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为了最美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

——记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公安局

交警大队车管所所长陈忠林

 

天色渐暗,小镇的上空被一层厚厚的阴霾所笼罩,夕阳透过云层投射出刺眼的光芒。这是一年中最热的三伏天,小镇的街头挤满了穿梭来往的人群,路灯还没亮起来,路边一个卖菜的老汉直起身来,感到一阵眩晕。

“砰”的一声,老汉揉了揉眼睛,发现一辆农用车与摩托车撞上了,人呢?农用车上跳下来一名男子,黝黑的脸上一副吓傻了的表情,望着一地的碎片发呆。黑色半旧的摩托车倒在地上,一道长长的擦痕显示着刚才那一瞬间所爆发的力度。那男子还没缓过神来,几个路人大喊起来:“不得了啦,撞死人啦,那么多血啊!”卖菜的老汉忘记了他辛苦施肥种出来的茄子和黄瓜,想走近看个究竟,发现根本挤不进去,人群很快把路堵得水泄不通。

“来来来,让一下让一下。”通州刘桥交警中队的民警陈忠林沉稳地拨开人群。他去年初刚从部队转业到交警中队,因为单位人手少,他又做内勤又处警,原本要交班回家,接到报警电话跟同事一起来到了现场。

半旧的摩托车早已经毁得支离破碎,后备箱里零散的物件撒得满地都是。摩托车驾驶员满脸是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一只运动鞋被抛得老远,衣襟扯得狼狈不堪。陈忠林蹲下身子察看一番,迅速决定将伤者直接送往医院救治。

救护车上,身形精干的陈忠林疲惫得直打瞌睡,恨不得拿根火柴棍儿把眼皮撑起来,昨天晚上值班时被几个电话吵醒,出警了两回,早上才睡了个囫囵觉。这几天日夜轮班,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的。还好他在部队里练就了好身体,又是贫苦出身,从小在田里干活儿,这些苦累已经不算什么了。

陈忠林仔细端详着伤者,忽然想起儿时一个村里的大伯,长得真像啊。陈忠林幼年丧父,母亲种田养活他和哥哥姐姐,如果没有村里人的帮衬,早就活不下去了。想到这里,陈忠林眼眶湿润了。

“小陈,你怎么又这样?每次都这样,你还是不是条汉子,哪有男人这么喜欢流眼泪的?”队长半开玩笑地揶揄道。

“他长得像我一个村里的大伯。”陈忠林不好意思地抹了抹眼泪。

“您是陈警官吗?”一个瘦弱的妇人怯生生地问。

陈忠林正埋头整理卷宗,每起事故处理完毕,一些资料都必须按规定整理归类。

“是啊,您有什么事?”

“我是李军的亲戚,就是上次开摩托车被撞的那个,您还记得吗?”

“记得啊,那起事故认定已经做好了啊,事情不复杂,证据充分,对方全责,所有医药费全都由对方出。”陈忠林非常肯定地回复。

瘦弱的妇人皱着眉头嘴里嚅嚅地说:“人家拖着不肯赔。”

“你是他什么人?”

“我是他小姨,他老婆外地打工呢,不肯回来。”

陈忠林叹了口气。虽然工作时间不长,但已经见到了太多的悲伤与痛苦。

辅警小李悄悄地把陈忠林拉过来:“这人昨天就来过,被我回了,交警只负责处理事故、认定责任,然后就完了,剩下的,关咱屁事啊。”

陈忠林看了他一眼,脸拉了下来,一声没吭,转身对妇人说:“走,去我那儿坐坐去,说说怎么回事儿。”

八月的骄阳火辣辣地烤着大地,陈忠林跟农用车驾驶员张某坐在辅警小李的车上,正赶往某市的保险公司。陈忠林听了李军小姨的叙述,农用车驾驶员张某没有及时将医药费送达李军家属手中,虽然李军脑部手术后恢复得不错,但后续治疗仍需一大笔费用,现在停了药,费用跟不上,医院天天催,家里人急得要命。而张某呢,车是外地牌照,保险也是在某市交的,要理赔就必须要去某市。原本事故认定不复杂,按理说理赔也不复杂,但因为涉及跨地区,事情就不那么顺畅了。张某自己也跑了两趟,因为不熟悉流程,资料准备得也不齐全,被回了好几次。自己家也困难,垫钱垫不起。全家人都靠他跑车挣钱吃饭,现在车也被扣了,钱也挣不来,张某急得满头汗。

陈忠林昨天就跟队里领导汇报了情况,他主动请缨帮着去保险公司把理赔工作做妥帖了。队长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要去可以,车辆怎么解决啊?队里就一辆警车,还得出警用呢。”陈忠林说:“这个没问题!”

