护,而并非性别歧视。相对于和平年代的战争——打击犯罪,保卫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也似乎同理。但是,共性不能代表个体,刘成晓作为刑侦大队的负责人,再一次证明,刑警没有性别之分。十六年的刑警生涯中,她和战友屡破大案。面对随时可能发生的危险,她总是冲锋在前,先后参与和组织侦破了各类刑事案件两千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两千六百余名。她担任大队负责人的这几年,成功破获命案积案三起,现行命案实现了“发一破一”;成功侦破了系列入室盗窃、抢劫、强奸等大案要案三百一十九起;破获了“12·5”跨省拐卖、贩卖儿童案,并与四川警方联手抓获了犯罪嫌疑人七十三名,解救了十六名儿童;打掉了电信诈骗团伙八个,抓获了犯罪嫌疑人一百余人;打掉了贩毒团伙九个,抓获了犯罪嫌疑人二十八人,缴获了毒品两千余克。刘成晓曾经作为全国五个刑侦大队负责人的典型代表,被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法治在线》、《撒贝宁时间》等热点栏目进行过系列专题报道。她多次荣立个人一、二等功,先后被评为“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全国三八红旗手”。2017年5月9日,她当选了“我心中的警察英雄”。她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为郑州公安增添了光彩。

 

两起大案突发,五天全破

打击刑事犯罪,是和平年代的战争。刘成晓担任刑侦大队负责人之后,经受的最大考验就是在2015年突发的“5·12”和“5·13”两起大案。

第一起命案其实早就已经发生了,但是狡猾的凶手邵丽斌为了掩盖罪行,想方设法使案发时间推迟了三个月,试图借此机会逍遥法外。

邵丽斌是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人,靠招摇撞骗混迹江湖。几年前,他来到郑州,在金城国贸大厦认识了从开封市的尉氏县来郑州做教辅且小有成就的老板宋建。他们合伙做了几单生意之后,不欢而散。2015年2月21日,大年初三,邵丽斌再次来到宋建的公司谈合作,宋建不答应,谈话陷入了僵局。

那时候,宋建坐在“老板台”后面的转椅里,一边等他离开,一边悠悠地旋转着。刚开始,宋建只转半圈就转回来了,见他还不走,就干脆转起了圆圈,背对着他。这时,邵丽斌突然恶从胆边生,捡起地上健身用的跳绳,冲了过去,勒住了宋建的脖子。

把宋建勒死后,邵丽斌从卧室里拿来被子,把尸体一裹,扔在了“老板台”下面。然后,他顺手牵羊,卷走了现金二十六万元,并带走了宋建的手机和随身之物。

打那以后,一有电话打进来,他就以跟班的身份替宋建接,制造了宋建还活在人世的假象。可是,用这种方法只能应付一时,尸体发生的化学变化却让他难以对付。尸体发出的难闻气味引起了周围邻居的不满,保安给宋建打电话询问,冒名顶替的邵丽斌说:“我在国外。可能是老鼠夹子夹住了老鼠,我派人处理。”接着,邵丽斌就打电话叫了几个曾经给他打过工的学生,用胶带把里里外外的门缝贴了个严实。结果,又过了几天,气味更大了,保安再次通知宋建来处理。

这一次,保安不让他们走了——要么把办公室的门打开看个究竟,要么报警。邵丽斌见状,马上说:“大家都辛苦了,我去给弟兄们买条烟。”然后,自然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接到报案时,刘成晓就已经意识到了,这可能是一起命案。可是,等她带领民警赶到现场时,就连那几个贴胶带的学生都跑得无影无踪了。当然,保安是无权扣留他们的。他们找来开锁的师傅,打开了办公室的防盗门。立刻,一股令人窒息的恶臭扑面而来。现场惨不忍睹,尸体已经高度腐败,面目不清。正如邵丽斌所料,到处都是尘土,掩盖了所有的痕迹。这样的现场,很难找到有价值的痕迹,就连尼龙绳上残存的细胞组织都早已化为乌有了。

