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公安局长指着宣传民警说:这个命案,你去破

来源: 真水无香公益 作者: 胡冰

  这是我从警12年中最难忘的案件。此案的破获,不仅聚集着数百名余杭公安战友的不懈努力,也凝聚着成千上万的网友智慧。

  7年过去了,今天,我之所以作为真水无香公益基金会的志愿者写下此文,就是希望能鼓励更多的公安自媒体人,敢于运用自媒体平台,发动网友为平安建设贡献力量。

  时至今日,依然清晰记得,那3张粉色的扑克牌——黑桃5、黑桃K、方块J,如何无声划破案件僵局。

  一石激起千层浪。

  这3张扑克牌,就是不经意间身先士卒的石子。

  1

  让搞宣传的人来破凶杀案

  “谁能告诉我,这3张扑克牌为什么会在纸箱里?”

  “为何只有3张?而且就是这3张?”

  “会不会是犯罪嫌疑人留下来给我们的暗示?就像侦探小说里面那样,凶手是在向我们发起挑战?”

  ……

  那是2013年3月22日,距离“3·15杀人抛尸案”,侦查已经持续了整整一周。

  当晚7时的案情分析会上,局领导突然指着我的方向说:“这个案子接下来由你来破!”

  那几年,我在余杭区公安分局,担任警察公共关系科科长。“让我破案?哪有让搞宣传的人来破凶杀案的?”我心里一面迟疑,一面赶紧回头看看谁坐在我身后,发现竟然是一堵墙……

  “别看了,就你们公关科!”局领导盯着我,语气斩钉截铁。

  这下,我紧张起来,懵着回到座位上,拿出本子,假装记录着,其实,大脑一片空白。直到在投影仪上,再次播放所有拍摄的现场、物证照片,也没找到让自己兴奋的线索。

  这时,一名刚参加工作不久的新民警,在边上提醒了一句:“胡科长,在那个纸箱里我们还找到了3张扑克牌,我们已经做过鉴定了,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痕迹线索,不知你有没有用?”

  我立马让他把这3张扑克牌的照片投到墙上。当我第一眼看到时,想到的是神探柯南、福尔摩斯……在那些经典的侦探剧中,凶案现场留下的扑克牌总是不同寻常。

  这3张扑克牌,是当时专案组唯一没有深入分析调查的现场遗留物。

  3张粉色的扑克牌,黑桃5、黑桃K、方块J,当时被尸体压着。

  到底有没有用?既然谁也不能全然否定,不如把这扑克牌抛出去?在侦查陷入僵局时,活跃思路也好,钻牛角尖也罢,局里都希望能借机开拓一下侦察方向,鼓舞团队士气。

  当这3张扑克牌,前所未有地摆在刑侦会场的正中央时,此案法医朱光烈立即表示否定:“从死者身上的伤势和作案过程分析,她没有求救的可能性。这扑克牌应该是无意间掉进去的。”

  “这可能是玩‘扎金花’时的一把牌,因为只有3张,但这种玩法本地很少见。”

  “棋牌室要查,这很可能是搓麻将时使用的筹码弃牌。”

  ……

  就在大家时而严肃,时而玩笑的讨论中,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我的脑中出现了——召唤网友!

  请网友帮忙分析扑克牌的含义,如果真能得出有价值的线索更好,哪怕不能,起码可以通过传播,发酵更大的影响力。

  余杭区公安分局时任局长方国伟,也特别强调了这个举措的重要性,一些官话、套话我没记住,但有一句我刻骨铭心:

  “尸体的身份不清楚,我们的拳头就只能打在棉花上。迅速找到认识死者的人,就是这个案子的突破口。咱们公安机关一直是,靠走群众路线来为人民服务的。我们民警再多,跑得再勤快,能有网友多,网络快?互联网+时代,网上群众路线怎么走?希望大家借此机会好好探索。”

  当时,既感到被鼓舞,但也深感压力。此前,传统的协查方式,几乎已经都用过了。这一周里,微博上,我们每天都在发“悬赏通告”,但网友转发量不大。

  图为案件发生后,第一时间发布的“常规版”悬赏通告。

  我还组织了一场新闻发布会,请来30多家媒体记者,目的就是希望各级新闻媒体帮忙协查尸源,然而,结果也很不理想。各媒体记者兄弟都很为难,不能直接刊发死者相片。

  如何在常规的舆论配合协查中打破惯性?