小李听陈忠林说完睁大了眼睛:“不是吧,你要用我的车去给那个不相干的人办事儿?你傻了吧你。”

“你听我说……”

小李来警队,原是向往一种身穿制服的神圣感和荣誉感,后来跟着陈忠林,虽然没有电影里与歹徒搏斗的刺激,但发现帮老百姓排忧解难也有种成就感。

两个月过去了,一天早晨,陈忠林走进交警队的院子,发现李军已在办公室门口等他了。原来有了陈忠林的亲自出马,某市的保险公司赔付得很快,公司主管知道陈忠林与张某非亲非故只是处理事故的交警,备受感动,立即打开绿色通道,以最快速度把钱打到张某的账上。钱到位了,李军的伤势恢复得很快,出院的第二天就到队里来感谢陈忠林。

李军站在院子里笑意盈盈,一阵风吹过来,风里带着稻香的喜悦。

“小陈,刚接到报警,刘家庄到严家园的路上有起事故,要赶紧去一趟。”

陈忠林脸上的微笑尚未消散,立即回复:“知道了,马上出发。”

2010年1月的清晨,通州第一农贸市场门口人来人往,买菜的人摩肩接踵,有农民把菜摊儿摆到了路边,不时有人停下来,捏着看着讨价还价。拐角一家点心铺,新出炉的烧饼围着炉口挤挤挨挨围了一个圆圈儿,一切都透着浓浓的烟火气。

陈忠林从路西的报亭边走过,看到一辆推车,上面架着十几个冒着热气的蒸笼,旁边挂着卖馒头的招牌。卖馒头的大婶裹紧了羽绒服,帽子围巾把脸蒙得只有一双眼睛,她打量着一身警服的陈忠林。

妻子小易说,第一次见陈忠林,就知道他是个老实人。忠厚的脸庞,尤其是眼睛,看人不躲闪,让人看着心里踏实。而穿上警服的陈忠林,严谨认真的表情让人生出一种莫名的信任,妻子小易说他像冷天里一个温暖的炉子、风口里一堵结实的墙。而陈忠林笑起来,如同地里丰收的玉米、熟透的稻谷,给人以稳重朴素的心安。

陈忠林微笑着走在路上,他心情很好,刚从刘桥中队调至城区工作,从此成为一名护学交警,守护通州实验幼儿园1000多名孩子上学、放学的平安。本以为会比处理交通事故和所里的后勤工作单纯多了,但当他第一天站在幼儿园门口的时候,不禁捏了一把汗。

已近年底,车多人多。路两边的童装店挂出各种促销的招牌。无锡小笼汤包店已经是小城里的网红早餐店,每天早上店里人来人往,生意兴隆得很。这条路上还有个城区有名的鞋子医院,门面不大,但从年头到年尾生意一直都好。店主是一对外地夫妻,待人很和气,男的戴着皮围裙坐在店里摆弄一双鞋,看到路上执勤的陈忠林经过门口,便热情地打招呼:“警官您好,您是新来的?”陈忠林转过身正了正警服:“是啊,以后有事就找我,叫我小陈好了。”“陈警官,一会儿送娃的大军来了,这条路上会很堵啊。”“噢,这条路窄,人多的时候会拥堵是正常现象,有我们在呢,放心吧。”修鞋店老板微笑着点点头。

很快陈忠林便笑不出来了。这条路的人气特别旺,谁都想把汽车、电瓶车在这条不宽的马路上停那么一小会儿,买个东西,让孩子试件衣服穿双鞋子,两家内衣店居然把衣架拉到店门外,恨不得占据了半条马路。这条路上又没停车位,画线完全不现实,只能乱停。有些汽车辛苦又小心地开到了路牙上,半个车屁股露在外面。从东到西不过五六百米的窄路,一到早晚高峰期就险象环生。

