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抽丝剥茧破疑案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姜慧澄

八月的秋日,还是炎热得吓人,通州平潮镇被笼罩在持续的低压中,好似蒸包子一般,让人透不过气来。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正是在这令人窒息的八月,一起毫无征兆的杀人抛尸案已在这宁静的小镇上悄然上演。

离奇失踪

2014年9月3日,阴,再过几日就是传统佳节中秋节了。值班室里,平潮派出所民警小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快速敲击着键盘,反馈着刚刚调解完的一个家庭纠纷警情。才不到早晨6点的样子,值班室的门忽地被推开了,一个看上去30岁左右的男子神色慌张,大步流星地冲进来:“警察同志,我要报案!”几乎在门被推开的同时,“报案”二字就传到了小曹的耳边。虽已整夜未合眼了,但小曹还是抖擞起精神,快速站起身,拿起桌上的接处警登记簿,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该男子身旁,详细地了解起情况来。原来,该男子名叫李鸿飞,他的母亲李淑芬自从8月17日下午骑电瓶车出门以后一直没有回来,到现在已经有大半个月了。记到这里,小曹眉头紧蹙,停下手中的笔,猛地抬起头:“走亲访友去了吗?出门的时候有没有携带随身换洗衣物?”“就是没有呢,我老娘平时在家帮我带孩子,以前从来没有这么多天不回来过,打她手机也关机了,这次她一定是出事了。”李鸿飞心急如焚,断定李淑芬已经遭遇了不测。

派出所里接报的警情稀奇古怪的,什么都有,报称家人失踪的也不在少数,小夫妻吵架离家出走的,叛逆期的孩子整日整夜泡在网吧不回家的,对这些本已司空见惯的小曹隐隐感到这次的失踪有些离奇。安抚好李鸿飞的情绪,小曹立即将这一情况向所长老成作了汇报。

受案初查

“旅馆住宿系统查过了吗?有没有李淑芬的住宿记录?”所长老成语速飞快,掏出随身携带的陪伴他度过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的老花镜架在了鼻梁上,手中的鼠标快速移动着,小光标在电脑屏幕上飞快地跳跃。出门这么多天,肯定是要找地方住的吧!老成心里这样想着,抱着一丝希望在旅馆住宿系统里输入了李淑芬的身份证号码,然而结果却使民警们悬着的心并没有放下来。

据李鸿飞反映,他母亲没有工作,平时就是在家带孙子,也并没有跟家里人闹矛盾。扔下孙子不管不顾,半个多月不回来也不打声招呼,手机也打不通……凭着多年的职业敏感,老成觉得这不是一桩简单的人口失踪案。做足充分的准备,做好最坏的打算。一方面,老成安排警力继续查找李淑芬的去向;另一方面,他将这一情况向区公安局作了汇报。毕竟,如果李淑芬真的已经遇害,嫌疑人作案时很可能是8月下旬,如此高温下,尸体很可能早已腐败。如果不当机立断,很可能会贻误破案的有利时机。区公安局接到报案后,立即启动了大要案件侦查预案,迅速从刑警大队、各刑警中队、平潮派出所抽调了50余名精干警力成立专案组,开展案件侦查工作。

因戏结缘

近年来,平潮小镇上的文体活动搞得如火如荼,送戏下乡深受村民喜爱。李淑芬是南通地方戏童子戏的铁杆粉丝;同乡钱黎明比她大九岁,也是个戏迷。2013年夏天,在平潮镇看童子戏的时候,钱黎明正好站在李淑芬旁边,看戏的一会儿工夫,本不相识的两人相聊甚欢,就互相留了电话号码。钱黎明一直认为这是他俩的缘分,他一直视李淑芬为知音。

李淑芬虽在年龄上比钱黎明小了九岁,但看上去也并不显得年轻。可是58岁的钱黎明却好像着了魔似的,自从认识了李淑芬,就对家中比自己大一岁的媳妇王美英百般不待见。平时早出晚归,对家里人很抠门,也不舍得给六岁的小外孙买什么吃的穿的,但是对李淑芬,他却出手相当阔绰。两人认识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李淑芬手上戴的黄金手链、黄金戒指,脖子上挂的黄金项链,都是钱黎明给她买的。只要李淑芬开口,钱黎明从不拒绝。14800元的黄金手链、11280元的黄金项链、2160元的黄金戒指,是钱黎明起早贪黑做钢筋工卖苦力一天一天攒下来的血汗钱,是从一大家子人的牙缝里省下来的。但是,为了李淑芬,这钱他花得心甘情愿。

