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英雄时代——深圳警察故事(四)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李迪

爱民的爱民故事

程爱民,深圳市公安局龙华分局观澜派出所二级警员。

 

如果不知道程爱民的名字,本文题目好像绕口令。

程爱民当兵十八年,而且在首批驻港部队干了六年,有股当兵的冲劲儿,咋想就咋说。爱民的爱民故事,直白的题目跟他很搭。

没见面之前,听说他的微信“爆款”。一见面,我先赶紧加他微信。一加,哎哟,黑刀!为什么叫黑刀?

他呵呵一笑,李老师,黑刀是当年中国远征军使用的军刀。这种刀是黑色的,不会生锈,特别适应缅甸潮湿的山地;看上去黑呼呼的,不那么光芒四射,但是非常实用。丛林作战,披荆斩棘,为远征军抗日立下汗马功劳。

我拇指一伸,赞!

程爱民从部队转业后,当上了社区民警,一干就是八年。

他的爱民故事,跟其他社区民警有些不同。

 

——李老师,我这样体会,爱民首先要让管片儿的老百姓过得踏实。如果治安环境差,一出门就让小偷给偷了,那怎么叫爱民?

我来到社区,觉得老百姓对我爱搭不理的。我去家访,人家都懒得开门。我要搞爱民的活动,人家瞄一眼,该干啥干啥去了,跟我在部队时的军民鱼水情完全不一样。

我很快就发现了问题:在社区附近的新安综合市场,小偷成群结队,老百姓叫苦连天。他们为什么不爱理警察,觉得警察不管事,好像猫猫只吃猫粮不抓老鼠。

我决心从整治市场治安开始,重塑警察形象。

新安综合市场是当地最大的市场,光卖猪肉的就有400多个档位,还有卖青菜的,卖海鲜的。因为大,所以买菜的多,小偷也多,还有公开抢劫的。

当时,我的警察证还没下来,只有一个工作证。我跟管理市场的陈主任说,我是刚来的,希望得到你们的帮助。他没说什么,从眼神里就看出他根本不相信我。不管他信不信,我先干起来,干出样儿来!

我首先观察各类犯罪分子是如何作案的。为此,我一个多月没回家,尽管离家只有五六分钟的路。我住派出所里,早上四点多就走进市场,便衣一穿,工作证一带。来到猪肉档,我就跟卖肉的说,师傅,我搭伙帮你卖。他说,我不缺人。我就把工作证拿给他看,说我是刚来的片儿警,假装咱俩是一伙的,你卖肉,我替你收钱,为的是看小偷。卖肉的说那可认,你来吧。小偷可恨,那天我都把肉切好称好了,买肉的一掏兜儿,哎哟,钱包没了!害得他急红了脸,我生意也没做成!除了猪肉档,我还守豆腐摊、水果摊,帮人家卖羊皮,什么都干。一个月下来,摸清了这些家伙的行踪。他们又偷钱,又抢项链、耳环,非常猖狂。

摸清情况后,我就动手了。

这天早上,随着买菜的人多起来,几个家伙也挤进市场。

我正在猪肉档帮忙,一面收钱,一面盯着档外的动静。

一个姑娘正在选肉,突然,一个小平头挤上来,一伸手就把姑娘脖子上的项链拽下来。姑娘还没来得及叫喊,我噌地一下,从档里跳出去,一把抓住小平头的衣领,紧跟着一个锁喉反腕,像抓小鸡子一样拿下。老百姓都鼓起掌来。我趁机说,各位乡亲,大家都来看,这个小平头长期在市场抢劫扒窃,我们公安机关必须坚决打击!请大家相信我们,像这样的坏东西,有一个抓一个,有两个抓一双,决不手软,一定要创造安全的购物环境,让大家放心买菜。老百姓一听,又鼓起掌来。

就这样,我抓一个,跟老百姓讲一通,老百姓开始认识我、相信我了。我说我是新来的片儿警,你们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说完,我就把电话写在档铺的墙上。我不发名片,名片过不了两天就不知道哪儿去了。用笔写在墙上,谁坐着回头一看都能看到,有事找我很方便。做社区工作没有特定的模版, 什么适应就做什么,老百姓容易方便的就是好的。条条框框也不一定搞得好事。

我乘胜追击,连抓数贼。我在部队练了这么多年,就他们这帮小胳膊小腿儿的!我一上手,钳子一样,一抓一个准儿,叫都来不及叫就被我铐起来了。半年时间,抓了四五十个。教导员说,爱民,你真是一块当警察的料!人家做一辈子警察也不一定能抓到这么多!