陈忠林观察了两天,发现每天早晚接送孩子的人流从东西两个方向往幼儿园大门口涌动,每次都挤得水泄不通。除此以外,幼儿园院子的东侧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小路,原是附近小区的辅助道路,平时只能通过行人及自行车,到了早晚接送的高峰,狭窄的路边也停满了接送的小轿车。人流从三个通道往同一个幼儿园门口涌来,还没到门口就堵得严严实实,大家都在原地干瞪眼,改步行也不可能。

陈忠林第一天到岗穿着厚厚的棉服,一直不停地疏通,打手势、吹哨子、喊话,8点钟孩子入园后他整个人都是热气腾腾的,汗水把内衣都打湿了,他站在马路上发呆,路边早点铺的老板跟他热情地打招呼都没听到。

“警官你好,我是那边早点铺的老冯。”系着围裙的老冯满脸堆笑。陈忠林转过身来望向他的店铺门口:“你那个烤烧饼的炉子要注意安全,不要放在马路边上,往后面点儿,油锅也离马路太近了,是个隐患。”

“好嘞好嘞,每天这条路上就是堵,上学放学都要堵上两个钟头,我是得注意安全,警官您说了,我一定配合。”

晚上到家,陈忠林把警帽摘下挂在墙上的挂钩上,换了鞋,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就不想动弹。他觉得自己像艘超载的轮船,明显动力不足。妻子正在厨房做饭,儿子上二年级,听话又乖巧,正坐在小桌边写作业。

如果不想办法来改善拥堵的现状,以后每天的工作都会很难做啊。陈忠林把头靠在沙发背上。拓宽道路的办法不是完全不可能,但规划是个大事啊,实现起来要等很久,解不了燃眉之急。

“马上吃饭了。”妻子小易人很勤快,两年前出过交通事故就不再工作了,陈忠林让她在家休养。

对于妻子和儿子,陈忠林一直心怀歉疚。妻子出车祸他都没请假专程照顾,到了休息日才奔回病床前喂汤喂饭。工作是一点儿没耽搁,可总觉得欠妻子太多。人家下班都是夫妻成双做饭吃饭,可陈忠林连陪妻子逛街的次数都很少,不是他不肯,真的是太忙了。除去路上值勤,还要服从其他工作的调配。他老家还有一个病弱的老母,自己工资不高,从小吃苦吃惯了没什么,还让这么好的人一起吃苦。他打了个激灵站起来冲向厨房,挽起袖子:“说吧,要我干啥?”小易握着铲子把他往客厅赶:“你忙了一天,累,我都做好了。”

吃完饭儿子摆上棋,拉着陈忠林的手坐在沙发跟前,陈忠林心神不定。如果向上级秩序部门建议将这条路早晚时间改为单行道,会不会好一点儿呢?很多大城市都将一些道路改成了单行道,单行道可以提高道路通行能力,增加交通容量,也能缓解交通拥堵。在一些特殊路段设立单行道标志,减少对向行车的可能冲突,减轻相互之间的干扰,也提高了行车安全性,有利于减少事故发生概率。

“爸爸,该你了。”

“儿子,爸爸有事儿,改天再陪你下。”陈忠林心里有事儿坐不住了,多耽搁一天,那条路上就会多一天拥堵。

“小易,我到队里去一下。”没等妻子回话,陈忠林就穿上外套走出了家门,身后是儿子失望的眼神和妻子追出来的身影。

陈忠林的建议很快得到了上级部门的支持。限行第一天,陈忠林早早站在路上,深色的帽檐下坚定的眼神不停地梭巡着。7点30分开始,送孩子的人群和车流陆续来了,路顶头有同事协同配合限制“双向”,幼儿园门口的拥堵现象立刻减轻了一半。可是路依然很窄,家长送孩子,要先停车再把孩子送进幼儿园,如果在幼儿园里跟老师说一两句话,或是与其他家长交流一会儿,耽搁一两分钟,后面车子就没法儿停而不得不等待或乱停乱放,门口拥堵的现象又形成了。

陈忠林急中生智,一辆车驶近,陈忠林主动打开车门,跟家长说:“孩子我负责送到园门口,你赶快把车子开走,后面车子来了。”陈忠林把孩子从车里抱出,一直抱至园门口的指示牌内,站在园门口的园长马上心领神会,组织老师将孩子统一带进园内。陈忠林发现这个办法能有效减少汽车停靠时间,于是一个接一个地抱。

