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湘西剿“鬼”记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饶玉琪

李逵、李鬼,真假难辨。在百姓的生活中,充斥着各种各样的造假现象,它们危害着群众的生命与经济权益。其中,假币是危害群众财产安全、破坏国家金融秩序的最大毒瘤。为守住老百姓的钱袋子,在南通市通州区公安局,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坚守在少有硝烟弥漫、惊心动魄的经侦战线上,默默地付出,悉心地耕耘,也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值得传颂的事迹。让我们来看看他们远赴湘西消灭“李鬼”的经侦往事。

2015年新春伊始,中原大地银装素裹。

蔡果果坐在电脑前伸长脖颈,目不转睛地盯着游戏人物释放技能,突然窗外一阵喧嚣,孩子们簇拥着的一辆崭新的奔驰轿车停在了邻居家的院子里。

果果爹透过新贴的窗花紧紧盯着那锃亮的车身,口水都要掉下来了。邻居家的儿子大林几年前跟着朋友到江苏南通的国际家纺城做被套加工生意,从工人干成了老板,买房买车,把家人都接了过去。果果爹为这事眼红了好一阵子,盘算着今年过年大林回家来,一定要让他带着果果一起去南通发财。说干就干,果果爹放下手中的活儿,跑回里屋拎了两瓶剑南春,一把将蔡果果从电脑桌上扯下来,揪着耳朵就往大林家去……

正月初十,当孩子们还紧紧抓着年味儿的尾巴不放时,勤劳的大林已经踏上了返程的道路。车后座的果果呆呆地望着窗外,脑子却不时惦记着后备厢的电脑主机。

当蔡果果初次踏足经济发达的江海大地时,他也曾有过震撼,也曾定下目标。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很快便厌倦了大林厂里操作绗缝机(一种纺织机械)的枯燥工作,以改行做淘宝客服为借口向大林提出辞职,随后在出租屋里接上了宽带,开始了与电脑为伴的宅男生活。两个月过去了,蔡果果的钱包见了底,他不得不为生存而思考。他加入了淘宝刷单群,通过为他人刷好评的方式,赚取每天点外卖的费用。在此过程中,蔡果果结识了网友华仔,他们玩共同的游戏,有共同的话题,很快成为未曾谋面的好兄弟,无话不谈。蔡果果也曾向华仔吐槽,说刷单的收入不够他用,这句话被华仔记在了心里。

有一天,闲来无事的蔡果果正在与华仔聊天,华仔突然问蔡果果:“兄弟,想不想买点儿‘钱’花花?”这句话让蔡果果一头雾水,华仔发了个“笑而不语”的表情,随即把他拉进了一个QQ群。经过几天的研究,蔡果果发现,这是一个专门售卖“高仿人民币”的QQ群,群主“丢哥”和华仔是这个群的管理者,他们销售的假币很便宜,20元就能买到面值100元的假币,并且声称“保证花得出去”。华仔知道蔡果果入不敷出的窘境,不断地诱惑果果成为他们的客户。终于,贪婪的欲望战胜了果果的理智,他购买了两张100元假币。收到快递的那天,果果拿着两张“百元大钞”反复摩挲,心中也在不断煎熬。两张100元的假币,印刷很细腻,也有防伪线,看上去和真钱没有差别,却总是少了点儿真钱的手感。果果联系华仔,想让华仔教他怎样使用。华仔将完整的“假币使用攻略”告知了果果,包括使用对象的选择、使用时机的把握以及使用失败时的说辞,等等。

蔡果果感觉自己瞬间就成了“高手”,一个逾越法律底线的念头正在他心中野蛮生长。

傍晚的市场,一片忙碌的景象。

李奶奶面前摆放着她从自家地里悉心铲出的一整篮芋头,坐在街边叫卖,消瘦的身躯卖力地呼唤往来的人流,她希望今天能够将芋头全部卖出去。李奶奶的老伴儿五年前撒手人寰,做装修工的儿子去年又罹患喉癌,巨额的医药费用让这个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也许是老天爷眷顾,也许是芋头种得好,李奶奶的摊位上一下子来了好几拨挑芋头的人。有衣着光鲜的老板娘,有和她差不多的农妇,还有一个外地口音的小伙子,他给了她一张百元大钞,买了两斤芋头,李奶奶忙于生意,将百元钞票往口袋里一丢,转手找给年轻人90元,随即忙于应付其他的顾客。

