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英雄时代——深圳警察故事(十八)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李迪

案中案

 

邱焱峰,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刑警大队政委。

 

邱焱峰,高高大大,一脸喜庆,看上去有点儿像小品演员魏积安

他呵呵呵地笑着,李老师,从警这么多年,办的案子数不清,我都不知道从哪儿说起。这样吧,我讲一起绑架案。要说呢,这起案件并不惊险,因为被绑架的人,自己交了赎金被放回来了。但是,抓捕的过程很费周折。更搞笑的是,还牵出案中案。在我以往处置的绑架案中,最让我揪心的有这样一起,一个上五年级的男孩子,在上学的路上被绑架了。可是,事发五天,绑匪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也不来电话,也不要赎金,孩子也不知是死是活。我掐着指头数日子,一天天在火里水里煎熬,心揪得疼。直到第六天才有了消息。案子破了,孩子得救了。我一看到这孩子,眼泪当时就下来了。你猜是怎么回事?他在被关押的屋子里正在写作业!镇定自如,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我一把搂住他,说孩子,你怎么还写作业呀?你没跟他闹吗?他说我闹也没用,我还跟他聊天儿呢,我稳住他,我跟他说,你不要紧张,没事儿的,我们家会给你拿钱的。在绑架案里,嫌疑人最怕的就是孩子闹,一哭一闹,很可能会被撕票。这个小男孩儿也就11岁吧,镇定得让我吃惊,让我流泪。李老师,你知道绑匪为什么五天都没有消息吗?说起来让人不敢相信,也让人哭笑不得,他们不是不想联系,他们穷得连电话费都交不起,手机停机了,电话打不成了。后来,四处想办法,借了一点儿钱,交上电话费,这才打通了电话要赎金。你就说,这绑匪都穷成什么样儿了!呵呵呵!好啦,不说了,言归正传,讲讲这起案中案——

案件是2013年9月23日发生的。

这天早上,物流公司的罗老板开着奔驰600,从家里出来到公司上班。几经踩点掌握了他活动规律的绑匪,埋伏在公司的地下车库。罗老板一下车,几个绑匪一拥而上,扭胳膊捂嘴,把他绑架到绑匪自己的面包车上。随后,两辆车一起开走了。

干脆,利索,也就两三分钟。

地下车库静悄悄,没有人看到这一起罪恶的发生。

当天绑匪就跟物流公司开了价,开始要一个多亿,后来慢慢讲,讲到5000万。绑匪说低于这个数不行,低于这个数就撕票。而且,这5000万不要现金,要黄金!不管你们想什么办法,快去买黄金,买好后送到机场,见了黄金就放人。物流公司没有报案,选择了私下交赎金。他们通过几家黄金珠宝公司,买了5000万的黄金,总共185公斤。得知黄金买好了,绑匪再次打来电话,说把黄金放在一个箱子里,有一个人开车送到机场,交到一辆指定的车上。只能来一个人,多一个就撕票!物流公司就派一个司机前往机场送黄金。司机到了机场后,又接到绑匪电话,告诉他一个车牌号,让他把黄金放在这辆车上。

事后查明,这是一个假车牌。

司机发现车里没人,而门是可以打开的。按照绑匪指定的,他把黄金放在车上就走了。他前脚走,后脚就有人把车开走了。

当天晚上,罗老板就被放了。

他想来想去,第二天,还是报了案。

我们接到报案后分析,绑匪为什么要黄金?因为5000万现金体积太大,运送不方便。而同样价值的黄金体积就小得多。但是,要把黄金变成现金,他们还有啰嗦的事儿。每块黄金后面都有编号,一卖就露馅儿。他们只能把大块的黄金熔了,分成小块儿,才可以变卖。这些都会给我们破案带来线索。

这个案件前期的侦查不算太复杂。

地下车库里有摄像头,摄像头照下了这个车牌。车牌是假的,面包车是真的。经我们查明,这辆面包车是在租车公司租的,租车用的身份证是假的。这条线索虽然查不到绑匪,但行车的轨迹被我们掌握了。面包车和罗老板的奔驰同步开走,罗老板的手机一直在身上。而且后来,绑匪跟物流公司谈判,用的也是罗老板的手机。这些信息都逃不脱技侦的大数据。技侦追踪罗老板的手机,发现绑匪把他绑上车后,从我们福田区开到了宝安区,临时租了一个地方把他关起来。然后,让他打手机,叫公司准备黄金。黄金准备好了,就按照他们的方式,把185公斤黄金取走了。

