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时空战警丁皓

来源:中国刑警 作者:莫冀生

  在广东潮州,有一个时空战警,他能穿越时空缉拿凶手。

  在潮州这个地方,不管是新案重案,还是陈年旧案;不管是流窜作案,还是逃犯路过,只要惊动了他,他就会布下天罗地网,将凶手缉拿归案。

  这些年,他鉴别、抓获的逃犯、流窜犯有上千人,命案犯就有二十几人。

  这个时空战警,就是潮州刑警支队六大队大队长丁皓,他是百姓心中的传奇人物。

  虚拟世界让真相重现

  有一宗案件,一直牵动着潮州全体民警的心。

  十七年来,每年的命案积案分析会上,此案都被列在首位。三任局长、三代刑警时刻关心着此案的侦破情况,退休后还不忘了解此案的进展。

  那是2000年9月7日晚发生的一宗袭警案。当晚在消夜大排档有聚众斗殴,接到报警后,民警余旭浩出警赶到现场,第一时间制止了正在进行的众人打架行为。在将双方分开后观察伤情时,民警余旭浩突然被案犯吕传雄用随身携带的半边剪刀袭击,被刺中右下腹,导致大动脉出血,英勇牺牲。

  这个案子的嫌疑人吕传雄是本地人,案发当晚即仓皇而逃。这一逃,就是十七年。这么长的时间,他没有回乡,也没有和任何亲友联系过,玩起了人间蒸发,任你挖地三尺,也无影无踪。

  在这十七年的漫长岁月中,丁皓参加过好多次该案的研讨会。作为刑警情报技术的精英,他理所当然地承担起追逃的重担。

  说起这个案件以前的侦破情况,丁皓依然显得脸色沉重。

  一直以来,丁皓借助各种科技手段,试图跨越天涯海角,在茫茫人海中将吕传雄缉拿归案,早日平复潮州警队心中的痛,但又谈何容易。

  早在1999年,他就自己编程设计了一个自动比对抓捕系统,它能够帮助丁皓及时获取逃犯线索。1999年至2009年的十年间,他抓获的在逃犯有几百人。

  每次接到报警信息时,丁皓的脑海都会闪出一个念头,那个袭警凶手吕传雄落网了?

  在技术不断发展的同时,丁皓也不断地使用新武器,在虚拟世界寻找战机。这么多年来,丁皓作了无数次尝试,但都无功而返。

  然而丁皓从来都没有失去斗志。他相信,一定会有办法抓到这个凶手,让牺牲的战友警魂安息。

  随着时间的推移,丁皓的刑侦经验愈发丰富,他的信念也愈发坚定。

  2018年,当最新科技的几个应用系统升级后,时空战警丁皓有了更强大的新武器,战斗力直线提升。他第一时间运用这些最新的系统,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疑点。

  “这个疑点,是在2011年发生在海丰县的一宗治安案件中发现的。该案案发场所也是消夜大排档。事主林中成在吃夜宵时,与邻桌的施伟宾发生冲突,被后者用半边剪刀刺伤右下腹部后,送医院治疗。”丁皓的眼中闪着睿智的光芒。

  他接着解释道,“这宗治安案件,虽然当时已处理了,施伟宾被治安拘留十五天,但是,我在众多比对的人群里选出这个人,怀疑点有两个:一、相同的案发环境——消夜大排档;二、相同的作案工具——半边剪刀。”

  这个发现让丁皓一下子兴奋起来。

  一般来说,谁吃夜宵会带凶器?就算携带,多数案犯都会带刀,带半边剪刀的极为罕见。施伟宾和吕传雄两者都使用这个罕见的作案工具,而且两人的长相也很相似,应该八九不离十。

  丁皓立即联系海丰县公安局确认作案工具。没错,就是半边剪刀。

  兴奋的丁皓马不停蹄,进入了网络虚拟世界,穿越时光进入施伟宾和吕传雄的过往岁月,追踪再追踪,分辨再分辨。

  这两个都使用半边剪刀当作案工具的嫌疑人,是同一个人吗?

  在时光穿越中,丁皓不断追溯着这两个人的岁月足迹,发现两人虽然年龄相仿,长得也有点儿像,但明显不是同一个人;足迹也完全不同。

  吕传雄的足迹,在逃跑后就销声匿迹,半途中止了。而施伟宾一直在揭西县活动,其足迹是有连续性的,后期则出现并列分叉,即在揭西县和海丰县同时出现。

  丁皓基本确定,施伟宾是正常社会人,而吕传雄则是冒用了他的身份。

  那么,这个冒牌的“施伟宾”现在又藏在哪里呢?