  “扑克牌”和柯南大神帮了大忙。

  我在杭州公安媒体记者群里,再次发布新闻发布会的邀约。起初,许多记者听闻又要协查尸源,都不愿来,当我把3张扑克牌的事一说,大家纷纷就兴奋地报名了。

  当晚,我和同事一起制作了一条长微博,《余杭警方,请您破案》,配图用的就是“神探柯南”。发布前,凭借多年的宣传工作经验,我隐隐约约预感到这条会爆,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网感,但它会爆得如此厉害,也完全在意料之外。




  2013年3月30日,@余杭公安在新浪微博发出的“扑克牌”悬赏通告。

  2

  “王炸”回应:

  “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后续会向大家通报。”

  临危受命,这是局领导全面衡量后的决定。

  看似偶然,却是在各路尖兵持续发力后,继续跟进的一个新阵营。

  还是先从案件起始讲起。

  报案的程大妈,那年60多岁,家住余杭城郊。3月15日早,她在世纪大道附近拾荒时,发现一只大纸箱,倾斜在岸边,纸箱两面已经裂开,露出淡蓝色的棉被。正当她打算伸手去拉时,发现棉被上有一片暗红的血迹。她吓得心惊肉跳,转身跑到马路上,找到清洁工老李,两人壮着胆子,拉动棉被,一只穿着丝袜的人脚,被带了出来!

  两个人火急火燎地报了警。

  程大妈在拾荒中,意外发现桥下的纸箱,比洗衣机还大。

  案发当天,正好由我主持官方微博@余杭公安。就在程大妈报警后不久,微博上开始陆续出现许多网友的留言:

  “恐怖!余杭有人被分尸,藏在纸箱里。今晚不敢走夜路了。”

  “世纪大道这里好多人围观,不知道出什么事了。听说有人被杀了。”

  “听说有个女孩被奸杀、分尸、抛尸……太可怕了。求辟谣@余杭公安。”

  “是情杀?仇杀?财杀?反正我看不像自杀。静待官方信息。”

  ……

  我仔细翻阅并记录着每条留言,110指挥中心来电:“胡科长,刚刚接到一位拾荒的大妈报警,世纪大道良熟村路段小河边,发现一个纸箱,里面好像有一具尸体,值班局领导已带领刑侦大队前往现场,请你也立即前往。”

  许多人以为宣传民警只是坐办公室,一杯茶一张报,刷刷微博过一天。其实,那些年,我出警去现场的次数,要比此前的3年刑警生涯还要多。

  火速赶赴现场的途中,微博上的留言已经不停翻倍。杭州各级媒体记者的电话,更是此起彼伏地打来,他们也是从微博上获悉此案,有的记者“出警”速度比我还快。

  作者胡冰(右三)在办案现场

  围观人群中,已有3台摄像机对着一位大妈在拍摄。我悄悄走到了摄像机后面,被边上的记者认了出来,他们急忙调转方向,将话筒递到了我这里。“胡科长,您好,能给我们介绍一下,目前警方的调查情况吗?纸箱中是尸体吗?男的还是女的?是否分尸了?”一位女记者问道。我委婉地拒绝了他们的采访,而是先去了解情况,让他们耐心等我消息。

  跨过警戒带后,我迅速找到了局领导,简要汇报了微博上的信息和现场记者的情况。局领导拉下口罩(不是因为疫情,而是现场勘查的严谨),他对我说:“老规矩,你负责接待好记者,发布可以发布的信息。具体内容么,你自己把握。”

  这看似最大的信任,其实也是最大的压力。

  每当发生重特大案件时,我最担心的,就是因为我们主观的担忧,不敢正面发声,从而引起猜疑和舆情。我一边思考答复口径,一边用手机拍摄了一组现场图片,随即在官方微博上,发出了第一条此案的警情通报。这时,距接警时间,仅仅过了3小时。

  从法律层面讲,在没有拿到尸检报告前,死者是他杀还是自杀是不能随意下结论的。正因如此,我当时在发布消息时用了“启动命案侦破快速反应机制”这句话。

  在现场记者一轮又一轮地“轰炸”式采访下,我只能用“王炸”回应:“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后续会向大家通报。”

  这些都是宣传民警努力去实现的平衡。要当公安局的发言人,尽快发布权威消息;又不能过多泄露案情,影响侦破。

  3

  刑侦、法医、化验尖兵组合出击

  余杭刑侦大队技术室一直实力很强,早在2003年,就被公安部评为全国一级刑事科学技术室。技术骨干王午飞,刚刚被派往美国,师从李昌钰博士,学习半年归来。

  在案发现场,技术员们从踏上阶梯开始,就像扫雷一样,认真查看每次落脚的地方。大家都尽量踩着前者的脚印缓慢前行,这可把围观群众急死了,恨不得自己下去把纸箱撕开。

  纸箱很普通,上面贴满了透明胶。通过技术员的细致勘查,发现了几枚残缺的指纹,王午飞立即叫人采集后,送回单位进行技术处理。

  纸箱外部勘查结束后,法医朱光烈打开纸箱。纸箱内,装着一名年轻的长发女子,身子蜷曲着,穿着米色外套和黑色裤袜,没穿鞋子,右侧额头上,有明显的擦伤。

  在对死者的面部及衣物、饰品等部位进行拍照后,朱光烈仔细搜索了死者的口袋,遗憾的是,没有发现任何证件和随身物品。这是刑警最不愿意遇到的状况—— 无名尸体!

