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俏也不争春

来源: 作者:杨素宏

——雨城警嫂张咏梅访问记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题记

春的脚步刚刚来临,窗外的梅就开了。花蕊像破茧的蚕虫一样,从含苞的骨朵里探出头来,散出淡淡的悠香。

欠下的一篇文字,是要写一位平凡而又有着别样人生的警嫂,叫张咏梅,是四川省雅安市雨城区河北派出所社区民警、“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戴鹏的妻子。许是因不太熟悉张咏梅的缘故,自从第一次见面采访后,竟一个多月时间里找不到下笔写作的由头,而导致停顿了写作思路。忽一日,看到办公室楼下窗外的梅树突然静静地开了花,亦随着窗外梅花的悠香点润,思路突然也打开了,并从脑际间蹦出几行诗句来:

窗外有株梅,雪中绽花蕊。随风送酒来,滋味醇香美……

又突然,想起毛泽东的词句《卜算子·咏梅》: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这虽然不是写的张咏梅,但我采访过的现在正要写的张咏梅,不正是这样的么?我想,窗外绽放的梅花与文章的主人公张咏梅,不是纯粹的巧合,而是冥冥之中的必然了。于是,文章的题目,也确定下来了:就用《俏也不争春》!

也许是由于之前真的不了解张咏梅,加上见面采访的时间太短,想写出她的丰满故事,确实是一件难事。但既已接受任务,那就得千方百计地去挖掘。

写作人物事迹的文章体裁有多种,专访不就是一种很好的形式吗?对,就写篇对张咏梅的专访。

微信图片_20200428162843.jpg

在雅安与张咏梅、戴鹏夫妇见面的时间,总共不到40分钟,要说采访,还真没有说上几句话。由于要赶往下一个采访点,我们只好相互留下电话、加上微信,约定方便时电话交流或微信聊天的方式完成后续采访工作。

时代的变化真是神速。古人也早就预料到当今时代“微信”的产生与应用,所以便造出了“无微不至”这个成语(虽然此成语的本义并不是指“微信”)。但如今,写文章要访问一个人,既可以通过微信文字、语音聊天,还可以通过微信视频直接对话,这与面对面采访几乎没有多大差别了。

于是,我打开微信,以微信聊天的形式,对张咏梅进行了补充采访,于是,便有了下面这些平凡的温暖文字……

其实,当我提出用微信聊天这种方式继续采访张咏梅时,她起初是担心的,一直担心自己没有什么可以拿出来圈点的事情。从我们最初的微信对话中,您就可以看出,她那不是谦虚,而是真的担心,甚至有些不安。后来能够继续聊下去,是在我不断的引导和启发之下,我们才从加微信好友之初,慢慢地变得熟悉起来,以至到了后来聊得越来越轻松,就像早已熟悉的微信好友一样。

且看我们最初聊的微信记录:

张:您好,杨老师,我是张咏梅,非常荣幸认识您!

杨:认识你们很高兴。感谢你们为了百姓平安所做出的无私奉献!

张:谢谢杨老师的理解和认同。我的事认真想了下,好像和他(戴鹏)没有多大关系啊。我不是一个可以宣传的好妻子啊。

杨:不是宣传,是对你作为一个优秀警察的妻子人生故事的讲述。百姓的平安,不仅是百万人民警察的奉献,更有警察亲属们——父母、妻子、儿女的奉献!

张:我就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做的也是大多数人妻所做的事,没什么好写的……

杨:人生的最平凡之处,就是最精彩之处!

……

我们的对话,就在这微信的你一言我一语之间,把一个默默付出、甘于奉献的警嫂张咏梅和“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戴鹏的人生线条素描出来了。或许他们的事迹和形象不足以打动别人,但至少,我是被感动的。如果我不被感动,也就不会有这篇文字了。

人渐渐熟悉了,话题就聊开了。

张咏梅告诉我,她目前在一家瑜伽馆当教练,工作生活都很有规律,孩子在成都上学,基本上不用他们夫妇俩操心了。她现在就是一心一意照顾好戴鹏,让丈夫更安心地当好警察、做好工作,让辖区百姓的“戴妈”不仅履行好“妈妈”的责任,更要履行好“婆婆”的责任。

其实,早在两年前,我就采访过张咏梅的丈夫戴鹏,我就是那时知道戴鹏被辖区百姓称为“戴妈”的。

戴鹏,雅安市雨城区公安分局中河北派出所民警,四十出头,干了20多年的社区警务工作,工作地点有仨:派出所、社区警务室、社区院坝。“戴妈”这个名字,是辖区百姓封给他的尊称。