  随着二代身份证的推行,冒牌货“施伟宾”以前使用的一代假身份证早已经无法使用。这几年,真的施伟宾还在揭西老家,而冒牌货“施伟宾”则没有任何踪迹了。难道线索又断了吗?

  “不,一定还有办法。”遇到困难时,丁皓经常这样激励自己。

  很快,丁皓就想到了解决办法。

  丁皓发现,在那宗治安案件中,一起吃夜宵的,还有冒牌货“施伟宾”的同居女友陈某。虽然已时过六年,这个30多岁的陈某至今仍未结婚,一人租住在海丰县可塘镇的出租屋内。

  丁皓推测,既然案犯吕传雄用的是假冒“施伟宾”的身份,当然无法登记结婚,两人很有可能还是同居关系,冒牌货“施伟宾”应该就在女友的出租屋里住。

  根据丁皓的情报分析,刑警追捕组立即前往海丰县,在当地警方配合下,找到了陈某的出租屋,却发现屋内没人。

  房东说,租住的夫妻两人在附近的一个小工厂上班。

  于是,追捕组迅速前往,将藏匿于海丰县可塘镇新兴路一家珠宝加工小作坊内的吕传雄抓捕归案。

  经审讯,果然如丁皓当初判断的一样。

  吕传雄在逃亡期间,认识了揭西县的施伟宾。他觉得他们两个人年龄相仿,长得也有点儿像,就想了个妙招,用自己的照片让人做了个假的一代身份证,假冒“施伟宾”的身份在海丰县的一个小镇工厂打工。这个假身份证用了十多年,一直没有被发现。他还以为,如果自己小心一些,没有发生意外,就可以平平安安地在这里躲过法律的制裁。但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潮州刑警,让他的幻想如同肥皂泡般破碎了。

  这个喜讯对于整个潮州警队而言,是多么激动人心!

  大家奔走相告。

  这场牵动万人心,历时十七年的杀警案,终于尘埃落定,可以告慰英灵。

  已经退休的一、二代老刑警们眼含激动的泪花,专门到刑警队来看这个立了大功的丁皓。他们感激地说:“我们当了一辈子刑警,退休时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抓到这个凶手。本来以为没有指望了,要带着这个遗憾走了,没想到这个凶手被你找到了,真是一代胜过一代啊!”

  丁皓没有骄傲。他知道,自己没有孙悟空的能耐,这都是科技的力量。

  当然,丁皓更清醒地知道,自己有敏锐的直觉,并不是来自天赋,而是刑侦经验的积累效应。比如,他在2017年准确地在虚拟世界辨别出潜逃了二十四年的真凶陈玉坤。尽管此人早已漂白了身份,在澄海市“安居乐业”。

  那是潮州市一宗涉黑团伙火拼案,发生在1994年10月。黑势力团伙双方争夺“老大”位置,主犯陈玉坤将对方老大当街枪杀后逃走。

  光天化日,黑帮为争地盘、抢老大,当街开枪杀人,然后从容逃逸,这简直就是当时流行的港澳黑社会片里的情节翻版。这消息很快传遍大街小巷。一时间,潮州民众人心惶惶。

  逃犯陈玉坤反侦查能力很强,当日迅速逃跑,之后杳无音讯,一直都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在这接下来的二十多年里,三代刑警都在努力,但案件一直都毫无进展。

  丁皓在说这个案件时,脸上露出刑警特有的敏锐眼神。

  “那天,我在虚拟世界追踪,希望能有所突破。可能是人努力,天也帮忙,我一下子注意到了一名广东户籍人员陈少辉。”

  丁皓思索了一下,解释道:“为什么?因为此人持有46000开头的身份证。”

  这其中的玄机,听丁皓一说,不得了,水还挺深。

  原来,这46000开头的身份证,是海南省的身份证。海南原来是广东的一个市,1988年才成立海南省。当时市县尚未完善,身份证都是46000开头。由于个别地方管理混乱,买卖身份证就成了“行业”。不少逃犯漂白身份,就是钻了这个空子。

  丁皓抓获的逃犯中,就有几个是用46000开头的身份证。

  正是以往丰富的刑侦经验,让丁皓在众多人员里,一下子就盯上了这个有海南身份证的陈少辉。

  接着,丁皓进入时光倒流的虚拟世界,围绕陈少辉的成长足迹,追踪他的真实身影。

  几个日夜的追踪,丁皓又差点儿要绝望了。

  从此人足迹上看,还真是没有疑点。他将户口从海南迁到广东省普宁市,是正常的投靠亲属。结婚后,他又将户口迁到老婆户籍所在地的澄海市。其本人从来没有在潮州生活过。

  难道真没有问题吗?

