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魏捕头”

来源:中国刑警 作者:刘国震

  “魏强啊?拼命三郎嘛!”

  这是与魏强一同奋战在抓捕一线的战友们挂在嘴边的一句口头禅。

  刚过不惑之年的他,已从警二十年,现为河北省邢台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河北省公安机关特聘中级兼职教官、一级警督。

  侦查、蹲守、追捕、审讯……这是他生活的常态。

  一年中,他在外出差办案的时间有时长达七八个月。他抓捕的各类犯罪嫌疑人数以千计,参与侦破的各类刑事案件数以万计。不论是穷凶极恶的杀人恶魔,还是持枪拒捕的黑社会老大,在他的面前,最终只能认栽服输。

  为此,大伙儿不约而同地送他一个绰号——“魏捕头”。

  眼球里的“影像”

  魏强侦破的那起杀人案,使许多人由衷地佩服他的睿智。那时他任邢台市刑警支队三大队副大队长。

  2008年9月16日,河北省南和县郝桥镇东樊屯村,一名年仅13岁的小学六年级女生小菲,在放学路上被强奸并残杀在玉米地里。

  案发现场惨不忍睹,女孩全身赤裸,仰卧在一片倒伏的玉米上,书包被抛在尸体不远处,旁边还扔着一辆黑色“邦德富士达”牌自行车。女孩的头颅被残忍地割下,不知去向……

  案发后的那些日子,如果没有家长接送,女孩子们都不敢出门上学。

  经现场勘查和调查走访,初步认定这是一起典型的强奸杀人案,排除了仇杀与侵财杀人的可能。但因受害人亲属、亲友多人到玉米地找寻女孩,发现遗体后许多人闻讯前去围观,现场遭到破坏。民警虽确定犯罪嫌疑人就是附近的村民,却没有在案发现场发现有价值的侦破线索。

  犯罪分子的凶残激起群众愤怒,也使魏强和参战民警感到极大压力。

  公安机关的临时指挥部设在东樊屯村大队部。二十余名专案民警分成五个小组,以东樊屯村及其周边三四个村为范围,对年龄在20岁到60岁之间的男性村民进行仔细排查。

  酷暑下,民警挥汗如雨。他们夜以继日,排查了一千余人,嫌犯依然未能浮出水面。

  魏强的眼前、耳边,总是萦绕着现场外围群众那愤怒、惊悸的眼神,女孩父母和爷爷奶奶那悲痛欲绝的哭喊。他心如刀绞,茶饭不思。

  此案中,歹徒的目的是性侵,满足兽欲,但他为什么要割去女孩的头颅并隐匿呢?这反映了犯罪嫌疑人怎样的心理特征?

  沿着这个思路往前思索,魏强顿感豁然开朗。

  第二天召开的案情分析会上,一阵七嘴八舌之后,魏强清了清嗓子,发表自己的看法:“我小时候,在农村听到过一种传说,就是在杀人案中,被害人的瞳孔里会留下杀人凶手的影像,警察通过勘验死者的眼球,能复原出凶手的头像。”

  会场一阵骚动。有人窃窃私语,有人哑然失笑。

  魏强接着提高声音:“这当然是荒诞无稽的,但确实有不少人相信,特别是那些没有文化的人。就小菲被强奸杀害一案来说,为什么凶手要割去她的脑袋,还藏起来呢?依我看,就是因为他的愚昧无知,自作聪明地以为这样就可以逃避法律的制裁。所以,我们应调整思路,把学历低、文化浅的人员作为排查的重点。”

  魏强的见解,得到大家的赞同。这一工作思路,使专案民警的排查范围大为缩小。

  那时,还没有DNA数据库,无法对现场提取的犯罪分子遗留物的DNA进行网上比对。

  根据魏强的建议,专案民警对东樊屯村及其周边四个村庄各大家族的重点人员进行DNA提取,与犯罪分子遗留物的DNA进行比对。

  很快,确定作案人是白氏家族的成员。

  这一下,又使排查范围大为缩小。

  接下来,民警与东樊屯村白姓家族的六十余名成员一一见面、约谈,通过抽血,秘密提取烟头、喝水杯子等方式,设法获取这些人的DNA数据。

  在白姓家族的成员中,有一个并不怎么引人注目的人,名叫白芮。他上初中时辍学,曾经在武警部队当过两年兵,复员后回村务农;28岁了,还没有娶妻。在前几次排查中,他一直在侦查人员的排查范围内,既没有被排除,也没有被当做重大嫌疑人。因为此人给人的印象老实巴交,稳稳当当。群众和村干部也都反映此人没有劣迹与前科,不是那种惹是生非的人。这使民警很难把他与一个杀人碎尸的恶魔联系起来。

