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英雄时代——深圳警察故事(十二)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李迪

三个小光点儿

 

刘鹏山,深圳市公安局机场分局西航站区派出所四级警长。

 

一看到刘鹏山的单位,就想到他的故事肯定会与机场有关,不由得小激动。

起飞,降落,人来,人往。机场会有多少故事啊!

自北京飞来深圳,几次我都想,什么时候能采访机场的警察呢?

现在,机会来了。

我见到了刘鹏山。

李老师,我讲的都跟机场有关。

啊哈,太好了,瞌睡来了碰着枕头!

要说机场的事,三天三夜都讲不完。从哪儿讲起呢?

从哪儿讲起我都爱听。

这样吧,我讲三个小光点儿的故事……

什么?三个小光点儿?

对,三个小光点儿!

第一个小光点儿的故事是春节的事。

初四这天,我值班。安排好手头的事情后,就来到机场候机楼巡查。

这样的日子口,机场的热闹劲儿可想而知。

穿行于熙熙攘攘的人群,我的眼睛不够使。

就是在这样的眼花缭乱中,一个小光点儿击中了我。

这个光点儿来自宽大的落地窗下。一个老太太坐在那里,衣着破烂,头戴绒帽。帽子上不知有个什么东西,在阳光下瞬间闪亮。

我走过去,看到那闪亮的东西,是粘在绒帽上的一小片儿锡纸。

老太太显然不像正常的旅客。蓬头垢面,孤身一人。

这是我快步走向她的原因。

大妈,您要到哪里去?

听见我问她,她连头都不抬。

您要到哪里去?我又问她。

这回,她抬头了,看着我,目光呆滞。

哎哟,不会是神经有问题吧!

我又问,您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问完,我自己都笑了。

这也问得太哲学了。

可是,想不到,老太太居然听懂了这一哲学发问。

滴了嘎滴了嘎!

她说话了。完全是机器人,还带金属音儿。

妈耶,我一句也听不懂!

大妈,您慢点儿说。

嘎了滴嘎了滴!

得,又发上电报啦,更是听不懂。

大妈,您什么,叫什么?

嘎了滴嘎了滴。还是发电报。

没辙。明明是一标准的中国老太太,可就是她说什么我都听不懂。

这时,有个路过的人说,她说的好像是广西话。

哦?我马上想到所里有个同事是广西的,让他来听听。

果然,同事过来一听,老太太说的正是广西话。不过,是当地的土话,同事也不能完全听懂。但同事用广西话跟老太太讲,她好像都能听懂,眼神也不一样。

两个老乡嘎了滴嘎了滴,大意如下——

出来多久了?好久了。要去哪里?不知道。想家吗?想家。

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帮她找到家人,送她回家。

我们把老人带到办公室,给她打来盒饭,端来开水。

天气很冷,又为她开了暖气。

老人又吃又喝,脸上有了笑容,话也多起来。滴了嘎,嘎了滴。

问她叫什么名字,有了名字就好找。

她说了三个字,结果,谁也听不懂。

大妈,您一个字一字地说。

好了,第一个字,总算听清了,姓何。

可是,姓何,也有好几个字同音啊。何,和,贺……

怎么办?

我忽然想,她也许不识字,但说不定会认识自己的名字。

我马上拿出纸来,把想到的同音字一个个都写出来,让她识。

果然,她一下子就指向“何”!

伸出的手像被火烧过的树枝,看了真叫人心酸。

紧跟着,第二个字——

刘,留,柳,陆,六,榴,浏……

她马上指“柳”。

第三个字,刚写出“花”,她马上就指上了。

这样,她的名字就确定了,何柳花!

有了名字以后,我们马上上公安网,输入广西,一查,就查到了她家的信息。

一查不要紧,吓了我一跳,何柳花离家出走,已经二十二年!

我们马上联系到当地派出所。派出所一听,也大吃一惊。他们说,何柳花离家出走二十多年,我们一直在帮助找,也没有下落,想不到在深圳被找到了,深圳公安真是好样儿的!接着,他们就给了何柳花老公的电话。

我马上打电话给她老公,报了家门,说我们是深圳机场公安局的,我们找到了何柳花,她是不是你老婆?