  直觉告诉丁皓,一定是漏了什么。仔细点儿,再仔细点儿。

  突然,灵光一现,丁皓发现了一个很难察觉的疑点,就是姐弟两个人的生日。

  当年陈少辉是去投靠姐姐,而姐姐的生日是1975年10月,陈少辉的生日是1976年4月,表面上是大了一岁,但实际上才大六个月。

  谁家的姐姐才比弟弟大六个月呀?

  丁皓又琢磨,如果陈少辉就是陈玉坤,他不可能无缘无故迁居普宁。陈玉坤在普宁市有什么亲戚呢?

  于是,丁皓仔细研究了陈玉坤全家人员状况,又有了新的发现。陈玉坤的二姐已经50多岁了,资料显示还没结婚,但实际上她早就嫁往外地了,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第二天,丁皓前往辖区派出所了解情况。通过深入调查,他得知陈玉坤二姐很久之前就嫁往普宁了。

  这就对上号了。丁皓连夜加班,进入虚拟世界找寻真相。

  果不其然,陈玉坤二姐嫁去普宁市后,没有将户口迁过去,而是在当地又入了户口。而陈玉坤漂白身份,以海南省的“陈少辉”身份迁入的地址,恰好就在其二姐在普宁市住处的隔壁。

  真相终于浮出水面。

  而“陈少辉”再次将户口迁往其妻子所在的澄海市,是因为他的反侦查意识强,这样一来可以抹掉户口疑点的漏洞,二来他不想离自己的姐姐太近。

  丁皓将分析结果一上报,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追捕组前往澄海市将“陈少辉”抓获归案。经审讯,事实和丁皓分析的一样。

  这宗潮州市最早的涉黑火拼枪杀案的侦破大戏,终于成功落下帷幕。

  丁皓这个时空战警,是这样描述真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通常我们所说的世界,就是能看到、听到、感知到的物质世界,它只有今天和明天,无法回到过去。而在我们真实世界外,有一个由网络视频构成的虚拟世界,它能记录过去的足迹、踪影,只要我们能很好地运用科学技术,就能够穿越时光,让真相重现。”

  吃透材料让证据说话

  2013年10月,潮州市在国庆节过后接连发生诈骗案,都是以工商银行密码器过期为由实施的。这类案件在以前从未有过。

  经调查,该系列案件与以往电信诈骗案件确实有所不同。犯罪嫌疑人利用在汽车上安装“伪基站”信息发射装置,先后群发十万余条“工行提示”诈骗短信。

  这种新型犯罪使很多市民中招。市局要求尽快将这个诈骗团伙打掉。

  丁皓接到任务后,开始研究全国各地关于利用“伪基站”实施诈骗的案例,对该系列案件资料进行综合研判,很快锁定了犯罪团伙,抓获曹小军等三名湖南籍犯罪嫌疑人,缴获一辆涉案汽车及短信群发器等一批作案工具。

  曹小军交代,其“伪基站”是他在深圳购买的。卖方老板先在深圳一家酒店以自己身份开好房间,让买家入住,双方确认安全,谈好价钱,卖方老板将“伪基站”送到酒店,教会他使用方法,用现金交易。

  案子已经破了,但是,丁皓没有满足于现状。他知道,如果“伪基站”的上游没有打掉,就还会有团伙利用这种形式在潮州作案。

  于是,他把重点放在了该团伙的上游——卖方老板身上。

  说到这个狡猾的卖方老板,丁皓至今记忆犹新:“早期由于缺乏经验,被表面现象所迷惑,走了不少弯路,吃了不少亏。”

  丁皓能吃什么亏呢?