今天收获颇丰,李奶奶双手提着空篮子,步履轻盈地回了家。

今天一举得手,蔡果果随手扔掉芋头袋,大步流星地回了“窝”。

当李奶奶发现自己口袋里有一张百元假钞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摆摊儿结束后,她去肉铺准备买根筒骨给孙女炖汤,肉铺老板发现了李奶奶给他的假币,并且告诉了她这个坏消息。她拿着这张百元假钞反复观察摩挲,任凭熙攘的人流碰撞她的肩膀,她也浑然不觉,不知是谁这样害她,或者人家也许也不知道呢。她想过报警,可是感觉又不好意思因为自己的过失麻烦派出所的同志,她想回家告诉儿媳妇,可又怕被数落,几番挣扎,她决定隐藏这个秘密。

当这件事情正在被她逐渐淡忘的时候,转机出现了。某天晚市,两个身着黑衣黑裤的小伙子来到菜场,挨个摊位地询问着什么。当一个小伙子驻足在李奶奶面前的时候,李奶奶抬起头看了看他,真是个高大的身影。年轻人从口袋里掏出证件出示给李奶奶,上面赫然写着“公安”二字,随后他收回证件,微笑着轻声问道:“老人家,您最近卖菜有没有收到过假钞票?”

李奶奶只觉得心里咯噔一下,她腾地一下站起身来,紧紧抓住年轻人的胳膊,不停地点头,浑浊的眼泪流了下来。

蔡果果最近走路都是趾高气扬的。

他买了一辆二手的电动踏板车,靠着华仔给的假币使用攻略,使用游击战术,在川姜镇的大小菜场使用假币,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屡施故技均能得手。他的经费逐渐宽裕,使用假币的快感也令他不能自拔,那种做坏事后的刺激和成就,让他觉得自己特有本事……

小伟和胖饶在给李奶奶做好笔录后,将李奶奶剩下的芋头全部买下来拎回了家。自两周前开始,通州区公安局川姜派出所陆续接到辖区各个菜场的老年菜贩报警,均是被人支付了假币的警情。派出所将相关情况通报给了区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老曹安排侦查民警小伟和胖饶跟进此事。

他们从近期发案的菜场中寻找监控,然后开展了大量的比对工作,经过数日的反复查看,一个小伙子的身影出现在小伟他们的视线中。在每起报警中,案发当天晚市向报警受害人买菜的顾客里,都有他的身影。于是,他们拿着此人的照片,到川姜镇各大菜场去寻找老年菜贩进行辨认,从中又发现十余起使用大面值假币买菜的警情,李奶奶只是其中一位。小伟和胖饶发现,嫌疑人持有大量的假币,也具备熟练的使用技巧。他们隐隐觉得,这事不简单。他们随即循着可疑小伙子的行动路线,调取了沿路的监控,最后发现他的身影消失在志南村的一处群租房院落里。

小伟和胖饶找到房东,对租房者信息进行逐一记录,并调取照片进行比对。两个小时的核查筛选后,可疑小伙子的免冠照片一下子映入了他们的眼帘。姓名一栏赫然写着:蔡果果。

让胖饶和小伟不解的是,蔡果果手上的假币是哪里来的?是他自己印制的,还是从其他渠道获得的?他们决定暂时不打草惊蛇,潜入“虎穴”一探究竟。他们一直等到深夜,蔡果果骑着车出门了,小伟和胖饶轻手轻脚地来到蔡果果居住的出租屋门口,向内窥视。只见狭小的房间内仅有一张单人床、一个放着电脑的旧木桌和一套电磁炉锅具,并没有印制假币的设备,但是在床边散乱放置着的几个韵达快递信封袋引起了他们的注意。蔡果果的假币是不是通过快递寄过来的呢?

