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富平的“破案能手”

来源:中国刑警 作者:邢根民

  刀尖从鼻梁上划过

  23岁的杨建龙从陕西省人民警察学校毕业后,在富平县第一大镇庄里当了一名派出所协警,开始了他的从警生涯。那是1999年11月。

  第二年6月的一天傍晚,杨建龙在派出所值班,一个女孩慌慌张张跑来报警:“叔,我弟弟的钱在中学门口让人抢了。”

  镇中学门口发生学生钱财被抢已不是一两次了,之前杨建龙接过几次报案,但都没能抓住抢劫犯。

  想起那些小蟊贼竟然屡屡对学生下手,杨建龙心里不由得冒上一股怒火:这回非要抓住这个小蟊贼不可!

  镇中学在派出所西一百多米处,他们很快来到了事发现场。

  跑在前面的杨建龙远远看见一小伙子突然向西跑,当即紧追不舍。

  就在快要追上时,小伙子见势不妙,趁着天色黑暗突然拐到一条乡间小路上,一头钻进路边的苹果园。

  这个苹果园很大,果树枝繁叶茂,一旦嫌疑人钻进去,要想在漆黑的夜晚找到,犹如大海捞针。

  乡间小路上一团漆黑,两边是黑压压一大片苹果园。

  杨建龙到了果树地边,看到的是一排一人多高密密麻麻的花椒树。他知道,这些花椒树是果农专门防止有人偷苹果而栽植的,不仅栽植得密不透风,而且还会用钢丝横着扎几道防线,花椒树枝上的针刺就像一枚枚钢针一样向四周伸出,相当于一道铁丝网防护墙。

  那小伙子肯定熟悉环境,才会找到漏洞钻进去。

  杨建龙抓人心切,此时已顾不得花椒树上的尖刺,头一低、身子一躬,双手拨开花椒树枝,一头穿过花椒树丛,忍着双臂、双肩、双腿被刺针扎破的疼痛,循着果园里的响声追去。

  当一个黑乎乎的身影出现在眼前时,他毫不犹豫,飞身一跃,将其扑倒在地,只听黑影“哎哟”一声。

  杨建龙双手从后面死死抓住其双脚不放。正要起身压住他时,小伙子突然从腰间拔出一把锋利的水果刀,朝他脸上抡来。

  黑暗中,杨建龙只感觉眼前一道寒光闪过,还没来得及躲闪,两眼之间就像被黄蜂蜇了一样剧烈疼痛,紧接着鲜血顺着鼻梁唰唰流下,眼前一片模糊。

  但是,他仍死死压住小伙子的身子不松劲儿,直至战友赶来将小伙子制伏,他才一头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

  当战友把他扶起来后,地面上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一片。

  很快,杨建龙被送到了县医院紧急救治。

  中年男医生用酒精洗净杨建龙脸上的血污和泥土,看着他鼻梁上一道三公分长、一公分深的血口子,不禁倒吸一口冷气:“真险啊!如果刀子再往上抡一毫米,这个警察的右眼就会被戳瞎!”

  在缝合伤口时,医生遇到了难题。由于伤口距离眼睛太近,如果实施麻醉手术,极有可能会危及眼睛神经,造成右眼失明。

  怎么办?医生陷入犹豫和迟疑之中,他实在拿不准,只好征求伤者家属的意见。

  然而,急救室里只有杨建龙自己,没有他一个家属。

  “不打麻针,直接缝合!”年轻要强的杨建龙果断做出决定,央求医生实施无醉手术。

  伤情危急,不容拖延,医生只好听从。

  中年男医生准备好手术器械,穿好手术针线,先安慰一句:“手术会很疼的,你要挺住!”说完,就用尖利的银针刺透裂开的伤口,一针一针缝合。

  静静的手术室里,那针线穿透伤口的声音在杨建龙耳边嗞嗞作响,仿佛刀尖一次又一次在伤口处游走。

  他紧闭双眼,咬紧牙关,忍着剧痛,挺过了针线来回27次的刺穿与缝合。

  一个多小时的手术结束了,杨建龙感觉自己仿佛从死亡线上走了一趟。

  这是杨建龙从警之后第一次体验到警察职业的危险。

  以前在警校学习时,他就知道:警察的名字就叫牺牲,警察的工作就是在刀尖上舞蹈。可当时他并没有理解。经历了这次危险,他对这句话的含义有了深刻的体会。

  十八年来,杨建龙的生命旅途中经历了太多太多的险情。他心里清楚,既然选择了警察这份职业,就要时刻做好流血牺牲的准备,任何胆怯与退缩都是没出息的表现。

  “街上有人打架,打得血里捞人。”又一个6月的下午,杨建龙接到群众报警。

  他一听吓了一跳,连忙和另一民警赶了过去。

  出事地点在庄里镇的老街道上。那个老街道比较狭窄,不到四米宽,人口又十分密集,是镇上最繁华的路段。街道两旁有卖西瓜的、卖杏的、卖桃的、卖各种小吃的,摊点布满街道两旁,严重影响了过往车辆的畅通行驶。

