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选商城

警徽荣耀(十五)

来源:群众出版社福尔摩斯探案俱乐部 作者:谢文仁 叶振飞

缉毒“成瘾”

——记福建省莆田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一大队副大队长陈立伟

 

北京,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

2015年6月25日,荣获“全国禁毒工作先进个人”的陈立伟第一次激动地站在这里接受表彰,他和参会代表一起,受到了习近平总书记的亲切接见。2017年5月19日,陈立伟作为全国公安系统英雄模范立功集体表彰大会的代表之一,又一次站在这里接受表彰。这次,他荣获“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荣誉称号。当陈立伟与代表们一起,聆听习近平总书记饱含深情的重要讲话时,他胸前的奖章,已然又添了不少的分量。

近年来,莆田市公安局禁毒部门在福建省公安厅禁毒总队、莆田市公安局党委的坚强领导下,不断加大对毒品违法犯罪的重拳打击、整治和查处力度,努力开创禁毒工作新局面。近5年来,莆田市公安局禁毒战线在侦破重特大案件数、捣毁工厂数、缴获毒品数上屡创历史新高,也涌现出一大批先进典型和缉毒先锋,市局禁毒支队一大队副大队长陈立伟,就是其中的一位杰出代表……

 

值班室里的17岁男孩儿

留着短发、目光炯炯,陈立伟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干练、沉稳。1997年10月,陈立伟开始参加公安工作,2007年11月20日,他被调到莆田市公安局城厢分局禁毒大队。

2007年11月27日深夜,分局值班室打来的一个电话,让陈立伟一骨碌就跳下了床,此时的陈立伟还没办过毒品案件,他兴奋不已:总算来案子了!

陈立伟立刻叫上大队同事赶到了分局。在值班室里,他看到一位父亲佝偻着腰,老泪纵横地指着边上一个瘦得像麻秆似的孩子说:“警官,我要报案,我儿子被人骗去买毒吸毒了。”

沉默不语的小伙子叫林立新,城厢区华亭人,才17岁的他,眼神空洞,肤色蜡黄,瘦嶙嶙的身子,看得让人心疼。

林立新的父亲是个地道的农民,长年忙于务农养家,不曾想,儿子受人蛊惑,竟学会了偷盗和吸毒。憨厚的父亲为了儿子的前途付出了所有可及的努力,毒品却像个张牙舞爪的魔鬼,半路上劫走了这位父亲的全部希望。

“老伯,谢谢你相信我们,没关系,现在还不晚。”陈立伟安抚完老人家的情绪,又耐心细致地做了林立新的思想工作,很快拿到了卖毒者陈扬的联系电话。

凌晨1点多,陈立伟和同事在市医院附近将嫌疑人陈扬当场抓获。经过连夜审讯,当晚,陈扬交代了自己的上线——重庆梁平人曾勇。

第二天,陈立伟和同事们又在一处出租房内,当场抓获曾勇和另外3名吸毒人员,并缴获海洛因20多克。到了第三天时,陈立伟和同事共抓获了11名吸贩毒人员。

这是陈立伟第一次抓捕吸毒人员,这个成绩他没有理由不兴奋。同时陈立伟并不希望这次收获只是“侥幸”,他开始潜心研究怎样才能抓获更多的吸毒人员。

瘾君子们把自己的灵魂畸形释放,挑的都是这座城市最阴暗不堪、最能藏污纳垢的角落,他们见不得阳光,意志薄弱。陈立伟很快总结出自己的小经验,很多被抓获的吸毒人员,只要做好思想工作,往往愿意约来同伴或上线从而立功减刑。

那段时间,莆田城区的宾馆和酒店,经常都会出现奇怪的现象,总有一些年轻男女不停地往同一个房间钻去。“咚咚”几声敲门声之后,迎接吸毒人员的是陈立伟钢钳般的双手和冰冷的手铐。有时常常还要再开一个房间,才有足够的空间,让更多的人前来“赴宴”。