刘成晓又让保安打宋建的手机,已经关机了。再打房东的电话,对方说自己在美国,还抱怨说,几次打电话催宋建交房租,他一直没交……

此刻,邵丽斌正站在金城国贸大厦对面的天桥上,一边观察动静,一边借路人的手机给另一名女学生打电话借钱。在宋建的办公室拿到的二十六万元已经花光了,他现在身无分文。女学生也没有钱,邵丽斌只好说:“我只不过是临时手头上紧。要不,我把新买的苹果手机便宜卖给你?”女学生贪便宜,凑钱把手机买下了。

按照专案组确定的思路,刘成晓带领民警兵分六路开展工作。到了晚上,有价值的情况便汇集了起来。通过监控发现,宋建的手机已关机,或者已经被遗弃了。邵丽斌本人使用的手机号码已经查到了,但是案发后不久,他把手机卖给了自己的女学生,不但停止了原号码的使用,还以新号码把警察引入了歧途。

刘成晓连夜带人前往北三环一带询问参与贴胶带的学生,可他们都说是邵丽斌让他们去贴胶带的,还给了他们每人一百块钱,其他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过,有一个男生在打工时和邵丽斌关系很好,邵丽斌曾经带着自己的女朋友和他一起去水上大世界冲浪。这个男生用手机给他们拍了视频。看了视频之后,连刘成晓都觉得邵丽斌的女朋友长得非常漂亮。这个男生说,邵丽斌的女朋友叫白雪,邵丽斌非常爱自己的女朋友。刘成晓据此判断,邵丽斌不会不和自己的女朋友联系。

于是,警方便通过市公安局监控中心监控了白雪的手机。就在刘成晓询问几个学生的同时,即案发当天的午夜,白雪的手机接到了一条从南阳发来的短信。

回到队里,刘成晓让队员们抓紧休息,第二天一大早出师南阳。可是,第二天一大早,又发生了一起大案:位于东大街的某珠宝店的黄金首饰被盗!珠宝店的老板报警前先向媒体爆了料,被盗首饰价值上千万元的消息在网上传开了。

作案现场十分诡异。首先,珠宝店唯一的进出口的防盗栅栏门完好无损。那么,盗贼是怎么进来的呢?经仔细勘查发现,珠宝店里有一扇通往配电房的门。那么,盗贼是如何进入配电房的呢?珠宝店内的监控视频显示,作案人为三名男子,时间是凌晨二时二十二分左右。犯罪嫌疑人全部戴着头套、口罩、头灯和手套,而且已经确定,他们不是内部人员。是不是有人提供了栅栏门的钥匙?不能啊,拿钥匙的可是自己人!

办案人员调取了珠宝店外面街道上的监控录像,发现这里真是“里外两重天”。外面是郑州老城的繁华地段,在作案的时段有一辆“辽A”牌照的白色轿车停在附近的书院街上,然后很快就消失了。经查,这辆车的牌照为假牌照。于是,民警们通过监控录像继续追踪这辆车。

然而,盗贼是如何进入珠宝店的,仍然是个谜。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刘成晓改变了思路,来到了店外。她发现,有一道院墙围住了珠宝店所在的小区。从大门进去之后,她看到院内一座楼房的墙边有一个大沙堆。不经意间,她看到了离墙半米远的沙堆的低凹处有几块瓷片从墙上掉落在地上。走近一看,她发现那里有一个直径一尺多的墙洞,而这个洞绝对不是临时挖出来的。她转回店内一问,才知道从这个洞进去之后,是一个与珠宝店并不相连的夹道,通往旁边的一个超市。慢着,夹道上面有吊顶,从吊顶上面是不是可以进入配电房?

