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听从内心无问西东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张红梅

——记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公安局

兴仁派出所副所长朱跃峰

引子

在遥远的祖国西北边陲,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伊宁县的看守所内,民警朱跃峰望了望由高墙围成的四角天空,看到一群飞鸟轻轻掠过,仿佛是一群老朋友在向他打招呼,他的心头竟涌出了些许感动。

2018年,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公安局兴仁派出所副所长朱跃峰积极报名参加援疆工作。当年9月底,朱跃峰与通州另一位民警一起踏上援疆之路,被安排到伊宁县看守所工作。看守所处在半山腰,极目远望,裸露起伏的群山偶有青草覆盖,听到的最多的就是鸟声、风声。干燥的气候,令他们开始有些不适应,经常流鼻血,他们暗暗称之为“热血青年”。

朱跃峰从事的是监控巡视工作,与曾经热热闹闹的社区工作环境不同,这儿无法与人说话交流,高墙内只有静默无声与保持高度警惕,因为看守所内关押的都是刑事犯罪嫌疑人,必须24小时密切关注他们的一举一动,甚至是一个眼神的交会。看守民警值完12小时晚班后,白天仍在看守所内帮嫌疑人晒被、理发,陪护生病的嫌疑人打点滴等。无法言语带来的寂寞,单调乏味却连续24小时在看守所保持高强度紧张感,让朱跃峰曾有一丝恍惚。电影《无问西东》中有句经典台词跳入他脑海:“愿你在迷茫时,坚信你的珍贵,爱你所爱,行你所行,听从你心,无问西东。”是的,爱自己所爱,行自己所行。朱跃峰从穿上这身警服起,就喜欢上这比天空更庄严、更凝重的蓝,警服上的警徽、盾牌,让他不管身在何处,都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他又看了看远处的天山山脉,雪山仿佛天空中的白云,内心更加笃定、坚毅。

在高墙内24小时轮值结束,朱跃峰才有机会走出看守所,赶往离看守所有八九公里的住宿地。他放下时刻紧绷的弦,看了眼手机,这是自己唯一与外界交流的工具,竟然有好几个南通来的未接电话,有亲人、朋友……他望向东方,那个称之为家乡的地方。现在是北京时间晚上10点多,家乡的人们应该开始入睡,准备迎接新一天的黎明。在家乡,从2007年起,他曾经有个与妻子共同“经营”的“夫妻警务室”,演绎过一段段平淡而暖心的微故事。

爱人加盟,夫妻搭档远近闻名

晨曦微露,在祖国东部南黄海边,通州区兴仁镇刚刚从静谧安详的睡梦中醒来,便会在长长的街道上看到一对熟悉的身影,一男一女,迎着瑟瑟的寒风缓缓走近,成为严寒冬季里一道温暖的风景。

男的憨厚老实的模样,言语不多,戴着一副眼镜,更增添几分书卷气;女的,一头齐耳短发,神采奕奕,透出几分简约干练与英姿飒爽。

“吴老板,你早啊!”两人看到刚刚开店门的老吴招呼着。

“是朱警官、小王啊,这么冷的天,你们夫妻俩还这么积极。”开修理兼销售电瓶车店的老吴迎上前。

“马上要过年了,诈骗案件、偷窃案件多,我们整理了几种识破诈骗伎俩的方法,还有几种防盗措施,你们看看,加强警惕性。”朱警官一边说,一边递上自制的宣传单。

“你们办事总是那么积极,想得总是那么周到。”经过此处的百姓与临街店主都纷纷感叹。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小王在一旁谦虚地说,她始终保持着阳光灿烂的笑容。

在兴仁镇,几乎每个人都认识这个朱警官与小王,他们是一对“80后”小夫妻。男的就是朱跃峰,从江苏警官学院毕业后,一直在兴仁镇派出所当社区民警;女的叫王玉红,是朱跃峰的妻子。这两人不仅在兴仁镇成为交口称赞的对象,在整个南通警界,提起他俩也是个个称道。社区工作本来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岗位,是什么让他们如此声名鹊起呢?那是因为他俩在兴仁镇有一间“夫妻警务室”,虽然场地不大,但名头不小。将家安到社区,以社区为家,或许在整个南通只有朱跃峰夫妇俩是这样的了。