这几日,钱黎明隐约感觉到李淑芬对他爱理不理的,好像在有意躲着他,她会不会是又有了新欢?想到这,钱黎明一门心思想着要加倍努力干活儿,早点儿筹到足够的钱买份大礼哄她开心。

无事生非

8月17日,星期天,天刚蒙蒙亮,钱黎明像往常一样自然而然醒了。他已经习惯这样早起,干他们这一行的也是要靠天吃饭,天气好就出去干活儿,干一天活儿就拿一天钱。钱黎明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早饭也来不及吃就准备出门到工地上干活儿去了。打开门,豆大的雨点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倾泻而下,已经许久没有下过如此猛烈的雨了。钱黎明悻悻地退回来,心想今天的收入又泡汤了。

“小芬,今天下雨天,不好做工,我到你家里去玩玩。”钱黎明拨通了李淑芬的电话。“你别来!”李淑芬不假思索,回答得斩钉截铁。“你以前喜欢吃猪腰子的,我买个猪腰子给你送过去好不好?”钱黎明故意百般讨好。“不要,不要,我不在家里,我要是不打电话给你,你就别来。”李淑芬像是铁了心,钱黎明总是在用热脸贴冷屁股。“不要就拉倒!”钱黎明也生气了,提高了分贝,对着电话里吼着,随即挂断了电话。

雨肆无忌惮地下着,犹如一排排利剑倾斜着射向地面,电闪雷鸣,狂风大作,刮得路旁的树叶沙沙作响,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钱黎明还是不死心,强烈的好奇心促使他想去看看李淑芬究竟有没有骗他,是不是真的不在家里。顾不上屋外的狂风暴雨,钱黎明骑上自己的黑色踏板电瓶车,披了件雨衣就朝李淑芬家方向驶去。

到了李淑芬家门口,他看见李淑芬的丈夫喻力抱着孙子在门口屋檐下面玩。喻力小时候得过脑膜炎,脑子不太好,对于老婆李淑芬的事他不管,也管不了。钱黎明见了喻力倒也不尴尬,开门见山就问:“你家李淑芬在不在家?”他把电瓶车停在门口,自己坐在电瓶车上并不下来。“她不在家,上街买菜去了。”喻力对钱黎明倒也并无敌意,继续陪着孙子玩。“下这么大的雨怎么还上街买菜?是不是昨天晚上没有回来?”钱黎明倒也问得直接。喻力苦笑了一下,淡定地蹦出几个字:“随她去吧!”听到这里,钱黎明反而气不打一处来,骑着电瓶车“嗖”一下回去了。

到家以后,他立马又打了个电话给李淑芬:“你整夜没有回家,你还说出去买菜了?”钱黎明的语气里带着质问。“我不回家,关你什么事?”电话里李淑芬粗声粗气,倒也不买钱黎明的账。百无聊赖的钱黎明随便扒拉了几口午饭,食之无味,就到栖凤花苑和人打牌去了。打牌途中,李淑芬竟打电话来,钱黎明受宠若惊,好言好语哄骗,两人约好晚上7点在钱黎明家东边的路口见面。

没想到,李淑芬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因爱生恨

晚上7点钟不到的样子,钱黎明提前到了路口,见李淑芬还没有来,就慢慢往苏果超市路口走去等她。下了一整天的雨,这会儿也停了,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新,路旁的小树随着轻风摇曳着,刚刚被雨水冲刷过的绿叶晶莹油亮。过了一小会儿,李淑芬骑着一辆红色电瓶车来了,见了面,两人并没有多说什么,心领神会,一前一后朝钱黎明家方向走去,他们已经有了这样的默契。