张枫开着车由东向西进了小路,这条路她开了一年了,这是每天早上必须要走的路,为了让女儿上这所幼儿园,当初排队报名一家人费了好大的劲儿,可是路太堵了,每天开着车一进这条路,车还没堵,她的心就开始堵了,前天还因为送孩子路上接电话跟人吵了一架。

车子两边骑电瓶车、自行车送孩子的人,恨不得贴着车窗在往前移动,她这汽车是一点儿优势都没有。不能开快,因为快不了,大家都是送孩子的,磕了碰了都心疼;慢也让人心焦,上周已经迟到过一回,这个月不能再迟到了。就在昨天,她在园门口违停,还被新来的交警开了罚单。这条路上违停是常态,为什么偏偏罚她一人?她心里的火腾腾地往上冒,可交警态度很好,摆事实讲道理,让她无话可说。

透过车的前窗玻璃,她看到那个交警正打开车门,把孩子一个个地抱出来,抱到园门口,园长也带着导护老师在门口帮忙。还没等她想明白,自己的车开近了,正在想着把车停哪儿,后座的车门被交警打开了。

“小朋友,警察叔叔抱你进幼儿园好吗?”

小丫头立刻拍手欢呼:“好啊好啊,我要警察叔叔抱我。”还没等张枫反应过来,陈忠林说话了:“同志,孩子我帮你送,你放心,你快把车开走,后面车子来了。”

张枫点头。平时,她见惯了冗繁的流程,眼前这个黑脸的交警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这条路的交通,将来定会因为小小的“抱抱”之举而有所改善。她从事行政工作这么多年,也明白,改善交通的拥堵不是此举的最大收益,而是和谐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谐的人与社会的关系。

想到这里,不禁为自己当初违章停车的事感到脸红,以后还真的要注意,自己还是公务员呢。

等抱完最后一个孩子,已经是8点15分了。陈忠林直起腰来,喘了口气,感觉腰有点儿酸疼,但今天的交通状况跟以往相比好太多了,随身携带的对讲机里,几乎没有听到指挥中心的转接报警电话。

“陈警官,今天太谢谢你了。”陈忠林转过身看了看,原来是幼儿园园长。陈忠林微笑着没顾上说话,摘下警帽,汗水马上流淌在脸颊上,整张脸像刚揭笼的包子,热气腾腾。

“知道您今天抱了多少个孩子吗?我们大概数了数,有五六百个,辛苦了辛苦了!”

“没啥,本来就是我们的工作,大家安全就好!”陈忠林憨笑着。

五月的早晨,太阳起得早了,阳光里包含着比以往更多的热情。陈忠林已经熟悉了这条路,清楚地掌握了人流聚集的高峰低谷。虽然已经大大改善了拥堵的情况,但人多车多是避免不了的,每天早晚仍是一场大战。他和往常一样,从人民公园由西往东朝幼儿园走去。一辆白色轿车从他身边驶过,停在公园西南角,一位身着黄衣的女子下车关上车门向菜市场奔去。

“这位同志,你不能把车停在这儿!”陈忠林疾步上前。“我就停一会儿,买个菜就回来,您要扣分贴条就尽管贴吧,管不了那么多了。”黄衣女子话没说完头也不回地去买菜了。陈忠林从手袋里掏出罚单和笔,四顾看着,果然,这辆车妨碍了东西向往北的拐弯道路,还好现在人不多。陈忠林收起罚单和笔,站在白车旁边指挥左拐车辆依次通过。如果一会儿路上上班的人变多,这儿一定会堵。

黄衣女子一会儿就从菜市场走出来,左手的袋子里都装满了。她在马路对面就看到陈忠林站在自己车边指挥交通,走近一看交警没贴条,顿时觉得不好意思了。人心都是肉长的,人们常常把与自己行为有冲突的劝阻当成一种恶意,真正认识到事情内核的动力,往往来源于对方真诚的态度。她冲陈忠林深深地欠了欠身:“交警同志,以后我再也不违规停车了。”