这还是2007年的事。当时,社区民警朱跃峰刚刚结婚不久,每日早出晚归,忙忙碌碌,有时要到后半夜才回来,他给自己戏谑地取了个网名叫“夜隼”。妻子王玉红是个非常善解人意的女子,她太了解自己的丈夫了,这个不善表达的男人有种倔强与担当,就算遇到什么烦恼事也只会闷在心里,决不让家人操一点儿心。所谓夫妻情深,她很想为朱跃峰分担一些繁杂琐碎的事情,而这,必须舍去自己的工作时间。一头儿是情深义重的丈夫,一头儿是自己已从事多年的工作。她权衡思量,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前者,决定辞去自己的工作,全力协助丈夫,只是怕朱跃峰反对,便试探性地说:“你天天这么忙,要不,我也到你警务区去吧?帮你做做简单的工作。”

朱跃峰心想,妻子在通州一家不错的企业,从事的是文秘岗位,不用风吹日晒,有着固定的作息时间,到社区工作可不如天天坐在办公室舒服,自己是深知其中艰辛,便一口回绝。

王玉红没有气馁,坚持自己的意见:“你天天一个人在外面起早贪黑,我就算在家也放心不下,还不如帮着你一起做做。再说,社区工作好多都是婆婆妈妈的事情,需要沟通协调,你又是个不善言辞的人,苦做不如巧说,我在办公室锻炼了那么久,应该还能当当你的助手。”

朱跃峰觉得有些道理,自己确实性格腼腆,只知道做个拼命三郎,对于大量需要耐心与细心进行沟通调解的工作,还真觉得有些头疼。如果有一个像妻子那样能说会道的助手,那工作就如虎添翼了。但朱跃峰又有些怀疑,到我警务区?这个现实吗?妻子会不会只是三分钟热度,做不了几天就打退堂鼓?面对热情高涨、深切关爱他的妻子,朱跃峰决定还是让她试一试。

没多久,王玉红便辞去原来的工作,成为一名辅警,协助朱跃峰处理各项事务。

于是,经常深入社区的民警朱跃峰身旁多了一个身影,两人总是结伴而行,或与老百姓谈谈家常、讲讲法律知识,或发发宣传材料、帮着干干活儿,与社区群众打成一片,既拉近了与老百姓的感情距离,也增加了对所辖区域每户家庭、人员情况的熟稔程度。中午,夫妻俩回到警务室,一个登记资料,一个细心核对,分工协作,配合默契,再一起整理台账,及时补充完善内容。下午他们继续挨家挨户跑。在兴仁镇的大街小巷,到处留下他们坚实而有力的足迹;在村头路尾,总能看到两人伉俪情深的影子。晚上,满身疲惫的他们还要继续在警务室整理台账。

社区工作从来就没有下班的概念,现在两人都没了固定的上下班时间,照顾孩子就成了难题。工作与家庭就像个跷跷板,重了一头儿必然轻了另一头儿。朱跃峰有些后悔,妻子为他分担了很多很多事务,但他宁愿一个人辛苦些,也不能荒废了孩子。他试图借此机会让妻子知难而退,没承想,妻子王玉红是做了这一行就爱上这一行,而且更加坚定了自己当初的选择。朱跃峰劝她时,她认为自己才刚刚起步,还未真正帮上丈夫怎能半途而废,再说,照顾孩子还有双方父母。朱跃峰拗不过执着的妻子,同意做做各自父母的思想工作,发动他们轮流带孩子。

两个妈妈非常不理解,哪有这样只顾工作不顾家庭的,真的是舍小家为大家?但她们还是在朱跃峰夫妻俩多次劝说下,同意帮助带孩子。有了两个妈妈的支持,加上妻子心无旁骛的加盟,朱跃峰的社区工作更加如鱼得水。为了节省时间,夫妻俩索性将家直接搬到社区,真正开启社区工作“夫妻档”模式,“夫妻警务室”也迅速远近闻名。