  冲突是因为一起交通堵塞引起的。原来,两辆小轿车相向而行,在街道繁华段中间车头顶牛,两个驾驶员年轻气盛,互不相让,开始是在车上互相指责,然后就下车相互谩骂,后来就发展到大打出手。

  杨建龙和民警赶到现场时,只见那个20来岁的小伙子一手拉扯着对方的衣领,一手用食指指着对方的鼻子说:“就要你让个路,看你小子还牛皮得不行,别以为在你家门口我就害怕你,再不让路老子今天就收拾你!”

  对方也是个年轻小伙子,光头上被啤酒瓶子砸了一个伤口,啤酒瓶的碎片还留在他头上和脸上,鲜血顺着太阳穴和脸庞流下,半边脸都被染红了。周围围满了群众,却没人敢拉架,有些胆小的妇女娃娃都吓得躲得老远。

  杨建龙一看这阵势,走过去大声呵斥道:“都给我住手!”

  然而,此时满脸是血的小伙子低头看到落在胸前的血迹,双眼喷火,牙关紧咬,退到路边一个西瓜摊旁边,右手操起西瓜摊上那把一尺多长的西瓜刀,突然朝外地司机头上砍去。

  危急时刻,杨建龙一个箭步冲上去,伸出右臂一挡。他本想夺下小伙子手中的长刀,可小伙子用力过猛,他没有抓住对方持刀的手。只见一道寒光闪过,他的小拇指头就被砍出一道深深的口子,整个小拇指断成两截,一半吊在空中,仅靠一层皮肉连接着,鲜血像泉水一样往外涌出,顿时染红刀口,染红地面。

  就这样,杨建龙右手仍死死抓住刀刃不放。

  看着眼前的情景,小伙子吓得松了手,脸色煞白。

  好险啊,要不是杨建龙那伸手一挡,外地小伙子会被当场砍死。

  一场你死我活的血腥场面被制止了,两个打架斗殴的司机也被民警制伏了。

  这时,杨建龙才感到小拇指一阵钻心的剧痛。他另一只手紧紧捏紧小拇指,赶紧跑到镇卫生院包扎伤口。

  至今,杨建龙的右手小拇指上还留下一道厚厚的疤痕,也不能灵活自如地屈伸。

  派出所出了个“破案能手”

  “同志们,这次美原镇发生的佛龛被盗案,绝不是小案子。这些天《华商报》和省电视台把这起案子炒得沸沸扬扬,现在已经惊动省公安厅领导,这个案子已经被省厅列为重点督办案件,限我们一个月内破案!”富平县公安局六楼会议室内,新上任的公安局局长宁双喜的讲话铿锵有力。

  可二十多天过后,佛龛被盗案毫无进展。

  局长宁双喜不禁勃然大怒。

  一查,发现主要问题是,案发原始现场遭到破坏,技侦技术受限,被盗文物转移迅速,线索中断。

  这时,离省公安厅的督办时限仅仅剩下三天。

  怎么办?刑侦、技侦、图侦都派上用场了,主管副局长还亲自督战,坐镇指挥,两个大队人马齐上,案子还是没有多大进展。

  难道就这样等着上级公安机关领导督办问责?局长宁双喜急得满头大汗。

  “我看杨建龙行,把他调来,案子一定能破!”有人向局领导建议。

  “什么?一个派出所所长能破大案?”局领导不敢相信。

  “我看行,就他了!”任专案总指挥的分管副局长一拍脑袋,眼前一亮。

  电话立即打到留古派出所,局长说:“杨建龙,你来上这个案子,坐镇指挥,限你三天,破获此案!”

  三天?这可是影响全省的大案难案啊!