钱黎明的女儿女婿下班回来晚,这个时间点,钱黎明的老婆在楼下等他们吃晚饭,一般不会上楼来,是不会发现他们的。李淑芬把电瓶车停在了过道里面,两人一前一后进了门之后,钱黎明把门关上了。两个人在客厅站着,钱黎明劈头盖脸地开始责怪起李淑芬来:“你认识了好人啊?我苦死了,辛辛苦苦赚点儿钱给你用,买了那么多东西给你,你在外面威风。”“不要你管,我有数的。”李淑芬也不狡辩。“我不跟你玩了,我花了那么多钱给你买东西,你把东西还给我。”钱黎明听说李淑芬最近在看童子戏的时候又勾搭上了别人,觉得李淑芬变了心,枉费自己平日里白疼她了。“你买给我的就是我的。”“你这个不要脸的婊子!”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情绪开始失控,声音越吵越高,也不怕楼下的王美英听见。两人面对面站着,愤怒充斥着钱黎明身上的每一个毛孔,他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他恶狠狠地盯着李淑芬手上、脖子上戴着的金银首饰。日光灯下,黄金首饰折射出的金灿灿耀眼的光芒刺痛了钱黎明的眼睛。他伸手去拽李淑芬手上的黄金手链,这是他用攒了好久的钱买给她的。

李淑芬并不乖乖就范,她伸手去挡,手上拿着的电瓶车钥匙“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李淑芬摆出女人吵架惯用的伎俩开始撒泼,两只手在钱黎明眼前乱舞起来。钱黎明也真的怒了,这个他曾经视为真爱捧在手心的女人,这个水性杨花吃里爬外的女人,他现在恨不得立刻掐死她。不自觉地,他伸出双手去掐李淑芬的脖子,推着她整个人慢慢往北边的墙上靠。他气急了,不断地加大手上的力道,狠狠地掐住李淑芬的脖子,嘴里不停地嘟囔着:“我哪里对你不好,叫你神气,叫你神气!”李淑芬一开始还在反抗,过了三四分钟的样子,李淑芬的嗓子里面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双手就松了下来,整个人就慢慢瘫下来倒在地上,面朝上,一动不动了。钱黎明也慌了,他愤怒,他后悔,失去理智的他竟亲手把小芬杀死了!

小屋藏尸

怕老婆孩子上来看见,钱黎明得立即想办法把李淑芬的尸体藏起来。他想了想,房子北边的小房间是间客房,家里人平时不会往里走,尸体放在这间屋子里最合适。他站在李淑芬的头前面,两只手拖在李淑芬的胳肢窝下,把李淑芬整个掉了个头,顺着她脚的方向把李淑芬推到了客房里。客房的西北角放着一张床,东北角有一个洗脸池,洗脸池的南边是一个小圆桌,小圆桌南边靠着房门的地方放着一个黑色的行李箱。李淑芬脚朝北,头朝南,面朝上,躺在地上,头在黑色行李箱边上,距离也就10—20公分的样子。看着李淑芬一动不动地躺在那儿,想到她竟无情地背叛了自己,枉费自己平日里对她那么好,钱黎明揪住李淑芬的头发,拎着李淑芬的头朝地上又狠狠地撞了几下以解心头之恨。瞬间,钱黎明感到自己的手上有点儿湿,手指上面竟全是血。在李淑芬的后脑勺部位,一摊鲜血流了出来,血花迸溅到一旁黑色的行李箱上,钱黎明并没有察觉到。他在洗脸池里冲了一下手,也没有擦,直接甩了一下便关上门下楼了。

他知道,一切已经覆水难收回不到过去了。

瞒天过海

对于他杀了人这件事,钱黎明跟家里人只字未提。他一个人默默地骑上李淑芬的电瓶车,来到姐姐家,用李淑芬的电瓶车换了姐姐的三轮电瓶车,他要借车子把李淑芬的尸体扔出去。这一夜,他辗转反侧,几乎一夜没睡。

