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英雄时代——深圳警察故事(二十七)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李迪

 宝宝,妈妈知道你想爸爸了

 

朱海珊,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莲花派出所民警徐锦东的妻子。

 

宝宝,你站在门口,朝着外面不停地喊爸爸、爸爸。妈妈知道你是想爸爸了,你在等着爸爸回家。你已经三天没有见到爸爸了。你小小的脑瓜儿是不是在想,我的爸爸为什么怎么总不回家?其实,妈妈告诉你,爸爸在你睡着的时候回来了,还偷偷地亲了你好久。只是在你醒来之前,爸爸又去工作了。今天恐怕你要失望了,因为爸爸打电话说,晚上又得加班抓坏蛋,也许很快就能回来,也许十二点,也许三点,也许……

所以,宝宝别等了,乖乖去吃饭吧!等你吃完饭爸爸就回来了。

别再等了,乖乖去洗澡吧!等你洗完澡爸爸就回来了。

咱们真的不等了,乖乖去睡觉吧!等你睡醒了,爸爸就一定会回来了。

宝宝,妈妈希望你能明白,等你慢慢长大你会发现,你的爸爸不能像别的小朋友的爸爸一样总能陪着你,陪你吃饭、洗澡、睡觉,陪你看书、看电视、玩玩具,陪你打球、去公园、去旅行。

但是,宝贝,你一定不能生爸爸的气,也一定要坚信爸爸真的好爱你。你的爸爸和其他的警察爸爸、妈妈一样,用汗水和大爱为你和所有的小朋友撑起了一片天空。在这片天空下,你可以自由、安全、快乐地长大。

孩子,来,我的乖乖宝贝,和妈妈一起双手合十,愿天下所有的警察爸爸、警察妈妈平安、健康、幸福!

 

——这是警嫂朱海珊,写给她三岁的小儿子多多的一封信。

这是一封多么感人的信!

亲情满满,如诗如歌,催人泪下!

这封流传在基层民警中的信让多少人感慨动容!

我也是从这封信知道了朱海珊的名字,知道她是一位深圳警察的妻子,同时又是一所中学的校长。

警察妻子,中学校长,有着这两个头衔的一位女性,带着小孩,又工作,又生活,含辛茹苦,可想而知。

在英雄的深圳警察身后,有多少像朱海珊这样的妻子,她们默默无闻地付出,她们没日没夜地操劳;她们是深圳警察的坚强后盾,她们是深圳警察故事中不可或缺的一章!

我见到了朱海珊——

美丽,端庄,温文尔雅。

像一个警察的妻子,更像一个中学的校长。

听上去,她说话的声音有些柔弱。

可我知道,这柔弱中蕴含着无比坚强。

我们的谈话,从她说起这封信开始——

 

李老师,多多只有三岁,这也是我最纠结的。因为他需要爸爸。我是搞教育的,我很清楚,特别是男孩子的培养很需要父亲在身边。我也只能每天就跟多多说爸爸很爱你,爸爸非常爱你。我给他写了这封信,我给他念,通过我的口吻,告诉孩子爸爸去哪儿了,爸爸在做什么,告诉他爸爸是爱你的,你要理解,爸爸并不是你一个人的爸爸,他还有更重要的责任。我没有把多多当成孩子,就当他是我的学生,我觉得他能听得懂。他老是嚷着要找爸爸,我必须为此要做点儿什么。在一个爸爸总是缺位的家庭里,我怎么能够营造一个比较好的环境,让孩子在满满的爱意中成长。这是一个很长远的东西,只有在一个很和谐的家庭氛围内,孩子才能够成长,才能有健康的心灵,才能更好地去面对他以后的生活。所以,我想来想去写了这封信给他,让他明白,让他懂得,少些抱怨,少些不满。然后,多些笑容,多些微笑,多些安慰,多些宽容,这样家庭就会和谐了。

对于锦东来说,也是我给他最大的帮助。

锦东是干刑警工作的。光是“刑警”两个字,你就知道他有多忙。可以说,没日没夜。可是他从没说过自己忙,也从没叫过累,我知道这是因为他热爱这份工作。我有自己的工作,我也很忙。但是,我从不叫忙喊累,因为我爱我的工作。所以,我能体会到他也爱他的工作。我非常理解他。再苦再累再危险,他都没说一个不字。也有人劝他,说你这么辛苦,不行就换个工作。他说他舍不得这身衣服!

当然,他说的是警服!

尽管由于工作需要,他常穿着便服。但我知道,在他的心里,他永远是穿着警服!