  杨建龙知道这是个烫手山芋,心里不太愿意接手,可局长发令了,点将点到他头上,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

  这时,全局民警的目光都聚焦到了杨建龙身上。他如同站在舞台的聚光灯下,台下是全县乃至全省同行关注和审视的目光。

  杨建龙接过了临时总指挥的头衔,立即召开案情分析会:“我认为,这个案子要推倒重来,改变侦破思路。”

  话一出口,在座的办案民警都大吃一惊。

  杨建龙接着说:“我们要撇开一切现代化技术手段,顺着文物流失的路线摸排线索。”

  第二天吃过早饭,杨建龙从刑警队和留古派出所抽调了三名民警,在县局召开了一个秘密会议。

  会议不到五分钟就散了。三名民警换上便装,各驾驶一辆地方牌照车,悄悄离开了留古派出所。

  “报告指挥员,发现重大线索,佛龛有可能被转到铜川!”一名侦查员在古玩市场摸排时,从文物贩子口中套出情况。

  “追!”杨建龙立即下令。

  办案组兵分三路,连夜行动。

  杨建龙亲自带领一组民警赶到一百多公里外的铜川市,在一个匿藏文物的地方,将一名作案嫌疑人抓捕归案。

  但是,被盗文物已经又一次被人转移。

  子夜时分,静静的小房间里,杨建龙与嫌疑人面对面静坐了一个小时。他双眼死死盯着嫌疑人的面部,表情严肃,默不作声。

  两个小时过去了,房间里依然沉默寂静。杨建龙的目光中透射出一种直击灵魂的凛然正气。

  三个小时过去了,一切依旧。

  犯罪嫌疑人终于耐不住性子了,问:“你们抓我到底为啥?”

  “你自己心里清楚。”杨建龙直视着他。

  “我不知道。”嫌疑人摇摇头,一副无辜的样子。

  “好,不知道,那我就提示你一下。”杨建龙给他递了一支香烟,点着后,不紧不慢地说,“说说佛龛的事。”

  “啥佛龛?我不知道。跟我没关系。”贼无赃,硬似钢,一点儿不假。

  杨建龙慢条斯理地将自己掌握的嫌疑人活动轨迹,仔细叙述了一遍,然后道:“你不说,有人会说的,要不要我现在带你去看看那佛龛?”

  一听警察已经拿到了赃物,嫌疑人傻了。

  只听“扑通”一声,他已跪倒在地:“我说,我说……”

  他这一说,竟然抖出了三原、泾阳、高陵、铜川等地十七人的盗窃文物团伙。

  案件成功地快速侦破。

  许多人不禁惊讶道:没想到,派出所里出了个“破案能手”!

  不到一年时间,这个“破案能手”被调到刑警大队,在破案中派上了用场。

  2014年冬季的一天,杨建龙正忙着侦破全县偷羊案子,办公室电话急促地响起。

  话筒里传来派出所民警的声音:“杨大队,我们抓获两个偷羊的家伙。”

  “好!把人带来。”这些天正为猖獗的偷羊案子焦急的杨建龙顿觉有戏。

  两名偷羊嫌疑人被带进审讯室。

  “你们的行踪,我们都已经掌握,别指望隐瞒什么。你们自己说说吧,都在哪里偷羊了?”杨建龙十分平静地问道。

  可出乎意料,还没等他深挖,嫌疑人就主动交代了:“我们在庄里就偷了一次,以前还有十多次在外乡镇。”

  两个嫌疑人坦白得十分主动。

  杨建龙问啥,他们说啥,甚至没有问的,他们都主动交代了。

  如此顺利的讯问,使杨建龙感觉有点儿反常。他马上意识到,凡是有假象的,下面肯定深埋着不可告人的丑恶事件。

  杨建龙停止了讯问。

  他认真查询了庄里镇近期发生的治安刑事案件台账,确实只有一起丢羊的报案。这再次印证了嫌疑人交代的事没有问题。

  但他仍不罢休,又查了一下近期刑警大队的群众报案台账。忽然,他发现就在嫌疑人作案的当天,有群众给派出所报案:家里一个瓜瓜女子不见了。

  杨建龙马上将偷羊案与这起群众报警案子联系起来。

  杨建龙开始分别对两名偷羊贼进行讯问。

  “你交代完了?”

  “完了。”偷羊贼显得很老实。确实,就连民警没有掌握的偷羊案子他都交代了。

  “还有。”

  “真的完了。”

  “女娃哪儿去了?”杨建龙趁其不备,突然袭击。

  这下偷羊贼脸色突然煞白,一句话也不说了。

  杨建龙知道有戏,但没有急于进攻,而是沉默片刻,双眼紧紧盯着偷羊贼,仔细观察他面部表情的细微变化。

  终于,偷羊贼的心理防线崩溃了,浑身稀软下来:“瓜瓜女娃已经被卖了。”

  “卖到哪里了?”杨建龙追问。

  “这我就不知道了,只知道那女娃最后坐着泾阳某某的车走了。”

  杨建龙立即下令,几名民警连夜出击。

  主犯某某很快被抓获归案。然而,他拒不承认拐卖瓜瓜女,只是说那女娃不灵醒,就把她丢在半路上了。

  明知他在编谎话,把自己洗了个一干二净,但是除了他说的,再没其他任何证据,杨建龙一时也拿他没办法。

  案件一下子陷入僵局。

  有民警提出回头再审问第一个嫌犯,也有人提出到主犯某某供述的丢人现场附近找人。还有人打起了退堂鼓:“瓜瓜女都丢了几天了,不知被倒卖了几回,咱到哪里去找人?”

