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英雄时代——深圳警察故事(二十五)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李迪

好妻子冯丽

 

冯丽,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盛平派出所朱勇的妻子。

 

冯丽是一个很快乐的警嫂,一坐下就说,李老师,我先跟你说说,我是怎么认识朱勇的,行吗?

我说,好啊,好啊,我正想问你呢!

朱勇是从部队转业来到公安的。

我认识朱勇的时候,是在列车上当乘务员。那个时候,我特别喜欢穿军装的,在从广州到韶关的这趟车上刚好就遇见了他。他的部队在花都。一上车,我就觉得他穿个军装,高高大大,挺不错的。他从我身边走过去,找好座位坐下了。坐下以后,也没有出声。我看他穿着军装,越看越喜欢,忍不住跟他搭话。我说给你一份报纸看好不好?他说好。我就给了他一张报纸,跟他聊起来。他说他在花都。

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说起来也怪,我们的车每次走到花都的时候都晚点。而且,一晚就晚好久。他会踩个单车到车站来看我。车开了,他说,我坐你的车去韶关吧?我说,可以啊。每次见面他都这样说,我都信以为真。可是他从来没有跟我去过韶关。

就这样,我们慢慢熟悉了。我觉得他人特别好。

有一回,他邀请我去他们部队。我又想去,又害怕。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去。我带着我的闺蜜,也是我的同事,俩人一起去了他的部队。我们在部队又吃又玩儿,很开心。闺蜜跟我说,这个男孩子不错,你不要我就要了。我知道她是跟我开玩笑,但她说这个男孩子好,也是真心话。

就这样,我跟朱勇就谈起来了。说不出是谁先提出来的,就是缘分。他是湖北的,我是河南的,要说离得很远,缘分让我们走到了一起。他也没有使劲儿追我,我也没有使劲儿追他,就是缘分。

朱勇跟我说,他在部队里很艰苦,工资又不高,你跟我会受苦受累的。我说我不怕!就这样,我们结婚了。也没有摆酒,也没有照相,跟现在说的裸婚差不多。

从小爸爸就告诉我,嫁给夫家以后,一定要照顾好公公婆婆,一定要孝道。我生了孩子以后,公公走了,只有婆婆了,跟我们在部队一起生活。老人家身体不是很好。有一段时间,朱勇去集训,我怕老人家晚上不舒服,就说,妈妈咱俩睡一起吧。我们就睡一个床,夜里照顾她。婆婆夜里跟我说,这哪是我儿子找媳妇儿啊,是我有了一个闺女啊!

有一天,我下班回来了,看见老人家坐那里闷闷不乐。我说您咋了,咋不开心?她说,你看看你买的拖把被我搞烂了。我说,搞坏就搞坏了,这是小事,您身体好才是好,您不要生气。如果一个拖把用一辈子,人家厂家就不用生产了,就关门了,是不是?我这样一说,她就乐了。

过了两天,我下班回来,看见她又一个人坐在那里,好像在哭。我赶忙走过去,把她的脸捧在手里,我说,妈妈,你咋啦?为什么难过呀?她说,我又把高压锅搞坏了!我就像哄小孩儿一样哄着她。我说,妈妈,没事的。人人家的锅都不会坏,都不去买锅,人家造锅厂家就倒闭了。这是一件小东西,弄坏了咱再买。您这么大年纪了,千万别生气!老人家说,你看我来了这几天老搞坏东西!我就说,谁让咱们家东西多呢?您看哪样不顺眼,您就把它搞坏,省得占地方!她听我这样一说,哈哈哈地笑了。后来,她还跟朱勇的妹妹说,你二嫂咋那么会说话,说得我都不会生气了。    

现在,我婆婆八十多岁了,我自己的爸爸妈妈也都七十多岁了,都在一起住。三个老人都要哄,跟小孩儿一样哄着。我婆婆病多,高血压、糖尿病、高血脂。我就照顾得特别精心。该洗澡了,我说,妈妈,该洗澡了。她说,不洗了,每次洗你都好累的。我说,没事的,来,咱们洗吧。我就给她洗。她说,多不好意思。我说,您不是说我是您的闺女吗?那还有什么不好意思?冬天天冷了,她不想洗,我说,妈妈,您不想洗,我就给您擦擦。每天给您擦一下,您睡觉也舒服!我这样说,说得她老泪都下来了。我就抱抱她。我说,你们看,我妈妈长多好啊,生的儿子多好啊!老人家这时候笑得像朵花一样。我看她指甲长了,妈妈,我给您剪一下指甲吧!她说,好啊,闺女!我就给她剪手指甲,剪脚指甲。我看她头发长了,我说,妈妈,您头发又长了,又该剪了!她说,闺女,你剪吧!