老板想起来了,上面可能是通的。这可是只有少数人知道的秘密通道。一年前,珠宝店装修时,他就发现了这个洞。于是,他让装修工把它填上,外面再贴上瓷片。可是,到底填没填、用什么填的,他没问。刘成晓马上让他打电话问装修公司,问问当时负责装修的都是些什么人。据装修公司的经理回忆,当时他手下的工人有洛阳的,有山东菏泽的。他答应一旦联系上当时的工人,就让他们给警方回电话。

经过进一步核查,发现被盗黄金首饰三千多克,价值两百多万元,与媒体上报道的相去甚远。老板说,媒体是在炒作。

两起大案的侦破工作在同步进行着。刘成晓和市公安局犯罪侦查局的副局长、分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一起带队奔赴南阳,留下来的民警继续侦破黄金盗窃案,重点是查清装修工的情况以及那辆套牌车的来龙去脉。

5月15日,命案专案组的民警们到了南阳。在南阳警方的大力配合下,刘成晓找到了那个发短信的手机机主——某医学院的学生小冯。原来,他也是给邵丽斌打过工的学生。5月12日下午,邵丽斌借路人的手机给小冯打电话说,他要来南阳,让小冯提前给他订一个房间。小冯说:“我陪他吃过晚饭回到房间,他说他的手机欠费,用我的手机给他的女朋友发了条短信。发完之后,就删除了。然后,他又住了两天,今天上午就退房了。”短信的内容已被警方查获,就一句话:“你从现在开始关机,以后每天晚上十二点开机十分钟,等我联系。”显而易见,邵丽斌正在预谋长期潜逃。

5月16日一大早,从郑州市公安局传来消息,白雪出现在了郑州长途汽车站。淅川不通火车,她的目的地很可能是淅川。而淅川,位于豫陕鄂三省的交界处。她和邵丽斌一旦会合,就会双双彻底消失。

如果长途汽车走高速路,就可能已经快到了。于是,刘成晓马上带人驱车一百多公里,奔赴淅川长途汽车站。到了那里一问,从郑州来的长途汽车还没到。马上布控!首要的目标当然不是白雪,而是接站的人。突然,一个戴口罩的年轻人从刘成晓的身边匆匆经过。她马上把在监控视频里见到过的影像在脑海里检索了一遍——微驼的背影,阴郁的样子。没错,就是他!她顾不上呼唤增援的战友,立即冲上前去,扭住了嫌疑人的胳膊,按住了嫌疑人的脖子。紧接着,战友们跑了过来,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嫌疑人,迅速将其控制住了,当场从他身上搜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把犯罪嫌疑人押上车之后,一切归于了平静。

刘成晓问邵丽斌:“知道为什么抓你吗?”邵丽斌说:“知道,不就是因为我杀了个人嘛!不过,我没想到,抓住我的竟然是个女警察。”专案组对他进行了突审,结果他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表示一定配合警方办案。但是,他请求警方放过他的女朋友,因为她是无辜的,她什么也不知道。说着,他眼中的泪水静静地流了下来。刘成晓问他:“你爱你的女朋友吗?”他说:“是的,非常……”

下午六点,在将命案嫌疑人押解回郑州的途中,刘成晓接到了一个电话,得知黄金首饰被盗案有了重大突破。洛阳的装修工人回了电话,但山东菏泽的装修工人却杳无音信。同时,那辆冒牌车12日23时在高速公路的兰考入口处出现了,又于13日凌晨三时进入了郑州圃田高速路的入口处,随后经兰考向东驶去——正是山东菏泽的方向。而且,经珠宝店的一名员工指认,视频中的一名犯罪嫌疑人与一名参与装修的来自山东菏泽的工人十分相像。

民警们回到了郑州,匆匆吃了几口饭便加入了挥师山东菏泽的抓捕团队。

5月17日上午十时,他们在菏泽的一家旅馆内抓获了两名犯罪嫌疑人。审讯进行到下午五点时,警方得知嫌疑人贝贝当晚要在牡丹公园门口吃烧烤。

于是,刘成晓带领民警押着两个犯罪嫌疑人,火速赶到了牡丹公园门口。一家烧烤店的门前异常热闹,十几张桌子的旁边坐满了人,大多是些流里流气的年轻人。刘成晓化装成食客,一边在十几张桌子中间找座位,一边装成打电话的样子,悄悄录下视频,发给了外围的战友们,好让嫌疑人辨认。狡猾的嫌疑人说,贝贝不在现场。