  杨建龙一声没吭,给自己点着一支香烟,走出房间,在黑暗中来回踱着步。

  突然,他对随行几个民警一招手:“撤!”

  几名民警一头雾水,这显然不是杨建龙的一贯作风。但他们马上又意识到,杨建龙不会那么轻易放弃,这肯定是他的新战术。

  几个人跟随杨建龙离开了审讯主犯某某的屋子。

  出了门,杨建龙让司机把警车开走,自己和两名民警留下,隐蔽在暗处蹲守。

  警车刚开走,屋子里就传来主犯某某打电话的声音:“喂,老王,赶快出手,小心警察追来!”

  尽管主犯某某压低声音,还是被杨建龙他们听出了大概。

  还没等他打完电话,杨建龙和两名民警仿若从天而降,出现在他眼前。

  主犯某某刚回过神,杨建龙一手夺过手机,看了一眼通话号码:“说,老王是谁?他在哪里?”

  主犯某某只好如实供述。

  之后,杨建龙又顺着老王提供的线索,带领民警连夜奔赴山西省稷山县,在天亮之前将瓜瓜女解救了出来。

  油瓶子倒了等三秒再扶

  杨建龙走上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岗位是在2011年9月,从此开始了他的刑侦生涯。

  在刑警大队的几年里,他学会了一种本领——经营案子。

  日常生活中,我们听说过有人经营事业,有人经营家庭,但没听说过有人经营案子,尤其是大案、要案、恶性案件。

  什么是经营案子?用杨建龙的话来说,就是“油瓶子倒了先不要急,等三秒再扶”。

  2016年12月的一天,杨建龙正在办公室研究案子,门被推开了。

  “杨大队,张桥派出所抓了两个偷手机的嫌疑犯,咋处理?”一名刑警队员进来问。

  “放了。”杨建龙连眼皮都没抬。

  “啥?放了?”办案民警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只管放,出了问题我担着。”杨建龙显得胸有成竹。

  办案民警刚离开,杨建龙就趴在桌子上,埋下头用笔画来画去,开始排兵布阵。

  定好战术,杨建龙将办案民警召集起来。

  他一边分析案情,一边说:“同志们,破案和打仗一样,有时要斗智斗勇,有时要巧妙周旋,有时要耐心守候。我们常说,警力跟着警情走,要我说,就是破案技术跟着犯罪手段走。犯罪分子的犯罪手段在不停地变化和改进,各种新手段、新花样层出不穷,要战胜他们,我们就要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要走在他们前面,瞄准犯罪新手段,研究创新侦破技术,总结提高技战法。现在我们已经搞清楚,扒窃主要集中在陕西渭南和河南灵宝两地,被盗手机在渭南统一固定回收,再由西安的上线销赃组织统一卖给深圳的翻修团伙。对这起案子,我们的思路是欲擒故纵,放长线钓大鱼!”

  两名嫌疑人怎么也没有料到,他们前脚刚走出派出所大门,后脚就踏进了杨建龙布置好的天罗地网阵。

  “收网!”2017年4月28日,杨建龙果断下令。

  早已严阵以待的五张大网统一收拢,十七名犯罪嫌疑人被抓捕归案,四个跨区域流窜扒窃手机的团伙落网,二百多部手机被缴获并返还失主。

  这起由陕西省公安厅督办的跨省扒窃大案宣布告破。

  这起案子,只是杨建龙所经营的几十个案子中的一个代表作,显示出他办案时沉着冷静、斗智斗勇、胸有成竹的气魄。

  在经营的大量案子中,杨建龙最得意的还是那起高速公路碰瓷案。

  2014年3月,刑警大队先后接到三四起外地司机报案:有一伙人在西禹高速碰瓷,敲诈钱财。

  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案子,杨建龙心里没底。

  夜晚,他驾驶便车从富平县入口驶入西禹高速,在西安至韩城段来回巡逻观察。

  路面上的一幕幕情景,让他大吃一惊:在这一周时间里,每天晚上都能看到一伙人在这一路段与外地大货车司机发生纠缠,不是拿着棍棒刀子威胁,就是一伙人围攻外地司机,再就是讹诈钱财。有的外地司机为了自身安全和不影响大车生意,只好违心给上一两千元了事;有的司机表现强硬,怕把这伙人惯出毛病,每次走到这里都被敲诈钱财,就据理力争,结果不是大车轮胎被扎破放气,就是被人用棍棒或刀子打伤。报警的只是少数,大部分外地司机被敲诈后,都忍气吞声走了,根本顾不上报警。更可怕的是,这些碰瓷团伙竟然都是富平县本地人,而且就集中在高速路附近的几个村子里。短短三个月,这些碰瓷团伙由起初的三五个人发展壮大到十七人。他们一传十,十传百,队伍还在不断壮大,其中大部分都是无业青年。他们已经把在高速路上碰瓷当成一种发家致富的“产业”。

  看来,碰瓷团伙必须打早、打小,绝对不能让这个团伙再壮大!