  一开始,丁皓心想,这个卖方老板用自己的身份证开房,肯定是新手,这场仗容易打。

  于是,丁皓进入虚拟世界,沿着几个时间节点,穿越时光进行追踪,发现卖方老板身份证为44开头的汕尾市户籍。

  接下来,抓捕组前往汕尾。结果一核查,身份证上的地址是空的,竟然是个虚假身份,难怪敢用它去开房。

  丁皓恼火了。本以为你是新手,原来还是只狐狸,看我怎么逮着你。

  他再次进入虚拟世界,通过先进科技手段,在时光倒流的轨迹交叉中进行碰撞比对,终于找到了卖方老板的另一个身份及其所持46000开头的海南身份证。

  他兴奋地公布结果,大家听后自然高兴不已。追捕组马上出发,准备去端掉“伪基站”源头。然而,之后消息反馈说,这个46000开头的海南身份证也是虚假的,身份证上的那个海南地址早已经是个空地址了。

  丁皓这下子蒙了,连恼火的劲儿都没了。

  怎么办?他向老刑警请教。

  老刑警问:“你有没有研究后继的案卷材料?”

  丁皓摇摇头:“没有。”

  老刑警说:“一个案子在侦办时,你要根据案情的变化,吃透材料才能把握方向。”

  丁皓茅塞顿开。

  他又仔细研究了案卷,发现犯罪嫌疑人后期的供述中有一个细节:“卖方老板和送伪基站的几个人讲的是闽南话。”

  丁皓眼前一亮。莫非这个卖方老板是福建人?

  沿着这个方向,丁皓进入虚拟世界,着重从35开头的福建身份证入手,终于找到了卖方老板的真实身份。原来此人是福建泉州人。

  接下来,抓捕组立即前往福建省泉州市将卖方老板抓获归案。

  “伪基站”的上游被打掉后,潮州在这几年都没有再发生过此类案件。

  有了这次走弯路的教训,丁皓总结了经验,不仅要尽量在第一时间前往案发现场,对案情的后期材料也要加强了解。

  这方法还真见效,随着刑侦经验的丰富,丁皓这个时空战警就更显威力了。

  说到当今办案和以前办案的外部环境差别时,丁皓说,在信息发达的今天,办理敏感类的、影响大的案件,不但要又快又准,还要及时公布真相,这样才能避免谣言满天飞。

  2018年9月16日晚,韩江上的广济桥头发生了砍人的命案。这可是大新闻,消息即刻在微信上疯传。各种杜撰,版本纷纭:黑社会争地盘?极端恐怖分子袭击?情敌江边谈判未果?高利贷追债砍杀……

  这宗案件之所以这么令人关注,是因为它发生在广济桥头。广济桥是中国四大古桥之一,也是中国唯一一座两边桥墩、中间浮桥的经典设计桥梁。潮州人民一直都引以为豪,现在是著名的旅游景点。平时桥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类似这样的恶性案件好像从未有过。案件发生后,段子手有了发挥的机会,一时间谣言四起,给不知情的群众增添了惊恐,给清澈的韩江、古老的湘子桥笼罩上了一层阴霾。

  丁皓当晚赶赴现场时,见到被砸的店铺一地狼藉,江边的人行道上血迹斑斑。

  案件引发的地点,是广济桥头的一间“老五烧烤店”。该店晚上会在江边人行道上摆放桌子给客人吃烧烤。因为突然下雨,店员罗春煌赶忙为当晚在江边的两桌客人撑伞挡雨。因没有先给李敬荣、梁杰、梁勇那一桌撑伞,遭到他们指责,三人以他们先到为由,怒骂店员罗春煌搞错撑伞顺序,继而迁怒烧烤店,找老板争吵。另一桌客人见状,上前劝架,双方发生口角,继而打斗。李敬荣和梁勇跑至其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处取了菜刀,将对方四人砍伤,并将烧烤店员工罗春煌当场砍死,之后又打砸“老五烧烤店”泄愤。

  潮州警方紧急出动,开启天罗地网,视频追踪,网上搜索,设卡拦截,全力搜捕涉案人。

  科技的威力显现出来了,在短短十六小时内,就抓获七名斗殴人中的六人。

  一审讯,原来李敬荣一伙三人本来就准备去砍人,崭新的三把菜刀是当天下午刚从超市买的。但是造化弄人,他们一伙儿原准备在消夜后去砍另一个事主,却因为与烧烤店员的纠纷先砍了店员和邻桌客人,而他们真正要砍的人逃过了一劫。