戴鹏上班的社区警务室门前,有一棵百年皂角树,枝干约有四层楼那么高。20年多来,戴鹏和树下的居民们,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每天,他们都在树下聚集,谈些家长里短,谈治安防范,谈喜事忧事。“社区民警是真正意义上的勤务员。”戴鹏说,作为社区民警,就是要用心耕耘好社区这一亩三分地,要做到旱涝保收,不然社区警务工作就“没有饭吃”。所以,在社区,群众的事就是自己的事,换门锁、扛大米、查电路、换水龙头,治安网格化管理,预防犯罪宣传教育,换证件、开证明、帮群众申请社保等等,张家事李家活,没有一样不操心,没有一样不动手。婆婆妈妈的事管得多了,社区居民便慢慢地把之前称他“戴警官”渐渐变成了“戴妈”……2017年4月,戴鹏被公安部和人社部授予“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荣誉称号。

有了“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荣誉称号,戴鹏在与张咏梅和社区居民分享荣耀的喜悦时,感到压力更大了,工作也更尽心尽力了。

可是,再坚强的硬汉,也不是钢铁做的,也是一身骨肉做的,所以,他也有病倒的时候。但是,他却从来没有因为生个“小病”而停下为百姓服务的脚步。

张咏梅讲到丈夫时常带病坚持工作时,也流露出心疼的伤感。“人吃五谷杂粮总是要生病的。戴鹏有一个老毛病,就是慢性支气管炎,只要一咳嗽就是一个月,这期间一边上班一边进行各种治疗,吃的药都数不清了,看到他吃药,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有一次实在没有招了,就去看中医,我们这里二医院有个名中医,号特别难挂。每天医院8点开始挂号,我早上6点半不到就去排队,没想到还有比我早到的。我拿到的号是上午10点钟,我就在专家诊室门口的过道上排队等着医生叫号,等快到了就给戴鹏打电话,戴鹏从派出所过来看了病就又赶又回派出所处理工作上的事了。我继续在医院等着取药,然后回家煎药,这样一个大半天就过去了。其实我还有我的事,可是他说‘老百姓的事是天大的事’,我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只能听他的呗。”

张咏梅说:“我是一个很独立的人,要写我就写不了戴鹏了。”她在这句话的后面发了一个呲牙的表情。然后继续说道,“我对戴鹏来说,更像是个秘书,他一个电话我就得立刻行动。我办事效率之高,这是他钦佩的。比如,他经常要去看望生病的社区困难户,每次都不是事先准备的而是临时决定的,他说要去就马上通知我安排慰问品。他管的社区有3个五保户,逢年过节要自已掏包包去慰问看望,主要是送一些吃的和少量零用钱。送的虽然不多,但我心里还是犯嘀咕的。你想哈嘛,这事遇着谁,会没有一点意见儿?可我怎拗得过他?我知道,我丈夫他是一个善良的人。有一次快过年了,我从超市买东西回来时,在一个小区大院门口恰好遇到他,我说你在跑什么?他说王婆婆(退休老工人)鼓倒要给他发压岁钱,他怎么能不跑?我觉得好可爱的警民关系啊。退休老人把他当亲人了,五保户把他当亲人了,真的是鱼儿离不开水了,特别是每次我陪他去看望慰问困难户老人们时,老人们都很高兴地告诉他:‘我们反映的问题都解决了,太感谢你了!’这样的警民关系,我这个做妻子的,能不为他高兴么?”

微信图片_20200428162855.jpg

“我也知道,他真的很累,因为他的工作太琐碎了。可以这样说,许多人是不知道社区民警都干些什么工作的,但我知道。一针一线,一草一木,一门一窗,一钉一铆,他都细心关注、观察、了解,任何安全隐患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也瞒不过他的心思。他对小区的门卫也很关心和尊重,他认为门卫帮他做了很多事情,逢年过节他也会让我帮他买礼物给门卫们送过去。我曾经自嘲,我就是戴鹏的秘书、取款机、导航仪。”

我问她,你说你是戴鹏的取款机是怎么回事?款提到哪里去了?你是什么感受?然后又怎么做?还有,你是导航仪,你是怎么帮他的人生、他的工作导航的?……

这几个问题,她很快作了回复:“我这只是比喻说的,不必写到文章里吧?我觉得我只是一个对丈夫尽好妻子义务的人,不是值得宣传的人。”张咏梅似乎觉得前面的比喻不恰当,赶忙作了解释,并强调不用写文章宣传她。

我告诉她,“这不是宣传,是对你作为一个优秀警察的妻子人生故事的叙述。我们都知道,百姓的平安,不仅是百万警察的奉献,更有警察亲属们——父母、妻子、儿女的奉献!”