  杨建龙下了决心,要对这帮碰瓷团伙一窝端,绝不留隐患。

  怎么打?必须讲究策略。

  杨建龙的策略,就是耐心经营案子;先破单个案子,再抓窜犯,最后一网打尽。

  深夜,几名刑警队员在杨建龙安排下,开着便车悄悄潜入案发重点村子的路口,对碰瓷团伙人员展开秘密侦查。

  渐渐地,一名嫌疑人进入侦查员的视线。

  为了不打草惊蛇,杨建龙命令侦查员先不要采取行动,进一步扩大侦查范围,掌握更多的嫌疑人情况。

  一周之后的一个深夜,埋伏在高速路出口的侦查员和刑警队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干净利索地抓获了一个三人小团伙。

  杨建龙指挥民警连夜对三名嫌疑人展开突击讯问,掌握了另一个十七人团伙成员的情况。在治安大队和派出所民警配合下,他们又马不停蹄对十七名嫌疑人展开拉网式抓捕。

  很快,这个碰瓷团伙成员被一网打尽,全部抓获归案,这标志着高速路碰瓷案歼灭战全面获胜。

  当晚,参战民警开始休息时,杨建龙却仍在灯火通明的办公室来回踱步,心事重重。

  他在思考着另一个问题:如果检察院仅仅以敲诈勒索罪向法院起诉,很显然难以起到对这帮碰瓷团伙的威慑和打击效果。要知道,这些高速路碰瓷团伙的作案现场已经从西安延伸到了山东,有的作案时间已达半年之久,非法获利几十万到上百万。如此恶劣的犯罪行为、如此严重的犯罪后果,仅仅以一个敲诈勒索罪量刑是远远不够的。

  “以用危险手段危害公共安全罪的罪名起诉!”在翻看了厚厚一本《刑法释义》的条文后,杨建龙经过反复思考,决定向检察院提请以此罪名起诉,彻底杜绝碰瓷案件在这伙人出狱后死灰复燃。

  检察院采纳了他的意见,法院对这伙人给予从重从严量刑。

  从此,西禹高速碰瓷案再没有复发,高速路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平安畅通。

  一堆粪便牵出盗羊团伙

  富平县是国务院命名的奶山羊之乡,世界著名的中国羊乳之都,陕西“关中奶山羊”优良品种发源地和培育地。

  全县奶山羊养殖数最多达到五十五万只,年产羊乳十六万吨。奶山羊养殖是全县一个支柱产业,也成为当地农民生活和致富的重要经济来源。2018年8月,第二届世界奶山羊产业发展大会暨千亿羊乳产业发展高峰论坛在富平县召开,向世人展示了富平奶山羊产业发展的雄厚实力和美好未来。

  然而,五年前,富平县的奶山羊被盗案却十分猖獗。特别是2011年到2013年,平均每年发生奶山羊被盗案六百多起,最多一年全县被盗奶山羊达上千只。这个令人痛心的数字背后,是群众被搅得人心惶惶。

  为了防范自家的奶山羊被偷,晚上农民把羊赶在自己屋子里,陪着羊一起睡觉。可早上起来,还是有羊被偷走。

  一个老汉早上起来到茅房倒便盆,回来就发现院子里的几只羊不见了。

  一个老农妇丢羊丢到胆战心惊,干脆晚上睡觉时手里攥着牵羊绳子,没想到早上起来手里只有绳子,羊却没了。

  最为猖獗的时候,有个村子每天都有奶山羊被人偷走,一天也不间断。偷羊贼白天开着车在村子里一边转,一边顺手牵羊,晚上则在群众家院墙外打洞偷羊。

  ……

  2011年9月,刑警大队大队长杨建龙听到群众报案描述这些情景,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灼烧。

  他想,人民群众的财产安全已被威胁到了这种地步,当警察的还有啥脸面对全县的老百姓?为人民服务,为群众排忧解难,维护社会治安稳定,关键要实打实落到具体工作上,让老百姓真真切切看到警察是怎样保护他们的生命财产安全的。