  魏强亲自约谈了白芮。

  他似乎很随意地与白芮聊天。其间他问到一些关键问题,比如,9月16日那天傍晚你干什么去了?在谁家干活儿?几点吃的晚饭?谁可以证明?

  白芮虽然貌似镇静,对这些问题也对答如流,但魏强敏感地发现,他的眼神游离不定,不敢正视自己的目光。

  “有人说,坏人杀人后,被害者的眼球里会留下凶手的影像。你听说过吧?”魏强敲山震虎,目光逼视着白芮。

  “啊,没,我没有听说过……”白芮脸色苍白,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至此,魏强已是心中有数。

  他放缓了语气:“别紧张嘛,我只是随便问问哦!来,抽支烟。”

  白芮慌忙接过烟卷,大口地吞云吐雾,以此掩饰内心的慌乱。

  谈话结束后,魏强悄悄收起了白芮留下的烟头。

  几天后,DNA比对结果出来了:这个貌似老实的白芮就是杀人凶手!

  民警立即对白芮采取强制措施。几番交锋后,白芮心理全线崩溃。

  10月2日,白芮交代了他强奸杀害小菲的犯罪事实。

  “为什么要将小女孩的头割下来?”民警讯问。

  “我怕小女孩眼睛里有我的影像。”白芮回答。

  突审结果,证明了魏强的判断完全准确。

  根据白芮的供述,魏强带领专案民警,在东樊屯村大队部院墙外的厕所化粪池里,打捞出了小菲的头颅与衣物。

  随后,民警又直奔白芮家街南的一处废弃的老宅,在院内的一丛乱草中,找到了那把十厘米长的单刃折合匕首。

  已经干涸的斑斑血痕,无声地控诉着恶魔的残暴。

  “测谎仪”锁定真凶

  2004年12月,魏强等四名民警被刑警支队选中,赴深圳参加公安部心理测试培训班。他们在著名心理学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武伯欣辅导下,学习犯罪心理测试技术。

  犯罪心理测试,涉及心理学、社会学、犯罪学、侦查学等众多科目,对测试技术人员的素质要求非常高。

  魏强边学边干,在实战中不断总结提高,很快就熟练掌握了这门新兴的高科技技能,摸索出一套完整的心理测试工作法。

  果然,在侦破一起扑朔迷离的强奸杀人案时,魏强大显身手。

  2005年6月13日早晨7时许,河北省南宫市段芦头镇某村董雯的婆婆有事去找儿媳,当推开虚掩的大铁门时,立刻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儿媳被剥得一丝不挂,横卧在自家院中。

  南宫市公安局迅速抽调五十余名精干民警赶赴现场。

  经调查走访和现场勘查,确认死者董雯,女,35岁,在邻村某小学任代课教师。丈夫常年在外地打工,其8岁的儿子在邻村上寄宿小学。婆婆居住在另一院落,平时家中只有董雯一人。死者全身赤裸,头东脚西地仰卧于院内,扒下的衣服被胡乱地扔在尸体旁边。尸检认定,系被人扼压颈部造成窒息死亡,死亡时间应在6月12日晚8时至9时之间。院内放着一盆刚刚洗完还未及晾晒的衣服。这个院落居村东北方向,比较偏僻,院后即是田野。围墙和大院铁门没有攀爬、破坏痕迹,铁门上挂着锁。室内衣柜、物品没有翻动痕迹,钱物无丢失。地板上扔着一根被拽断的灯绳。经综合分析,凶手应是死者熟识的人。

  这是一起影响恶劣的疑难命案。南宫市公安局成立了由局长郑海林任指挥长的“6·12”专案组。

  专案民警兵分三路,一路访问死者邻居和目击证人,查找直接证据;一路走访死者亲戚朋友,从外围了解有关情况;一路排查全村16岁至60岁的男性村民,以圈定嫌疑人。

  排查工作十分艰难。该村共有村民822人,16岁至60岁年龄段具备作案能力的男性就有233人。经过两天细致摸排,初步圈定了有作案时间和动机的六名嫌疑人员。但究竟谁是真凶,难以认定。