  丁皓带领大队同志连夜调取视频,追踪最后一名涉案人员黄某。

  案子影响大,舆情汹涌,真是压力如山大。

  丁皓顶住压力。当视频追踪失去目标时,他很冷静,客观地分析:此人是被砍一方,他逃跑是因为当时躲避被砍,而不是逃避法律责任。所以,他应该跑回自己的住处。

  丁皓根据黄某逃跑的方向,结合其他线索,查明黄某曾经登记的暂住地址,再结合视频分析,推断出黄某极有可能返回了其打工的鞋厂附近的出租屋。

  刑警抓捕小组迅速行动,在最短时间内将黄某抓获。

  二十四小时内,七名涉案人员全部缉拿归案。

  潮州警方马上向社会公布案件真相。这是一起两桌贵州老乡在吃烧烤过程中,与烧烤店员工发生纠纷而引起的斗殴致死案件。

  漫天谣言,戛然而止。美丽的潮州又恢复了明媚的蓝天。

  丁皓很喜欢自己生活的城市,也为自己是城市守护者而自豪。

  他说,潮州作为古城,在宋代就设潮州府,有四大古桥之一的广济桥,有保留完整的古城墙,有天下第一牌坊街。在科技发达的今天,潮州刑警当然要用新科技布下天罗地网,用证据说话,打击犯罪。

  都赶上福尔摩斯了

  潮州刑警让人民放心,并非浪得虚名。

  像这种轰动潮州的大案,还曾有过几宗。但1995年发生的这一宗案件影响最久。

  1995年1月7日凌晨,潮州看守所的一个死刑犯监仓,死刑犯方锦明,男,绰号“老四”,伙同其他八名死刑犯,用脚镣上的螺丝在被水泼湿的墙上挖了个洞,钻出监仓后,又打开看守所平时送货的小门,越狱逃脱。

  九名死刑犯用螺丝挖墙越狱,这好像是电影里才可能有的事,却在现实中发生了。一时间,“九名死刑犯越狱逃跑了”这个恐怖的消息传遍了大街小巷,整个潮州人心惶惶。有相当一段时间,人们夜间都不敢出门。

  潮州刑警不是吃素的,围追堵截,几年间就已抓回七个越狱死刑犯。

  据可靠线报,第八个偷渡到了越南。第九个逃犯是方锦明,一直没有线索。

  时间飞逝,转眼间,刑警已替换了三代。

  丁皓是在案发后第二年才加入的刑警队。当时他这个毛头小伙子,正跟着师父学习刑侦分析,跑现场。

  现在的丁皓,已是潮州第三代刑警的顶梁柱。随着科技发展,他拥有的新式武器越来越多。

  2017年7月,丁皓运用最新的网上作战手段,再次进入虚拟世界搜寻目标。

  突然他眼前一亮。那个让三代刑警牵挂了二十二年的逃犯方锦明,竟然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此逃犯已漂白了身份,叫谢小伟,就在潮州市隔壁的揭阳市悠然自在地生活。

  虽有几成把握,丁皓还是不敢轻易下结论。

  他运用自己研究的比对规律排除法,花了几个晚上的时间,在虚拟世界中为这个漂白身份的方锦明做了“全面体检”:一、家庭排除。此人姓谢,至今单身,两个哥哥姓方,这不正常。二、时间推算法。此人出生时间是1980年,与最小的哥哥相差十二年,这不正常。三、表象矛盾法。此人的支付宝头像是老虎,而1980年出生的属猴,这两个生肖相冲,这不正常。四、轨迹碰撞法。此人的生活轨迹几乎为零,几乎和外界不来往,这不正常。

  据此,丁皓终于可以肯定,“谢小伟”就是漂白了身份的死刑犯方锦明。

  当丁皓将这个发现向刑警支队领导报告时,大家都不敢相信。

  “此人竟然如此大胆?就在我们的隔壁?不会吧,是不是搞错了?”

  丁皓肯定地说,经过他的比对规律排除法,该“谢小伟”在几个方面均不正常,可以认定,这个谢小伟就是潜逃了二十二年的方锦明。

  大家一听乐了。那还等什么呀?立即出发,抓捕归案。

  经审讯,跟丁皓分析的一模一样。

  大家那个真心佩服呀。“这个丁皓,都赶上福尔摩斯了!”