“我就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做的也是大多数人妻所做的事,没什么好写的呀。”

“就是这些平凡的事,让你和戴鹏的人生放射出光彩的啊!”

我提出,请张咏梅谈谈这些年她当好戴鹏“后勤部长”的故事,那些故事一定会有不少的“酸甜苦辣”。

她开始有些“腼腆”,“这要从何说起呢?”

“想起什么事儿就说什么事儿吧,点点滴滴的都可以!”

“当然就是些洗衣做饭那些事了啊。好像这些事太正常了吧?每个妻子都要做的啊!”

微信图片_20200428162849.jpg

“戴鹏一心放在公安工作上,肯定管家里的事少,你的辛苦是必然的。有了你的全身心付出,也才能让他安心工作。”

“是他对公安工作的热爱和执着,所以他会全身心投入。也是新时代的大好环境,所以他会更加努力地干好自己的工作。”张咏梅理解丈夫,也表明了自己的心迹。

张咏梅隔了许久,才回复我的信息:“呵呵,这个嘛,我可以跟你再聊一些。戴鹏对待工作,我说他是有强迫症的,有问题他就要立马解决,哪怕深更半夜的,可是对家务他就不会做了,可以说就是一个‘低能’了。所以我得当好他的后勤,他下班回到家来才有热饭菜吃,才有干净衣服穿。还有,我把自己的身体锻炼好,不拖他后腿,把家收拾好,让他回家可以好好休息,把家里家外的事做好,这就是我当好他的后勤。”

收到她这条信息,我又发了一条信息给她:“比如,你做瑜伽教练的事,比如你收拾家的事,比如你学做菜的事,比如你给社区贫困户大妈送‘红包’去的事,比如你和社区居民之间的对话……以及你们时常去看的那几位大妈姓甚名谁?她们的年纪有多大了?身体状况如何?你送‘红包’给她们之后,她们对公安民警、对戴鹏的认识和理解是怎样的?对戴鹏的评价如何?等等,你都可以告诉我。”我一连串的提问,让张咏梅一时不知道怎样回复。半天,她给我回了一条信息是这样说的:

“这个得问戴鹏,我通常是陪他去,我不会多问的,我也不会说什么,都是他跟老人们在说话交流,我就在一旁听着。”

“你记得你们每次去都是什么时候?白天还是晚上?你们去时候的天气如何?是大太阳还是下雨?你当时的心情怎么样?”

“通常都是晚上,我才有时间陪他去。”

我们之间的对话虽然是你一言我一语,但通过张咏梅的简单回复,我感觉一个鲜活善良的警嫂就跃然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给你讲的这些拉拉杂杂的话,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价值。如果没有用,就不必写了哈。好怕耽误您的正事哟!今天先聊到这里了,晚安了哈。”

“没有,没有,我就是听你摆家常闲龙门阵的。晚安!”

第二天上午,张咏梅如约给我发来了微信:“还是说戴鹏吧,结婚这么多年了,他没洗过一次衣服,也不会用洗衣机,您信吗?自从嫁给他,我就一直比他挣钱挣得多,您又信吗?”

我告诉她:“你说的这些我信。这也是要怪你啰,他不会用,也不用动手,都你是‘惯’的呗。你不让他动手,你把他的警服洗得干干净净,熨得巴巴实实,让他出门穿上笔挺的警服,以良好的警察形象出现在百姓面前!这就是你的功劳啊!”

“你挣得比他多,他把他有限的工资拿去帮助困难群众,你就把你挣的钱用来养家,这就是你为公安工作、为老百姓做出的奉献啊!”

张咏梅说:“您不觉得这样对大多数警嫂来说是不公平的吗?”

“是不公平,但你做了,而且是无怨无悔地做了。你的付出成就了他,帮助了百姓。这就是你成为最美警嫂的原因!不是吗?”我给她打了一个总结性的评价。

张咏梅还告诉我说:“他烧开水都会烧糊,我怎么能让他做饭?我说他不姓戴姓糊呢。所以呀,从嫁给他的那天起,我就告诉自己,绝不给他添麻烦!这么多年我做到了。”

“在外人眼里我已经很出色了,可是戴鹏还是不满意,一直遗憾我没有把儿子培养成优秀的人。”

“其实,我也很累的,二十多年来,我每天就跟打仗一样,得把时间安排的满满的。不过,自从‘自谋职业’后,我的时间相对自由了一些。比如,我现在在打理奶茶店就可以闲一会儿,下午6点到晚上9点,我要去教瑜伽课了,那段时间是我的工作时间。嘿嘿。”

“儿子没有他想要的优秀,可这也不能全怪我吧。我也要上班,要挣钱,我也只能管孩子吃饱穿暖,学习没管好,儿子现在只读了个大专。戴鹏经常加班,有时几天都不在家,回家还发火,儿子是怕他的。没给儿子一个温暖的成长环境,他也是有错的。”

“安慰”张咏梅说:“你们的孩子那么听话那么乖,已经很好了。至于文凭,我和我的女儿也都才是专科呢。关键是孩子品德好,懂事,就好啦!”