他们回到大队办公室,经过讨论,大家一致认为,结合假币的质量和数量,蔡果果的上线肯定是一个拥有较高制造假币技术的犯罪团伙,此案是个大案!大队长老曹决定,对持有、使用假币的犯罪嫌疑人蔡果果依法采取措施,同时围绕外围证据开展工作。此案组织精干警力十余名,由教导员东哥亲自负责,查办大案经验丰富的大张主侦主办。

小伟和胖饶跑遍了通州区大大小小的快递公司,试图从寄递信息中查找蛛丝马迹。那个时候因为操作流程尚未规范,很多快递公司都还没将寄递信息录入系统,只能通过底单查看。小伟和胖饶就要求快递公司将原始底单搬出来,然后两个人席地而坐,在数以万计的底单中一张一张翻阅。几天下来,小伟他们有所收获:寄给蔡果果的快递中,有大量来自于湖南省中西部地区的隆回县,但是对方似乎有意隐瞒自己,寄件信息都写得非常模糊,电话号码直接留白。

侦查,似乎陷入了困境。

蔡果果这一边,更大的计划正在酝酿之中。

他不再满足于一次一次地从华仔那里购买假币,而是想把印制假币的模板和设备弄过来,自己开工造“币”。他和华仔谈了这个想法,对方起初嗤之以鼻,但随着蔡果果不断提高报价,华仔那边松了口。

在蔡果果再三央求下,华仔决定以3000元的价格出售一台他们用过的二手彩印机给他,还附赠各种面额的人民币电子模板一套和少量带有防伪线的证券纸。

蔡果果很高兴,他的“事业”也开始运作了。因为担心彩印机被快递公司“暴力”对待,蔡果果向华仔坚持要求当面交易。华仔和丢哥考虑了几天,方才答应他的请求,并让他想办法到湖南省隆回县,然后再通过QQ联络。而这一切,全部在通州公安的密切掌控之中。

蔡果果收拾好行装,辗转上海,坐上了前往湖南的大巴。后面的一辆面包车上,大张和小伟猎鹰一般的眼睛,紧紧锁定着大巴的车牌号。

从上海到隆回,单程1500公里。大巴在高速、国道、省道、县道上面慢慢地晃悠,大张的面包车一路相随。他们和蔡果果同一时间出发、同一时间吃饭、同一时间方便,然而蔡果果呼呼大睡的时候,他们依然精神百倍。

漫长的旅程之后,大巴驶入了湖南隆回汽车站。车站外,大张等人与教导员东哥带队的技术抓捕小组顺利会师,当场开展工作。

蔡果果找了旅馆安顿下来,通过QQ联络对方。不知是华仔的警惕性高,抑或是察觉到了什么,在接下来的几天中,他反复变换见面地点,又反复放蔡果果的“鸽子”,始终不愿和蔡果果见面。蔡果果也忍不住了,他发起语音聊天,和对方吵了起来。华仔很明显也不想丢掉这单“大生意”,为了表达诚意,蔡果果得到了华仔的手机号码。

得到反馈消息后,“8·14”专案指挥部第一时间召开了讨论会议,市局经侦支队副支队长、金融大队长到会指导工作。会上,大队长老曹将相关情况作了汇报。凭借多年老刑侦的直觉,他断定华仔等人并不想与蔡果果见面,建议利用现有条件,请求当地警方支持抓捕,第一时间发起围剿收网,同时从全局抽调30名警力组成大部队从南通出发,以最快的速度增援先遣队。

正午,集结完毕的增援部队分乘两车,缓缓从警徽下驶过,开始千里驰援的漫长征程。大队长老曹目送车辆远去,直到消失于视野中。他转过身,低头点燃一支香烟,深吸一口,眉头紧锁,从这一刻起,他再次开始了揪心的等待。

