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品书城

警徽荣耀(五)

来源:群众出版社福尔摩斯探案俱乐部 作者:李春雷

 雷霆追击

——记河北省饶阳县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大队长冀春雷

一个人口仅30余万的北方小县,打孔盗油、盗抢机动车等职业犯罪却一度十分猖獗,竟被公安部列为打击职业犯罪的重点区域,挂牌督办。

他,临危受命,不负重托,先后破获重特大案件数十起。面对持枪歹徒,他迎面跳上飞驰的汽车,破窗将其生擒;他乔装改扮,混进犯罪团伙内部,将涉案金额上亿元的大案一举破获;他只身深入虎穴,冒死解救人质;但也是他,亲手将自己涉嫌犯罪的亲戚抓捕归案,送进监狱……

他,就是河北省饶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冀春雷!

冀春雷,1974年6月出生于河北省饶阳县一个农民家庭。1998年从警,先后被评为全省整治油气田先进个人、全省刑侦技能标兵、全省公安机关优秀共产党员、全省优秀人民警察;荣立个人一等功一次、个人二等功两次、个人三等功三次。他所带领的刑侦大队曾两次荣立集体三等功。2017年,他被评为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并受到习近平、李克强、刘云山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饶阳县地处衡水市北部,是“三市五县”的交界地带,地理位置特殊。

1993年,华北油田手捏秘咒,在此叩开了地球之门,饶阳南部的留楚油田钻井出油。

当地百姓本以为灰灰黄黄的土地能富得冒油,自家寡淡的日子很快也会变得有滋有味起来。不料,1996年夏天的一场大洪水,把他们的希望全都浇灭了。

留楚,留楚,庄稼颗粒无收,留下的全是苦楚。

生活无着的百姓,把目光瞄向了附近的油田。

当时油田管理粗放,油井旁难免有一些遗落的废油,村民们仔细地收集起来,卖给小炼油厂,以此维持生计。

后来,油田管理日益精细,附近村民无从染指。然而,他们早已从中尝到了甜头,欲罢不能,于是又把手伸向了“河石”输油管线。

“河石”输油管线途经饶阳县的尹村镇、官亭乡与张岗乡,辖区内管线长度9.5公里。

不法分子在输油管线上打孔盗油,牟取暴利。

利益的黑幕下,一双双黑手交握,形成团伙,进行职业犯罪,一度异常猖獗。据统计,饶阳县辖区内9.5公里的输油管线上,多年来累计打盗孔近百个,平均每100米就有一个。

犯罪的毒菌肆意蔓延,带动整个区域偷盗成风。一些不法之徒啸聚公路,疯狂盗抢机动车辆,甚至把饶阳变成了犯罪分子窝赃销赃的集散地。周边大小城市深受其害,心怀怨愤,影响极为恶劣。

当地坊间流传着这么一句笑话:但凡京津冀一带丢车,办案民警的第一反应就是“向饶阳方向追查”,每每有预期之效。

这,并非空穴来风。

据统计,仅从2009年到2012年,饶阳县就查扣被盗汽车259辆,涉及京、津、冀、鲁等多个省份和地区。

饶阳县仅上网追逃人员,历年来平均都高达200人左右,约占衡水全市逃犯总数的三分之一。

……

疯狂的犯罪活动终于引起了中央高层的震怒,2009年被公安部定性为“地域性职业犯罪群体”,挂牌督办,重点打击!

然而,虽然当地公安部门一再加大打击力度,屡屡破获重案要案,但是,这些家族式的犯罪团伙根深蒂固,牵连多多,如同疯长的韭菜,割一茬生一茬,屡打不绝。

2013年,衡水市委、市政府将整治饶阳县社会治安列为“平安衡水”建设的头号工程!

正是此时,冀春雷被委任为饶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

经过连续两年多的日夜鏖战,一个个犯罪团伙被彻底摧毁。自2015年以来,一度猖獗的打孔盗油犯罪实现了零案发,盗抢机动车发案率下降了90%。

全县治安,河清海晏。

冀春雷既有英勇无畏、大义灭亲的侠骨,又有扶危济困、急公好义的柔肠。见到别人危难,常生恻隐之心,甚至是犯罪嫌疑人,他也会尽力帮助。可是,这不但没有影响他公正执法,反而屡屡获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在冀春雷的热心帮助与积极推动下,关爱辍学男青年——“5+1警民连心桥”活动,迅速展开。全县公安系统的每一名民警,与5名16岁至18岁的辍学男青年结成了朋友,先后有2000多名辍学男青年得到帮助和关爱。