马上就要到入园的高峰期了,陈忠林早就穿了短袖,一会儿抱孩子,会很热。

“妈妈,你不用下车送我了,让陈叔叔抱我就好。”一个小男孩儿坐在私家车上跟妈妈嚷嚷着。

“你这么胖,人家警察叔叔抱不动的。”

“幼儿园里好多小朋友都是他抱下车的,说他人可好了,我也想让他抱抱。”

正说着,车子靠近园门口,陈忠林拉开车门,很有礼貌地说:“同志,孩子我来帮您抱,您赶快把车开走,后面车来了。”

“谢谢您,看您孩子抱得这么好,在家您孩子肯定也抱得多吧。”

陈忠林笑笑,手里抱着的男孩儿分量挺沉,现在的孩子营养都不错。他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儿子每天都自己走着去上学,书包自己背着,都上小学二年级了,却没这个小孩子沉。这么想着,陈忠林心里有些酸酸的,不知道儿子心里会不会怪他。

陈忠林身后,幼儿园内的蔷薇树枝叶已经变得繁茂,深绿的枝叶穿过栅栏往天空招展。陈忠林在这样的清晨里,每天都进行着爱的接力。在别人的眼中,身着警服的陈忠林非常帅气,但不知道交警的岗位多在交通繁忙之处,这里车流大、尾气浓、有害气体含量高,交警每天不知道要吸入多少有害气体和粉尘。基层交警普遍患有呼吸道疾病、腰椎疾病、坐骨神经疾病,这些疾病已经成了他们的职业病。而陈忠林的“抱抱”之举,已经让他得了很严重的腰疼病。

“我们老师,站一个小时都觉得累,他每天都弯腰抱孩子,肯定更累。这么多年他一直坚持下来,真是难能可贵。从他每天数百次为家长弯腰抱小孩儿的弧度中,我看到了为人民服务的深度。”实验幼儿园园长说。每天经过陈忠林抱送的孩子有四五百名,不管刮风下雨他从未间断过。每次下雨,他几乎全身都会淋湿,老师实在看不下去,就给他送把伞,他总说,没关系,只要孩子安全就好。

陈忠林可以依靠的形象,还深深根植到了孩子们的内心深处。在幼儿园上课时,老师请孩子们说说自己所认识的各行各业的人,孩子们说得最多的就是警察,就是陈叔叔。每逢节假日,小朋友们在送给老师手工制作的小礼物时,都会多带一份送给陈忠林。在他们眼里,陈叔叔就跟爸爸一样亲切。一名已上小学二年级的学生,在完成老师布置的题为《我的××》作文时,他就写了“我的陈叔叔警察”,小孩儿用稚嫩的语言,描述自己在实验幼儿园上学时陈叔叔如何抱他过马路。他说:“长大了,我也要做陈叔叔那样的人。”

当陈忠林抱孩子的事迹在网上传播开来后,迅速在网上引起热议,帖子浏览量2万余次,跟帖5000余条,网友们都亲切地称他为“抱抱哥”、“护蕾模范”、“雷锋式交警”。此后,人民公安报、江苏法制报、扬子晚报、南通日报、江海晚报、南通电视台等10多家媒体争相采访报道,江海晚报以《通州“抱抱哥”蹿红网络》为题在学雷锋版面整版报道,又引发新浪网、搜狐网、人民网等40多家网站转载,网友跟帖无数,好评如潮。土豆、优酷等视频网站纷纷转载陈忠林视频信息,山东卫视、江苏电视台、南通电视台也多次对陈忠林事迹进行报道。2012年7月,由中央电视台联合中央各大媒体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全国最美警察”推介评选活动。在历时三个多月推介评选中,陈忠林在全国1134名“最美警察”候选人评选中脱颖而出,喜获“最美警察”荣誉称号,并被公安部荣记一等功,受到时任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孟建柱的亲切接见。然而成为网络红人后,陈忠林的生活并未发生太大变化,幼儿园门口已经建起了“忠林护学岗”。每天早上,陈忠林依然提早20分钟到达幼儿园门口,整理好着装后,摆好护学岗的指示牌,等待开园后孩子们的到来。每个早晨下来,他的内衣和过去几年一样湿得能挤出汗水,即使是数九寒天,他还是不敢穿棉警服。