  “初步看,是外力损伤致死,我马上去组织尸检。”朱光烈判断。

  随后,技术室全体民警把现场分割成小块,进行拉网式的深入勘查。他们猫着腰,仔细寻找犯罪嫌疑人可能遗留在现场的蛛丝马迹,小到一根毛发,一个烟蒂。

  图为技术人员在现场勘查

  程大妈也被要求跟随民警,前往派出所做笔录,上车前,她叮嘱现场的民警,帮她看管一下她的三轮车。这一幕,让在一旁喝水的王午飞突然想起了什么,立刻放下水瓶,朝那辆三轮车走去。

  他的这一举动让同事有些惊讶,“你不会怀疑她吧?”

  “她具备抛尸的一切条件。别忘了2012年良渚的5•19杀人抛尸案。”王午飞说。

  5•19杀人抛尸案,是一出让人痛心疾首的家庭悲剧。因为怀疑19岁的女儿吸毒,赵某在与女儿发生激烈争执后,竟将女儿勒死,用三轮车将女儿尸体,运到一条村道上抛弃

  当时,警方在抛尸现场周边的监控视频中,发现赵某骑着三轮车进出。进去时,车斗里有棉被包裹着什么东西,返回时车斗是空的。这一线索为最终破案,起到了重要作用。

  发现这一证据的民警叫王若天,是视频组组长,他所独创的“视频作战技战法”得到了全省同行的一致好评。此时,他也已经赶到了现场,并和派出所民警一起详细核对周边监控点位。

  朱光烈一边让同事帮忙把尸体装进尸袋,一边告诉王若天:“初步推断,死亡时间3天以上,你做好拷贝一个礼拜数据的准备吧。我们马上去解剖,更精确的情况,解剖后告诉你。”在这样的沟通中,团队的默契体现得淋漓尽致……

  法医朱光烈,在现场勘察

  朱光烈担任此次解剖的主检员。死者,女,身高1米58,龅牙,尸斑多处于背部和腿部下侧。头部有多处损伤,颈部有多处掐伤,膝盖有擦破痕迹。左鼻孔有鼻钉,3个耳孔,指甲做过美甲,虎口处和左脚脚裸处有青色文身,左足底有血迹……

  整个尸检有序推进。一名女法医把死者的头发轻轻理去。随着头皮的显现,死者左后脑顶部的两个伤口逐渐清晰。法医,是能让尸体“说话”的人,死者身上的特征和线索一一浮现,并提取到了多种他人留下的生物检材样本。这些样本,被迅速送往“许一权工作室”化验分析。

  “许一权工作室”,是余杭刑侦大队的专业DNA实验室。这个实验室,不仅在浙江公安系统小有名气,还曾帮助外省公安,破获了多起大案。

  许一权拿到检材样本后,立即进行化验分析。

  ......

  当晚7点,第一次案情分析会上,会议室里坐得满满当当。

  现场勘查组由王午飞汇报:

  1、在胶带纸上发现了数枚指纹,已输入杭州市公安局数据库比对,没有比中,正在扩大比对范围;

  2、被子上发现的血足迹与法医在死者衣服上发现的足迹认定同一。因为残缺严重,鞋印长度宽度暂时无法判断,但花纹特征明显,对于调查鞋子品牌有价值。

  3、纸箱应该是被人拖放在现场的,具体作案人数暂时不明,计划通过模拟实验判断。

  4、纸板箱内发现了三张扑克牌,分别是黑桃5、黑桃K、方块J,牌面上没有发现可疑痕迹……

  在这次会上,这3张扑克牌并没有引起大家的兴趣,大家最关注的,还是死者的身份。

  法医组汇报时,将死者的面部照片投影在屏幕上。圆形的脸蛋略带稚气,微黄带卷的头发有些凌乱,上唇微翘,两颗门牙露出一小截。如果不是她脸上留下多处擦伤和血迹,就如同睡去般安详。

  朱光烈说道:

  死者伤势有多处,头顶3处皮下出血,颈部有大面积的掐痕和指甲痕。经解剖发现,死者是被掐颈后,窒息死亡,身上的伤痕可能是搏斗过程中形成的。颈部的伤痕是徒手作案形成,头顶的伤痕系木制工具打击形成。尸体被发现时已经软化,根据尸斑多处出现在背部和腿部下侧分析,死者遇害后呈躺姿的时间较长。根据胃内的红辣椒皮溶解度分析,最后一次进食,应该是死亡前4小时。综合分析,死者死亡时间在3天以上。

  此外,当天重案组的兄弟们着重对纸箱进行了调查。他们根据纸箱上印着的品牌,和手写的“杭、广来、10”几个黑字,找到了这个纸箱的出处,一个在余杭开塑料制品店,但是,店主老余的客户名单有500多人,核实难度非常艰巨。不过,他们把程大妈的嫌疑排除了。在对她及家人、邻居进行了走访调查后,就连她事先“捡”走死者随身物品的可能性也被排除了。

  尸源查找组也碰到同样情况,无论是周边群众还是网上失踪人员,均没有找到与死者相像的。不过,这让民警更加坚定地认为,死者不是本地人。

  经许一权化验得知,从死者身上提取到的毛发、唾液、精液三种可疑生物检材的DNA为同一男性。

  听完汇报后,明确下一步工作任务。首当其冲是查找尸源。死者身份一旦明确,就能尽快缩小调查范围,许多科技侦查手段就有用武之地了。

  图为第一次案情分析会现场

  4

  不失纤毫

  此后的几天,一直阴雨连绵,余杭公安新成立的打击刑事犯罪合成作战中心,全力投入到死者身份的调查中,共查询比对失踪人员1500余人,向全国各县级以上公安机关都发布了专案协查函。

  走访组前往杭州主城区,特别是与余杭区相邻的地区进行了大面积排查……

  重案组走访各杂货店、小卖部……

  技术组在抛尸现场进行了模拟实验。他们找来一个同等大小的纸箱,放入了与死者重量相等的物体,分别由一个人、两个人模拟从路上搬到尸体所在的位置。实验发现,两个人合搬,需要80秒完成,单人实施时间稍长,且需要相当的体力,越接近河边,体力越到极限。据此分析,这个过程一个人也是可以完成的。另外,他们模拟了将纸箱装进各式小型客车的后备厢,发现都装不下,最理想的运输工具是三轮车或中小型货车。

  图为王若天在视频分析现场

  这一分析结果鼓舞了视频组的信心。可是,抛尸时间的不确定性,让王若天他们的工作压力极大。5个人面对的,是近20000个小时的数据,全部要通过人眼一分一秒地查看。有一名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小伙子,看了一天一夜,两眼发晕,直接吐了。

  期间,他们好不容易找到了一辆形迹可疑的面包车,在东西两个监控中,出现的时间差是16分钟,比正常通过时间足足多用了6分钟。这6分钟,司机做了什么,监控无法捕捉,但其嫌疑程度极高。然而,经重案组调查,发现这个车主当时是接了个电话,不经意间放慢了车速。

  这样的兴奋点,时不时会出现,但又都像流星一样来去匆匆。时间一天天过去,案件依然没有突破性进展。

  3月16日,

  查明纸箱上粘贴的润天胶带纸,在余杭区江南食品市场,只有一家日用百货商店批发。最近,该店进过10箱这种胶带纸,规格有两种,出售地遍布余杭临平城区各小超市、杂货店……

  3月17日,

  从台州路桥某塑业制品厂调查获悉,带血纸箱是2012年下半年开始使用的,字体颜色是从2011年10月份开始使用的;从台州某物流公司调查得知,纸箱上的黑色手写字系该店今年新招店员所写……

  3月18日,

  生物检材跟数据库比对结果显示,嫌疑人所留DNA与一名前科人员部分吻合,可能有血缘关系,但是纸箱上的指纹与他不吻合。

  3月19日,

  对现场周边的所有文身店、美甲店进行走访调查,没有任何发现。

  3月20日,

  民警找到了与现场血脚印花纹匹配的鞋子,是一款运动鞋,余杭临平有家专卖店,去年曾卖出过这款鞋子41双,退回上级批发商180多双,要查出谁买了这些鞋子基本不可能……

  其间,余杭警方在周边地区大街小巷贴满了印有死者头像、文身等特征的寻尸启事、悬赏通告近50000张。一时间,死者是谁?怎么死的?成了百姓茶余饭后热议的话题。可是,有价值的线索就像晴天一样,迟迟没有出现。

  5

  KJ5=快救我?