天亮时,往往硕果累累,满满当当的吸毒人员要几辆警车才能陆续带走。陈立伟带领同事们一次次创下纪录,最多时他们一晚上抓获了46人!那段时间,陈立伟觉得自己开始摸索出点门道来了,能亲手遏制毒品的蔓延,他意气风发,踌躇满志。

 

一张特殊的化验单

然而,几个月后,在莆田市区南门的一次普通抓捕中,陈立伟却遭遇了当头一棒。

2008年6月的一天,据举报线索称,有人在南门一民房内吸毒。

陈立伟和同事马上赶到南门,顺利抓获了湖南人龙美秀。抓捕时,龙美秀激烈反抗,双手乱舞乱抓,陈立伟没太当回事。收队时,他发现自己的右肩被龙美秀抓出了几道血痕,他还是没有在意,像往常一样把龙美秀送进了戒毒所。

大约过了十天,陈立伟突然接到戒毒所电话,电话内容言简意赅:“龙美秀有艾滋病,你们要来变更强制措施。”

艾滋病?!常常出现在书上与荧屏中的三个字,倏地窜进了脑子里,它真实可感,不再只是抽象的字眼!那一刻起,抓捕时龙美秀的反抗、右肩上的血痕,各种画面开始鬼魅般地在陈立伟眼前闪现,怎么也挥之不去。

脑袋嗡嗡作响,心中一团乱麻。陈立伟确实感到害怕了,他一时间手足无措。情急之下,他马上上网搜索艾滋病的资料,同时也到医院抽血检查,而检查结果需要一周之后才能出来。

陈立伟清晰地记得当晚回家的情形,为了让时间过得慢一些,他拐过了电梯口,开始走楼梯,他数着楼梯慢慢上了16楼,终于到了家门口,当他掏出钥匙的时候,突然感到胸口堵得慌,他怕妻子看出来,怕儿子像往常一样扑过来紧紧地抱住他。他在门口整整犹豫了十分钟,终于还是双手颤抖地打开了自己的家门……

陈立伟走进家门,强装镇定,默默地吃完了饭。平常只要他没出差,每天晚上都会给乖巧的儿子辅导功课。这天晚上,陈立伟吃完晚饭,就躲进了书房,说是要赶写一篇大材料。接下来的几天,他又用各种理由少回家、晚回家。他总是在设想最坏的结果,但又不敢乱想,如果真的被感染了,家人们该怎么办?

与恐惧的博弈让时间过得奇慢无比,时空似乎都被无限拉长了。一周后,陈立伟在莆田市防疫站拿到一切正常的报告单后,只是苦笑地摇了摇头,而后很平静地把它塞进了路边的垃圾桶。

直到今天,陈立伟的家人还都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这一页似乎轻易地翻过去了,但它对陈立伟的震动非常大。他清醒地认识到,干缉毒无疑是危险的,每次行动更要坚持“智取”,不能逞匹夫之勇。每一位民警都是普通人,身后都是一整个家庭!

“安全抓捕”成为陈立伟的一个重要标签,从此大大小小的抓捕现场,他都会认真仔细地制订最安全最合理的方案,确保战友们的安全。他也开始指导身边的同事,成功抓捕后,要如何用胶布等工具控制嫌疑人的安全,既不让嫌疑人自残,也不能让其伤害民警。从这以后,直至今天,抓捕任务中虽总有险情,但再也没有人因抓捕而受伤。

 

何时上“瘾”

在城厢分局禁毒大队,陈立伟干了6年时间,他和弟兄们创造了连续6年禁毒考评全市第一的纪录,这是个后来人难以追赶的成就。

2013年,陈立伟已是身经百战,战果累累了。这时,如果一段时间没有战果,他就浑身难受。他说,就是从那年起,自己就开始感觉有缉毒的“瘾”了!

这个阶段,全市每年抓获的吸毒人员已超过1000人,这个数字是2007年的两倍多。陈立伟常常觉得困惑,为什么自己抓了那么多的吸毒人员,但在册的吸毒人员仍然越来越多,新型毒品越来越泛滥,禁毒形势越来越严峻?