通过我的努力,该抓的抓了,没抓的吓跑了,市场平静了。

这些被抓的家伙,有的坐了牢出来后,又混进市场里。老百姓看见了,马上打电话过来,程警官,你上次抓的那个人, 又到市场来了,上身穿夹克,脚上穿拖鞋。我说,不怕的,我们马上就到。电话放下,摩托车一骑,突突突,来到市场,不管这家伙干没干坏事,先带到派出所再说。管理市场的陈主任说,程警官,我服你了,你把老百姓都发动起来了,治安没有搞不好的!

我老婆说,你干公安干入迷了,离家只有五分钟的路,你天天不回来!我笑着说,我干好了,你出去买菜也安全!我要是天天回家,市场治安就脱节了。我还带着一帮人呢,自己都做不好,怎么带别人?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你让人家干,自己在家里喝茶,肯定搞不成。我自己做在前,弟兄们没得说!

打铁还要自身硬,这是我在部队养成的。我当连长的第一天,就对全连说,我叫程爱民,老家是湖南的,我今天当连长,只跟大家说一句话,在这里,年龄最大、资格最老的就是我,我就是你们的榜样!谁能达到我这个素质就可以不训练。否则,都给我好好训练。训练的时候,我跟你们一起,谁也不许落后!

李老师,我为什么敢这样说?没有金刚钻就不敢揽瓷器活儿,我自身过硬,所以敢说。我把这种精神带回了公安。

有一天,四家店铺被盗,卷帘门全部撬开,丢了几万块的货。开店的店主都急哭了。我最看不得老百姓的眼泪!看到老百姓流泪,我哪怕没日没夜、拼红两眼,也要抓到罪犯。

我说,各位乡亲,我是程爱民,我在这里跟大家说一句话,我们绝对有信心破案。抓到人了,一定带来让大家看看!

当场,就有老百姓说,程警官,你们要多长时间破得了案?十天行不行?

我的妈啊,老百姓真不拿自己当外人!

他们的心情可以理解,急!但是,他们真不知道办案的难,意想不到的事太多,谁能保证说几天破呢?

可是,当着这么多人,老百姓发问了。发问之后,现场说不清有多少双眼睛看着我,等着我。我心说,爱民啊爱民,你爱民的时候到了!老百姓逼到这个份儿上了,你已经没办法了,就先把这个坎儿过去吧。行,过就过!

我一跺脚,说,不用!不用十天,最多一个礼拜!

好家伙,话一出口,现场掌声雷动,叫好声能把房顶掀了。

老百姓太相信我了。

我不能辜负这掌声和叫好,不能辜负这些数不清的眼睛!

牛吹大了,下来就要我担着了。

我的本职工作不是破案,但事到如今,也只好我牵头了。

四家被盗店,有一家有监控。我调出录像一看,嫌疑人不止一个。有一个特征特别明显,肩膀上文了一只老鹰。天气很热,他光着膀子进去偷东西,露出了马脚。我带着弟兄们,顺着这条线索往前追,发现这些嫌疑人作案后,打个的士往龙岗走了。我们通过排查,把那辆的士找到了。师傅吓了一跳。我说你没做错什么,帮我们回忆一下,你当时把这几个人拉到了什么地方?师傅说,嗨,没我事就好,我干脆带你们去吧。就这样,他凭着记忆,一路带我们开过去,开到一个村子附近,就这儿了,他们就在这儿下车了。我们谢过这位师傅,下车观察。村子很大,房屋密集。既然这几个家伙在这里下了车,这个村很可能就是这几个家伙的落脚点。