第二天一早5点多钟,他像往常一样早早起床去工地干活儿,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中午吃饭的时候,他接到了老婆王美英的电话,他一听就知道老婆发现了李淑芬的尸体,他急忙从工地上赶回去。王美英并没有问别的,只是说:“你怎么做这种事情?”或许她早已知道了死者的身份。“我一时冲动,现在已经成事实了,只有把人送出去。”钱黎明并不敢看王美英的眼睛,此刻他幡然醒悟。王美英文化程度低,没上过什么学,事已至此,她单纯地想要帮老伴儿渡过这一关,殊不知,自己也正在一步步滑向犯罪的深渊。

钱黎明一个人上楼去了小房间,发现李淑芬还是像头一天晚上那样躺在地上,头边上有一摊血。他从床上随手拿了一个小被子,摊在地上,然后双手拖着李淑芬的胳肢窝,把她拉到被子上。在把她用被子裹起来之前,钱黎明慢慢地把李淑芬身上佩戴的金银首饰一样一样取下来。客房的洗脸池上放着一只空的、老式的、带红花纹的玻璃杯,钱黎明往玻璃杯里面加了点儿水,然后把摘下的首饰放在杯子里洗了一下,要不是为了抢这些首饰,李淑芬也不会死。钱黎明把李淑芬已经僵直的身子侧过来,把她身下的被子摊平了,然后把两边的被子往中间一裹,又从客厅北边墙角的一个小纸盒子里找了一捆绿色的无名指粗细的尼龙绳,用小剪刀利索地剪下了三段,每段一米左右长短,从裹着李淑芬尸体的被子下面穿了过去,分别在尸体肩膀、腰部、脚三个位置打了三个结。一个人折腾完李淑芬的尸体,钱黎明发现小房间里面靠门的区域,差不多一个碗口那么大的范围,全是指头大小的血滴,这应该是他拎着李淑芬的头往地上砸的时候迸溅出来的,他拿来抹布、扫帚、拖把,拼命地擦起来……

深夜抛尸

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天黑把尸体扔出去就神不知鬼不觉了,钱黎明这样想着。吃过晚饭以后,天又下起了雨,迷迷糊糊睡到晚上12点,钱黎明从床上爬起来,悄悄走到女儿房间把正在熟睡的女婿熊大鹏喊了起来。熊大鹏并不知情,睡眼惺忪中套了一条裤子就跟了出来。钱黎明把熊大鹏带到小房间放李淑芬尸体的地方,说:“来,搭把手把东西搬出去。”“里面是什么东西?”熊大鹏问道。“是一个人,一个以前跟我一起跑过的女的。”熊大鹏一听一哆嗦,顿时觉得后背发凉,他平时话就不多,也没多说什么。钱黎明本想让熊大鹏搭把手把裹着李淑芬尸体的被子放到他的肩膀上,他自己扛下去,但是尸体太重了,熊大鹏拎不动。钱黎明让熊大鹏放手,自己一个人抓着系在尸体头部附近的那圈绳子,把李淑芬的尸体拖到楼下。然后他和熊大鹏一人抓着一头儿,把捆着李淑芬的被子扔到了从姐姐那儿借来的三轮电瓶车后箱里,冒雨从楼梯口对面的地上捡了一块一平方米左右见方的木板盖在三轮车的后箱上,又从三轮车后厢里找了一根两三米长的深色布带子,从车后厢的一角,斜着拉了一道系到对角上,这才放心,他怕路上颠簸,木板掉下来尸体会被人发现。外面还在下雨,电闪雷鸣,钱黎明上楼拿了老婆王美英给他准备的雨衣和雨鞋穿上,他骑着三轮电瓶车在前面带路,熊大鹏骑着电瓶车跟在后面壮胆。从家出发往东走,再往北到大路,再往东,在雨中骑了大概有半个小时的样子,钱黎明领着熊大鹏来到了他事先踩好点儿的抛尸地点。这是一个很臭的地方,即使尸体腐烂也不容易被人闻到。这是一条新公路,公路西边的排水管道有一个窨井盖有点儿翘。钱黎明把车停在旁边,过去用手把窨井盖拉到边上,然后一个人把捆着李淑芬的被子从三轮车上拖下来,把李淑芬连被子一起,头朝下扔到了窨井里面,随后把盖子盖上。回去以后总算能睡个好觉了,钱黎明这样想着。