此时的陈立伟已经看到太多的人因毒品而家破人亡。莆田市区某加油站老板郭某的独生子小郭,不慎染上毒瘾后,短时间就花去上百万元毒资。小郭的父母、叔叔、姑姑等亲戚轮流看守,还是未能阻止小郭复吸。

看着小郭布满针孔且羸弱无力的手,陈立伟明白,毒品夺人心魄,吸毒人员往往只剩躯壳。如果贩毒者没有被绳之以法,就会有更多的人被拖入深渊。

陈立伟开始把更多注意力放在贩毒者身上,他知道贩毒50克就可判死刑,他更知道,贩毒者一旦踏上这条邪恶之路,往往都会铤而走险,拼死一搏。

有人说,干缉毒是在刀尖上舞蹈,其实,他们常常还要直面枪口!

2013年7月25日,陈立伟被调到市局禁毒支队一大队工作。一周后,他就参与破获一起涉毒涉枪大案。

原来,陈立伟此前就根据耳目提供的线索,用了数月时间一路深挖,锁定了贩毒嫌疑人朱长胜的落脚点——莆田市工人文化宫附近的一处民房。

8月1日晚上,陈立伟和涵江公安分局禁毒大队、刑侦大队和江口派出所的战友们围住了这处民房门口。

当陈立伟带领抓捕小组破门冲进出租屋时,屋里的7名嫌疑人作鸟兽散奔逃,而朱长胜的弟弟还闪到椅子下试图掏枪!最终,这些嫌疑人被全部安全控制,并从这个团伙住处缴获4把枪支和700多克毒品,一举破获了这起特大武装贩毒案。

2014年夏天,贩毒嫌疑人廖诚国在广东省惠州、东莞、汕尾流窜了一个多月,陈立伟也在这三地跟踪侦查了一个多月。

这天,陈立伟和战友们在惠州市圆洲镇上的一处民房外蹲守。他们查明,毒贩廖诚国手上有枪,眼下正要逃离惠州。抓捕时机转瞬即逝,陈立伟当机立断,下令抓捕。

然而,参与抓捕的民警一共有8人,现场却只有5件防弹衣。陈立伟立即让弟兄们穿上防弹衣,而没有穿防弹衣的他,冲到了最前面。当他握着枪冲到三楼时,突然发现嫌疑人廖诚国就在三楼的走廊上!

“站住!”陈立伟一声大喝,嫌疑人一怔,转身就往四楼逃去。陈立伟疾步追赶,短短的几米距离,双方都能听到对方剧烈的呼吸声。

也许是被陈立伟的气势吓住了,廖诚国慌不择路,翻进了两幢楼之间的墙内动弹不得。后来,弟兄们在廖诚国房间内搜出了一只仿64式手枪和一公斤毒品,所幸廖诚国未来得及带枪,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狡兔三窟

饶是如此,陈立伟在经历了无数次的惊险场面后,还是无奈地发现,仍然还有毒品源源不断地从外地流入本市。“毒品犯罪形势依然严峻”这几个字依旧经常出现在各类汇报与报道里,陈立伟更领悟到,缉毒必须要穷追不舍地深挖,要把手里攥着的这把尖刀,剜到贩毒者的心脏里!直到把毒品的来源——制毒工厂连根拔起!

于是,陈立伟距离自己捣毁的第一个制毒工厂越来越近……

2015年元旦期间,一名身材姣好的女子手里提着一个袋子,见四下无人,便把袋子放在莆田市区北磨路口一个不起眼的花圃中,再用一块石块轻轻地压着。

女子离开的同时,在手机上拨弄了一会儿。几分钟后,一名年轻男子来到花圃,他很快就找到了袋子,同样警觉地看了看四周后,迅速把袋子揣进怀里,很快消失在人群中。

年轻女子叫张昌琴,仙游人。2015年1月,陈立伟在工作中得知,张昌琴多次采用上述方式在莆田贩毒。让陈立伟觉得不安的是,张昌琴短时间内连续多次从仙游带货到莆田贩毒,可见她有十分充足的货源!