  犯罪分子确实狡猾,他们绞尽脑汁钻空子,想瞒天过海。有的人当时也确实做到了。他们漂白了身份,逍遥自在,以为可以将旧罪一笔勾销,带着罪恶的钱财享受余生。但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在新科技武装的时空战警丁皓面前,他们的伪装都是徒劳的。

  1996年,潮州发生了一宗特大金融诈骗案。

  犯罪嫌疑人傅少鹏在当年5月至10月间骗取储户金1800万元后潜逃。这是当时潮州最大金额的金融诈骗案。那个年代,这个金额对于当时月均收入才几百元的广大家庭而言,损失是多么惨重啊!

  那一年,丁皓亲眼见到受骗群众的惨状。他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将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

  傅少鹏卷款潜逃后,知道刑警不会放过他,就彻底销声匿迹了,没有跟任何亲友有过半次联系。

  一晃,这个案子在潮州刑警心中,像一块石头压了二十多年。

  丁皓从来都没有放弃对这个骗子的追捕。

  他不断尝试使用新技术查缉,但一直未果。

  2017年,最新版的人像比对系统出世了。丁皓有了这个称手的新武器,一尝试,马上有了突破。

  说到这儿,丁皓脸上浮现出自信的笑容。

  “肯定是他。没错,家庭不正常,时间不正常,表象不正常,轨迹不正常,这四个不正常,而且还是46000开头的海南身份证,连姓都不改,真嚣张。”

  丁皓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他冷静地在虚拟世界中跨空间搜寻傅少鹏的位置。

  傅少鹏的户籍虽然由海南省儋州市迁到了广东省惠州市,但他的前妻是湖北襄樊人。他俩应该是真夫妻,假离婚,有痕迹显示他们两个就住在襄樊。

  确定了方位,追捕组赶到襄樊,顺利抓捕傅少鹏归案。

  傅少鹏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远在湖北,本以为布置完美的安乐计划竟会戛然而止。

  丁皓也没想到,自己从警后的第一个誓愿,是在二十二年后才实现的。

  令他自豪的“电子物证鉴定官”

  丁皓是潮州刑警支队的“老先进”。他获得的荣誉和奖状证书一摞摞。

  他在1999年研发的系统,创刑侦追逃之历史先河。他在2002年取得全国软件水平考试“网络设计师”证书,2003年评上了“犯罪信息工程师”专业技术职称。他的“网上作战技战法”,被公安部评为2009年度优秀技战法。他是潮州唯一的“电子物证鉴定官”,是“潮州市公安机关民警的先进代表”、“潮州市十大优秀青年”。他被评为“全国优秀人民警察”、全国公安“百佳刑警”等。

  丁皓对自己获得的诸多荣誉,没有半点儿骄傲的样子。

  他很客观、真诚地说,作为一个技术类刑警,最重要的是数据的支撑,要不是潮州公安数据采集录入工作做得好,自己编程的系统就成了无源之水。

  他研究的逃犯比例规律,一万个外来人口中,就有两个逃犯。那么,能否抓住这两个逃犯,就取决于能否全面录入这一万个外来人口信息。

  2006年2月25日晚,有人报警,在路边田地水沟里发现两具尸体。

  丁皓赶到案发现场。已死亡的两名受害人的头部罩着胶袋,嘴被胶带纸封贴,手脚被捆绑,系胶袋和沟水致窒息死亡。经查明证实,这两名受害者陈某和蔡某开一辆摩托车外出,在路经龙湖塘东上蔡路段时,被抢劫并杀害,所骑的铃木摩托车被作案分子抢走。

  说起这个犯罪团伙,丁皓眼睛冒着气愤的火焰:“像这种抢劫摩托车杀人的恶性案件,一定是外地流窜团伙作案。”

  潮州刑警马上与汕头市、揭阳市刑警联系。一了解,丁皓吓了一跳,这类在作案手段、作案地点、作案工具等特征上基本相同的拦路抢劫摩托车案件有近30宗,受伤50多人,命案5宗。