  经过半年多调查走访和侦查,2012年6月,由杨建龙指挥,以刑警为主、派出所民警配合、镇村两级干部群众协助的奶山羊被盗案“歼灭战”在全县打响。

  深夜,几个黑影鬼鬼祟祟地潜入奶山羊养殖重镇庄里的一个村庄。小轿车没有开灯,远远地停在柏油马路边。

  几个黑影开始用斧头和凿子轻轻凿一家村民的院墙。

  “咚咚咚!”一块砖被取下。

  “咚咚咚!”两块砖被取下。

  五分钟之后,一个上窄下宽的人形洞就打开了。一个黑影钻过洞口,用麻袋捂住羊头,抱起一只奶山羊隔着院墙递过去。外面有人接过被捂住头的羊,送往小轿车,迅速将羊压进已打开的后备厢。不到半个小时,后备厢里就被压进七只羊。

  得手后,黑影没有马上离开,出于习惯性的心理紧张,跑到村头的苹果园里拉了一泡屎,才随同小轿车一起悄悄离开。

  第二天一大早,这家村民吃惊地看到院墙被凿出个洞,心里一惊,知道大事不妙,果然七只羊被人偷了。

  接到报警,杨建龙和民警火速赶到村民家,查看了作案现场,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线索。

  很显然,盗贼是戴着手套作案的,没留下任何印迹。一夜的西北风刮过,村头公路上也没留下任何痕迹。

  一贯细心的杨建龙感到奇怪。民警们则一筹莫展。

  杨建龙不甘罢休。他绕着作案现场转了几圈,不断扩大现场范围。

  突然,果树地里的一堆大便引起他的注意。细看,这泡屎应该是四五个小时之内留下的。旁边还有一串拉屎人进果园的脚印,脚印的方向正好通向作案现场。

  “提取粪便样品,做DNA化验!”杨建龙果断命令。

  化验结果出来后,经过比对,偷羊嫌疑人很快浮出水面。

  此人被民警带进了刑警大队讯问室。

  “说说你们半夜偷羊的事。”杨建龙一上来就给了他个突然袭击。

  还没做好心理准备的嫌疑人一下子蒙了,但嘴还很硬:“谁偷羊了?你们可不要冤枉好人!”

  “你昨晚是不是在果树地里屙了一泡屎?”杨建龙问。

  心里本来就虚的嫌疑人没想到自己屙屎的事警察都能知道,一抬头又看到杨建龙那利剑一般的眼光,心理防线顷刻崩溃,只好如实交代:“我们一共四个人,另三人是泾阳、三原、高陵的。”

  然而,另外三个作案人的下落却成了一个谜。就连被抓住的嫌疑人也搞不清他们的下落,只知道作案用的车是从租车场租来的。

  “以车找人!”杨建龙有了新思路。

  可没有料到,这条新思路很快就遇到了障碍。

  晚上,侦查员反馈情况:“经秘密侦查,这伙犯罪分子反侦查能力极强,经常用出租车或租赁的车作案。他们作案时用假牌照,使用不同车型的车,加之作案时间只有十几分钟,现场无痕迹、无物证,要准确锁定嫌疑车辆显然困难重重。”

  杨建龙有个犟脾气,认准的路子非要走到头不可。

  他决定下笨功夫,从排查嫌疑车辆入手,锁定嫌疑人。

  连续一个多月,他每天早早起床,顶着零下十几度的严寒,冒着纷纷扬扬的大雪,上西安,赴咸阳,调查上百家出租车和租车公司,查询上千条可疑线索,最终锁定了嫌疑车和嫌疑人。

  接着,紧张的追击嫌疑车的战斗打响了。

  深冬的夜晚,杨建龙和民警驾驶警车沿着省道追击一辆嫌疑车。

  眼看嫌疑车进入了杨建龙布好的围堵圈,不料丧心病狂的犯罪分子竟不顾前面警车堵截,加大油门儿横冲直撞,六辆设卡警车被撞坏。

  杨建龙乘坐的追捕警车,也被嫌疑车左晃右晃别翻在路边。他迅疾从警车里爬出来,继续指挥战斗。

  一场生死时速的较量之后,嫌疑车终于在收费站被警车逼停,嫌疑人被民警擒获。

  这是盗窃奶山羊的骨干团伙。由此团伙深挖下去,富平警方很快打掉了十三个以三原、泾阳、高陵等地吸毒人员为主、长期流窜于富平县的跨区域盗窃奶山羊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七十余人。

  就在杨建龙和民警的抓捕“攻坚战”硕果累累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2017年4月,渭南市政法委派一个调查组来到富平,秘密调查一起群众信访事件。

  之所以秘密调查,是因为这次调查组是遵照市委书记陆治原的批示而来。

  调查何事?富平县委县政府的领导手心里捏了一把汗。

  当听到与奶山羊被盗有关的消息后,富平县公安局领导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

  群众信访事件的原件,终于落在了县公安局分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办公桌上——《关于富平县奶山羊频频被盗的情况反映》。

  当这份群众信访件传到刑警大队大队长杨建龙手里时,他先是吓了一跳。

  从2017年开始,全县奶山羊被盗的案件已经被打压下去,全县几乎再没有发生过奶山羊被盗案件,怎么突然间冒出了这样一封信访件?