七月的湘西,闷热而潮湿。

夜空之上,不见明月与繁星,老街两侧,没有行人和路灯。

汗珠从东哥的发际线处汇聚,继而向下旅行,越过额头、眉毛,本想在睫毛上小憩,却被主人的手背无情地带走。擦过汗,东哥赶忙举起望远镜,不希望错过镜头里的任何一秒钟。

东哥和同事蹲在这幢老旧筒子楼五楼的扶梯间,已经两个昼夜。50米开外的一片老旧楼房,是他们的目标。在这片自建房密布区的某一处,就是华仔和丢哥的老窝,那里每天都会有成千上万张百元假钞产生,然后被散布到全国各地,坑害群众。

东哥和大张等人买了手电筒、望远镜,找到了最佳的观察地点,分成两组,24小时不间断地观察这片区域,密切注意进出人员、车辆和物品。三天之后,他们找到了几户最为可疑的房间,这些房间基本上在夜里10点之后亮灯,一直持续到凌晨四五点钟才熄灭。东哥和同事们分析,他们的目标应该就在这几个房间之中。

为了进一步缩小范围,东哥决定深入虎穴一探究竟。凌晨2点,在蛙啼蝉鸣的掩护之下,东哥悄悄地接近了亮灯的楼房。对方究竟有多少人、有无防备、有无凶器?东哥心里都没底,此时他唯一的自卫武器,便是手里紧握的强光手电。他沿着开放的楼道侧身缓慢移动,抬脚落脚都恨不得经过深思熟虑,不断产生的汗水浸透了他的头发和衣服,也有花腿蚊子落在他的手臂上肆意吸食鲜血,可他却不敢有丝毫多余的动作,生怕多发出哪怕一分贝的声音。

经过近距离摸排,东哥将目标缩小至两处房间。东哥将耳朵紧贴在斑驳的砖墙上,全然不顾自己会变得灰头土脸。隔着老旧的砖墙,东哥隐隐听到零星的低语声,似乎,还有打印机运作的机械声。为了避免意外,东哥缓慢地退了回来,并将新的发现反馈给指挥部和驰援部队。

有过蹲守经历的同行都知道,发现目标等待增援的过程,是漫长而难熬的。东哥此时心急如焚,他多么希望自己的手机下一秒就发出振动,可又不敢对战友们进行任何催促,生怕他们因为焦急在途中发生意外。

驰援部队在不到20个小时的时间里跨越了1500公里,在次日凌晨东方露白时分到达了隆回县城郊区。为了不打草惊蛇,带队领导命令所有车辆在一公里开外停留,参战民警全部徒步潜入中心区域。所有参战警员顿时将长途旅程的疲累一扫而空,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小心翼翼地接近目标。老街上依然没有行人,微风中只听见树叶沙沙作响。

接近中心现场的时候,东哥安排两组身手矫捷的年轻同志翻越围栏,同时包抄两处房屋,又安排了多组警力守候在有可能是逃跑路线的各个出口,万事俱备的时候,攻门而入的时机成熟了。

当两处可疑房间的门同时被打开的时候,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一间是上夜班的老夫妇,经常彻夜打牌所以不关灯,并无其他异常;另一间则是空房,除了两张单人床和一个立式衣柜之外,没有其他任何物件。

东哥眉头紧锁,双唇紧闭,任凭汗珠浸透全身衣裳。他刚才在这个房间外明明听到了低语声。他相信自己的直觉不会错。

晨曦正伴随着微凉的和风一寸一寸地照亮大地,东哥锐利的双眼扫过房屋中的每个角落,在一个紧贴墙壁的木质衣柜上停了下来。他慢慢走过去,双手扶住衣柜,猛然用力,将它搬离了原来的位置,一扇木门出现了……

隆回县地处湘西东南部,山丘河川交错纵横。孩子们打小在天地间嬉戏。华仔和丢哥是同村的远房亲戚,他们初中肄业后就开始在社会上游荡,当过混混儿,也做过保安。几个月前,他们在网上结识了广东人阿良,从他那里了解假币、购买假币、使用假币,继而制造假币,和蔡果果的“入行经历”如出一辙。