  当《余杭公安,请您破案》的帖子在余杭公安、余杭刑警的微博相继发布后,微博上关于“扑克女尸案”的热度就在直线升温。协查函中,所留的两位民警电话开始不停响起,分管重案的卢胖子,他抽空打了个电话给我:“我一晚上都不敢进卧室,就坐客厅里通宵接电话、看短信。过去这24小时,我都换了5次电板,手机如果爆炸了,你小子要赔我啊!”

  之所以如此火爆,也是因为杭州各级平面媒体,纷纷刊登了这份协查,无一例外地把3张扑克牌作为主图发布。更重要的是,杭州《都市快报》通过排列组合,将3张扑克牌次序排成,黑桃K、方块J、黑桃5,然后文章的标题是:《KJ5快救我!这是女孩发出的求救信号?》。这个神标题的出现,迅速点燃了更多新闻媒体对此事的转发,就连江苏卫视等省外媒体,都大老远驱车,赶到余杭公安来采访。

  图为2013年3月24日,杭州《都市快报》对此案的整版报道。

  作为局里的新闻发言人,以前,我总担心案子发生后,记者来得多。那几天,我巴不得记者能把公安局大楼给围了。

  我们科24小时轮流、不间断地盯着微博留言和私信,生怕漏掉了什么重要线索。

  在短短24小时内,央视新闻、头条微博、凤凰视频等新闻类官方微博纷纷转发,“南派三叔”等微博大V也给出自己的分析意见,新浪、网易、搜狐、新华网、优酷、土豆等热门网站,纷纷在显要位置发布该新闻,腾讯QQ直接弹出新闻窗口。一时间,网友们纷纷关注,并参与到这起案件的侦破中。虽然许多网友都是怀着对侦探推理的热情,冲着3张扑克牌的含义来的,但至少,更多网友获知了此案中,被害女孩身份尚在侦查之中。

  微博留言不计其数——

  @邹邹有理:

  “大胆推测,脚上穿红绳一般为辟邪或本命年所用,那她的年龄应该是二十四岁?三张扑克牌,黑桃K不管哪种传说,都是国王级别,方块J是王子一级,莫非跟两个男人有关?另外,黑色代表黑夜,黑桃5是否说明被害时间?”

  @粒粒的光明磊落

  “J和K都是男的,Q就是死者,5代表find。意思就是要找到那两个男的凶手”

  @YxXyXxY:

  “K和J会不会是名字的缩写呢?”

  @一朵花香:

  “5?K?J?我觉得跟牌没关系。”

  @胡同雨:

  “两张黑色一张红色,似乎想暗示一点儿什么。”

  @小YY的马:

  “扎金花的时候输了,不肯给钱,被打死了吧?”

  @杨欣欣欣欣欣欣欣:

  “个人认为那名死者应该是那种混混类的女生,查明她身份应该从那个镇的网吧、酒吧等休闲场所入手,至于那三张扑克牌有可能是她自己赌博的时候留下的,那个凶手可能是赌博高手。再看看文身是什么图案,还有戒指可能有什么意义。”

  @Audi-TT:

  “文身和三个耳洞说明是娱乐场所工作的人,这类人一般会用假的身份证。可以推断非杭州人。在娱乐场所征集线索靠谱。”

  @葛丽泰亚里士多德:

  “死者的手上有血,扑克牌却很干净;很有可能是凶手留下来混淆视听的,先检查一下扑克牌上的指纹吧。”

  @kelly峰:

  “我觉得身上的文身和本案没有太大的关联,只是个人喜欢,至于那三张扑克也许是死者慌乱中留下的线索,最主要的是死者身上的伤,鼻子那里的小洞。”

  @野岅惠美:

  “凶手肯定没那么傻,用扑克牌透露自己的信息,所以这会不会是一种计数方式,意思是死者是第5+J+K=29个受害者?”

  @l骄傲进发:

  “广东公安曾经发过扑克牌通缉令,看看这三张牌对应的那三个逃犯是否落网了。会不会是那三个逃犯所为?”