夫唱妇随,工作状态不断调整

王玉红做辅警没多久,就对朱跃峰起到了较大的参谋作用。夫妻二人平日工作中细心听,耐心讲,潜心揣摩,慢慢咀嚼,认真研究摸索出事半功倍的工作方法。几年下来,共同总结出“三三社区警务工作模式”“日历工作法”等一些非常好的经验做法。如今,朱跃峰每天要做什么,重点是什么,关键在哪里,心中都有个谱。

王玉红还经常担任心理医师的角色,譬如办理暂住证(如今称作居住证),虽然这是一件看似简单的事,但并不是一帆风顺,常常会碰到一些挫折与误解,特别是年纪大的外来人员,因不理解办理暂住证的意义,会以各种理由拒绝。

2013年年底,有位安徽妇女到兴仁镇帮儿子带小孩儿。白天,朱跃峰夫妇俩来到她家,告诉她需要办理暂住证,见其不解,便解释,办理暂住证一方面有利于社区民警管理,另一方面于己也有很多好处,可以享受当地各种政策服务……说了一大通,这位安徽妇女依然一脸不理解:“我是来带小孩儿的,要办理什么暂住证啊?”

夫妻俩再次苦口婆心地讲了很多,这位妇女还是不理解。王玉红只好对朱跃峰说:“要不等她儿子回来再说吧,我们晚上再来。”

到了晚上,朱跃峰夫妻俩登门,不巧她儿子加班没回家。第二天,他们再去,可她儿子因加班在睡觉。夫妻俩不好意思打扰,又轻轻地退回去,无功而返。

朱跃峰快恼火了。王玉红看在眼里,轻轻劝慰道:“既然做了民警这一行,就要用心去做。其实不管到哪个岗位,都会有不同的困惑,譬如我原来在办公室工作,也会面对很多不可思议的问题,但我们必须正视这些困难,而不是选择退却和逃避。今天调解邻里纠纷的事,我觉得你还要注意说话的艺术与方法,要站在他们双方心理角度去思考问题、解决纠纷,而不是凭自己感觉两边训斥,最后两边都不讨好。我们无非多走几次,社区工作本来就是要多跑多做,没有捷径。”

就这样,朱跃峰夫妇来来回回去了六次,那位安徽妇女终于理解并同意了。朱跃峰与王玉红对视了一眼,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些时日的心血终于没有白费,不管这位妇女是否想通办理暂住证的意义,至少,她是被这对夫妻俩的真情所感动了。只要以真情真意来办事,以服务的态度来工作,遇到任何困难都会迎刃而解。

深研细究,助力案件快速告破

“夫妻警务室”里的小夫妻,一直恩恩爱爱,从未出现过脸红脖子粗的情况。在工作中,基本是以朱跃峰唱主角,夫妻俩相互理解、积极配合。兴仁镇是通州的一个大镇,又是重要的交通枢纽。朱跃峰所辖的区域,常住人口就有8000人左右,外来人员也有三四千人,而且经常变化。为了摸清每个住户的详细情况,夫妻俩不停地走街入户,并根据各家各户特点上门服务。开店的,他们就在白天沿着店面进行法制宣传,传播防范知识与安全理念;上班的,他俩就等到天黑以后,人家下班了,再上门到出租户家中办理居住证。每天,等他们回到家时,夜已深沉,肚子早已唱着“空城计”。

在对外来人员走访中,王玉红得知小云的事。这个可怜的小女孩儿于2009年被母亲从外地带来,重组家庭,但继父嗜酒如命,醉酒后经常打小云与她妈妈,她妈妈不堪虐待,竟将小云留下走了。继父是个打杂的,没什么收入,更别说要照顾小云了。王玉红了解到小云的身世,决心要竭尽全力帮助照顾这个小女孩儿。朱跃峰非常赞同妻子的做法,经常买书包、文具盒、铅笔等学习用品和生活用品给小云,还几次奔波跑学校,免去小云的书费。他们把小云当作自己的孩子,而小云也将朱跃峰夫妇当成可以依赖的亲人。