刘成晓意识到此地不可久留,必须速战速决。她继续在现场搜索,终于发现了一名男子极像贝贝,于是就让老板在他旁边加了一张桌子。当老板问“贝贝,你还吃点儿啥”时,她马上给外围的战友发出信号,并迅速起身,一手按住贝贝的肩膀,一手扭住他的胳膊,和跑过来的战友们一起将他控制住了。顿时,现场的五十多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站了起来,有的摩拳擦掌地向前靠拢,有的拿着手机录像拍照,还有的高喊:“打人了!”刘成晓当机立断,拿出了警官证,大声喊道:“我们是公安民警,在执行公务!都站在原地不要动!”战友们迅速形成了人墙,最后顺利地将嫌疑人贝贝带离。

民警们乘胜追击,抓获了最后一名嫌疑人。至此,邓行乐、刘世康、沈贝、梁振江这四名“黄金大盗”全部归案。

五天的时间内,两起大案先后告破,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然而,这五天五夜,刘成晓和战友们每天睡眠不足两小时,长途奔袭数千公里,真的是很累。刘成晓因劳累过度,出现了明显的心绞痛症状,是靠速效救心丸坚持下来的。其实,她早在几年前就得过一次脑梗塞,晕倒在了岗位上。她几次住院,都是病情稍有好转,住院手续还挂在那儿,人就不见了。七个月后,她带人去内蒙古抓捕潜逃的杀人犯,回来时又出现了“电解质紊乱”……

案情就是命令,线索稍纵即逝。这对刑警的身体、意志和智力,都是一种挑战。面对穷凶极恶的犯罪嫌疑人,刀光剑影,吉凶难料,更不要说千里追捕、长途押解……作为女人,有许多舒适的职业可以选择,但刘成晓却选择了刑警。她把生命投入了风暴,毫不吝惜地把自己变成了一个风风火火、敢打敢拼的女侠。当然,也有人叫她“女汉子”、“刘大哥”。她的刑警气质,特别是在危难时刻挺身而出的勇敢,都与一个女人的优雅、娴静无缘,但却与人类社会共同追求的公平、正义有关。我把琴心化剑胆——砥砺前行之中,成就了一种品质的伟岸与高贵。

 

最难忘,是患难与共的战友情

许多年过去了,有很多大案要案的侦破已被写进了公安史。但是,总有一些细节,甚至是一些不可能载入史册的小案件中的小细节,令人终生难忘。

2011年,郑州老城区的改造突飞猛进。与此同时,警方不断地接到入室盗窃的报案。民警们一次次地出现场,结果发现被撬的都是老式的明锁,盗走的财物少则几十元,多则几百元。尽管案件不大,但作案次数太多,有时候一个下午就撬盗好几家,如同扫荡。案件一直破不了,群众怨声载道,甚至有人说这是政府拆迁办的阴谋。

尽管此说荒诞不经,但却不胫而走,已经成了影响到政府形象和市政建设的大问题。可是,派民警去蹲守也没有结果。

终于有一天,有个拆迁户报案,说家中被盗了一部手机。手机不贵,也就值几百元钱。刘成晓判断,这个蟊贼太贪心,连这种廉价的手机都偷,一定是想偷来自己用。警方严密地监控了两个多月后,总算等到了被盗手机开始换号使用。一查,使用者是焦作市某镇村民陆怀远。经进一步调查,发现此人在案发时段曾在郑州打工,而且人高马大,身高一米八九。于是,刘成晓带领王立盘、张辉等四名民警前去抓人。

刘成晓和王立盘先来到了镇中学,找到了学校的校长,然后叫来了在该校任教的陆怀远的岳父刘先知。

一听是公安民警,刘先知激动起来:“你们想咋办就咋办吧,反正我也管不了他。”可见,他对这个不务正业的女婿非常不满。经过进一步做工作,刘先知答应配合。可是,不巧,当天是他奶奶的生日,亲戚朋友都要去给他奶奶祝寿,直接去抓人肯定行不通。刘成晓想了想,只能这样了:到了晚上,先由校长和王立盘登门询问,力争把嫌疑人引出来。刘成晓等人在村头的107国道边上守候,伺机抓捕嫌疑人。

晚上九点左右,他们先开车把校长和王立盘送到了刘家附近,然后折回。校长和王立盘一进门,刘家人便感觉到了异样。校长问刘先知的女儿刘芳:“你爸今天怎么没到学校,手机关机?”他这么一问,刘芳慌了:“我爸中午都没回家,到底出什么事了?”