为了安全地印制假币,华仔和丢哥租下了朋友家曾经用来开设棋牌室而特意改造的“密室”。这个“密室”的入口位于筒子楼的顶层房间,进入房间之后,有一道极易隐藏的暗门与隔间相连,隔间的角落里有一段狭小的楼梯通向二层的房间。二层的房间没有供人进出的门窗,外侧也没有能够靠近的过道,只有一扇气窗开在接近屋顶的墙面上。当东哥他们破门而入的时候,两兄弟似乎已经得知了自己的命运,正躲在密室的角落里瑟瑟发抖,环绕在他们身边的,是数十台正在“吐钱”的彩色打印机,还有堆放成一座座小山的尚未裁剪的“百元大钞”。

与此同时,在两公里外的旅馆里,大梦正酣的蔡果果被三个彪形大汉按在床上,戴上了冰冷的手铐。

子时,老曹从办案中心候问室的长凳上起身,摁灭了烟头。他抬起大手用力地揉搓着布满血丝的双眼,又摸了摸因为睡眠不规律而野蛮生长的胡须,最后慢慢踱向办案中心的大厅,隔着锁闭的玻璃门等待车队到达。

老曹最近觉得自己真的老了。两天前,为了隆回一役,经侦大队倾巢而出,恰巧又遇上突发命案,全局抽调警力开展排查。为了不因缺人而影响事先定好的排查计划,在家坐镇的“光杆司令”老曹决定亲自出马。通宵达旦走家串户排查了一整夜之后,顶着熊猫眼的老曹接到了前方的战报,兴奋的他忘记了休息,在一整天的工作时间里完成了大队长的日常工作,最后急急忙忙地赶到办案中心预约讯问室。

当专案组押解犯罪嫌疑人到达的时候,办案中心再一次被塞得满满当当,忙碌的侦查员们拿着法律文书脚下生风,漂亮的女文员皱着眉头办理登记,仿佛已经预见了熬夜对自己白皙的皮肤将会造成的毁灭性打击。

老曹昏沉沉地踏进了办案中心的大门,以司令和尖兵的双重身份,参加了新的战役。

讯问室里,四盏聚光灯目不转睛地凝视着“铁椅子”,被蛛网占领的排风扇卖力地转着,有规律地发出噪声,却请不走浓烈的烟草气息。“铁椅子”上的华仔,低头沉默,反复说着那段他自认为无懈可击的假币来源。

夜越发地深,老曹的双眼越发地有神。他盯着对手,仿佛已经预知了他的所有套路。“铁椅子”上的年轻人始终低垂着眼皮,摩擦着双手,好像已经困得不行了,又好像对自己失去了信心。

当老曹再次步入办案中心的大厅时,阳光已经驱散了午夜带来的氤氲,爽朗的晨风让他格外清醒。经过老曹和同事们的不懈努力,华仔、丢哥将他们的上线和盘托出,一个以广东为中心、触须遍布全国的伪造货币网络浮出水面。专案组顺势发力,紧咬线索,连续深挖,最终联合多地警方,将这个严重危害国家金融秩序、人民财产安全的犯罪团伙彻底剿灭。

“8·14”一役,通州区公安局经侦大队共立案侦查12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4名,查获假币生产设备30余套,缴获各面值假币300余万元。此案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通州公安破获的案值最大的伪造货币案件,也是当年全省涉假币类的第一大案。通州经侦以顽强的斗志和出色的战斗力,将通州公安铁军精神进行了完美的诠释。

在华仔等人宣判的那天,小伟特意开车去接上李奶奶到法院旁听。法槌重重落下的一刹那,老人的眼睛再次湿润,温热的泪滴伴着久违的微笑,一起浮现在老人布满褶皱的脸上。小伟侧身看着激动的李奶奶,嘴角轻扬,也许,当初学医的他毅然从警,就是期待现在这样的美好场景吧。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