陈立伟马上开始了认真细致的调查。他发现,张昌琴只与其上线单线联系,而上线是谁无从得知。

于是,陈立伟着手调查张昌琴与他人的资金往来,却一直没有发现什么破绽。他不死心,再逐一排查人员往来时,他发现其中一名女子,正是“许红舟”的妻子。

陈立伟眼睛一亮,许红舟是有贩毒前科的在逃人员,极可能是为逃避公安机关侦查,用妻子的账户进行交易!挖出这一线索,许红舟与张昌琴的关系很快进一步明朗:张昌琴既是许红舟的马仔,也是他的情妇。

一个月的潜心经营后,这个以许红舟为首的,分工严密、人数众多,携有枪支的贩毒团伙轮廓慢慢地清晰起来。团伙其他主犯均为网上在逃人员,反侦查意识极强。

陈立伟仅从手上的线索便可以确定,这次是个“大家伙”,许红舟与上线的一次毒品交易就可达数公斤!陈立伟马上将线索报告大队和支队领导,“许红舟等人贩毒案”很快就被公安部确立为部督毒品目标案件(部目标2015-561)。莆田市副市长、公安局长李伙金指示禁毒支队要周密经营,协同作战。2015年2月3日,北岸公安分局立案侦查,市局副局长唐辉煌和时任禁毒支队支队长何闽松多次组织相关部门研究案情,指导专案推进。

在是否及时抓捕的案情分析会上,陈立伟以对许红舟团伙一个多月的调查了解,十分肯定地说:“既然毒源这么充足,我们应该放长线钓大鱼,待条件充分,再一网打尽!”

应该说,此时的陈立伟的压力不小,他知道狡兔都有三窟,而性格暴躁多疑又有贩毒前科的许红舟在仙游县有多处住所,他的马仔兼情妇多达七八个,分布在仙游县的各个地方。

许红舟的住处一般都会选择在视线范围好、不易被跟踪的小区。那年春天,陈立伟和三名战友与许红舟玩了一场大型的捉迷藏,他们要争取尽快查明许红舟的各个落脚点。

在仙游城区八二五大街旁的一个住宅区里,为了查明许红舟住在哪一栋哪一间,陈立伟穿上送水工的服装,提着一桶水,化装成送水工,来到小区内查看。当时,陈立伟是冒着极大的风险的,他知道,许红舟以前在广东当过三年协警,有较高的反侦查意识,而且还是在逃人员,只要察觉到一丝一毫的不对,很可能所有的工作就前功尽弃了。

陈立伟看到许红舟悠闲地拐入小区,他只能远远地跟上去。在一条路的尽头,他在拐弯时瞥见许红舟突然转身向后查看,电光火石间,他就以一名送水工正常的反应与许红舟擦肩而过。

许红舟的狡猾可见一斑,他竟然养成了经常回头察看的习惯!

陈立伟与战友们经过三个多月的深入排查与循迹追踪,在准确掌握犯罪团伙成员的活动情况、真实身份、交易地点和犯罪规律后,抓捕的时机渐渐成熟了。

4月15日,据技侦部门的通报,许红舟将与广东上线“老赖”进行10公斤的毒品交易,专案组决定,准备收网!

 

抓捕恶徒许红舟!

在抓捕犯罪嫌疑人的讨论会上,有人提议要在仙游县的枫亭高速路口实施抓捕。陈立伟马上提出反对意见,他认为许红舟狡猾多端,反侦查能力强,况且高速路上较为空旷,视线清晰,如果在此收网,很可能会引发一场枪战!