朱跃峰知道,要将社区民警工作做好,必须达到“三厚”,即“脚跟厚、脸皮厚、嘴皮厚”。虽然朱跃峰平日不大多言,但经常走访、交流,通过几年磨炼,倒也练就了侃侃而谈、滔滔不绝的口才。进百家门、知千家情,朱跃峰尽量做到对社区每户都了如指掌,谈到街坊邻里之事也能如数家珍。社区很多住户非常信任他,甚至成为朱跃峰的朋友。朱跃峰创造性地将辖区内流动人口较多、发案较多的地区用数据进行整理,在地图上以颜色标注相对集中的区域,有针对性地对这些区域人员增加走访频率和巡逻次数,他称之为“色彩分类管理法”。通过这种方法,为通州很多案件迅速侦破起到很好的协助作用,赢得最佳抓逃时间。仅2012年,朱跃峰夫妇俩就在辖区内发现并协助抓获外省逃犯三人。

2016年3月9日上午9点左右,朱跃峰接到报警,辖区周姓老人在家被抢劫了。他迅速与区公安局刑警大队技术员、侦查员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对受害人进行询问。可老人已经86岁,又受到惊吓,能反映的信息实在太少,但有两条信息还算有价值:嫌疑人说的是南通话,眼窝深陷。

通过外围排查,朱跃峰他们从一名目击者了解到,事发当时,有辆牌子是“君都”的电瓶车停放在受害人家门口,左反光镜似乎损坏。朱跃峰综合上述信息分析,认为犯罪嫌疑人应该是本地违法犯罪前科人员,便和妻子、侦查员扩大范围,在案件现场周围进行走访,同时等待技术员调取监控录像。10点左右,案件指挥部传来发现嫌疑人的好消息,但半个小时后,嫌疑人在兴仁拆迁小区周边消失了。

兴仁的拆迁小区一共有76幢楼,近3000套房子。这么多住户,从哪里寻找呢?朱跃峰平复下心情,开始在脑中搜索,“讲南通话,眼窝深陷,开‘君都’电瓶车”,所有积累的人物特征在他脑海中一个个快速闪过,对有怀疑的便和妻子反复琢磨,终于锁定一个人:陈某,眼窝深陷,本地人,肤色较黑,平时骑一辆红色“君都”电瓶车。再细细斟酌,不错,应该就是他,多年前因盗窃被公安机关处理过,朱跃峰又得知他近期因赌博欠下外债。陈某的疑点越来越明显,朱跃峰按捺不住欣喜,立即向指挥部领导报告。

为了不打草惊蛇,朱跃峰带领侦查员在小区门口警务室蹲守,由王玉红开着私家车在陈某居住的楼下察看。当天下午4时许,陈某开着电瓶车从外面回家,在他拿下头盔,准备将车子推入车库的一瞬间,王玉红认出应该就是他,与案件受害人及朱跃峰他们掌握的信息一致。十分钟后,陈某再次骑车要离开,刚出小区门,朱跃峰迎上前:“你现在去哪里啊?”陈某是辖区居民,自然认得朱警官,有些慌张,但不得不停下:“我准备出去……”还没说出要做什么,朱跃峰已眼明手快地抓住他的车把手,拔下钥匙。从警务室出来的民警迅速跟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抓住。对于突如其来的抓捕人员,陈某还未反应过来就被押上车。在他电瓶车后备厢里,现场搜出其抢劫所得的财物。

八个小时不到,这起发生在兴仁镇的抢劫案成功告破。事后,朱跃峰看到妻子王玉红还在发抖的双手,但同时感受到她激动的心情,便觉得自己这么多年在社区的基础工作没有白费,关键时刻派上用场。在抓捕凶犯、维护社会和平稳定的军功章上,也有社区工作的一份功劳。

夫妻同德,关爱老人共献孝心

小夫妻俩天天泡在社区里,用一片热情与真心来办事,也换来了百姓对他们的信任。哪家有什么事,都是第一时间想到朱跃峰夫妇俩,而他们也是谁有空儿谁就去帮忙,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了“做群众贴心人”的深刻内涵。