国道边上,刘成晓让刘先知打电话给女儿:“芳芳,我在村头,你赶快过来一下。”不一会儿,刘芳便慌慌张张地跑过来了。接着,陆怀远也出来了。眼看他就要走到刘成晓他们的车前面了!机不可失,刘成晓和一名民警开门下车,一把按住了他的脖子,把他往车里塞。他反抗着,且力大无比,怎么也塞不进去。直到听见他岳父在车里说“你不要折腾了,上来吧”,他才勉强上了车。

刘成晓命令张辉:“开车!”

那时候,张辉刚入警,还不知道情况有多么紧急,问:“那立盘呢?”

刘芳当然不知道父亲在车上,只看见丈夫被一男一女抓走了,便疯了似的跑过来,一边大叫着,一边拍打着后车盖。刘成晓再次命令开车!张辉这才明白过来,猛踩油门,汽车呼啸着驶上了107国道。

车子一溜烟儿地来到镇上,民警们才发现,嫌疑人出门时没带手机。这可是重要证据!刘成晓当机立断,对车上的民警说:“人已经在车上了,你们先去派出所等着我。如果他不配合,你们随时可以使用武器。”张辉心想,哪里有枪啊!他们根本就没带枪。刘成晓在下面踢了他一脚:“记住我的话!”然后,她下了车,叫了一辆出租车返了回去。路上,她一边给当地派出所打电话,请求支援,一边想着如何应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

当地派出所的值班所长一听,马上说:“原来是这样啊!对方也报了警,说是被绑架了。我们的人也正在往报警地点赶。”刘成晓本来是想等抓了人再到派出所办手续的,没想到出了岔子。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当地派出所的同志们也理解——任务特殊,没有事先通报,是怕走漏了风声。刘成晓没有多解释,马上要来了处警民警的电话。刘成晓打完电话,看见王立盘和校长顺着107国道蹒跚地走了过来。一见面,王立盘便开玩笑说:“刘队,你想让村民们把我们乱棍打死吗?”

刘成晓掩饰着深深的歉意,说:“村民会打学校的校长和老师吗?不过,我们现在还得回去拿手机。”王立盘和校长都认为不可能——这时候再回去,找死啊!刘成晓说:“对方也报了警,我已经向处警民警说明了情况。”

他们来到村头,远远地看见刘芳已经叫来了亲戚朋友和村民,一大群人正守在那里,等着处警民警的到来。这时,一辆出租车在路边停了下来,并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可是,当派出所的警车闪着警灯驶过来时,刘芳马上带人迎了上去。

刘成晓不知道自己在电话里究竟和处警民警说清楚了没有,在心里捏了一把汗,叫出租车司机赶快打开“双闪”。谢天谢地,处警民警看见了出租车,在旁边下了车,与郑州民警握手会合了。他们很快就一起商量好了处置方案。

两名警察迎着人群走了过去。他们把刘芳单独叫了过来,告诉了她实情。这时,刘成晓走过来说:“听说今天是奶奶的生日,如果你不想牵连更多的人,就请务必配合我们收缴那部手机。你好好想想吧,想好了再作决定。”

不远处,人群开始骚动。当地的民警赶紧过来安抚:“没事,大家散了吧!”

刘芳终于想通了,同意带民警到家里取手机。到了家里,无论家人怎么追问,她都强忍着泪水,没有说出来。

手机取回来了。在派出所会合后,张辉他们当着值班所长的面履行了法律程序。陆怀远终于低下了桀骜不驯的头……

许多年过去了,刘成晓总是忘不了王立盘和那位校长在107国道上蹒跚而行的身影。107国道很长,一如她和战友们一路走来的风雨历程。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