我们分散开进村查找。不能乱问,怕打草惊蛇,只好来来回回地走,两眼四下看。说功夫不负有心人也好,瞎猫碰上死耗子也好,这个肩膀上文了鹰的家伙,就真让我们撞上了。天热,他穿了个短袖T恤,一眼被我看见。我跟弟兄们说,我们不只抓他一个,不要惊动,不要跟他太近,让他走,看他住在哪儿。

就这样,跟来跟去,摸清了他们这伙人大概住的位置。我说,好了,先抓“文身”。

这天,“文身”从外面回来,我跟一个弟兄尾随着他,紧盯住他的两只手。面对任何一个嫌疑人,最大的威胁就是他的手。手里有没有东西?放在什么位置?我给弟兄一使眼色,两个人就分开了,一左一右,一人准备控制他的一只手。就在“文身”要进家时,我们同时下手,一下子就把他按住了。我脱下自己的衣服,把他的头一蒙,带到我们临时租住的旅馆里。为什么蒙住他?为了不让村里人看到我们逮的是谁。来到旅馆,扒开衣服,让他看被盗现场的监控截图。

我问,这是不是你?

是我。

好,痛快,不愧文了鹰!谁都有做错的时候,做错了,敢承认,有担当,以后改了做个好人,这才配得上鹰。对不对?

对!

好,我现在给你个宽大的机会,事不是你一个人干的,你不要一人揽,你愿意配合我们吗?

愿意。

“文身”二十刚出头,还有救。

在他的配合下,嫌疑人全部落网。

时间:一个礼拜!

我们带着嫌疑人到作案现场指认时,老百姓都围上来。

嗨呀,警察说话算话,正好一个礼拜!

老百姓再次鼓掌叫好,我也激动掉泪。

老百姓看公安什么?关键看破案。

老百姓这些东西是一分一分挣来的,几万块钱不容易!

我不打击犯罪,做什么警察?爱什么民?

一诺千金,就为爱民!

有一天,我在市场巡视,看见卖豆腐花的桂嫂眼泪汪汪的。啊,出什么事了吗?我上前问她,她说你要保密。我说你放心。她就说老公吸海洛因,卖豆腐花的钱跟不上用。她带着两个孩子太谁了,别说哭了,死的心都有。

我听了难过又吃惊,问她,你知道他的毒品是怎么来的?

桂嫂说,好像是跟四川南充一个姓罗的人买的。

好了,桂嫂能提供的线索就这么多。

姓罗的,四川南充的。人海茫茫,谈何容易。

但是,不抓住毒贩,眼看这个家就完了,说不定哪天桂嫂支撑不下去,再想不开了,那可就糟糕了。

我心说,爱民啊爱民,你爱民的时候到了!

有句俗话,不怕贼偷就怕贼惦着。

话丑理正。

我借用过来,不怕事难办,就怕没有心。

有一天,我带着几个弟兄干到了天黑,到一家小店里吃宵夜。坐下来要了热汤面,等面的工夫,只见隔壁一桌四五个人快吃完了,其`中一个胖子高喊买单!一口川音,声音很刺耳很土豪,一下子吸引了我。只见服务员过来收钱,胖子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大沓钱,一万块都多,往桌上一甩,多少钱你自己拿!

哎哟,这么高调!这人是谁?干吗的?为什么这么有钱?膨胀成这样太不正常了!如果钱是辛辛苦苦挣来的,肯定要问服务员多少钱?找回几块也都拿着。

我从旁一打听,此人叫罗中伟。啊?四川口音又姓罗!