作为警嫂,我对锦东,一个是理解,再一个是爱。我所做的一切,还是源自对他的爱。我愿意去理解他,我愿意去接受他,我愿意去帮助他把这个家管好,把老人管好,把孩子管好,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这些说起来很简单,也很平淡,但做下来的确不容易。

我们家离我上班的学校有七八公里的路。我每天都是带着孩子上下班,真挺难的。我除了当校长,还教英语,也就是说还当老师。所以我要起早,七点二十要到学校。我五点多就要起来,梳洗一番,大概六点左右开始叫孩子。他起不来,被我拎起来。特别是冬天,天都是黑的,被窝又暖和,他肯定不愿意起来。要是硬把他拎起来,他肯定要哭。这样,他一整天都不会快乐。我希望孩子能快乐一点儿,所以每天早上我一起来就放音乐、讲故事,慢慢地让他醒来,让他高高兴兴地跟我一起走。再冷的天,我也要出一身大汗。

这时候,也就是七点,幼儿园还没开门,孩子只能先跟我去学校。我们坐公共汽车去,车上有点儿挤。看我带孩子,就有别人让位子给他。我记得,第一次他不懂,别人让位子,他非说他要坐一个位子,妈妈也要坐一个位子,就在那里闹。他不知道是别人让给他的。我跟他在车上也讲不通,别人看小孩子哭得可怜,也给我让座。司机就觉得我不太对,就当众说,这个妈妈不能这样子,为什么要别人给你让位子?我当时很尴尬。但是,孩子听明白了,他就不哭了。到了第二天,车上还是很挤,又有人给他让位子,他主动跟我说,妈妈我们俩坐一个位子吧。他一下子就懂事了!

来到学校,他没地方去,就跟我去教室检查学生们的早读,一层楼一层楼地走,一个教室一个教室地进,像个小跟屁虫。时间久了,他也会了,学着我走进教室,对学生们说你们在干吗,你们在讲话吗?他在幼儿园学了唐诗,他会背了要求别人也会。他站在教室门口,哥哥姐姐们要出教室,他就伸手拦住,让人家背唐诗,“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背得上的,他就让出去,不然的话就不能出去,他要教人家背,很好玩。全校师生现在都认识他了,都知道这个小尾巴是校长的孩子。他跟着我检查完早读后,还没有到上幼儿园的时间,继续跟着我看学生们出操。我看出操,他可闲不住,跟在大哥哥、大姐姐后面比手划脚做广播体操。

做完操以后,时间差不多了,我就送他去幼儿园。他刚入幼儿园的时候,老哭,黏我,舍不得跟我分开。

有一天,他说,妈妈你让爸爸送我吧。

我说,为什么让爸爸送你?

他说,爸爸送我,我不哭。

他们老师就开玩笑说,谁不亲谁送,他就不会哭。

当初,多多还没上幼儿园的时候,就天天跟着我。我要上课,他肯定不愿意跟着别的老师在一起,只能跟着我进教室。我跟他讲规矩,我说你自己在这里画画,妈妈给哥哥姐姐们上课。我就在讲台边上,给他摆个小桌子,拿个小板凳。他就在那里画画。我教我的英语,他画他的画。一节课就这样过去了,他乖极了,知道不能吵妈妈。有时候他画着画着睡着了。很奇特的是,一节课45分钟,一到点儿他就自然醒了。我妈就说,这就是老师的孩子。

现在,他虽然上了幼儿园,可是幼儿园比学校放学早。学校里很多会都会放到五点到六点钟这个时间开,不影响教学。幼儿园四点半就放学了,他就来学校找我。有时候,他会跟年轻的体育老师去操场上玩。更多的时候,他要黏着我。我就跟他约法三章,吓唬他,说妈妈要开会,你可以坐在会议室后面,但是你不能吵,不能影响妈妈开会。他就跟我一起开会。我们开得很认真,他也跟着瞎听。好多会一开就结束不了,说好五点半的会,,一拖就拖到六点半。只有散了会,他才能跟我回家。

真的没有办法。但凡有办法,我都不能这么做。我是校长,这样做是不对的。但是我又没办法,你说怎么办?

锦东知道我带孩子上学很辛苦,他只要是凌晨三点以前能结束工作,就一定回家,第二天七点开车送我和孩子上学校。我知道他早上八点半要开早班会,真的太累了。我就跟他说,你就别管我们了,安心在单位睡。这样他还能好好休息。但是,他有做爸爸的责任,觉得这份责任沉甸甸的,所以凌晨三点以前能结束工作,他就一定会回家。哪怕他再晚回来,我都会爬起来,问他饿不饿,给他整点儿吃的。

不能讲细节,一讲细节我就受不了。

他们干刑警的,这是一般人想不到的。往往都是月黑风高的时候搞案件,抓人,要么就是节假日。抓完人,要审,审完要结案,还得把人送到看守所。这一套我全都知道。我说你这么勤勤恳恳,怨你都没法儿怨。我说能怎么办,也只能接受了。我其实挺难受的,然后还得在孩子面前乐呵呵的。