在陈忠林的影响下,通州“萤火虫”志愿者、家长志愿者、学校护学队纷纷加入“抱抱哥”行列,用他们的行动传递为民服务的热情。2013年,陈忠林又先后被评为南通市“十大爱民警察”、江苏公安机关“十大感动人物”、江苏省公务员职业道德模范,获得江苏五四青年奖章。

2014年2月初,陈忠林走进通州区公安局车管所的大厅,看到小王的岗位上空着。去年年底他从城区中队调入车管所任所长,两个月后感觉自己后脚跟疼痛的毛病有所好转,那还是在交警中队的岗位上落下的毛病。

“小孙,小王现在还没来,不是说了每天上班要提前五分钟吗?”

“所长,孩子小,家里没有老人帮衬,每天只有她接送,估计她来不及吧。”

大厅里已经有了几个来办事的群众,陈忠林想了想,转到窗口里,在小王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向一个中年男子招了招手:“这位同志,您要办什么业务?”

来了两个月,陈忠林已经熟悉了车管所的业务。从第一天到这个大院开始,他就告诉自己不能辜负,不能辜负谁呢?

自从“抱抱哥”的名号红遍网络,陈忠林的内心除去欢愉以外更添了份责任感,觉得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他的腰因为抱孩子已经严重受损,每次抱孩子的时候他更加小心,但内心涌动的爱意却更加浓厚。他不能辜负那些为他投票的网友、那些信赖他的家长和可爱的孩子。当选“全国最美警察”让他始料未及,站在领奖台上受到中央领导的亲切接见让他心潮澎湃。他得知与他站在一起的那些“最美警察”们,有的在侦查案件中果断勇敢地与悍匪搏斗,有的为救护百姓失去双腿,甚至失去了宝贵的生命。在生死攸关的瞬间爆发出的人性之美让他无比震撼和感动,他们做了那么多惊天动地的事,自己做的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站在50名“最美警察”中间,他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组织上给了他这么高的礼遇,唯有以更加饱满的热情与责任心去为人民服务,才能不辜负党和人民的厚爱。

“所长不好意思,我来晚了,今天路上有点儿堵。”年轻的小王跑得气喘吁吁,“怎么让您替我的岗啊,多不好意思,我明天一定提前到岗。”

“工作和孩子都不能耽误,我把手上的活儿做完了,马上就好,你先喘口气,喝点儿水。”

陈忠林不慌不忙地在电脑上操作完毕,转头看见副所长邢蕾从楼上下来:“来得正好,咱们一会儿开个碰头会,把‘两客一危’的工作再讨论一下。”

邢蕾说:“陈所长听说了没,前阵子A市发生了一起大客车事故,车上都是学校外出写生的学生,十几个孩子受了伤,都是因为驾驶员疲劳驾驶。”

“我听说了,前阵子出去调研,咱们区里的大客车都是挂靠经营,比较难管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人家开车的就靠抡方向盘吃饭,停业整治就是钱啊。”陈忠林翻了翻手边的资料,“有什么好主意没?”

邢蕾快人快语:“陈所,目前所里的情况你也熟悉了,要专门腾出人手来整治,总共在编就十个人,不太现实啊。”

“哎呀,我知道,我在跟你讨论‘两客一危’。”陈忠林摸摸脑袋,他知道人手不足的问题,但工作依然要做。

“我总结了一下。”陈忠林从抽屉里拿出两页稿纸,“这是我上次调研回来以后的想法,一是运输企业安全管理薄弱,二是从业人员安全服务意识不强,三是运输安全信息化水平不高。这几点总结起来没多大困难,但要解决问题不是件易事。运输企业对安全生产重视不够,也不愿多投入,严重危及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也是运输安全的隐患。你刚才说的,驾驶员违章操作,疲劳驾驶,害了一车人,我估计啊,有些车上的监控探头也不一定齐全。我写的你看一看,还有些实施计划。”

邢蕾接过报告认真地翻看,边看边说:“所长,你做事太认真了,口头商量就好了,还写在纸上。”

“我来的时间不长,工作需要你们大伙儿的支持,所里的业务量越来越大,光私人汽车保有量每年都比上一年同期上升20%—30%,其他类型的车辆也只增不减,每年登记检验上牌业务量都是五位数。除此以外,变更信息,办理抵押、注销、转入等业务,没有一样儿可以耽搁。”