初现端倪

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就这样平白无故不见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人民群众安全感极高的平潮小镇上,出现这样的情况实属罕见。小小的平潮派出所一下子聚集了各路刑侦精英,简单的案情分析会后,专案组分头展开侦破工作。

通过调取李淑芬的手机通话记录,专案组发现李淑芬的最后一个电话是一个叫钱黎明的人打给她的。通过对李淑芬的家庭关系和交往对象开展全面排查发现,李淑芬平时交往复杂,钱黎明竟是她的情夫之一。同时,通过调取大量的视频监控资料对李淑芬8月17日的活动轨迹开展分析研判,发现8月17日傍晚李淑芬曾与一名中年男子在平潮镇苏果超市门口见面,随后两人一同离开。经李鸿飞确认,此人正是钱黎明。种种证据表明钱黎明有重大作案嫌疑,李淑芬的遇害极有可能是情杀。

初审告捷

犯罪嫌疑人钱黎明被带到派出所里问话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看着所里一拨一拨忙里忙外的警察,他装出一脸无辜。案件主办民警许队把他带进办案区,给他做了人身安全检查,然后招呼他到椅子上坐下。来派出所的路上,钱黎明就已经打定主意要死不承认。他心里在打着如意算盘,现场已经打扫过了,李淑芬的尸体也被自己处理掉了,警察没有证据也不好拿自己怎么样。

“8月17日你有没有见过李淑芬?”许队一上来就直奔主题。两人在平潮镇苏果超市门口见面的视频监控画面是目前掌握的能够证明钱黎明与这起案件有关的为数不多的证据,他想利用这个问题来试探试探钱黎明,看看他会不会说实话,是不是心里有鬼。果然,钱黎明的回答没有出乎他的预料。“没有!”钱黎明极力否认,头却不敢抬起来。“那这是什么?你好好看看,视频监控画面显示的8月17日傍晚与李淑芬在苏果超市门口见面的这个人是不是你?”许队早有准备,把视频监控截图打印了出来给钱黎明看。

钱黎明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跑去苏果超市路口等李淑芬的画面竟被高清摄像头拍了下来。此刻,证据摆在面前,他也不得不承认,8月17日傍晚,他是与李淑芬见过面的。然而对于他们见面之后发生的事情,他现在连想都不敢想。“你们不要问了,我什么也不知道。”钱黎明感觉到浑身瘫软,他确实没法儿否认自己在李淑芬遇害前与她见过面,自打被警察找上门,他就知道他的瞒天过海这招多半是行不通了,不过在警察拿出实质性的证据之前,他还抱着一丝侥幸心理。总之,能赖就赖,装傻充愣就是了,除此之外,钱黎明想不到其他的更好的办法。

“说说,李淑芬现在人呢?你把她怎么了?”许队走到钱黎明跟前厉声问道。钱黎明并不作声,他打算用沉默不语的方式跟民警耗下去。“我们已经调了李淑芬的手机通话记录,她遇害前,你是最后一个跟她联系的人,她的死跟你脱不了干系,你最好把自己做的事一五一十说清楚。老老实实坦白,争取从宽处理。”

许队是个“80后”,南京大学的法律学硕士,到了公安战线上以后就一直在刑侦岗位上摸爬滚打,与形形色色的犯罪嫌疑人打过交道,他知道这又是一块硬骨头,要软硬兼施慢慢啃了,他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默默点燃一根烟,他深吸了一口,望着窗外渐渐升起的圆圆的月亮,看了一眼和他一同参与审讯的小卢,苦笑着说:“看来今年的中秋节,咱们要陪他一起过了。”