“我建议在许红舟的住处实施抓捕,这次抓捕,我带队!”陈立伟的建议马上得到了专案组的采纳。

4月19日下午2点多,陈立伟带领战友们来到了仙游县赖店镇温泉村的一处安置房,马上根据现场地形详细地制订了一套抓捕计划。为了不暴露身份,他仍然与两位战友坚持不穿防弹衣,埋伏在许红舟家的二楼楼梯口。

一个小时后,许红舟手里提着两袋东西,终于出现在陈立伟的视线里。陈立伟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跨下四五个台阶猛扑过去,一把锁住许红舟的喉咙并将其摁倒在地,再用膝盖死死地顶住许红舟的双手。这时,一把手枪从许红舟的裤袋里掉了出来!许红舟知道束手就擒就是死罪,便不顾一切地挣扎反抗,浑身青筋暴起地与陈立伟进行激烈的肉搏。此时的许红舟尽管狗急跳墙,但在陈立伟和战友的奋力拼搏下,终于被生擒。接着,陈立伟和战友们在许红舟的住处当场搜出14.9公斤冰毒和14余万元毒资。此时,许红舟眼中的暴戾之气丝毫未消,他咬牙切齿地对陈立伟说:“我反正要判死刑的,随便你怎么办,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无所谓。”

当晚,专案组决定乘胜追击,扩大战果,在大家的齐心协力下,成功地抓获涉毒嫌疑人28名,摧毁了该团伙在莆田的犯罪网络,一举破获“部目标2015-561”特大贩毒案。

第二天上午,审查工作开始后,许红舟“遗憾”地对陈立伟说:“是我自己太大意了,被你抓了很没面子,如果你们在高速路上抓我,或者你们抓捕动作再慢一点点,我肯定马上开枪,打死一个算我赚一个!”

审讯室内,许红舟因吸毒而发紫的嘴唇不屑地向上翘着,疯狂而阴郁的目光嚣张地与陈立伟对视。这时,为了刹住许红舟的嚣张气焰,陈立伟突然拿出一沓证据甩在许红舟面前,怒目圆睁,拍案而起:“许红舟!我不和你多废话,这是我们掌握的证据,你看了再说,看完再想想你的两个孩子和家人!”

面对陈立伟用了几个月时间收集的详尽证据,许红舟就像泄了气的皮球瘪了下来,他对陈立伟求饶地说要戴罪立功,争取宽大处理,便供出了其上线“老赖”赖建中的详细信息。为此许红舟因立大功,保住了一条命。

2017年5月30日,在看守所提审室再次见到陈立伟的许红舟,宛如见到了救命恩人,脸上再没有了往常的毒辣,而是满脸堆笑地说:“陈警官,是你挽救了我,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谢你才好啊!”

 

深山里,病床前

许红舟大案的侦破报告很快就摆在莆田市副市长、公安局长李伙金的案前,李局长高兴地作了批示:“打得好,要深挖!”

深挖的重要一环便是赖建中。陈立伟和战友们经过前期的侦查,摸到了赖建中是许红舟的唯一上线,赖建中和制毒工厂就藏于广东省肇庆市怀集县的一个山沟里。

这里是无名深山的最深处,除了静默的森林,无人洞悉这里的秘密。

一条简陋的单行小道通向深处的工厂,陈立伟和战友们通过侦查发现,这个工厂每天都会派人开车在厂外巡逻。虽然陈立伟和战友们只能远远地在外围观察,但望远镜里,看到的3个巨大的空调外机已经说明了一切!

由于案件重大,案件很快也被确立为部目标案件(“部目标2015-653”——“老赖”等人涉嫌制贩毒案)。公安部要求福建、广东两地公安机关联合开展案件的侦破工作。接着,陈立伟和战友们多次前往肇庆配合当地公安机关开展实地侦查。最终,两地公安机关通过一个多月的缜密侦查,掌握到赖建中在肇庆市开设制毒工厂的犯罪线索和犯罪团伙的网络结构。

5月初,专案组发现,这个制毒工厂有要搬离的迹象。陈立伟和战友们加紧了调查和抓捕方案的讨论。

一天下午,讨论会刚刚结束,陈立伟发现手机里显示出十来个家中打来的未接电话。

当他回了电话之后,不仅知道了前一阵母亲的腿疾复发,住进莆田学院附属医院接受手术,自己却不能到病床前尽孝心,而且又得知老父亲竟然也住进同一家医院,且需要马上施行手术!