  ……

  帖子没爆前,我压力很大,现在爆了,我又隐约感受到了另一种压力。在传统的外宣思路中,这种方式是不可取的。许多人总觉得,案子破获才能宣传,案子没破就该低调。微博上,也有群众指责这一做法是在“消费”死者。对此,我和全体小编总是一一诚恳回复:“希望尽快查明死者身份,破获案件,告慰死者。”也正是这种坦诚,让许多网友感受到了,余杭公安公开透明的态度和全力破案的信念,为此,许多网友给予了警方中肯的建议和真心的祝福——

  @青年STYLE:

  “木有摄像头拍到么,或者身上有木有什么线索?其实我估计三张牌是忽悠你们呢。或者是杀人凶手喜欢打牌,然后在打牌时将女子杀害,把扑克放在尸体上。”

  @1个消失的人:

  “好奇的是为什么找了这么久都没有线索,莫非死者是初次来杭,所以在杭州并没有什么朋友?假如是初次来杭一般会带身份证。没带在身上,应该不会是遗落在宾馆,宾馆工作人员发现有客人失踪或者在房间发现身份证,会在看到新闻后通知警方。估计死者是初次来杭,住朋友家,遭朋友杀害,并弃尸。”

  @小飞鱼的梦想园:

  “希望认识她的人尽快出现!快快破案!蜀黍辛苦了。”

  @遗失的心

  “她是谁?寻真相!有没有认识的!警民合作,广大市民都希望凶手能早日落网!”

  ……

  6

  希望总在“云”背后

  热闹归热闹。我心里明白,如果这么大的动静还找不到有价值的线索,那就真成作秀了。于是,第一时间将微博发现的疑似线索汇报给专案组,让他们安排人员立即核实,是我每天的工作之首。其中,有一位网友提供的线索,至今,还是印象很深。

  然而,这样的线索一次次让我兴奋,又一次次被调查后否定。

  不过,我们没有灰心,网友们也没有灰心,他们结合各自的工作、爱好,竟从不同角度给破案带来了很多支持。

  小吴是个文身师,在武汉经营着自己的文身店。3月24日,当小吴在网上看到“3•15”杀人抛尸案的相关新闻后,特别是看到协查通报上死者的两个文身后,他立即将警方的协查通报和图片发布在百度“文身吧”上。

  贴吧的文身发烧友们认真“会诊”后提出:

  从文身的毁皮程度来看,不是大师级作品,应该是小店的三脚猫师傅所作。从图案上看,像是夜市文身摊出产。给顾客一份各类花纹的‘菜单’,顾客随便点一个,然后就给文上了。图案很普通,没有特定含义……建议警察叔叔不要在文身上浪费太多警力了!

  撤回对文身店排查组的警力。

  这一信息让局领导立即做了决定:

  此后几天,网友对于此案的热情,已经完全转向为警方提供线索。一位从事服装行业的网友主动提出:能否发布死者衣物图片,他们可以帮忙分析这些衣物的产地等情况。

  我们立即响应网友要求,在微博发布了死者衣物的照片。不到一天,就有网友发来了他的调查情况:外套是杭州鑫雨服饰公司生产的,该工厂位于杭州九堡某村,联系人李某。随后,又有网友查到,死者的黑色背心在淘宝上只有两家商铺出售,一家在江苏、一家在湖州,今年以来共卖出142同款背心,如果死者的背心是淘宝买的,可以去淘宝公司查询她的身份。

  图为被害女孩的黑色背心

  一条条网友提供的线索,继续源源不断地传到专案组。面对这一情况,专案组既喜又忧。喜的是,网上传递的线索数量是传统走访获取线索的数倍;忧的是,这么多线索,一时难以全部消化。不过,最让大家欣慰的是,网友们纷纷赞扬余杭公安,公开透明发布案情,敢于让网友参与破案的做法。

  从案发当天开始,警方微博每天上午顶起尸源协查的帖子,每天晚上发布一条案情分析会的情况。每次发布都有网友留言鼓励,这让专案组的民警们无比感动。大家都觉得,距离破案的日子不远了。

  7

  水落石出

  在警察与网民的热切期盼中,又一周,案子依然没有突破性进展。清明这天,专案组民警没法回家祭祖,一想到还存放在殡仪馆冰柜中的无名女尸,谁也没有怨言。

  在此后的10天里,指挥部里,那张临平辖区地图上的红点点被去掉一批,又添加一批。随着红点的变化,大家明显感觉到,这些红点在无声之中指明了方向——  联盟小区。

  4月10日,一名本地网友传来了一条模糊线索:“曾在小区里看到过跟死者相像的人,来买过香烟,一身酒气,说话很拽。之后,跟男朋友一起来过,名字不清楚,她来买烟时的围巾,和死者的一样。”半个多月来,这样的线索收到了许多,但这个网友的身份让大家十分兴奋——她是一个小超市的营业员,就在联盟小区边上。