  为最终锁定犯罪嫌疑人,专案组向邢台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请求技术支援——用测谎仪对六名有作案嫌疑者进行心理测试。

  6月14日一大早,邢台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三大队副大队长孟志刚和中队长魏强携带心理测试仪火速赶往南宫。

  通常人们所说的“测谎仪”,实际上就是心理测试仪。“测谎仪”并不是测定被测者是否在说谎,像某些电影中看到的那样,被测试者说真话,仪器亮绿灯;被测试者说谎话,仪器就亮红灯。它的工作原理是测试真实的心理痕迹。

  人们经历过的事件,都会在大脑中留下印迹,一些特殊的事件和情景则会留下较为深刻的印迹,乃至令人终生难忘。这种心理痕迹,通过语言唤起以后,人首先会有心理反应。

  违法犯罪的经历,通过测试者有针对性的提问被唤起后,被测试者的生物指标,诸如皮肤电位、血压、呼吸乃至脑电波,就会出现异常。

  犯罪心理测试,是心理测试专家根据案情,事先拟好题目,向被测试者提问,以形成心理刺激,触发他的心理反应,并用心理测试仪记录下被测试者的心理、生理反应。通过对其生物指标的分析,了解被测试者对所提问题的心理反应,再经过比较来得出结论。这类似人们常说的“察言观色”,只是较之更科学和准确。

  当接受测试时,不管被测试者说真话、说假话、不说话,也不管他的面部表情如何,只要事情是他干的,他的相关心理痕迹必定会反映在心理测试仪的图谱上。

  要想进行一次成功的心理测试,首先要进行犯罪心理痕迹动态分析描绘,编好测试问题,还要深谙心理访谈技术。

  到南宫后,魏强与孟志刚首先认真听取了案情介绍和摸排情况,然后实地查看了现场,并对犯罪心理痕迹进行了动态分析描绘。在此基础上,编拟了心理测试中所需要询问的一系列问题,共计56个题目。

  心理测试于6月14日下午开始进行。被测试者是办案民警根据调查摸排情况和死者丈夫提供的情况圈定的六名有作案嫌疑的人。

  第一名嫌疑人被带到了测试室。

  心理测试装置由传感器、心理测试仪和一台电脑组成。工作人员分别在被测试者的手腕、手指和胸部配带了传感器,随之,电脑屏幕上代表脉搏的蓝色曲线、代表皮肤电位的红色曲线和代表呼吸的绿色曲线立即清晰地显示出来。

  测试开始前,魏强首先向被测试者提出了回答问题时的要求,即对所提问题可以回答“是”,也可以回答“不是”;可以回答“知道”,也可以回答“不知道”,还允许保持沉默。

  测试提问开始了。

  问:你还记得今年6月12日晚上董雯被人杀害的事吗?

  答:我不知道。

  问:做这事的人,是自己一个人干的吗?

  答:不知道。

  问:这件事是你干的吗?

  答:不是。

  问:杀害董雯是12日晚上八九点钟干的吗?

  答:不知道。

  问:杀害董雯是后半夜干的吗?

  答:我不知道。

  问:董雯当时反抗了吗?

  ……

  测试中,魏强分别从作案动机、作案时间、作案方式、是否有预谋、几个人作案等角度,就所拟56个问题一一进行了提问。

  在问话中,魏强的话音平稳,保持着一致的语流、速度和声调。因为声音忽高忽低容易导致被测人精神紧张,反应过敏,从而影响测试结果的准确性。

  经过对六名嫌疑人一一测试,前五人均被排除。即使被警方认为作案嫌疑最大的史某,也只测了十几个问题便被排除。这些人对目标问题没有反应或反应很弱。

  只有最后一名42岁的男性嫌疑人聂玉言,对目标问题有明显反应。

  为慎重起见,对聂玉言的测试反复进行了五遍,分别由魏强与孟志刚交叉进行。

  问:杀害董雯,是有预谋的吗?

  答:不知道。

  问:杀害董雯,是临时起意吗?

  答:我不知道。

  问:董雯是用刀捅死的吗?