锦东的父母是老干部,他们住得离我们很远。她妈妈想他了,就过来跟我们住一段。有一回,他妈妈过来了,住了一个星期,跟她儿子连一次面都没碰上,更别说一起吃饭了。他妈妈就回去跟老爷子说,我在他们那边儿住了一个星期,锦东一天晚饭都没回来吃。他回来的时候我都睡着了。第二天一大早他就走了,我连个面儿都没见着。老爷子一听就毛了,说锦东你是怎么回事,你妈说你连妈都没叫几句,这日子还过不过了?我就劝老爷子,说你儿子孝顺着呢,就是太忙了,没时间回家。其实他可愿意回家呢,他不是回不了吗?我说你放心,我们俩好着呢,他是个好老公,也是个好爸爸!听我这样说,老爷子气儿才顺了。

这就是我们的生活,平平淡淡,真真实实。

李老师,你问我为什么多多这么小?其实,我们俩结婚很早,2005年就结婚了。那时候我24岁,我俩一眼就成了。我们一直没要孩子,主要是因为他工作太忙了。我是个追求完美的人,他这个人责任心又特别强,我们都觉得没有信心把孩子带好。就这样过了差不多十年,又觉得想要一个孩子。生下多多的时候,我已经34岁了。多多来到了我们中间,他是个小天使,长得很像锦东。为了照顾好他,我们请了一个阿姨,这个阿姨挺好的。

    前年,2015年12月31日,我们学校搞迎新晚会,阿姨带着孩子在家,锦东出去执勤了,节假日不属于他。没想到这天晚上,多多生病了,发烧,拉肚子,而且已经拉血了。我从学校回到家时都十点多了,当时多多的情况还好,在床上睡着。结果到了两点多,他就哭闹,就开始拉肚子,拉了血。他才一岁多点儿,我当时真吓坏了,赶紧收拾一下,跟阿姨带他去医院。那天好冷,我叫个网约车,司机很好,一看孩子生病了,就赶紧往医院开。深圳的社会治安特别好,大半夜的我们什么也不怕。这就是包括锦东在内的警察们的功劳,就像那句话说的,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一到医院,医生就不让走了,说是痢疾,要住院,打点滴。当时没床位,医生说明天办住院,先把点滴打上。

这是多多第一次打点滴。手上扎了几次都扎不进去,孩子太小了,最后是扎头!我相信很多妈妈都有这样的经历,眼看着针往孩子的头上扎,心里疼得直哆嗦。扎的时候孩子很疼,又哭又挣扎,我跟阿姨两个人都按不住。护士一个劲儿埋怨,说孩子的爸爸呢?他爸爸怎么没来?怎么回事儿?当时,我的眼泪哗地流下来了,忍都忍不住。

应该说我是一个坚强的女人,我都没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哭过。

但是,那天晚上我哭了。当着那么多人。

到现在我还记得,我的眼泪不是流下来的,是大坨大坨掉下来的!

我说有多少罪,让我让来受吧,孩子太小了!

在我的泪水和孩子的哭闹声中,针总算扎进去了。

点滴打上了,孩子慢慢地消停下来,睡了。

锦东下执勤后,换了衣服就赶到医院来,这时候已经快五点了。他着急地问多多怎么样?我说没事儿,就是有点儿拉肚子。我不愿意跟他多说,不愿意让他着急,有什么难处就让我自己担着吧,他已经够累了,几乎一夜没有合眼。我说这儿有我和阿姨,你快回去休息吧!锦东当然不会走,就在那儿,一会儿看看孩子,一会儿看看我,人好像傻了一样。我知道那是累的。

不能讲细节,一讲细节我就受不了。

我觉得,可能每一个警察家庭都是这样的。

上个星期四,幼儿园里上了一节兴趣课,拼积木。要求家长去听课。我刚好有时间就去了。那一节课的主题是讲“年兽”,就是快过年了,年兽是一个大肚子的怪兽,但它是一个好怪兽,你只要把愿望告诉它,它就能帮助你去实现。老师对小朋友们说,你要让妈妈问你的愿望是什么。别的孩子这个说我要玩具,那个说我要去旅行。

我就问多多,宝宝你有什么愿望?

他说,我要爸爸妈妈经常在家陪我。

听他这样一说,我当时眼泪就出来了。

我说过我是一个不爱哭的人,可是现在想想,每一次哭都是为了孩子。

谁让我是他的妈妈呢?

谁让他的爸爸是警察呢?