在当时,这是深圳勒索成功的金额最大的案件。

嫌疑人的手机号一旦被我们掌握,他就成了瓮中之鳖。

我们很快查出,主犯一共三人,其他是些打手。其中一个主犯跑到了福建漳州。刚好事主罗老板也是漳州人。也就是说,他家乡的人了解他有钱,所以才来绑架他。于是,我们七八个人,连夜开到漳州。只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就把主犯抓到了,起获了他分到的60多公斤黄金。

剩下的两个主犯抓起来就曲折了。

这个案件精彩的地方,也正是对这两个主犯的抓捕。

因为他们俩在人间蒸发了。

手机不用,网也不上,一点儿线索也没有。

一个叫黄昌,一个叫王易。

我们分析,这两个嫌疑人躲进深山老林里的概率是很低的,没有办法生存。他一定会躲在关系人那里。跟他们有关系的人,我们叫关系人。调查摸底嫌疑人的关系人,是公安侦破工作的老传统。在当下,先进的科技侦查手段越来越多,越来越方便。但是,依靠群众、发动群众的老传统也不能丢。要调查摸底嫌疑人,就要顺着这个人的成长经历,从读书开始,一路摸下去。

其中,黄昌曾当兵。然后复员、工作、生活,他一路的经历都要详细调查。在他人生道路的每一个时期,他的关系人都是我们排查的重点。他在部队时关系好的,他后期做生意关系好的,包括他家庭以外有没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养没养情人,这个工作量是非常大的。要通过外围摸出谁跟他最好,谁跟他最近,他会投奔谁,会躲在谁那儿。这很考验侦查员的水平和调查得细不细。他本来有一个很好的关系人你没排查出来,漏掉了,反而去搞那些不可能投奔的人,你花再大的精力也没用。

基础调查千辛万苦,跑断了腿,说破了嘴,但终于有了收获。

我们发现黄昌有一个情人叫刘燕,在福建南平。我们就追过去了。虽然追过去了,却不能正面接触,一是怕打草惊蛇,二是正面接触也没有她涉嫌包庇窝藏的确切证据,因此只能秘密接触。秘密接触有各种各样的办法,最简单的就是蹲守,看他会不会到刘燕这里来,或者刘燕会不会去哪里跟他会合,会不会露出什么尾巴。在蹲守的同时,刘燕的手机号、QQ、微信等都控制起来。

可是,蹲守了十多天,没有收获。

我们就进一步分析,发现刘燕这条线索,距离案发已经有了些日子,黄昌会不会早已来过了呢?于是,我们把刘燕住地及南平市内的监控录像都调出来回放搜索,果然发现黄昌在案发后确实来找过刘燕,而且是和王易一起来的。他们只住了一天就离开了,以后再也没来。于是,我们把刘燕抓了,因为她有窝藏赃物、窝藏嫌疑人的行为。抓住后一审,她说她不知道黄昌去哪儿了,黄昌也没有跟她再联系过。这条线索到此中断。

黄昌和王易的反侦查能力很强,到一个地方待一两天就会离开。他们一路走,一路变卖黄金。把编号的一公斤一块的黄金,熔化后分割成小块儿,到小金店一点点儿卖。他们在前面走,我们跟随监控录像在屁股后面追,速度肯定比他们慢。我们赶到了,他们已经离开了。时间差让我们屡次扑空。

最后,我们跟到了福建的云霄县,目标消失,去向不明。

但是,由于前期摸底排查工作做得细,我们知道黄昌在这里既有老乡又有战友,他很可能就在这里落脚了。于是,我们深入云霄,了解、走访,发动群众。在海边的一个村子里,找到了一个关键的人物——治保主任老赵。他说,我跟你们反映个情况,但是你们不能把我出卖了。我们说你放心吧,是什么情况?他说村里有个王二最近有变化,没看他做什么生意,突然买了一部汽车,对外称中了六合彩。我感到不可信,是不是嫌疑人给了他钱,把嫌疑人给藏起来了。