  答:我不知道。

  问:董雯是被作案人用手掐死的吗?

  答:(沉默)

  问:作案人是翻墙逃跑的吗?

  答:不知道。

  ……

  魏强注意到,在测试中,聂玉言虽然故作镇静,呼吸也算平稳,但电脑屏幕显示有明显异常。

  尤其当问到一些关键问题时,电脑屏幕上代表脉搏的蓝色曲线、代表皮肤电位的红色曲线出现了一个直角,表明聂玉言的脉搏和皮肤电位异常,正应了那句老话:做贼心虚。

  关上“测谎仪”,魏强向身旁的刑警使了个眼色:“就是他!”

  民警遂对聂玉言进行了控制。经深入细致调查走访,发现他具备作案时间和动机,且以前有流氓劣迹,曾奸污和猥亵过妇女。

  6月17日晚10时,审讯室内,激烈的心理较量展开了。

  晚11时,深感大势已去的聂玉言垂下了罪恶的头颅,交代了其强奸杀人的犯罪事实。

  6月12日下午,聂玉言在地里干活儿,淫邪的目光同时也在瞄来瞄去,寻找着“猎物”。傍晚收工时,他看见董雯从邻村上课回来,独自进了家门,即起邪念。当晚8时许,他胡乱地吃了晚饭,一口气饮了两瓶啤酒,借着酒劲儿来到董雯家叫门。

  董雯因常年独自一人在家,防范甚严,尤其是晚上,进院即锁大门。

  她刚洗完一盆衣服,正准备晾晒,听到叫门的是熟人,便打开大门将聂玉言迎进北屋客厅。

  聂玉言闲聊了几句,即按捺不住欲火,猛地抱住董雯欲行不轨。董雯奋力挣脱,大声责骂,冲出屋门呼救。

  聂玉言恼羞成怒,追出屋门,揪住董雯头发将其摔倒在地,扑上去用双手死死掐住董雯的脖子,直到她气绝身亡。

  厮打中,董雯的手机被抛落在地。为发泄怨愤,聂玉言将董雯全身衣服扒光,肆意凌辱。随后,他蹿入北屋将电灯关掉,因慌乱和用力过猛将灯绳扯断。之后,他将董雯家大门关上,若无其事地去本村他哥哥家看电视去了。

  次日,他还装模作样地去死者家里帮助料理丧事。

  审讯结束,他对魏强说:“我一是后悔,二是服气。你那个测谎仪,真是神了!”

  魏强正色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没有这玩意儿,你也逃脱不了!”

  这是邢台警方投资十余万元引进先进刑侦技术手段侦破的第一起疑难命案。它让人们领略了魏强这个年轻刑警的睿智和刑侦测谎技术的神奇。

  当年9月,正是“青纱帐”茂密的季节,又一起骇人听闻的奸杀案震动邢台城乡。

  9月2日中午,柏乡县东小京私立小学五年级学生、年仅11岁的女孩楠楠在放学回家路上,被歹徒残杀在路边一片“青纱帐”中。

  柏乡县公安局局长刘占峰、政委张志刚等火速率刑警大队、固城店派出所、南马派出所、巡警大队等二十余名民警赶赴案发现场。

  经现场勘查,楠楠头北脚南,俯卧于一小片倒卧的玉米地中。脖颈左侧有深度刀伤,地上有一摊血迹,系他杀。死亡时间应在当日12时25分至30分之间。歹徒出手凶狠,孩子的食道、喉管、静脉全被切断,头颅几乎与身体脱离。死者着装整齐,但鞋子脱落,双脚赤裸。现场勘查未发现有价值的痕迹物证。经综合分析,专案民警倾向于歹徒强奸未遂而杀人灭口,凶手应是本地人。

  经在附近村庄广泛摸排走访,发现北小京村村民赵愚有较大作案嫌疑。此人33岁,原籍石家庄市无极县,1992年因盗窃被判刑四年,刑满释放后于1997年投奔其改嫁到柏乡县北小京村的生母。赵愚婚后,膝下有两子,其妻于一年前亡故。有群众反映,9月2日中午12时许,赵愚曾在案发现场附近出现过。

  下午5时,赵愚被传唤到专案指挥部接受讯问。

  四年牢狱生活“历练”,使赵愚成了一个油盐不进的家伙。接受讯问时,他神态自若,回答问题有条不紊,看得出其心理素质超强,且具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