这个可疑的胖子立马进入到我们的视线。

我们搞到了他的电话,拿去找桂嫂一对,对上了。

好,人对上了,接下来就计划怎么抓。

通过侦查,我们了解到,罗中伟还有个弟弟叫罗中荣,弟兄俩一块儿做毒品生意。他们从东莞进货过来,为了多赚钱,还要进行加工。怎么加工呢,往海洛因里掺健胃消食片,研磨,搅拌,增加分量。这道工序很细致,是用机器完成的。 他们把机器安在三楼的一户房间里雇了三个马仔操作。三楼一共有六户,他们占了五户。还有一户是眼镜厂的小两口儿。我去厂里找到这小两口儿,请他们配合我们,去住几天酒店,一切费用由我们负责。当天,我和一个弟兄带好枪,悄悄住进他们家。门上的猫眼成了瞭望孔。

巧了,隔壁就住着罗中伟哥俩儿。

第二天上午十点左右,隔壁有了动静。

我从瞭望孔往外一看,哥俩儿出来了。

罗中伟先出来的,他弟弟罗中荣随后,他们之间相差两米多。我瞅准空当儿,开门出去,插在了他们之间。我边走,边故意延缓脚步,碰着了身后的罗中荣。罗中荣说你怎么走呢?我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罗中伟就回过头来了,我还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罗中伟不知道我是警察,看了我一眼,扭过头继续往下走。我一个爆发力,扑上去,一只手把他的手往自己怀里一拖,紧跟着另一只手掐住他的喉结,不许动,警察!他只要敢动,我一用劲儿,能掐死他。跟在罗中荣后面出来的弟兄也以同样的招式,一个锁喉把他制服。

罗中伟还想挣扎,我抓住他头发往墙上一贴,枪就顶在他的腰上。举起手来,再动打死你!他一看这阵势,手当时就举起来了。我又喊一声,再举高点儿!干吗要再举高点儿,为的是分散他的注意力,我好腾出手来掏手铐。他刚把手往高举,我就松开他的头发,马上掏手铐,咔吧,把他铐住。

我身后的弟兄也不含糊,也铐住了罗中荣。

埋伏的弟兄们一拥而上,制服了三个马仔,缴获了大量毒品。

有些毒品被他们扔到了楼下,当然也少不了。

我们国家规定,贩卖海洛因50克以上要判处死刑。所以搞海洛因的这些毒贩子都是玩命的,抓捕他们一定要以有备对无备。适合抓捕的时候才抓,不适合抓捕的时候千万不要搞。比如说,现场人员密集,你一搞,他劫持个人质,那不就出事了。侦查是秘密的,抓捕一定要有两套甚至三套方案。我是主动的,你是被动的,你永远比我慢半拍。再有,抓捕的时候,一招制敌别纠缠,我只要下手,你就是我的菜!要讲究准、狠、猛。你出手猛,对方都懵了,在过程中间你已经搞定了。不能有多余的话,你上去讲什么配合我们一下,他一刀捅过来,还配什么合!这么明显的证据摆在眼前,我肯定搞定你,没什么好说的。该开枪的时候,也不能犹豫。机不可失,生死一搏!

    当晚审罗中伟,我说,你知道我怎么注意你的?他说不知道。我说,那天吃宵夜,你把大把的钱往桌上一扔,多少钱你自己拿!记得不?他说记得。我说,我就在你旁边那桌。你记住,如果你还有命,坐牢出来不要太高调!他听完这句话,把头扎进了裤裆里。

贩毒团伙打掉了,桂嫂家有了希望。

我去市场巡查,看见了她的笑脸。

——讲到这儿,程爱民停下了。

我说,继续啊!

他说,还讲吗?我当社区民警,每天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事,能讲三天三夜。

我说,你讲三天三夜,我就听三天三夜。

他笑了,好,那我就再讲一个:生死时速六分钟!

 

这天,我接到一个报警,说辖区有人要跳桥自杀。

啊?!我带着人只用三分钟就赶到了现场,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要跳桥的是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女孩儿!

她翻出桥边的栏杆,坐在了栏杆外窄窄的水泥地面上,两腿伸下半空,两手瑟瑟发抖。她已经快坚持不住了,再有两三分钟就可能会掉下去。

桥高二十多米。桥下没水,全是石头!

一旦掉下去,必死无疑!

她为什么要自杀?