  根据现场勘查提取的胶带纸上的指纹,与揭东县三宗系列抢劫摩托车案件提取的指纹比对,认定为同一犯罪嫌疑人所留。可以确定,这三个市的摩托车系列抢劫案是同一团伙所为。

  这时,出现了一好一坏两个消息。

  好消息是,3月10日,揭阳警方抓获了一名抢劫犯罪嫌疑人文宗永,供述了其贵州老乡杨湖澄、杨星凡等作案团伙的部分信息。

  坏消息是,由于犯罪嫌疑人文宗永已落网,其他同案人闻讯分别潜逃,使案件侦查工作陷入僵局。

  这个僵局是被丁皓打破的。

  丁皓不愧为时空战警。他在网络虚拟世界有自己独特的武器。

  4月1日晚,丁皓通过信息研判获悉,潮安县局庵北派出所抓获三名报假名的盗窃旧电视机的违法人员,其中一个叫杨星凡的就是抢劫摩托车系列案的犯罪嫌疑人。

  杨星凡做梦也没想到,用假名都能被识破。经过两个日夜的审讯,他终于崩溃了,交代了系列抢劫的犯罪事实,还交代了另外几个同伙在某宾馆的线索。

  潮州刑警马上出动,抓获了该团伙其余五名成员。这个丧尽天良的犯罪团伙为潮州民众带来的阴影从此烟消云散。

  在丁皓众多的荣誉奖状和证书中,他最自豪的是“电子物证鉴定官”这个资格证书。因为这是单位对他的技术水平的充分肯定。

  2013年8月,潮州刑警破获了一宗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案。犯罪嫌疑人詹文静在互联网上使用QQ多次联系购买、交换公民个人信息,包括车主信息、老人信息、学生信息、移动VIP信息、建造师信息、医生护士信息、企业工商信息等。现场缴获其用于作案的两台笔记本电脑、一部台式电脑、U盘。其通过QQ与买家联系贩卖这些非法获取的公民个人信息达82次,共卖给49名人员。

  案子破了,人也抓获了,但是其电脑硬盘里有几千个文件夹,分门别类,标记着各个省市、各类人群的文档。

  这些海量的公民个人信息如何统计呢?

  按照以往的数据统计做法,用人工去数电脑里的文件数,再将每个文档的具体人数逐一计算统计。但这么海量的信息,估计几个月也完成不了。

  就算我们不怕苦不怕累,案件也过了期限呀。

  第一次碰到这样的问题,怎么办?

  丁皓作为“电子物证鉴定官”,必须想出办法。大家都期待着丁皓这个专家。

  他没有让大家失望,很快解决了难题,竟然还很简单。

  第一步,他编了一套自动运算程序。这个程序,首先要通过检察院的统计测试,正确率达100%。这就保证了证据的客观性。

  第二步,全程视频录像,程序载入目标电脑,自动搜索,计算出电脑文件里个人信息的总量为4000多万条。反复统计,结果一致。这就保证了证据的真实性、唯一性。

  第三步,用该程序计算已贩卖49名买家的个人信息的总量,共1100多万条。这就保证了量刑时证据的准确性。

  全部取证只用了几分钟。但它凝聚了丁皓多年来的心血和汗水。

  证据被采纳,该案顺利移送起诉。这也是潮州首例涉嫌此罪名被判决的案件。

  当问到丁皓有没有遗憾的案子时,丁皓苦笑着说:“哪个刑警没有遗憾?”

  他说起了那宗2013年除夕夜的爆炸案。

  2月9日,正是大年三十。晚饭时分,潮州市饶平县钱东邮政局斜对面一家理发店发生爆炸。理发店一楼物品被炸毁,店主的父亲林振民当场身亡,店主哥哥林绍俊在店门口处受轻伤,两侧墙体被炸倒,现场周边的铺户在爆炸后房屋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坏,铺户人员有五人受伤。

  接报后,丁皓放下除夕团圆饭碗筷,迅速赶赴现场。

  这明显是一宗寻仇案。

  谁跟一间理发店有如此深仇大恨呢?

  受伤事主林绍俊说了当时情况。他正与父亲聊天,听到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以为是贺年电话,因店内信号不好,他走到门外接听。电话中对方问他在不在店里,他刚回答说“在”,电话就断线了。接着店内发生了爆炸。

  据爆炸现场勘查,有遥控引爆装置的残留物。凶手应该是通过手机引爆,这是一宗有科技含量的犯罪。

  如果放置炸药的人是在打电话给林绍俊后,确定他在店内才引爆的,那应该是针对林绍俊来的仇家。

  经询问,林绍俊讲述了两年前其在深圳做手机生意时,与一个叫柯凯明的合伙人发生纠纷,被柯凯明打断了鼻梁。后来柯凯明被判刑一年三个月,现在应该释放了。这个柯凯明对电子产品精通,很有可能是他前来报复。