当时,他们有的在外打工、有的自己创业、有的在家务农,面对种种诱惑,跃跃欲试、蠢蠢欲动。民警们的正确引导,无疑是他们青春懵懂、躁动不安的心海上,亮起的一盏盏灯塔。

在民警们的鼓励下,他们有的复学、有的上技校、有的参军……

一艘艘迷迷茫茫的小船儿,在灯塔的指引下,渐渐驶向正确的航线。

2000多个孩子,维系着2000多个家庭的幸福,更是事关整个区域的安全和全社会的稳定。

对于犯罪团伙来说,这无异于釜底抽薪。因为无从拉拢新成员入伙,后继乏人,只能苟延残喘。

而最终使辖区内大大小小的犯罪团伙彻底覆灭的,是冀春雷的另一个善举。

在一桩打孔盗油案件中,张勇负责放哨,违法行为相对较轻,取保候审后回家照顾得病的母亲。在冀春雷的帮助下,张勇建蔬菜大棚脱贫致富,这无疑是在警民之间搭起了一座小桥,而饶阳县全面实施的精准扶贫政策,更像温润的暖风,融化了年深日久的坚冰。

村民们原来和公安部门的对抗,逐步变成了亲密无间的融合,遇有风吹草动,立即举报。

一双双警醒的眼睛,像一个个敏锐的监控探头,分布全县各处,形成了一张无形但细密的监控网络,让不法分子无处遁形。

而负案在逃的犯罪嫌疑人,也从家乡的变化中看到了希望。他们最隐秘的心弦,被悄然触动,因而在亲友们的劝说下,纷纷回乡,投案自首。

据统计,仅2014年,全县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的犯罪嫌疑人,就多达40余名。

……

一个个打孔盗油、盗抢机动车的犯罪团伙,失去了耳目,没有了掩护,势单力薄,走投无路,被接二连三地铲除。

这时,涉嫌故意杀人、打孔盗油、盗窃机动车、抢劫、非法持有枪支、强迫交易等九类犯罪的“郝氏家族犯罪集团”,也逐步现形。

“郝氏家族犯罪集团”的头目郝二卫,1982年出生,饶阳县北流满村人。

郝二卫辍学后,流浪社会,曾因盗窃摩托车被判刑入狱。刑满获释后,他不但没有悔改,反而重操旧业,纠集无业人员,结伙在周边县市流窜作案。

从最初盗窃摩托车,到盗窃高档轿车,犯罪行为一步步升级。后来,他又拉拢掌握打孔盗油技术的王继磊入伙。一个集打孔盗油、盗窃机动车等多种违法行为为一体的犯罪团伙逐步形成。其组织严密,公司化经营,迅速发展壮大。

郝二卫很会拉拢收买人心。他不单出钱为村里修了路,还打深井供村民免费用水。平日里,他还不断给村民们以小恩小惠。因此,被蒙蔽的村民们对他“知恩图报”,极力维护。

郝二卫生性狡猾,反侦查能力极强。知情的村民反映说,他从来不用手机,晚上睡觉,多数是在不熄火的汽车上,随时准备逃窜,而且常常一晚几易藏身之地。

之前,办案民警难以确切掌握郝二卫的行踪,加之有众多村民为他通风报信,历次抓捕,均无功而返。

如今,形势发生了逆转,郝二卫处在一双双眼睛的重重监视之下,一举一动,公安部门随时掌握。

2014年10月,群众举报:郝二卫藏匿在北流满村村南的一处废弃的粮站内。他购有一辆大排量的“猛禽”汽车,经过改装,加装了数百斤重的防撞钢梁;车上备有“铁蒺藜”,随时准备与公安机关对抗。而且,他还在村子周边设有巡逻哨,发现陌生人或陌生车辆靠近,便上前盘问。

要想对郝二卫成功实施抓捕,必须摸清粮站周边的地形,以及粮站内部的建筑布局等情况。并且,作为一线指挥员,冀春雷务必亲自侦查,将情况了然于胸。

可是,一旦靠近郝二卫布设的监控圈,难免暴露身份,打草惊蛇。

粮站的北面,是一个蔬菜批发交易市场。

冀春雷顿时计上心来。他借来一辆破旧的夏利轿车,与时任县公安局政委的赵建华化装成菜贩,以去蔬菜批发交易市场为名,蒙混郝二卫巡逻哨的盘查。

能否成功抓捕郝二卫,此次实地侦查至关重要。

虽然在此之前,冀春雷曾多次混入犯罪分子内部,破获了一系列的大案要案,但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让他心事重重……

“菜贩子”冀春雷与赵建华,驾驶借来的旧夏利车,向目的地进发。拐上601乡道,北流满村就近在眼前了。

果然,一名30多岁的男子把他们拦下了。

冀春雷心想,这应该就是郝二卫设的巡逻哨。

不等对方问话,冀春雷先敬上一支烟,问道:“兄弟,去蔬菜批发交易市场是不是这条路?”