事后我才了解到,因为是离异家庭,她跟她爸过。可是,她爸长年在外打工,她就跟她奶奶过。长这么大了,奶奶管不过来了,就跟她伯伯讲,让她跟着伯伯去过日子。可怜的孩子,等于没有爸爸妈妈。因为小事,伯伯说了几句,她感到很委屈,不想活了,就爬上了桥。

我赶到的时候,派出所来人了,消防也来人了。

可是,要在桥下安气垫是根本不可能的。

连安带充气,一二十分钟也搞不定。

眼看孩子快坚持不住了。现场一片混乱,围观的老百姓有三四百。

气垫来不及安;去人救,也不行。也许还没走到,她已经掉下去了。

事发突然,领导们还没赶到。

谁来指挥?

如何救人?

怎么办?

怎么办?!

难道就这样在混乱中,眼睁睁看着一个稚嫩鲜活的生命消失吗?

我心说,爱民啊爱民,你爱民的时候到了!

我大喊一声,我当过兵,大家听我指挥!

我这样一喊,混乱的人们立刻安静下来,好像一下有了主心骨。

我把三路人马组织起来,桥上桥下分了工。

我说,我要过去救她。大家配合好,劝导她,吸引她,分散她的注意力。还要下去几个人,万一我失手了,孩子掉下去,大家就是用手也要接住她。就算一起砸倒,力量缓冲,孩子也可能会留下一条命!

紧急布置完,我跟同来的弟兄老何说,你拿一瓶矿泉水,打开盖儿,从桥左边跑过去,跑到离她五米的地方站住,跟她不断说话,把她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你就说,小姑娘,你有什么想不开的可以跟我们讲,警察叔叔一定会帮你,你要不要喝点儿水?你说话节奏要快,要连贯,别停顿,一直说,一直说。

老何说明白,你一动身我就喊话吸引她。你……

“你”了一声没下文,我知道他想说什么。

我伸出手,他一把抓住。

匆匆一握,重任嘱托。

我把身上的八大件解下来,帽子摘掉,扯扯绊绊的都不要。

我边轻装,边叫一个消防人员过来。我说,你跟在我后面,看我出手的时候,赶紧抱住我的腿,拉住我,我手上有孩子,劲儿很大,可别一起掉下去。

消防队员说,明白!你……

“你”了一声没下文,我知道他想说什么。

我伸出手,他一把抓住。

匆匆一握,重任嘱托。

随后,我从桥的右侧出发了。

我对老何打了一个手势,他马上开始说话了,小姑娘,你不要有什么想不开,你有什么事跟我们说,警察叔叔一定会帮你……

在老何不间断的话语中,我已经来到女孩儿的身后,透过栏杆的间隙,看到了她瘦弱的小身子。

看到了。

够不着。

我们之间有一道水泥栏杆!

我的任务很艰巨。

几乎不可能完成。

要把双手从栏杆的两个间隙中,一边一只穿出去,才能抓住孩子。

可是,可是,栏杆的间隙实在太窄了,窄到我的手很难穿过去。就是穿过去,也会被粗糙的水泥立面划得稀烂。

但是,我必须完成任务。

我的双手必须穿过栏杆,哪怕划出了骨头!

因为,我要救孩子!

因为,爱民的时候到了!

电光火石间,我不能再考虑!

生死决择中,我不能再犹豫!

我看准了方向,突然出手,穿过栏杆,一下抓住了孩子。

孩子悬空了,我身子往下坠。

身后的人们全都扑上来,拉住我,抱住我。

孩子被大家拽上来。

孩子得救了!

桥上桥下响起一阵欢呼!

我抽回双手,鲜血淋漓,疼痛钻心……

从接到报警,到把孩子救上来,生死时速六分钟!

事后,有人对我说,你都不考虑啊,万一失手,把她推下去了怎么办?

我说,我没考虑,我也没时间考虑!

李老师,不怕你笑话,我就是这样一个傻人!我老婆说我,你看你,有时候凌晨两三点老百姓打个电话说有事,你穿个短裤就跑出去了,跟疯子一样。我说,谁让我是人民警察呢,就得听人民的。人民是谁?就是身边的老百姓!哈哈哈!

程爱民从部队转业的时候,没有白头发。

当了社区民警后,满头白发。

他的爱民故事跟其他社区民警有些不同。

因为,他是一把无敌的“黑刀”!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