  这个春节,丁皓带着他的队员小罗、小陈等几人忙个不停,调取前几天的路面监控,走访周边群众,集中分析排查。

  案情渐渐清晰。还真不得了,真像是好莱坞大片。

  情节一,在几天前,有一个青年男子,带汕头口音,斯文地向附近居民打听林绍俊的家,称自己是林绍俊的朋友。

  情节二,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子从四天前开始,不断地在理发店周边走动,在对面马路的小商店里观察理发店内的情况。

  情节三,鸭舌帽男子在大年三十下午,趁理发店人多时,手提一个塑料袋进入理发店,不久就空手走了出来,应该是安放了爆炸物。

  情节四,鸭舌帽男子在理发店对面马路打电话,说了两句就挂断电话,引爆炸药。

  根据林绍俊辨认,该鸭舌帽男子,就是两年前因打伤他被判刑的柯凯明。

  至此,真相大白,仅用了三天时间。

  丁皓看着这个高智商犯罪分子柯凯明的照片,就像猎人发现了狡猾的猎物。

  猎物的狡猾出乎他的想象。其手机号码是不记名的储值卡。柯凯明在汕头市南澳县的老父亲说,儿子许多年都没有回家乡了,少有电话。柯凯明在广州的妹妹说,这么多年,哥哥只去广州看过她一次;还补充说,她哥哥很聪明,懂得技术,在网上就能谋生,身上有十几个身份证变换使用。

  案发后两年的时间里,丁皓一有空就进入虚拟世界,找寻这个高智商真凶的足迹。但都没有一点儿线索。

  丁皓又通过其他途径,发现偶尔有境外电话与柯凯明妹妹联系。经讯问,其妹妹称柯凯明偷渡到越南走私了。

  直到2015年3月17日,丁皓接到消息:这个柯凯明在四川成都落网了,因为涉嫌一宗绑架案。

  他随即联系成都警方,核实案情后,马上办理手续,准备前往成都带人归案。

  丁皓兴奋得一晚都没睡着觉。谁知第二天一早,他突然接到成都警方来电,柯凯明服毒自杀了。

  丁皓一脸无奈:“你无法想象一个普通的犯罪分子竟然会随身带着氰化钾,还冷静得像个特工。”

  原来,这个柯凯明被抓后,称自己手臂过敏,实在太痒了,要吃随身带着的“过敏药”。民警看着他红肿的带有曾烧伤后留下的整片红疤痕的左前臂,就把他的“过敏药”拿给他吃。结果柯凯明突然中毒身亡。

  只差一天时间,最终没有亲手将这个高智商恶魔绳之以法。这就是丁皓的遗憾。

  优秀刑警,各有各的特点。丁皓这个优秀刑警,的确与众不同。

  丁皓带领的六大队,是由老、中、青不同年龄阶段的刑警构成的队伍。队里许多同志都不止一次立功受奖,整个队伍士气高昂。

  工作空闲时,丁皓会组织大队民警一起去玩X战警野战。游戏中,队友相互配合、训练搜捕技巧;既有娱乐性,又锻炼身体,还贴近实战。

  丁皓的妻子也是一名民警。她不但理解丁皓的工作,也为他感到骄傲。她说,以前坚持不让他做家务,是想让他多一点儿时间和精力教儿子学知识;现在虽然儿子上大学了,她还是坚持不让他做家务,是想让他多一点儿时间学习研究刑侦新科技,掌握更多新知识。

  丁皓本就是一个好学的人。高考时他是潮州理科状元。他父亲是当时少有的大学生。他祖上是南宋时期潮州府太守丁允元,韩公祠就是丁太守呈报朝廷修建的。丁皓在华南理工大学读书时,学的是无线电专业。工作后,他考取了“网络设计师证书”、“电子物证鉴定资格证”,评上了“犯罪信息工程师”等,这都是他不断学习的成果。

  在同事们眼中,丁皓是一个博学、真诚、能解决问题的真专家。他担任民警培训的理论教官,大家都知道丁教官有水平,人又好。基层单位同志遇到可疑车辆查不出头绪、警综录入出差错、涉案车辆号牌不清晰等问题,机关部门同志遇到电脑出了问题、文档格式转化不了、部分网页打不开等问题,一个电话,丁皓总是急人所急,在最短时间给出正确答案,比电脑维护公司还专业。

  丁皓这个名字,在广大群众心中,则是一个能布下天罗地网、能穿越时空缉拿真凶的优秀刑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