“您说的对,我们儿子虽然只是大专文凭,但现在在成都写软件(做程序开发),还是技术骨干呢。”张咏梅言语中还是带有点自信和满足。

“很好,高科技人才呐,真是不简单的。要说写软件,我们是搞不懂的。”

“杨老师,要不今天就聊到这吧,耽误您这么多时间,不好意思啦!”

“没关系啊,能听你讲你们的故事,花钱还买不到呢,何况我手机的流量是不受限制的呢。不过,你有事就先忙去吧,想起什么了,我们再接着聊。”

“那天在公安局(指采访组到达雅安座谈时),有记者问我有没有想过离婚这个问题。我说没有,其实是‘假话’,在小孩七八岁的时候,我是想过的。那时不知道怎么那么难过?只要戴鹏半夜三更了还在忙工作没回家,我想得最多的就离婚!可又想,我不能只顾自己,我要顾及我父母的感受,我不能让他们为我担心,我父母一直很喜欢这个女婿,引以为傲。我就这样忍过来了,什么事都靠自己最踏实。”

“你们结婚后有过吵架吗?”

“吵架是常有的,都是因为管孩子的事,我俩意见不一致,说着说着声调就高起来了。儿子大了,吵架也没有了。”这句话的后面,张咏梅加了个微笑的表情。

“现在我们的关系已经上升到亲情了。我是孩子妈,他是孩子爸。嘿嘿。”

“你们年轻时有过浪漫吗?”

“有,当然有。年轻时候过马路是我牵着他的手,现在是他牵着我的手。你觉得这是为什么呢?”

“少年夫妻老来伴。虽然你们都还没老,但夫妻感情越来越深厚了,过马路他更担心的是你的安全了。是不是这样?”我添油加醋般地帮她分析。

“应该是这样子的吧。时间在变,认知也在变。他现在有空爱看书,和他聊天通常是对‘哲学’问题的探讨了。什么客观啦,什么辩证啦,什么一分为二啦。总之,看问题没有年轻时那么固执、倔犟了。我说他是我的精神导师,时常拯救我脆弱的心灵。他对于我是一个粗糙的男人,我对于他是一个有趣的女人,是不是又跑偏了?”

“没偏,没偏。你说得真好。让我更加了解一个优秀人民警察和贤惠警嫂的家庭生活了呢。”

“戴鹏说他是下里巴人,我是阳春白雪,这明摆着三观不合嘛。我说下辈子不嫁他啦,他就傻笑。”

“你们真的是一对有趣的夫妻。相互之间说话都那么幽默啊。”

“2006年的时候,孩子小,在单位上班很累,戴鹏又不管家,我几乎抑郁。我说我要辞职,他也同意了,可以想象他承受了多大的压力。我辞职会少很多收入的,但我还是辞职了。我放弃稳定的工作,去学了瑜伽,是瑜伽疗愈了我。当然,这也离不开戴鹏对我的支持,我又变得健康快乐啦!”

“我亲爱的父亲在去年(2018年)因病逝世,享年七十八岁。父亲是重庆大学毕业的,在航空工业集团下属企业当高级工程师退休。我有两个弟弟,我们家是一个很和谐的家庭,相互关爱,相互担当,父亲的离世对我们打击很大,我母亲尤为悲伤,我感觉她整个人都傻了。作为老大,我要表现坚强,其实我也很悲伤,整个人都抑郁了。戴鹏说你不要太坚强,你要哭就哭出来吧,可是我自己不允许自己在别人面前哭,我不能将悲伤放大,生活还要继续,我成了母亲的依靠。每当想父亲的时后,我总是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哭,好悲伤!现在说起依然泪目,让我哭一会儿……”

张咏梅给我发这段话的时候,可能刚刚哭过,她这也是一种即时的情绪宣泄。

“这些情况,换句话说,我的这些情绪,戴鹏都是知道的。我哭的时候,他会给我讲释迦牟尼在创立佛教以前叫乔达摩·悉达多,为什么会创立佛教,让我正确地认识生死。非常感谢我的老公戴鹏戴警官,他让我感觉到我就是被他拯救的!”