想不到,他说,这帮骗子,这是不可能的事儿,她已经失踪二十多年,不可能被找到,你们不要来骗我了!

我真是哭笑不得。可见,老百姓被诈骗电话吓坏了。

我再三给他解释,他就是不相信。

没办法,我就跟何柳花说,你来跟你老公讲讲吧,他不相信我们把你找到了。

何柳花拿起电话,还没说,就哭起来。一个劲儿哭,一个劲儿哭,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怎么办?我只好又打回当地派出所,请他们帮忙做工作。

于是,当地派出所出面做了工作,说你老婆真的被深圳公安局找到了!

啊!何柳花的老公叫了一声,也说不出话了。

他不相信这是真的,而这的确是真的!

我说,我们把何柳花送回家吧。当地派出所说,不用了,谢谢你们,据我们了解,她的儿子就在广州打工,我们马上通知,让他到深圳来接他妈妈。

当年,何柳花离开家的时候,她的儿子才有十来岁,现在已经成大人了。

听到妈妈在深圳的消息,天已经很晚了。

我说,你明天再来接吧。

他说,不,我现在就去!我想妈妈!

凌晨三点,她的儿子从广州赶来。母子俩相见,抱头痛哭。

这样的场面,就是石头见了也会落泪。

她的儿子哭着给家里打电话,说老爸,我见到妈妈了,我见到妈妈了!

电话两头儿,泣不成声。

何柳花当年为什么离家出走?而且一去不回?

后来,我们了解到,她是被一个传销组织骗走的。她好不容易逃跑出来,不好意思回家。就这样,流落他乡二十多年。想不到,在深圳机场被我找到。

他们全家流着泪感谢我。我说,不要感谢我,要谢,就谢那个小光点儿吧!

小光点儿?

全家人都愣住了。

他们不明白我说的是什么,就像我当初不明白何柳花说的是什么。

第二个小光点儿的故事是这样的——

一天早上,我刚上班儿,就接到电话。来电话的是一个旅客,他说,他刚刚坐飞机从深圳回东北老家,到家后发现手上戴的手链儿不见了。那个手链儿不是金的,是一种很名贵的石料,透明的,成色像钻石。在国外买的时候,花了几十万。

我仔细回忆了整个过程,手链儿就是在机场丢的,具体是在哪个位置丢的,不知道!麻烦你们帮我找找。我知道机场人来人往,希望不大,给你们添麻烦了!谁也不怪,就怪我自己。谢谢了!

接到这位旅客的电话,我的心一沉,几十万的手链儿丢了,不是个小事儿,是谁的,谁心疼。没说的,马上为他找!好在时间短,也许有希望。

我对他说,你别急,我们一定为你找,一旦找到了,马上就告诉你,

放下电话,我马上开始调看录像。

我把他传过来的个人资料,输入机场大数据,很快在录像里找到了他。我目不转睛地跟着他,从他到达候机楼下车的时候开始,有没有掉在车底下?没有。再接着往前走,办托运手续,领登机牌儿,过安检,到候机厅等候,一路看过去,都没有发现他的手链儿。也没掉地上,也没被人偷。按他说的,手链儿是透明的,掉地上会反光。被人偷呢,更看得清楚。一直跟着他上了飞机,也没发现这条手链儿。奇怪了!会不会掉在他车上了?会不会出门就没有带?

我就给他打电话,向他提出这两个问题。车是他自己的,送他的司机也应该是他自己人。我问,司机找了吗?会不会落在车上?他说,我到家就给司机打了电话,他找了五六遍了,肯定没有。

我又说,会不会落在深圳这边儿家里了?你让物管调录像看了吗?他说,我肯定带出来了,我也给物管打了电话,让他们去查一下我出门坐的电梯。他们说,查了录像,说我在进入电梯时,按按钮,手上戴着手链儿。

好了,这就说明,手链儿的确从家里带出来了,没有落在车上,下车以后也没有掉在地上,那肯定就是在机场的某一个环节掉了。

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在再看录像。从头看,一点儿一点儿地看,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接连看了两天,没有收获。

我不灰心,第三天继续从头儿看。

这一回,有了发现,他在候机楼门门口进行防爆安检时,伸手瞬间,我看到手链儿在他的手上闪了一下,从而确认他把手链儿带进了机场。

我继续看录像,不停地看。看他在排队办托运行李时,把身上的一件衣服脱了,搭在了手上,正好盖住了手链儿。然后就办托运,弯腰放行李,办完了就去安检。但是在安检的时候,他拿出兜里的手机等东西时,手链儿已经不在手上了!