邢蕾抬起头说:“陈所长,你太用心了,这个主意不错啊。”

陈忠林给邢蕾泡了杯茶,笑笑说:“先别夸我,你经验丰富,说说可行性有多少。现在很多客运车辆的运营缺乏有效的管理监控,没有规定数量和位置的摄像探头,形成了‘车在路上两不知’的局面,特别是对司机超载、中途搭客、私自收钱、超速行驶等问题无法了解和控制。如果我们每月都安排民警到‘两客一危’企业进行实地检查,检查企业GPS监控(主动防控系统)是否24小时有人值守,值守期间对驾驶人超速、疲劳驾驶情况是否及时提醒和整改,事后有没有对违反规定的行为进行相应处理,至少对他们是一种监督提醒。”

“你看是定期查好还是临时抽查合适?”

“月初定期查,外加每月不定期抽查,看看各单位车辆是否严格落实凌晨两点至五点禁行规定,是否坚持每月对驾驶人进行安全行车教育,还有各单位车辆的安全状况如何,是否进行经常性的检查,发现问题有没有进行及时整改,其他各项安全管理制度有没有严格落实等。如果发现问题立即给企业下发整改通知书,并通报给安监及交通部门,让各部门来齐抓共管,以此来倒逼企业严格落实企业抓安全的主动性。”

“教育人员的到会率及补课率怎么查?”

陈忠林喝了口水,胸有成竹地说:“市局不是有个网络学习平台吗?我们可以用这个平台向驾驶员发布学习内容,每个驾驶员无须专门集中,可以通过手机进行学习。为防止有人代替学习或是不学习,再设定一下,必须把学习状态拍照上传,限定每天学习时长,这样可以有效地将学习信息传递到每一个人。这样就能保证学习率和教育率,还能防止弄虚作假。哈哈!”

“所长,还真有你的,功力深厚啊!”邢蕾笑着竖起了大拇指。

“你每月再安排人员进行实地检查,每月督促处理违章,每季度召集负责安全的管理员到车管所开例会,回去以后再组织驾驶员进行学习,并要求将学习笔记本拍照上传,会议签到拍照上传,用强有力的措施确保参学率。”

“好嘞!”

“还有,车辆到期检验和证照年检工作最近怎么样?”

“所长,目前通州区的驾驶员有33万多人,汽车28万多辆,按所长的要求,我们都是点对点发送提醒信息,我们车管所每个月要发上万条信息来提醒到期换证。”

“嗯,这个工作要做踏实,发了信息还不来,就打电话。无证驾驶上路,若是发生事故,保险公司不理赔,自己还会因持过期证照驾驶而违规。对于计12分的驾驶员,及时组织学习,通过考试后清分。”

“所长放心,这些工作我们都是到位的。”

“所里女同志多,你想一想,专门找个房间安排一下,大家中午吃了饭好休息一会儿。趴在桌上也不好看,人也不舒服。”

邢蕾站起身说:“陈所想得太周到了,没什么其他事儿我先去忙了,一会儿到时间我来找您。”

陈忠林微笑着挥挥手。桌上的电话铃响了,他连忙拿起电话:“您好,我是车管所陈忠林……”

2015年,车辆检测开始社会化,通州区增加了12家定点检测单位。陈忠林接到消息的时候已经下班了,他刚走出大厅,他并没有因此而高兴,车管所的检测任务量是少了,但是社会检测点万一麻痹大意怎么办?怎么监督呢?一旦有隐患的车辆上路,也会增加事故发生概率。陈忠林做过一线交警,处理过那么多交通事故,事故原因他太清楚了。

派人到每个点去监督不现实,现在所里应对日常工作已经是很紧张了,还是要从制度上下手。

陈忠林想着,又折回办公室。如果要求各检测点将检测过程拍照上传,每一辆车都必须通过平台进行车辆审核,这样双重保险比较让人放心。

陈忠林打开电脑开始拟定制度,指针渐渐指向9点,他忘记了早上答应儿子的事——要去校门口接他。

陈忠林从局里汇报完工作回到所里已近中午,大厅里有位中年男子正与小王争辩,小王梗着脖子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