  专案民警依法对赵愚家搜查,未发现可疑物件。赵愚的作案嫌疑既不能排除,又没有足以认定其作案的证据,使此案陷入僵局。

  专案指挥部研究决定:向邢台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请求技术支援,对嫌疑人进行心理测试。

  上午10时,魏强随刑警支队政委张如展、三大队副大队长孟志刚紧急赶赴柏乡。

  听取了案情介绍,实地查看了案发现场后,他们认为符合心理测试条件。

  于是,魏强立即返回邢台,着手编拟测试问题、调试仪器等准备工作。

  下午5时,赵愚被带到邢台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心理测试室。

  测试工作由孟志刚和魏强主持进行。

  测试中,魏强分别从作案动机、时间、方式、作案人数量以及是否有预谋等角度,进行所拟52个问题的提问。

  在45分钟的测试提问中,赵愚表面镇静,但测谎仪的显示屏上,显示他有明显的涉案反应。尤其是问到“作案人是想找个女孩玩玩吗?”“这案子是一个人干的吗?”“是用刀子捅女孩的脖子吗?”等问题时,显示屏上的峰值很高。

  这让魏强信心大增。

  魏强心里清楚,被害女孩是被歹徒用利刃刺穿了脖颈,鲜血喷溅而出,歹徒身上必然会有大量血迹。此案最重要的证据,一是作案凶器,二是血衣。找不到这两样东西,狡猾的歹徒不会认罪伏法。

  魏强步步紧逼,所提问题直抵核心:

  “作案者杀人后把刀子带回家了吗?”

  “作案者杀人后把刀子丢在玉米地了吗?”

  “作案者把血衣烧掉了吗?”

  “作案者把血衣藏起来了吗?”……

  对这些问题,尽管赵愚或默不作声,或回答不知道,但显示屏清晰地勾勒着他细微的心理波动。

  尤其是问到“作案者杀人后把刀子丢在玉米地了吗?”“作案者把血衣藏起来了吗?”赵愚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显示屏上的峰值明显攀升。

  关上仪器,魏强已是成竹在胸。

  他站起身,目光逼视着赵愚:“赵愚,你相信科学吗?”

  未等赵愚答话,他忽然提高音量,怒喝一声:“这事儿,就是你干的!”

  他与孟志刚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对旁边的民警说:“把他铐起来!”

  从心理测试室到审讯室,只有一墙之隔,几步之遥。

  当失魂落魄的赵愚坐到审讯室对面时,魏强发现,汗水湿透了他的衬衫。

  较量只用了半小时,赵愚的精神防线已不堪一击。他不得不交代了残杀楠楠的犯罪事实。

  根据赵愚的供述,民警在他住室沙发靠背的夹层里,找到了那件沾有血迹的衣服。随后,在玉米地深处的泥层中,找到了那把尖刀。

  魏强听现场勘查的民警讲,楠楠死时,眼睛是睁着的。

  真凶已伏法,楠楠你可以瞑目了吧?

  魏强对天发问,心情依然沉重。

  命悬一线寻常事

  2007年,魏强受命侦办沙河市孙禄(化名)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

  那些歹徒都是双手沾满鲜血的魔头,且拥有四支猎枪和上百发子弹,气焰极为嚣张。

  在一次抓捕行动中,侦查得知,四名犯罪嫌疑人就隐藏在一间民宅里。枪有可能就带在他们身边。

  怎么办?

  等待,容易贻误战机;强攻,会有生命危险。

  危急时刻,魏强当机立断:“干!”

  他平端手枪,飞起一脚把门踹开,第一个冲了进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四名目瞪口呆的歹徒一举擒获。

  接下来的搜查中,民警发现,四名歹徒的猎枪里都压上了子弹。

  “幸好歹徒没来得及端枪,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过后,每当想起那情景,大家仍然感到后怕。