男子左左右右地看看这辆浑身脏兮兮、油漆斑驳的老爷车,又伸头向车里看看。前挡风玻璃下方的一尊招财进宝的仿玉蟾蜍,用一只右眼看着他。

“贩菜的?”

“贩菜的,先过来看看行情咋样。头一回到咱这儿来,不认识路。”

那男子点上烟,比比画画给冀春雷指路。

冀春雷说声感谢,然后加油起步。这车实在太老了,没劲儿,就憋得直冒烟。“噗嘟噗嘟噗嘟……”

那男子轻蔑地咧了一下嘴角,踱步走到一旁。

 

虽然顺利通过盘查,但他们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走到粮站附近时,因为怕引起警觉,他们不但没敢停留,连车速也没有变化。

旧夏利车像一头年事已高的老黄牛,走起来慢吞吞,这恰好便于他们更仔细地观察粮站。

粮站是一个阔大的院落,南北长约80余米,东西宽约60余米。高高的院墙上不但装有铁丝网,而且东西南北四个方向还装有监控探头。南北设有两个大门。大门紧闭,像缄默不语、让人猜不透心思的嘴巴。

粮站内部的情况如何,他们不得而知。后来,冀春雷又找本村村民了解情况,一张粮站布局图便清晰地印在了他的大脑里。

……

有关“郝氏家族犯罪集团”犯罪事实的取证等工作,逐步完善,抓捕时机渐渐成熟。

2014年11月21日,有群众向冀春雷举报,郝二卫回到粮站。

冀春雷迅速向县局和市局领导汇报情况。一批优势警力按照市局命令,待命出击。

抓捕行动不敢有任何疏漏,因为他们面对的,是凶悍的亡命之徒,而更为关键的,是嫌犯郝二卫携有枪支。

即便人数上占绝对优势的民警将其藏身地包围,但处于暗中的郝二卫如果孤注一掷,向民警开枪,必定会有死伤。

虽然各种预案措施十分完善,但实战情势瞬息万变,谁敢保证万无一失?

战前动员,气氛显得格外沉重。

制订抓捕方案时,如何接近并迅速将郝二卫的藏身地包围,一度成为争论的焦点。

抓捕行动计划投入参战警力60名。在乡野间的小路上,这将是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不易隐蔽。

而且,加之郝二卫警惕性极高,戒备森严,巡逻哨日夜巡逻,其藏身的粮站四周又装有监控探头,监控室有专人24小时值守。绝难靠近!

行动一旦暴露,郝二卫必定早早逃之夭夭。要想再次抓捕如此凶残狡猾的漏网之鱼,时机难觅!

因而,必须毕其功于此役,只能成功,不容失败!

如何使60名参战警力神兵天降地突然将郝二卫的藏身地包围呢?

最后,还是冀春雷想出了办法。他的设想还是利用蔬菜批发交易市场做文章,再次化装成菜贩,靠近粮站。

可是,谁见过60名菜贩子同时出动的豪华阵容啊?

有人摇摇头,提出异议。

冀春雷进一步解释说,当然不是所有参战民警全部化装成菜贩。

他早就实地踏勘过了,每天凌晨三四点钟,是各地菜贩到蔬菜批发交易市场拉菜的主要时段。因为凌晨北流满村附近往来的货车很多,郝二卫设置的巡逻哨对过往货车不予盘查。

这样,准备两辆车厢带帆布篷的货车,参战民警隐蔽在车厢里,神不知鬼不觉。

当载着民警的货车分别驶入粮站南北门附近时,突然转向,封堵两个大门。这时,参战民警迅速包围粮站布控,而特战队员则在冀春雷的带领下,冲进粮站院内,其中两名民警负责控制监控室值守人员,其他民警搜捕郝二卫。

抓捕方案由此确定!

凌晨,华北平原安静地沉睡在甜美的梦乡里。

刺骨的寒风中,两辆“拉菜”的大卡车,载着全副武装的50名公安特警和10名武警官兵,不动声色地向郝二卫藏身的粮站进发。

这是一柄无声的利剑。

利剑出鞘,必有斩获!