  “联盟小区!”局领导说完,将又一个红点标在地图上。随即,专案组调集警力,对联盟小区展开地毯式的走访调查。

  4月15日,连续加班一个月的重案组民警陈昀有些疲惫,但他依然拿着小区住户表格,挨家挨户访问。为了缓解腰椎盘突出的疼痛,他特地穿上驴友装备,拄着登山杖行走。在走访到联盟小区一家小卖部时,老板告诉他,3月10日左右,有一名男子,1米7左右,微胖,曾经在他的超市里买过两卷厚的透明胶带纸。陈昀立即提取了店里的胶带纸送回大队,经比对,与带血纸箱上的胶带纸相同。

  这条线索的出现,更加坚定了专案组的侦查方向。虽然死者的身份依然是个谜,但案情的真相已近在咫尺,凶手的轮廓正逐渐浮现。

  4月23日,更加重磅的消息传来。纸箱胶带纸上提取到的残缺指纹通过公安数据库远程比对,发现与一名有前科的男子吻合。该男子,24岁,名叫佑峰(化名),安徽籍,微胖,身高171cm。因年少时与人打架,他留下过案底。经向安徽警方核实,近年来,他一直在杭州余杭区等地打工。此案重大作案嫌疑人终于浮出水面。

  锁定佑峰后,专案组全面追查其踪迹。首先,民警在余杭联盟小区发现,他曾在该小区暂住过,女尸发现后的第三天离开了。

  在对相关知情人的调查中,民警得知,佑峰很可能前往萧山区,或江干区打工。可是,案发已经1个多月,如果佑峰就是杀人凶手,极有可能外逃。事不宜迟,专案组兵分3路,分别前往佑峰安徽老家、萧山区、江干区循迹追捕。

  4月23日傍晚,前往江干区调查的民警传回消息,佑峰很可能在九堡某服装厂打工。重案组便衣民警迅速前往该厂秘密调查。在确认佑峰就在厂内后,当晚7时许,20多名民警组成的抓捕组进入该厂,并迅速控制了各进出要道。

  车间里,佑峰正低着头在一台缝纫机上认真地干活。车间门外,6名抓捕组民警迅速冲入。在身旁其他工友还没缓过神来时,佑峰已被戴上了手铐。他没有丝毫反抗,反而感觉自己解脱了。

  当民警告诉他是余杭区公安分局的民警时,佑峰叹了口气说:“ 我知道。是我杀了女朋友。”

  犯罪嫌疑人缉拿现场

  8

  凶手的眼泪

  当晚,佑峰如实交代了他杀害女友并抛尸的经过。交代中,他情绪低落,低沉的讲述中,多次留下悔恨的泪水。

  2012年12月,在一款网络游戏中,佑峰认识了小陈。现实生活中,佑峰性格内向,收入不高,与一些打工青年一样,内心总有种莫名的自卑感。虚拟的游戏世界恰好满足了他的内心需求。在游戏中,他将自己打造成一个豪迈、仗义的侠客角色,与小陈扮演的卖萌、调皮角色玩得十分投机,两人通过网聊聊天软件熟悉并相恋。

  2013年春节后,小陈来到余杭,和佑峰一起住在联盟小区的出租房里。佑峰满心欢喜地憧憬着两人的未来,然而,他却接连发现小陈总是跟另一个男子在联系,而且,常常是当着他的面联系。期间,他们为此吵了好几次,佑峰心中的醋意,逐渐让他失去了理智。

  3月9日,因为小陈与那个男的反复在联系,佑峰多次提醒未果后,他把电脑砸了就出门了。当天夜里,小陈就到网吧去上网。

  10日,凌晨4点左右,佑峰赶到了那个他们“相识”的地方。谁知,一到网吧,小陈依然和那个男的在网络游戏中玩在一起。佑峰非常生气,感觉她就是在欺骗自己,于是,没有跟她讲挽回的话,向她要了出租房的钥匙,自己回去了。

  早上7点多,天已经大亮。小陈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出租房。她打电话叫佑峰开门,说:“过去就过去吧,再给我去买点儿早饭,最后一次了。”

  佑峰去给她买来早饭,小陈吃完后,佑峰对她说:“能再抱你一次吗?”

  小陈答应了。

  讲到此处,佑峰有些激动:“我想挽回她,但她一直不肯给我机会。我对她说,你离开杭州,过几天听到这里有人自杀,你会不会心痛,会不会感到惋惜?她说不会,还问我有没有想过父母。”

  随后,一夜上网的小陈,躺在佑峰的床上睡着了。佑峰先到楼下干洗店把小陈的衣服拿上来。回来之后,他就在房间里坐着,想到了自杀,于是下楼到超市里买了一把水果刀和一小瓶白酒。回到出租房,他回想着自己为小陈所付出的一切,到临平租房子、向朋友和家人借钱、计划跟她一起做广告业务……