顺藤摸瓜

从钱黎明被带入办案区以后这几个小时的表现来看,他的嫌疑等级进一步上升了。刑警大队技术中队的孙队长带队前往钱黎明家开展搜查及现场勘查工作。案发现场就在钱黎明家北边的小房间,警方离关键证据已经越来越近了。乍一看,房间整理得井井有条,并没有什么异样。几个小伙子分工明确,提上勘查箱就忙开了。不一会儿,技术员小王向孙队长汇报,北边的小房间墙上有血迹。随即,这间屋子被作为中心现场重点勘查,技术员们打着手电筒,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果然,在房间的黑色行李箱上、墙上提取到了多处血迹。钱黎明以为这一切都被他掩盖得不露痕迹,没想到终究还是逃不过民警的火眼金睛。又过了大约一刻钟的样子,技术员小周戴着手套拎着一个红色塑料袋上来,这是他在钱黎明家车库的水缸后面发现的,里面装着一条黄金项链、一条黄金手链、一枚黄金戒指、一对银色耳环,还有一副银色手镯。这么多贵重的金银首饰竟然用一个破旧的红色塑料袋装着藏在车库里,小周感到很可疑。实际上,这些东西正是从被害人李淑芬身上取下来的。

水落石出

现场勘查结束后,王美英、熊大鹏还有钱黎明的女儿一起被带到派出所了解情况。刚到派出所的时候,钱黎明的老婆王美英哭天抢地,大呼冤枉。民警苦口婆心地摆证据、讲政策,过了不到一个小时,王美英的心理防线就崩溃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开始破口大骂:“这个老不死的,勾搭上这个贱人,一把年纪了还惹上这种事,现在可怎么办啊?”

民警给她递上纸巾和水:“事已至此,你就老老实实把你知道的情况向警方说清楚,你老伴儿现在执迷不悟,坦白交代是能从轻处罚的,我们已经给过他机会了,你不要像他一样一条道走到黑,越陷越深啊!”

“我是第二天中午在家里发现尸体的,于是我就立刻打电话问老钱这是怎么一回事……”眼前这个可怜的女人头发凌乱,早已哭得泣不成声,哽咽着回答着警方的提问。警方这才知道,原来车库水缸后面的金银首饰就是她藏在那儿的。深夜的派出所里灯火通明,另一间审讯室里,民警正在快速地敲击着键盘给熊大鹏做着笔录。熊大鹏倒是个老实人,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了,一五一十交代了夜里他冒着大雨和老丈人到港闸区天生路的一处排水管道抛尸的经过。

至此,没有钱黎明的供述,作案经过也已经基本明朗了。许队看了看审讯室里钱黎明坐的座椅后面显示的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我们在你们家北边的小房间里发现了多处血迹,DNA检验结果马上就会出来,车库里也搜查到了李淑芬生前佩戴的金银首饰,你老婆王美英和女婿熊大鹏也已经交代了。钱黎明,你再这样就没意思了啊!”许队自己点燃了一根烟,同时又点了一根抽着了递给钱黎明,他知道,钱黎明就要开口了,“怎么样?跟我们聊聊?”钱黎明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沉默了一分钟后,终于像竹筒倒豆子一般,交代了他杀人抛尸的整个过程。

郊外寻尸

钱黎明的笔录做得很细,做了很久,不知不觉天就亮了,许队和小卢陪着钱黎明在审讯室匆匆吃了包子又继续审问。笔录做完,已经是第二天下午3点了,这一昼夜,许队他们都没有合过眼。对于常年奋战在一线的刑警来说,熬夜已经成了一种生活习惯。顾不上休息,他们又马不停蹄地带着钱黎明指认抛尸地点寻找尸体去了。

按照钱黎明所说的,许队拉开路旁那个盖子有点儿翘的窨井盖,一股恶臭迎面扑来,他强忍着恶臭探下头去,然而排水管道内并没有什么尸体。“别跟我们耍花样!”许队看了看钱黎明说道。钱黎明也觉得很奇怪,自己明明亲手把尸体扔下去了,他清清楚楚地记得是这个翘起来的窨井盖,不会记错的。许队看钱黎明不像是故意捉弄他们,转念一想,尸体会不会被冲走了呢?连日来一直下雨,排水管道会不会是斜的呢?他立刻联系市政公司,调取了管道的设计施工图,然后顺着排水管道的下游方向一个窨井盖一个窨井盖地找下去。在打开第五个窨井盖的时候,终于发现了用棉被包裹着的尸体。时间过去大半个月,尸体已经高度腐败了。尸体交给法医,等把钱黎明送进看守所,他终于可以回家补个觉了。

因为看戏产生的一段孽缘,原本好端端的两个家庭就此支离破碎。人,终将为自己的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