我希望我的孩子能在爸爸妈妈共同的关爱中生活,当然对于我们这个警察家庭来说很不容易。现在有人说像我们这样父亲缺位的家庭叫假性单亲家庭,尽管我不愿意承认,但其实就是这种状态。

我努力跟孩子讲他的爸爸,讲他爸爸对他的爱,不要让孩子觉得他是在没有爸爸的环境中生活。我是觉得应该让孩子知道这些,让他知道生活并不是只有我们一家三口。我的努力有成效,现在多多一提起爸爸的职业就很自豪,说我爸爸是警察。人家问他你爸爸去哪儿了?他就说去上班了,去抓坏人了!

李老师,这就是一个警察的家,这就是一个警察家里的爸爸妈妈和他们的孩子。尽管我说了几次流泪的事,尽管我说不能讲细节,一讲细节我就受不了,但是说句真心话,作为一个警察的妻子我感到很高兴。我觉得一切都挺好的。之前有人采访我,我都是乐呵呵的,把一些高兴的事跟人家说。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见到老师你,说了自己一些流泪的事儿。我觉得每个人心里都会有自己的苦,不应该影响别人的心情。从心里说,我感恩生活,感恩我的丈夫,感恩我的孩子。

我们家锦东是一个特别好的人,特别实在。今天来接受你的采访,是他开车送我来的。我们家在罗湖,离你住的警察培训学校有点儿远,有二十多公里。是他开车送我过来的。送到了地方,他说你自己上去吧,我还有事先走了。他就这样实在。他是他们派出所的形象代言人,每次出了什么案子,都是他在电视里讲,今天又打击了什么,今天又破获了什么。他这个人,英俊倒不英俊,就是一脸正气。呵呵!

我的几个特别好的闺蜜,有时候会在微信里聊她们的老公,她们会讲今天要跟老公去哪里,明天要跟老公吃什么。她们问我,你老公怎么样?我说我老公不在家。她们说你老公怎么老不在家?我说他不在家是很正常的。她们就七嘴八舌起哄,不理解为什么我会说老公不在家是正常的,如果是她们家老公要是哪一天没回家的话,就是大事了,哪怕是因为工作或者出差了,她们就会唠叨,说老公又没回来,又是一个人睡。我就说我都习惯了,从结婚到现在,有一大半时间他都不在家睡。

李老师,说到这儿,我讲一个事儿,今年放暑假,我不小心摔着了,尾椎摔断了,还好没什么大事,自己还能动。但是医生建议平躺着。我就把孩子送到他爷爷奶奶家,怕他黏我。这天,就我一个人在家,还要换药。锦东说,你放心等着,我今天晚上肯定回家给你换药,哪怕再晚我也要回来。我说好。晚上,我就躺在客厅沙发上等他,等着等着,睡着了。半夜,我醒来一看,都三点多了,他还没回来。我想他今天可能太忙不回来了,就挣扎着起来去洗手间。

我进了洗手间,打开灯,突然发现马桶里有个烟头!

我吓了一跳!

锦东是抽烟的,但他从来不在家里抽,怕我和孩子吸二手烟。

这是怎么回事?

地上为什么会有个烟头?

我紧张起来了,第一反应是家里进人了!

他干刑警,带得我警惕性也很高。

我想,也许这个人现在还在家里!不是贼就是杀人犯!

我吓得连电话也不敢打,立马用手机给他发了一个短信,说你回家了吗?他回信说他回来了,看我睡着了不忍心叫醒我,所里还有事他又回去了。我问,你在家抽烟了吗?他说,没有。

他这样一说,我就更害怕了,断定家里肯定进来了坏人。

我跟他发信息说,家里进坏人了,我准备把手机和钱包拿着,先出去躲躲。

他说,你怎么知道家里进了坏人?

我说,马桶里有个烟头!

想不到他竟然说,烟头没冲走吗?

他这话让我蒙圈儿了,你说什么呢?

他说,对不起,我怕你说我,烟是我抽的。今天这个案子有点儿难破,我忍不住在家也抽了。

我说,好啊,看你把我吓的!搓衣板我先准备好了,等你回来再说!

哈哈!李老师,我说是这样说,你想我怎么会让他跪搓衣板呢?

其实,我内心的潜台词是,你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不叫醒我?你知道我一直在等你吗?

是的,我一直在等他。

我们近在咫尺却不能见面。

我们的交流主要靠每天打个电话。

有时候,我会刻意熬夜等着他回来,就想跟他在一起,给他泡壶茶,跟他说说话。看到他风尘仆仆地回来了,两眼熬得通红,我早就忘了要跟他说什么,急忙给他倒上茶。

两个人互相看着,没有话,知道人在身边就挺好。

我觉得幸福就是这样子。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