  “为她付出了这么多,我觉得自己被欺骗了,很委屈。当时我就想到了要跟她一起死,先把她杀死,之后再自杀。”佑峰说,当时自己越想越气愤,堆积的怒火终于爆发了。

  他在小陈身边徘徊了很多次,没敢下手。中午12点左右,小陈还没醒。他下定决心要杀掉小陈,于是一条腿跪在床上,用双手掐住了小陈的脖子。小陈挣扎着,掉到了地上,他就骑在她身上,双手仍旧掐住她的脖子。

  “我看到她还在挣扎,就起身到桌前抽出一个木头抽屉,朝她的头狠狠砸去……”

  终于,小陈没了呼吸,佑峰到厕所喝了一大口白酒,狠狠摔破酒瓶,拿起刀朝自己的脖子戳了几刀,又拿了一把小剪刀割腕,还用水果刀在肚子上戳了三刀。此后,他挣扎着回到房间,把小陈的尸体抱到床上,用被子盖好,然后和她躺在一起,接着就昏厥过去了。

  当晚6点多,佑峰在疼痛中清醒了过来,极度害怕。他想到了家人,就没敢再次自杀,穿好衣服去医院包扎治疗,直到3月11日早上8点钟他才返回。就在他走到租房的楼梯口时,看到一个大纸箱,于是就拿着这个纸箱回到房间。他先把一条被子装进箱子里,然后把小陈的尸体裹进被子里。因为担心纸箱破掉,他慌慌张张地下楼,到一个超市,买了比较宽的透明胶带纸,将纸箱用胶带缠了起来。

  用胶带包装好后,已经是下午一两点了。佑峰一直等到晚上八、九点钟,外面天已经黑了,也没有什么人了,他才抱着装着尸体的纸箱来到一楼楼梯口。

  “当时我很害怕,不敢将纸板箱搬出去。刚好一楼楼梯口,墙壁上靠着一张圆桌,我就将纸箱藏在圆桌背后。之后,我就到边上一家旅馆住了两个晚上,又跑到老乡那儿将就了一宿。直到14日晚,我才去借了辆电动三轮车,将那个装有小陈尸体的纸箱搬到车上。”

  佑峰骑着这辆电动三轮车,开出了联盟小区,直接开到了世纪大道,把纸箱从那座小桥旁的台阶上推了下去。

  图为监控视频截图,佑峰骑着的蓝色三轮车上,装有小陈尸体。

  9

  谜底

  4月24日凌晨,民警押解犯罪嫌疑人佑峰,来到了他在联盟小区曾租住过的房间,在窗户外的隔板上发现了一把小刀,在床板、床沿和一个已经破损的抽屉上发现了血迹。随后,民警在九堡佑峰现在的出租房中找到了死者的部分衣物和随身物品。当民警从一个棕色的女式钱包中找到一张身份证时,小陈的身份终于真相大白。陈某,女,1994年出生,安徽籍。

  根据身份证上的地址,民警迅速与小陈的家人取得了联系。4月24日下午,小陈的父母、弟弟赶到杭州认尸。家属们泣不成声。安慰过后,我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们没看到扑克女尸案的新闻吗?”小陈的弟弟说,他在半个月前曾经在网上,看到过这个案子的协查新闻,但觉得不会是自己的姐姐,就没点开看。

  我一直认为,如果当时他点开看了,这个案件应该可以更早地破获。

  讯问时,民警反复询问佑峰,那3张扑克牌是怎么回事,佑峰说:“作案后我也看到了相关报道。我真的不知道扑克牌是怎么回事。我反复回想,只记得我的抽屉里原来就有一堆扑克牌,我当时拿抽屉砸她,可能是掉进去了3张……

  犯罪嫌疑人曾出租的房间里,用来砸死者头部的抽屉,仍沾有血迹。

  历时40天,余杭警方用夜以继日的努力,告慰了死者。

  4月24日,余杭公安撰写了此案详细的新闻通稿,并对外发布。该通稿共2000余字,详细介绍案件的侦破经过,同时用大篇幅表扬了网友给予的帮助。《南方日报》还专门对此进行报道,称其为“通稿典范”、“史上最多细节的通稿”。

  这起案件,绝对不是余杭公安历史上最重大的案件,但,这次探索正如局长方国伟当初讲的那样,意义深远。

  4月25日,《浙江日报》等媒体纷纷对破案情况进行了大篇幅报道,一致肯定了余杭警方敢于尝试利用网络破案的做法,《钱江晚报》对此评价为,“中国刑侦史上的突破”。

  4月26日,《人民公安报》头版刊登,傅蕾撰写的短评《网络时代走群众路线的样本》。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