  可魏强对此已全然没有了印象。

  “你说的是哪一次?在哪儿?”显然对他来说,在枪林弹雨中抓捕已经是家常便饭。

  经过八个多月连续奋战,魏强与专案民警抓获孙禄等犯罪嫌疑人52名,破获案件184起。

  多年的办案经验,让魏强有着敏锐的现场感觉。无论多难的案子,只要到了他手上,总能找到突破点。

  2010年8月10日,犯罪嫌疑人郭某逃至陕西省咸阳市。魏强带领几名民警赶赴咸阳抓捕。

  狗急跳墙的郭某雇佣了多名亡命之徒做保镖,与民警对峙。多名凶神恶煞的彪形大汉将几名民警团团围住,欲做困兽之斗。

  眼见对方人多势众,为了防止发生意外,魏强让战友们将郭某先带走,他只身一人留下来与数名保镖展开激烈搏斗。

  这次行动中,魏强的膝盖被砸伤,经过两个多月的住院治疗才得以痊愈。但他的膝盖却留下了滑膜炎的病根,直到现在,每逢天气变化,膝盖就会隐隐作痛。

  作为一名刑警,与罪犯狭路相逢,确是寻常事。

  2014年1月25日,当人们忙着购置年货时,以抢劫、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的服刑人员张某从邢台监狱脱逃。

  魏强当即放弃春节假期,放弃带父母妻儿外出探亲的承诺,奔赴缉捕逃犯的最前线。

  他带领专案组先后赶到石家庄、承德、北京、贵州、福州、温州、巴彦淖尔、济南、枣庄、临沂等地,辗转两万多公里,摸排歌厅、洗浴中心100余家,排查出租车近千辆,查看视频资料200小时,调取金融信息和通信资料信息600条。

  经过30余天艰苦细致的工作,从海量信息中研判出犯罪嫌疑人张某极有可能到枣庄市约见其女友的重大线索。围绕这一线索,经进一步工作,得知张某在枣庄市的藏身区域。

  那时,魏强因连日奔波发起了高烧。但他担心夜长梦多,不顾同志们的劝阻,毅然挂着输液瓶子钻进警车,一路赶到嫌犯藏身区域进行摸排。

  3月2日零时,在枣庄市警方协助下,魏强带领民警在枣庄市税郭镇一出租房内,将睡梦中的张某一举擒获。

  与命案相比,侵财案件的受害人数量多,案件破获同样难度大。尤其是团伙作案,很多作奸犯科之徒均有反侦查能力,给侦破工作增加了难度。

  2013年年初,邢台市区连续发生高档轿车被盗案件。最猖獗的时候,一周内有六辆奥迪轿车被盗。

  打虎须选好猎手。刑警支队领导指定由魏强挂帅侦办。

  可经过对案件进行梳理分析后,未找到犯罪嫌疑人任何线索。

  怎么办?

  魏强决定另辟蹊径。他分析罪犯的心理特点,划出一些防范薄弱的小区进行蹲守,待“鱼”上钩。

  连续十几天蹲守后,1月14日深夜,“鱼”终于咬钩了。

  几名歹徒盗窃了一辆奥迪车,正欲离开,发现情况异常,歹徒撞开拦截车辆,疯狂逃窜。

  在魏强的周密部署下,民警早已层层布防,几名犯罪嫌疑人被一举擒获。

  这一场抓捕,牵出了涉及五省市70余起高档轿车被盗案。

  2014年7月14日凌晨2时许,邢台市民刘某等五人驾车行驶至京港澳高速柏乡县段时,遭遇几名男子手持砍刀、棍棒暴力抢劫,车窗玻璃被砸碎,被抢走手机、首饰、现金和银行卡等价值三万余元。

  邢台市公安局和刑警支队领导责成副支队长魏强,率领由刑警支队侵财犯罪侦查大队和柏乡县公安局组成的专案组全力以赴破案。

  魏强协商高速交警总队邢台支队等相关部门与警种,组成联合巡逻组,每天凌晨零时至4时在高速邢台北至高邑段进行巡逻。

  就在专案组紧锣密鼓工作时,7月18日、28日,8月3日、8日,高速公路柏乡、临城、高邑段又接连发生八起抢劫大案。

  经对歹徒作案手段、人数等细节分析,专案组初步认定系同一团伙所为,果断决定并案侦查。

  20多天后,专案民警锁定了柳某、张某等四名犯罪嫌疑人。

  8月13日夜,魏强与柏乡县公安局副局长张志敏指挥30余名专案民警进行收网,一举抓获田某、柳某、张某等七名该抢劫团伙犯罪成员,追回被抢帕萨特轿车一辆。

  “金老歪”、“宋氏兄弟”是两个在邢台市盘踞长达十几年之久的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它们社会关系错综复杂,势力渗入到多个行业领域,导致民警取证工作异常艰难。