  他仔细读完信访件,才恍然大悟:这说的不是几年前的事吗?不说今年,就是去年也没有这种事出现了。

  很显然,市领导还不了解富平县近几年打击奶山羊被盗案所取得的成就。

  杨建龙紧锁的双眉舒展开来,心里放松了许多:“让他们查去吧!如果能查出一起偷羊案子,就算是我工作失职。”

  调查组历经一周时间走村串户调查,结果令所有人惊讶不已:2016年之后,富平全县奶山羊被盗案发案数竟突降为零。

  所走访的群众几乎是异口同声:公安局早就把偷羊贼打跑了,他们再不担心羊被偷了。

  这次调查的另一个效果是:市政法委对富平县公安局打击奶山羊被盗案取得的显著成果给予通报表彰。

  事后,一位老农拿着自家地里产的苹果和花椒,专门来到杨建龙办公室。

  杨建龙婉言拒绝:“侦破偷羊案是我们的本分事,你的心意我领了,东西还是带回去吧!”

  老农心里一急,眼泪就流了下来:“杨队长,前几年我家一共丢了十三只羊,现在你们破了案,给我追回五六万元的损失,你说我这一点儿苹果和花椒算得了啥?你再不收下,我会伤心的……”

  杨建龙无奈,只得破例收下了这份特殊的礼物。

  他明白:这是群众的信任,比什么都珍贵。

  眼泪只为至亲的人流下

  男儿有泪不轻弹。

  杨建龙从警十八年来,面对犯罪分子的尖刀刺伤,他没有哭;面对工作的艰辛劳累,他没有掉泪;面对群众的不理解和上级领导的批评,他也没有流过泪;然而,在亲人面前,他却抑制不住冲动的情感而落泪了。

  他的每一次流泪,都是一个动人心弦的故事。那泪水里,充满着感恩、愧疚、爱怜和感动。

  2013年12月18日,杨建龙终生难忘。这一天,他得知父亲的肺癌已到了晚期,人已在病床上躺了一个多月,生命垂危。他这才请了一天假,从紧张忙碌的刑侦案子中暂时脱身,直奔县医院住院部。

  一进病房,杨建龙的鼻子就发酸。

  病床上的父亲双眼塌陷,身体消瘦如柴,鼻孔里插着氧气管,呼吸微弱。

  听到病房门口有脚步声,父亲感应似的扭过脸,睁开双眼看着好久没有见到的儿子,眼眶湿润了。

  “大,我来看你了。”杨建龙“扑通”一声跪倒在病床前,强烈的内疚感让他久久站不起身来。

  如此近距离看着父亲清瘦的脸庞和浑浊的双眼,他难过得心如刀绞。

  父亲吃力地对儿子点了点头,想伸出那只打着点滴的手摸摸儿子的脸,可还是无力地垂下了。

  作为父母亲最疼爱的长子,杨建龙将愧疚和痛苦深深埋在心里。他擦掉眼泪,站起身来,让照顾父亲多日的弟妹先回家休息,自己要好好陪父亲一夜,尽一下做儿子的孝心。

  在杨建龙的心中,父亲是家里的天,是全家人的顶梁柱,说啥也不能倒下。自己小的时候,父亲靠着每月九十二元的工资养活了一家五口人。如今,62岁的父亲刚开始可以享儿女的清福,一家人的好日子刚刚开始,他却要走了。

  看着病床上虚弱的父亲,杨建龙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父亲对自己的养育之恩、苦心教诲,像放电影一样浮现在他眼前。小时候,父亲像捧着宝贝一样把他和双胞胎弟弟捧在怀里,家里再苦再穷也要让他和弟弟吃好。在父亲的言传身教下,杨建龙8岁就学会了做饭,13岁就能扬场,15岁就跟着大人下地干活儿。后来,他一步步从高中考上省警校,走上了警察岗位。

  那一天,杨建龙在父亲的病床前陪了整整一夜,给父亲说了许许多多藏在心底的话。

  天亮时,父亲满足地闭上了双眼,永远离开了家人。

  父爱如山,母爱似海。

  杨建龙清楚地记得,自己刚从警校毕业在庄里派出所干协警那一年,所里一分钱工资都没有给他开,还是师父看他可怜,从自己工资里每月抽出一百元给他。

  那时的他才23岁,正是长身体和干事交友的年龄,一百元根本不够他花一个月,他常常口袋里空无一文。有时候连回家的四块多钱车票也买不起,有事了,只好借同事的自行车赶回二十多公里远的家。

  有一回,他骑着自行车回到家,看到母亲包的肉馅儿饺子和飘着清香的几样菜,他忍不住一阵狼吞虎咽,一个人吃了三个人的量。

  母亲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她知道儿子平时在所里忙于工作,吃不好饭,就又回到厨房煮了几个鸡蛋让他带上。

  临走时,母亲拉住儿子的手,关切地问:“龙娃,你身上没有钱吧?”