“我现在的日常生活很有规律,也是戴鹏教会我的。已经形成了‘生活作息制度’,只要没有特殊情况,一般就是:早上7点出门,晚上9点半左右回家。白天下午6点以前打理我的奶茶店,6点到晚上9点上瑜伽课。所以戴鹏要找我就打电话,好在我离家近,骑车5分钟左右到。他电话的内容通常是‘帮我准备作训服’‘好,十分钟,回家拿’‘帮我准备行李,下午走,要出差一周’‘好,马上回来’‘要出差,帮我订机票,一个人的,明天走’‘好,马上就订’。我这秘书当得还算合格吧?”

“有时我们在路上开车,他说好困,我说我开,然后他就去副驾座睡着了。又或者开车途中说好饿,我就从包里拿出颗巧克力塞他嘴里,还有在家里修电器,需要一颗螺丝,我立刻给他找到。我说这些,是想告诉你,我对于他来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微信图片_20200428162852.jpg

“那天和杨老师您在雅安市公安局见面时,我穿的外套和裙子,都是十几年前买的,说来都没人相信。真的,我的很多衣服都是一二十年前买的,现在依然在穿,我觉得一点都不难看,我对服装是非常热爱的,只要搭配得当,一样风采依旧。戴鹏也很朴素,裤子从来都是警裤,衣服我买啥他穿啥,不讲究。”

“戴鹏对我很好,我所做的任何决定他都是支持的(只要不违法不违反原则哈),这个要感谢他。如今我已经拿社保工资,奶茶店准备在明年(2020年)三月关张,到时候我的时间就多了,可是我并不想闲着。今(2019)年8月我在成都报了个服装设计周末班,我在学服装制作,那天他正好在成都参加世警会(第十八届世界警察和消防员运动会),还陪我去报了名。他说我在实现自己的梦想,虽然岁数大了点。我说,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只要你愿意!”

“我给我的瑜伽会员说,明年五一以后,周一到周五,下午4点以前是制衣,4点以后是瑜伽,她们好期待啊!”

我说,我们也期待着的。希望你梦想成真,天天开心。我写好了一首诗,送给你的戴鹏吧?她说好,让我发给她。随后,我把这首诗《青衣江畔咏梅情》发给了她:

青衣江畔咏梅情

——写给“最美警嫂”张咏梅(节选)

南宋诗人陆游

“只有香如故”

把梅花的崇高品格咏颂

现代伟人毛泽东

“犹有花枝俏”

来赞扬梅花的美好情操

青衣江畔也有一株梅花

一年四季都盛开怒放

她用瑜伽般的坚韧和柔情

演绎出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的

动人故事

“最美警嫂”的

美丽舞蹈

为了谈一场没有风花雪月的恋爱

她把浪漫的日子

写进了锅碗瓢盆的交响曲

为了存一份与人民警察的幸福婚姻

她放弃高薪资的稳定工作

让自己漂泊在市场的人流中

晴天雨天

她张开美丽的翅膀

穿梭在雨城平安的故事里……

张咏梅读完之后,给我发信息说:“把我们写得那么好,真的好感谢你啊。只是现在是互联网时代,总有人喜欢你,也总有人不喜欢你。说不定,戴鹏就会怪我又出风头了。嘿嘿。”

“他怎么会怪你出风头呢?”

“他不希望我被曝光呀!”

“不过,人无完人,没关系的,杨老师。认识您非常高兴,我会多像您学习写作知识的,如果您不介意的话。”

“我当然不会介意啦。学习是相互的嘛。我才应该多像你们夫妇学习呐,特别是戴鹏,他是我们人民警察的骄傲,是我们警察队伍里的榜样。我再怎么努力,也当不了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呀。当然,我们每一个人,由于岗位不同、职责不同,成就也不尽相同。只要我们做好自己该做的事能做的事,只要是善事,只要问心无愧,就好了!”

当我即将结束这篇文章最后一个段落时,意念中响起了《红梅赞》的歌声,我不禁也跟着放声唱了起来:

红梅花儿开,朵朵放光彩。昂首怒放花万朵,香飘云天外……

 

微信图片_20200428162840.jpg

 

作者简介:杨素宏,笔名杨歌,贵州榕江人,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桂林陆军学院、南京政治学院,参加过老山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当过报纸编辑、记者。现为《刑警纵横》杂志主编,《四川散文》杂志总编助理。系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全国公安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学会会员、成都市作家协会会员。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