原来,5月9日,陈立伟的父亲在家里换灯泡时不慎摔倒,感到肋部一阵剧痛的父亲就上街买了跌打膏医贴。两天之后,受不了剧烈疼痛折磨的父亲,在家人的陪同下到医院检查,结果显示,他的肋骨居然断了9根,而且骨头已刺伤肺部导致肺部感染!

此时此刻,陈立伟为老父亲的一声不吭感到心疼!但自己又远在广东执行任务,他感到非常矛盾,这种往往只有在电影中出现的巧合,竟发生在自己身上。他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最终还是决定等一切工作结束后,再回家!

此时正好又是案子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候,据掌握的确凿消息,赖建中已经决定,为安全起见,等这批货做完,工厂要马上搬去广西,而这里的山头,距离广西境内只有几十公里!

收网刻不容缓。5月15日,专案组收到了收网的指令!

当天,肇庆市下起倾盆大雨,深山里的大雨下得更放肆。浓重的夜色中,密密匝匝的雨滴,就像无数条发亮的蛛丝,将制毒工厂团团围住。

当晚10点左右,当公安民警们冲入制毒工厂时,工厂内的大型机器还在疯狂运转。两三百平米的工厂内,刺鼻的气味弥漫整个厂房,随处都是成桶成桶的毒品成品!

这次行动,福建与广东两地公安机关共成功抓获12名制毒人员,捣毁1个制造冰毒工厂,缴获制毒设备1批、冰毒成品339多公斤、半成品冰毒175多公斤、固液混合冰毒1038公斤!

这起案件是莆田市有史以来侦破的缴获毒品数最多、团伙成员结构最完整的一起制贩毒品案件,也是捣毁的第一个制毒工厂。案件的成功侦破受到公安部郭声琨部长的圈阅,陈智敏副部长、刘跃进部长助理、王惠敏厅长、薛祺安副厅长分别作了批示,给予充分的肯定。

然而直至今天,同行的战友们没人知道陈立伟家中打来的这十几个焦急的电话。老父亲在重症监护室观察了15天,更没有人知道凯旋的陈立伟站在病床前内心的愧疚。但陈立伟感到欣慰的是,广东肇庆这个制毒工厂一周制毒量就能达到一吨多!如果这一吨多毒品流向市场,不知会毒害多少家庭。

在医院的走廊里,陈立伟偷偷地抹掉了眼泪,他觉得自己的缉毒这点儿“瘾”,毫无疑问还是值得的!

 

横跨七省的扫毒之旅

2015年7月的一天,陈立伟得到了“听说上喻山出狱了,他以前买卖过制毒化学品”的消息。陈立伟马上记住了“上喻山”这个名字,他很快进一步了解到,这个“上喻山”性格豪爽,为人仗义,一呼百应,“口碑”不错。

尽管陈立伟猜想到这位“上喻山”的背后,极有可能隐藏着大的制毒工厂,但已知的线索少得可怜,若要全面厘清确实困难重重。于是,侦查案件从来不会放过蛛丝马迹的陈立伟,马上对“上喻山”进行认真细致的调查,并很快就见识到这位“上喻山”的狡猾。“上喻山”身上有五六十张电话卡,专门用于和上下线的联系;他经常约人到高速服务区面谈,2016年年初,为了和上下线联系,他竟专程驾车远赴广西,而后立即开回莆田,为的只是见面谈几句话;谨慎的“上喻山”还要求手下不能有任何犯罪和吸毒前科……

尽管“上喻山”诡计多端,但陈立伟不信邪,就要钻牛角尖。他通过调取通话记录进行认真研判,通过对上百个电话号码认真细致地分析与碰撞,终于摸到了这个贩毒团伙成员在莆田辖区的活动轨迹,喻国山、刘庆强的身份信息,也逐渐浮出了水面。

陈立伟通过调查发现,喻国山等人买卖交易毒品原料一般一桶为25公斤,而且交易量动辄数桶、数十桶!不难想象,其背后可能还不止一个工厂!