  “妈,我有钱。”杨建龙故意拍了拍上衣口袋,装模作样给母亲看。

  知儿莫如母。母亲心里啥都知道,从身上掏出五十块钱硬塞到儿子手心,说:“我娃想吃啥就买着吃,别饿坏身子。”

  手里攥着带有母亲体温的五十块钱,一股暖流瞬间传遍他的全身。他眼泪止不住“哗哗”流下,转身推上自行车就走。

  那一刻,杨建龙在心中默默发誓,从今往后,自己再苦再难,也绝不花家里一分钱。

  2017年5月13日,杨建龙的又一个伤心痛苦的日子。

  那天,妻子生产时因难产而大出血,女儿不幸夭折。当他请了假回到家时,看到妻子因精神上受到沉痛打击,一整天几乎都是以泪洗面,一个多月都没有恢复过来,他心里难过极了。

  他理解妻子,更感激妻子。他和妻子谈了八年恋爱,结婚前妻子毅然放弃广西一家国企月薪两千多元的工作,回到富平县城挣着每月五百元的工资陪他。

  结婚十三年来,妻子跟着他没有享受多少悠闲舒适的生活,而是每天有担不完的心,受不完的惊吓。在妻子生产最需要他的时候,他竟然不在妻子身边,丢下她独自经受大出血的生命危险和女儿夭折的精神痛苦。他为此深感愧疚。

  那天,他将身体虚弱的妻子紧紧抱在怀里。妻子靠在他的臂膀上哭了,他也止不住哭出声来。

  杨建龙的儿子今年13岁了。虽然父子俩在一起的时间很少,但儿子对他很黏糊。儿子小的时候,只要杨建龙回家,就一定跟他睡一个被窝。这样的亲密习惯,一直到去年儿子上初中才改变。

  “爸爸,你一天到晚都干啥呢?一回来就睡着了,从来不陪我说说话。我都长这么大了,你也没陪我逛过一回公园。”上小学的儿子曾这样问他。

  “爸爸太忙了,没时间陪你。等爸爸从一线退下来,一定好好陪你,弥补以前对你的欠账。”他跟儿子说。

  有一天夜里,他看到床上睡着的儿子,都不敢认,心想才几个月没见,儿子就长这么大了,睡在那里个头儿都快赶上他了。

  那时,他心头一热,竟然掉眼泪了。

  铮铮铁骨的杨建龙内心深处,不仅藏着对父亲、对母亲、对妻子、对儿子的深深的爱,也充盈着对老百姓的深厚感情。

  当他带领刑警大队民警连续四个多月日夜奋战,转战河南、山西、山东等地,行程五千多公里,历尽千辛万苦,先后将二十三名婴儿解救回来,看到一个个骨肉分离的家庭重新团圆的那一刻,他掉泪了。

  当他带领民警成功破获一起系列抢劫强奸案,犯罪嫌疑人终于被绳之以法,受害者母亲专门来到刑警大队,一见面就跪在他面前,感谢他为女儿伸张了正义的那一刻,他掉泪了。

  当他带领十名民警从西安将一名强奸杀人犯抓获归案,受害者家属在他面前长跪不起,悲伤痛哭的那一刻,他掉泪了。

  ……

  随着一起起刑事案件的破获,杨建龙心里感受到的是越来越重的责任。

  他知道,群众利益无小事,老百姓关心的不是公安机关破了多少案子,而是能为自己挽回多少经济损失。案子破了,但群众的损失没有挽回,群众能高兴起来吗?

  2015年到2017年,杨建龙和民警在全县奶山羊被盗案的集中侦破行动中,每抓获一个团伙,都要继续追查被盗羊的下落,不见赃物绝不放手,不归还群众丢失的羊,他心里永远不会安宁。

  那三年里,他们共为群众挽回经济损失达三百多万元。

  后来,杨建龙被评选为全国公安“百佳刑警”。

  从北京参加完表彰大会,返回富平的第二天,杨建龙就立即把手下民警召集起来,一起研究近期高发的网络诈骗案和电动车被盗案侦破方案。

  他又开始了马不停蹄地续写他的刑警生涯新篇章。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