那么,手链儿就是丢在了进入候机楼到安检之前这一段儿。

这一段儿没有掉在路上,那就主要看托运行李。

在托运行李的时候,他的动作有点儿多,又脱衣服,又弯腰放行李,又领登机牌……

慢着!

我突然发现,在他弯腰放行李的瞬间,手腕上有个小光点儿闪了一下。

只一闪,就没了!

但是,这一闪被我抓住了!

在这之后他紧跟着去安检,手链儿已不在手上了。

一定掉在了托运行李的地方!

我马上离开办公室,拿上手电,赶到托运行李的柜台。

仔细一找,哎呦喂,找到了!

掉在哪儿了?

掉在运输带和柜台之间的缝儿里了!

手电光一照,手链儿一闪一闪的,好像在冲我眨着笑眼。

我马上用手机拍了的照片,给那个旅客发过去。

就是这条手链儿,太感谢你们了!

旅客在电话那头儿大叫起来,好像疯了一样。

第三个小光点儿的故事,和一起案件有关——

这是一起什么案件呢?

持刀抢劫旅客!

作案的四五个嫌疑人,组成一个团伙。他们中的一个家伙,开着一辆私家车,挂着假车牌,在候机楼旁以最低的价格揽客拉活儿。旅客到达后,的士要200块钱,他就说我50块就拉。旅客贪小便宜,上了他的车。车开到半路,事先埋伏在那里的嫌疑人就拦住车,持刀上车抢劫。现金,银行卡,有什么要什么,不给就放血。这个团伙,以这种方式连续抢了四单,是深圳机场有史以来没有过的。

分局为此成立了专案组。市局也很重视,让技侦支队全力配合。

但是,这帮家伙每次变换不同的假车牌,东莞的,珠海的,中山的,给以车找人带来不小的困难。四个被抢的事主只知道是一辆小轿车,什么牌子的,什么型号的都不知道。嫌疑人抢劫了事主后,就拿着银行卡到路边的柜员机取钱,故意在夜里十二点钟左右去取,跨一天可以取两笔,四万块钱一次取走。剩下取不完的,就到金店买首饰,一下子把卡里的钱用完了。

我们通过跟事主反复了解,发现了一个重要线索,四个事主都是在同一个地点,被埋伏在路边的嫌疑人拦住车的。这个地点,离107国道边的一个小区不远。我们实地观察,发现小区门口有一个监控探头,刚好可以照到这个路段。而四次作案时间,差不多都相隔一个月。

我们把四次作案时间段的录像全部拷回来,昼夜不停地查看。终于发现每次案发前后,总会有一辆轿车在路边停下,下来几人。这辆车很可能就是嫌疑人的车。但是,黑天半夜的,监控探头离得又远,看得模模糊糊。再有,那个时候的监控是黑白的,不像现在是彩色的,所以更加难以分辨是什么车。

我们没有灰心,一直死盯着这辆车看。

突然,我叫起来,你们看!

我让大家看什么呢?

有一辆车从嫌疑车辆开过去的时候,车灯一闪,嫌疑车辆的前轮瞬间有小光点儿在反光!

啊,不是一个小光点儿,好像是五个小光点儿。

我们马上截下图来,一看,心就亮了——

五个小光点儿是哪里来的?

前轮框上五个牙的反光!

技侦很快把它做出来,这个前轮是飞度一代的!

飞度一代前轮框有五个牙,到了二代就是六个牙了。

车确定了,技侦通过大数据,很快就锁定了这辆车的行动轨迹,甚至锁定了车上人的手机号。有了一个人的手机号,他们几个之间的联系电话以及行踪,也就都掌握了。

有了这些准确的信息,抓住这帮家伙,易如反掌了。

案件告破,小光点儿立大功!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