莆田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支队长林鸿武十分重视陈立伟汇报的案件情况。2015年9月21日,市局禁毒支队根据掌握的侦查情况,逐级上报公安部禁毒局,该案被列为部目标案件(部目标2015-1139)。

陈立伟还没有意识到,与喻国山长达一年多的斗智斗勇才刚刚开始。

原来,早在2015年8月底,喻国山就纠集刘庆强、陈俊岭等人共同出资,从江苏盐城购买制毒原料,卖给四川的熊可可。2015年10月26日,熊可可将该批原料全部销出。于是,陈立伟和战友们立即前往江苏盐城及四川成都,请求当地公安机关给予支持与配合。

2015年11月29日,喻国山等人从江苏盐城购买5桶制毒原料,共125公斤,陈立伟和战友们立即又前往江苏盐城及四川成都进行线索摸排与跟踪。

2016年2月18日,广西柳州籍熊金虚驾车来莆田与喻国山面谈购买制毒原料事宜,拟在广西柳州制造冰毒,陈立伟和战友们又立即采取跟踪守候、视频监控等手段,及时掌握熊金虚的动态……

就这样,陈立伟与战友们不辞劳苦地辗转各地,开始了一场马拉松式的调查。喻国山到哪里,陈立伟与战友们就跟到哪里。陈立伟在一年中更是出差将近5个月的时间!

这时,各省市公安机关也从“2015-1139”目标案件的线索中,积极地开展侦查,很快,由喻国山案又延伸出“2016-646”、“2016-483”、“2016-912”等另外几起部目标制毒大案,而且每一起案件的背后,至少牵涉出一个制毒工厂。

这段时间里,陈立伟随时都得跟着喻国山的行程,他既要时刻盯着喻国山,同时也怕不知情的外省同行打草惊蛇,那样所有的努力就功亏一篑。这一年多,陈立伟从来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那次在江苏盐城,许多个夜里,陈立伟和战友们与喻国山住进同一个宾馆,他们虽然知道嫌疑人睡觉了,自己却还要轮流睁大双眼监视,确保每一分钟都尽在掌握;

那次在广西柳州,陈立伟和战友们人生地不熟,他们化装成配电工,孤军走进柳江县成团镇,在险恶环境中展开通宵调查;

那次在四川成都,跟踪中的陈立伟数次和喻国山擦肩而过后,都会担心狡猾的喻国山到底会不会起疑心……

2016年9月19日,在全面掌握该团伙制造、贩卖、运输制毒物品犯罪活动事实后,由莆田市公安局发起,公安部禁毒局、省厅禁毒总队主导,在全国范围内对公安部督办的四起特大制毒案展开收网行动。

莆田市公安局抽调禁毒支队、技侦支队、荔城分局、涵江分局等精干警力,分成几组奔赴江西景德镇、广西柳州等地协助当地公安机关实施联合收网,分别在福建莆田、四川成都、湖北孝感、安徽淮南、江苏盐城、江西景德镇、广西柳州等地抓获主犯喻国山等40人,捣毁制毒原料工厂4个、制毒窝点3处,共缴获K粉(氯胺酮)约300公斤、羟亚胺约2825公斤、车辆5部、毒资196万元以及大量制毒设备和原料,彻底地打掉了以喻国山为首的特大制造、贩卖、运输制毒物品的犯罪集团,成功地破获公安部督办的部目标“2015-1139”、“2016-646”、“2016-483”、“2016-912”四起特大制毒案。

如今,缉毒的“瘾”陈立伟已经很难戒掉了,从北京回来后,他又马不停蹄地赶往广东,进行另一起制毒大案的侦查。

陈立伟明白,不连根拔除制毒工厂,毒品的筋脉就会见缝而钻,就会伸展得越来越深,越来越广,直至渗透迷失者内心的土壤。

“毒品必须得扫,不扫不行啊!”陈立伟在出发去广东前,发出了一句感叹。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