  魏强与专案组成员克服种种困难,最终查明这两个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主要犯罪事实,将200多名犯罪团伙成员悉数抓获。

  以张某为首的涉嫌黑恶犯罪集团多年来在邢台市称霸一方,欺压百姓。在邢台市的主要黑恶团伙被打掉后,张某自知罪孽深重,如惊弓之鸟,闻风而逃。公安机关数次抓捕未果。

  魏强征尘未洗,马不停蹄。在一年多时间里,他率专案民警辗转多个省市,行程上万公里,追寻张某的蛛丝马迹,最终从海量信息中筛查出其可能的藏身之处。又经一个多月艰难蹲守,最终将其抓获归案。

  近年来,魏强带领专案民警共打掉七个重大黑恶团伙,抓获成员254名,查证落实案件392起,查扣涉案车辆69辆,查扣涉案资产4875万余元。这七个黑恶团伙的覆灭,极大震慑了犯罪。

  老百姓为此将魏强誉为“妙手神探”。

  也有许多人说,魏强破案“若有神助”。

  但魏强心里清楚,这个“神”,就是忠于职守、疾恶如仇的精神,就是在每个案件侦破过程中攻坚克难、绝不放弃的精神,就是建立在对人民爱之深、对敌人恨之切的基础上与犯罪分子斗智斗勇取得的宝贵经验。

  心中有这尊“大神”,一切魑魅魍魉都无处遁形。

  儿子早就从幼儿园毕业了

  一位曾多次采访魏强的电视台记者,在文章中写道:“在我眼中,魏强是一名普通的刑警,但却是我接触过的最优秀、最聪明、最机智的刑警队长。这一桩桩、一件件的案件叙述出来看似平淡无奇,实则每起案件侦破的背后,都饱含着智慧、勇敢、坚守、艰辛、经验以及日复一日的付出。也许,这才是刑警本色。”

  这日复一日艰辛付出的背后,是他对家人的歉疚。

  为了让魏强心无旁骛地破案,魏强的儿子出生后,他父母就主动搬过来和他们在一起住了,帮助照看这个小家。

  魏强每次外出办案,母亲对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小心点儿,注意安全,家里有我们呢!”

  当刑警苦,最苦莫过于长期出差在外。对家的思念,对亲人的牵挂,那才是最难挨的心灵煎熬。尤其许多案子属保密性质,对单位、对家人,都不能说去哪里了,只能向主管领导汇报工作进展,几个月回不了家,完全是常态。

  魏强儿子小时候,身体一直不太好。多年来,每当儿子生病住院时,陪在孩子身边的,是孩子的妈妈、爷爷和奶奶。

  儿子两岁多,讲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爸爸又逃走了!”

  有一次,魏强办案回来,正是幼儿园放学时间。他想念儿子,就直奔儿子所在的幼儿园,想给他一个惊喜。

  到了儿子所在班级,他找了半天,也看不到儿子的身影,情急之下,他给妻子打了电话。

  妻子简直哭笑不得,告诉他:“你的宝贝儿子早就从幼儿园毕业了!”

  又有一次,魏强在西安抓捕犯罪嫌疑人,与歹徒搏斗中致右小腿骨折,不得不在家休养了一段时间。

  没想到,这段时间,却成了儿子最开心的日子。因为他每天都能看到爸爸了。

  痊愈后,魏强回到工作岗位,又开始了日复一日的忙碌。

  忽然一天,儿子噘着小嘴对他说:“爸爸,什么时候坏人再把你的腿弄折呀?”

  魏强嗔怒道:“儿子,说啥呢你?”

  儿子怯生生地小声回答:“这样你才有空陪我玩儿呀!”

  听到这话,魏强本想笑一笑,却鼻子一酸,忍不住潸然泪下……

  就在采写此文时,笔者得到消息,在近日一次扫黑除恶的抓捕行动中,魏强又一次受伤,被一名丧心病狂的嫌疑人咬伤了胳膊。

  “对于刑警而言,明天永远是个未知数,无法预知下一起案件是什么,下一个作奸犯科之徒是谁。惩恶扬善,永远在路上!”魏强如是说。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