94岁的独居老人丁淑彬就是夫妻俩当作自己奶奶一样照顾的对象。早在2008年,朱跃峰听说了丁淑彬老人子女常年在外,孤身一人居住在家中,便经常来帮老人做做事,聊聊天。老人很喜欢朱跃峰,只要有事就找他。朱跃峰想,万一老人生活不便,临时有事联系不上他怎么办?便主动与电信公司协商,帮助老人在卧室的床头免费安装了一部固定电话。他还细心地将警民联系卡留给老人,方便她随时联系。老人更加信任朱跃峰,有什么事都会打电话向他求助,而朱跃峰总是在第一时间赶到,帮助解决老人的问题。妻子王玉红加盟后,夫妻俩来看望老人也更勤了。

2012年年底,气温骤然下降,朱跃峰与妻子担心老人不适应忽然变冷的天气,正巧接到老人打来的电话,说暖壶坏了。朱跃峰与王玉红一听,二话没说,赶紧开车赶过去,发现是壶把手与铜壶之间施焊部位掉了,当即决定拿到集市上去维修。老人不好意思地说:“我只是告诉你们一下,今天不一定修的,外面快要下雪了,天这么冷。再说,维修老式铜壶的店铺现在很难找,等下次再说吧。”但朱跃峰想,马上要过年了,况且现在是最冷的时候,正需要暖壶,对于手脚不灵便的老人来说,如果不修使用起来很麻烦,甚至会漏水,决定还是赶紧拿到街上维修。小夫妻俩来到街上,可如今使用铜壶的很少,他们找了很久还未找到。外面寒风凛冽,开始下起雪来,人们都急急往家赶,小夫妻俩决定继续冒着风雪在外面分头寻找。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终于在镇上不显眼处发现了一家老铜匠店。一个小时后,当朱跃峰将铜壶交给老人时,丁淑彬老人非常过意不去,执意要给钱。朱跃峰便撒了个谎:“修理店的人我认识,没收钱。”老人心里非常清楚,朱跃峰夫妻俩为她付出太多太多,她常在外人面前说自己又得了一个孙子与孙媳妇儿。

除夕之夜,外面灯火辉煌,烟花此起彼伏。“夫妻警务室”里的小夫妻也兴高采烈地准备迎接新年,朱跃峰轻轻说了句:“不知道今年丁奶奶子女回没回来。”王玉红跟着感叹:“是呀,每逢佳节倍思亲,如果丁奶奶的子女没回来,越是这样合家欢聚的时候,越容易激起老人的孤独感。”朱跃峰说:“那咱们去看看,陪她说说话、解解闷吧!”

一路上,从各家各户不时飘来年夜饭的香味,不时传来烟花爆竹的声响。夫妻俩赶到丁淑彬老人家时,老人惊呆了,她没承想,在这万家团聚的时候,朱跃峰夫妇俩心里还装着她、想着她,真的比亲孙子还亲,感动得热泪盈眶。恰巧此时老人的子女从外地赶回来过年,老人连忙拉着朱跃峰与王玉红,走到她儿子面前说:“看啊,这就是我常提起的小孙子、孙媳妇儿啊。”老人的子女也都非常感动:“虽然我们想将老人接到身边,但年纪大的人都图个叶落归根。我们虽然身在外地,却不放心老人独居在家。也一直听老人谈过有像亲孙子一样照顾她的好民警,只以为老人想着法儿安慰我们。如今亲眼瞧见,我们是真的放心了。”

“放心”,在朱跃峰夫妇心中,有这样一句话就是对他们最高的褒奖。虽然社区民警没有侦破大案后的鲜花与掌声,也没有街头擒凶后的凛然与无畏,但“夫妻警务室”的小夫妻始终踏实干活儿,以情办事。江苏省优秀人民警察、南通市优秀共产党员、南通市公安局“十佳基础工作标兵”等各项荣誉迎向低调的朱跃峰。朱跃峰脸上始终洋溢着谦虚与腼腆,作为社区民警,他认为自己只是做了该做的事,耕耘从不问收获。

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如今的朱跃峰又从祖国的沿海东部转战到西部边陲,从嘈杂热闹的社区片警到静寂单调的看守所监管民警,他依然凭着一股韧劲与倔强精神,无怨无悔地完成自己的使命。朱跃峰觉得,自己一定会不忘初心、笃定前行,无问西东、无愧于心,人生路上走过便是花开。朱跃峰还想,援疆回来后,“夫妻警务室”一定会重新“开张”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