“怎么回事儿?小王你要注意服务态度。”陈忠林上前询问,他虽是一副责怪的口吻,但却丝毫没有气恼的表情。

“所长,他没带身份证,不好办啊。”小王头也不抬。

陈忠林走到里面,把小王叫到一边:“没带身份证,不能办理,咱就主动解释,对老百姓好一点儿,老百姓在哪里不满意,我们就在哪里下功夫,这也是为了我们警民关系,也是为人民服务的大命题。”

看到墙上的钟表指向了11点半,陈忠林拉着中年人往食堂方向走:“走吧,到了吃饭的点了,先吃了饭再说。”

“这怎么好意思,我还是回去吃了饭再来吧。”

“没事儿没事儿,不要你出钱。”陈忠林推着中年人的肩膀进了食堂。食堂里端着餐盘的警察们排着队秩序井然,中年人一开始不太好意思,耐不住陈忠林的盛情邀请,最终欢欢喜喜地融入队伍,脸上荡漾着温暖的微笑。

“陈所,我身体不好要请假去医院检查。”陈忠林接到电话时已经吃完饭在办公室眯了一小会儿。“是小陈啊,那你去吧,下午我安排人来帮你代岗。”打电话的是考试岗的小陈,“80后”,刚刚怀孕,能吃苦,每天几百个人的考试都能应付。

陈忠林挂了电话马上站起来,找谁去呢?他打开门,在所里转了几圈,原本就缺人,每个人都忙着干几个人的活儿。陈忠林在大厅里顿了顿,算了,还是自己去吧。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陈忠林到车管所工作已经满三年之久。他喜欢每天上班时经过的碧华西路,两边的树木深绿得要滴出油彩来,所有的一切让他心旷神怡。绿色多好,绿色意味着安全、畅通,蕴含着生命的萌发和希望。以前他也留意经过的路,但只是看路上的交通是否通畅,行人有没有遵守法规,是否存在安全隐患,他把安全等同于生命。生命多宝贵,从前那么苦的日子,人人都在熬,还不就是为了要活着,而现在人们的生活好了,安全意识反而淡薄了。

陈忠林想着,要用一己之力改变一些看不见的东西,虽然不是太容易,但是也不是不可能。他发现群众来办事,在两个院子里跑来跑去是件常事。去年下半年,他留心关注每一道工作流程,并模拟老百姓来办各种业务,看需要有哪些流程,哪些工作可以放在一起做,可以节省多少时间。跟同志们一起商量着,在西侧大院里建设了“通道式”查验的相关硬件,并调整工作人员岗位,让来办理“新车注册”、“二手车过户”、“摩托车检验”、“新国标电动自行车上牌”的群众,能够享受“一站式”服务的便捷。

事情办成了,大伙儿心里都挺高兴,做事儿的积极性也变高了。陈忠林站在二楼的办公室里往下看,调整之后的院子里,跑来跑去的群众果然少了。

民警胡彤进来了:“陈所,笑什么呢?”

“没什么,随便看看。”

“陈所,真有你的,你一个部队出身的人,懂得真多,那个互联网专门窗口实施得真好,有了‘交管12123’APP软件推广使用,把‘互联网+车驾管’服务结合起来,群众以后可以足不出户就能办好多业务了。”

陈忠林笑着说:“网上不是说,要让数据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腿,咱们这是积极响应号召,充分发挥网络优势啊。”

很多人向往战火纷飞的年代,为出生太晚没能参加血与火的考验而遗憾,其实,越是平凡琐碎的工作,越是能考验一个人的意志力,考验一个人对党和人民事业的忠诚度。在我所居住的城市里,“抱抱哥”早就红遍了大街小巷,一个简单的“抱抱”之举不仅仅是抱起了一个个天真可爱的孩子,而是加深了老百姓对于整个为人民服务群体的信任。认识陈忠林的人都说他是个生活俭朴、工作踏实的好人,他用他朴素的生活理念和忠诚的为民之举,在与人心中的浮躁与彷徨进行着一场执着而温柔的对抗。和平年代,人们想要成为英雄的愿望丝毫没有减退,而陈忠林在平凡的岗位上,没有豪言壮语,没有惊心动魄,却把平凡的工作变成了无私的服务,把美好的青春化成了无穷的大爱,在我看来,他就是英雄。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