然而此时,一切还都是未知数。

冀春雷心事沉重。黑暗中,他的双眼望向远方。黑暗的深处,幽幽冥冥、虚虚实实,恰似此战谁也猜不透的答案。

他经常跟自己的队员说,选择警察的职业,从穿上警服、戴上警徽的那一刻起,就已注定与危险牵手、与死神相伴,必须做好随时献身的准备。

这,绝对不是一句高大上的口号,因为每一名民警心中都清楚,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每年平均有400余名公安民警牺牲,可谓“时时在流血、天天有牺牲”。

和平年代,警察无疑是最危险的职业!

已经靠近粮站了,夜深人静,一切如常。

粮站高墙四周不知疲倦的监控探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只是瞪着空洞的大眼,望着茫茫深夜。

监控室的值班员不敢疏忽,他们看到了一前一后两辆拉菜的大卡车。每天凌晨来来往往的卡车不计其数,早已见多不怪了。

谁知,大卡车来到粮站附近,突然转向、加速,分别冲向前后门。其中的一辆,直接把前门撞开了。

有如神兵天降的警察们,瞬间将粮站包围。

“忠于职守”的监控室值班员反应过来,刚要起身逃脱,被随即赶到的民警控制。

此时的冀春雷,带领特战队员向院中冲去。

一切,都按预案进行着。

但是,当卡车撞开粮站大门、特战队员冲进院中的一刻,无疑是闯进了虎穴,重重危险已经把他们牢牢地包围了。

院中的一辆体形巨大的汽车,被惊醒了,嚣叫着向民警们冲撞过来,像一头发狂的疯牛。

现场的实战,随即把预案设想全部打乱了,而且比想象的严酷得多。

冲在最前面的冀春雷稍有迟疑,就会立即被汽车撞飞。而紧随其后的其他民警,也会丧命车轮。

这辆疯狂的汽车,正是村民们举报中所说的“猛禽”——名副其实的巨无霸。车长近6米,宽2米有余,高近2米,自重超过3吨。

血肉之躯与其对抗,无异于以卵击石!

死神已经逼近眼前,容不得特战队员们多想。他们本能地举枪,果断射击。

“猛禽”的驾驶员显然是被击中了,疯狂的巨无霸猛然转向,朝院墙撞去,企图撞破围墙逃窜。

冀春雷此时已经没时间考虑自己的生命安全了。他飞身跳上“猛禽”的发动机盖。

汽车离墙越来越近,一旦以冲刺的速度撞在墙上,冀春雷必然性命难保。

他奋力地用枪托砸碎汽车前挡风玻璃,“猛禽”猝然惊骇,猛然一顿,速度骤减。而且,所幸靠墙堆放着厚厚的玉米秸秆,再次加速的“猛禽”陷在玉米秸秆堆里,像牛入泥潭,使不上力气。

然而,汽车最终还是撞在了墙上,把墙撞出了一个大洞。冀春雷因为死死地拽住了驾驶员,才没有被甩出去。

真是万幸!

“猛禽”驾驶员被擒获。此人,正是嫌犯郝二卫。

郝二卫的右臂被击中受伤,而他的右手处,放着一把子弹已经上膛的老式“驳壳”手枪。

如果冀春雷和特战队员们不果断出击,哪怕稍有迟疑,即便有幸躲开了“猛禽”车的冲撞,也难逃“驳壳”枪的射击。

……

战斗结束了,郝二卫被押送医院救治。

冀春雷两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不过也是一具血肉之躯,也是一条平平凡凡的生命,上有老下有小……

冷风不解人意,没头没脑地往人身上胡乱地扑,从冀春雷的领口、袖口灌进去,冰凉。他这才发觉,自己的内衣已经湿透了。

 

郝二卫落网后,冀春雷又带领队员乘胜追击,接连抓获了该犯罪团伙中的36名成员。“郝氏家族犯罪集团”的其他几名在逃犯罪嫌疑人也先后被逮捕。至此,该团伙的98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被缉拿归案。

为害一方的“郝氏家族犯罪集团”,彻底覆灭!

2013年冀春雷任刑侦大队大队长起,仅仅用了两年多时间,饶阳县成建制的6个涉油犯罪团伙全部被摧毁,涉油积案全部侦破,共抓获涉油犯罪嫌疑人205名;饶阳县成建制的8个盗抢机动车犯罪团伙全部被剿灭,抓获涉车犯罪嫌疑人90名。

2016年6月,公安部在饶阳县召开“全国重点地区严厉打击整治打孔盗油违法犯罪专项行动现场推进会”,推广饶阳经验。

(本文所涉及人员,除公安民警外,其他均为化名)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