我就是这样照顾婆婆的。

我照顾好婆婆,朱勇就会在外面安心上班。他上班真的挺忙,挺辛苦,我要担当起这个家。

我对婆婆是这样,对朱勇的妹妹弟弟同样亲,甚至超过对我自己的妹妹弟弟。因为我嫁给朱勇了,我是朱家的人了,我要对他们的家人好,他们有什么事也喜欢跟我讲。婆婆在我面前说过两次,说人家都有耳环,就霞没有。霞是朱勇的妹妹。我要满足婆婆的心愿。去年过重阳节的时候,我就买了一副耳环,拿给我婆婆。我说,妈妈,今天是重阳节了,我买了一副耳环,您要喜欢送给谁就送给谁。她开心地说,你咋那么会想?我说,妈妈,您心里牵挂谁,我就要让您省了这份牵挂,让您高高兴兴的!

我婆婆是古稀老人了,我不能让她带着遗憾走。

后来,婆婆当真把耳环给了霞。霞开心极了。她对我说,你都没有耳环,还给我买。我说,我有缘才进了朱家。你是我妹妹,我没有要你有。妈妈牵挂你,咱要让妈妈省心。

我们家大哥,就是朱勇的大哥,十几年前突发脑溢血。那段时间,朱勇还在部队,也没有什么钱,大哥来到朱勇这里做手术。那一年,我们真的崩溃了。我的孩子才三岁多,没办法,就把孩子送回老家了,给我爸妈带着,一直带到九岁才接过来。我们家这边儿呢,朱勇他大哥还有三个孩子要我们照顾。大嫂三十多岁就走了,撇下这三个孩子。现在回想起来,我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过的。自己的孩子管不了,要管他大哥的孩子,还要照顾他大哥看病,屋漏偏遭连天雨。那时候,我在地方上班,工资又低,每个月才拿一千多块钱。我得养家,还有大哥家的三个孩子。没有办法,我下了班以后就再打一份工,在部队小卖部帮着卖票,早上五点多就爬起来,可以说累死累活。最开心的时候,就是每月发工资,除了留下用的,赶快往老家寄,家里有老人,还有我的小孩,都等着用钱。但是,再苦再累,我们都熬过来了。我和朱勇一条心,没有二话。他大哥的孩子在我们的照顾下过得很好。现在,三个孩子,结婚的结婚,上班的上班,可算过来了。

朱勇没日没夜地忙,有时候偶尔回来早了,我们俩就坐在灯下说说话。我们会说,父母也不会跟我们一辈子,孩子也不会跟我们一辈子,只有我们夫妻两个人才是陪伴终身,相依为命的。所以,你对我好,我也对你好。

我们俩就是这样,风风雨雨走过二十多年。

开开心心的也是一天,吵吵闹闹的也是一天。

我们俩从不吵架。一碰到事儿,对不起我错了。嘿嘿!

在当下,夫妻之间,吵架的,离婚的,闹得你死我活的大有人在。有一年,大年三十晚上,一两点钟了,在一块玩的女伴儿打电话给我,姐,我们家老公到现在还没回来。边说边哭。我就跑到家里去安慰她,大过年的,不能让一个女人带两个孩子在那里哭。然后,我再又给她男人打电话,叫他快回来。她男人一听我到家里来了,赶紧回家了。我跟他们说,组成一个家多不容易啊,你们现在生活这么好还不珍惜,家要是散了,后悔都来不及!她男人就检讨自己不该在外面这么晚,我的女伴呢也开心起来了。

事后,我的女伴跟我说,你家先生出去吗?他又那么帅,你放心吗?

我说一百个放心!我们家朱勇在派出所里有忙不完的事儿,按时回家是不正常的,不按时回家或者不回家,那才是正常的!别说是为了工作,他就是为了应酬,回家晚了也是正常的。他从部队来到地方,战友很多,有应酬是不可避免的。男人就该有男人的样子。男人很累,应酬无罪!

李老师,的确是这样,朱勇的战友多,应酬不可避免。有时候他要应酬了就告诉我,我会等他,再晚也等他,给他倒杯水,好好地放那里。他回来了,给他打水洗洗,帮他揉揉肩,叫他好好睡觉。早上他起来了,我就跟他说,亲爱的早上好!

夫妻之间要经营,不经营也不行。

每天中午,他都会给我打个电话,再忙也会打个电话,提醒我中午饭要吃好。虽然话不多,听一句就甜到心里。

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也会给他打个电话。往往我要睡了,他还在所里忙,或者因为值班干脆就不回来了。所以,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都会给他打个电话,我说亲爱的,你早点儿睡!

我的女伴跟我说,亲爱的,亲爱的,我怎么就叫不出来?搁你嘴里叫出来怎么那么顺?

我笑着说,这里面的道儿可深了,你自己去体会吧!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