老赵提供的线索非常重要,我们立即对王二展开侦查,最终发现他把黄昌和王易藏到了海边的一个养殖场里。在当地公安的配合下,我们展开了抓捕行动,出动了刑警、特警,甚至租好了渔船。如果他们要从海上跑,我们就用船去追。当然,船没用上,趁他们在养殖场午睡的时候,我们一拥而上,瓮中捉鳖。

至此,重要嫌疑人全部到案。

可以说,这是传统的侦查手段与现代科技的完美结合。现代化的科技手段最快、最便捷,无论是技侦、网警、情报、摄像头、视频。但是,当没有条件使用这些手段的时候,传统的东西不能丢,包括摸底排查、特勤耳目、发动群众。

当然啦,光抓住人还不行,人赃俱获才算圆满。

接下来就是追赃。

王易分到手的黄金很快起获了,黄昌的却出了插曲。

黄昌说,他把分得的黄金都交给了他哥哥黄吉,让他藏起来。

我们马上找到黄吉——

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吗?

知道,为金子的事。

知道就好,说说吧。

金子是我弟弟给我的,我埋起来了。

埋哪儿啦?

埋我们家的柚子地里了。

走!

去哪儿啊?

装糊涂是吧,带我们去挖!

黄吉就领我们去他家的柚子地里挖,一挖就挖出来了。

我们用秤一称,哎呦,数量好像不对!就去问黄易。

黄易一听,也说不对,说还应该有啊!

我们回过头又去找黄吉——

把我们当小孩子是吗?

哎,不敢,不敢!

你已经敢了,还说不敢!黄易给你的金子数量不够啊,剩下的放哪儿了?啊!

……也埋地了。

带我们再去挖,走!

结果,又挖了一堆。

两堆金子加起来,数量还是不对。还少10公斤。

当时黄金的价格,一公斤在25万元左右,10公斤也是250万元,不是一个小数目。

好哇,黄吉,你胆儿可真不小!一而再,再而三地耍我们!

我没耍你们。

没耍?实话告诉你,还少了10公斤。你是在这儿说啊,还是跟我们到派出所去说?

我在这儿说,我在这儿说。嗯,是这么回事儿,我把金子一共埋了三堆,埋完以后你们就来了。是我不对呀,先说了一堆,我认打认罚。你们走了以后,我就去找那两堆金子,结果只找到一堆,那一堆怎么也找不到了。你们又来问我,我害怕,就只说还有一堆。剩下那一堆我也找不到了,怕说出来你们跟我要,所以就没敢说。

听其言,观其行,黄吉好像没有说假话。

这就奇怪了,他埋的一堆金子怎么会找不到了呢?

是不是他忘记埋哪儿了?

我们不死心,从深圳找了特警,带来金属探测仪,在他家的柚子地里到处探测,又到屋子里去探测。

结果,真的没有。

难道会有人偷了吗?

我们又把公安的老传统用上了,放出风去,说有人偷了柚子地里的金子,谁能提供线索就奖励。

村子里的人一听,啊,公安悬赏了!个个摩拳擦掌。

我们发动群众再次得到了帮助。

第三天就有人来报案,说金子被村里的张大嘴给偷了。

怎么回事儿呢?

原来,报案人带着张大嘴去相亲。张大嘴一看姑娘挺漂亮,高兴了,喝了大酒。酒后,跟报案人在宾馆里睡一个房间,就开始吹牛,吹着吹着把自己偷挖金子的事儿吹了出来,说他看见黄吉带着警察到柚子地挖金子,一挖就挖出了一堆。心想,这地里不但出柚子还出金子,会不会还有啊?可巧了,他家的柚子地跟黄吉家的柚子地连着,中间什么都没隔。当天半夜,他就偷偷摸了进来,拿着手电到处照。哪儿的地挖过又埋上的,他一眼就看出来了。下铲子一挖,果然挖了一堆金子。报案人一听,哎呦,公安要查的金子在他这儿呢,他这是闷声发大财呀!这报案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就想从中分一杯羹。第二天,他买了个电话卡,捏着鼻子给张大嘴打电话,说我看见你偷了人家的金子,现在警察正追查呢,你要是分给我一点儿,我就不举报你。张大嘴一听,怎么着,想敲诈我呀,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偷了别人的金子,滚!报案人一听,这铁公鸡不拔毛,一生气就报了案。

鹬蚌相争,警察得利。

我们一举抓获了这个贼,追缴了黄金,破了案中案!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