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英雄时代——深圳警察故事(三)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李迪

七十二变冯景华

冯景华,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公安分局禁毒大队教导员。

还没见面,就耳闻冯景华大名。得知他1999年从警以来,曾经80多次打入毒贩内部卧底侦查,参与破获涉毒案件上千起,捣毁毒品窝点100多个,被称为“七十二变缉毒神探”。先后荣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1次、三等功3次。2013年12月,荣获全国“人民满意的公务员”称号,是广东省公安系统唯一获评的先进个人。

一见面,哎哟,个子不高,戴一副眼镜,模样斯文,面容清朗。

我以为不是他,还往后找呢。

后面没人了,我就是冯景华。他说。

我抓抓脑壳。

李老师,我要真长成孙大圣那模样,隔二里地就让人认出来了,还卧什么底啊!

哈哈哈!我俩都笑了。

冯景华的故事,就从他第一次卧底讲起了——

2002年到了刑警大队。当时,禁毒这块儿还没分出来,叫刑警大队缉毒中队。师傅挺多,我跟他们都学了不少。

一天,有个线人跟我举报,说有人要出一批货,是海洛因。当时我们队长刚好有事不在,我心想以前也没搞过,正好试一下,练练兵。就大着胆子跟线人去见了老板。说老实话,紧张得不得了,讲话都有点儿语无伦次,都忘了讲什么了。

见面地点在一家酒店的房间里,线人说这回只是见面认识认识,两个人先熟悉熟悉,让对方有个信任。我说明白。因为我讲话是北方口音,就假装是个内地的买家。当时真是冒险,我连毒贩圈儿的行话都不懂。比如,白粉,道上叫白菜;K粉,道上叫香水;买一公斤,叫来一条;看样品,不能说你给我带点儿样品过来,说你给我拿个相片儿过来,或者直接说你的相片儿带了没有,照得咋样?这些行话,我都不懂。稍微说的不对,漏出了马脚,让他怀疑我是警察,那这个事就做不成了,线索就废了。

一进门,屋里只有老板一个人。他有点儿秃顶。他冲我笑笑,我也冲他笑笑。他说什么,我就瞎支应:“是,噢”。我说我是第一次,有点儿紧张。想不到,我实话实说,他反而觉得我挺诚恳。他说他第一次做也紧张,就跟我唠来唠去,越唠越热乎。

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当时我太老道了,也可能还交易不成。傻人有傻福。

后来,我们又见了几次。我说见来见去的太麻烦了,我这人很简单,你把货拿来,我把钱给你。你放心,我有钱。行不?

他说行,你要什么样的?

我也不懂,就说,我要最好的。

他说,最好的最贵。

我说,能贵多少钱?反正我要最好的,我回去还能有利润挣钱。

他说,行,明天吧。

经过几次试探,他觉得我挺傻的,决定跟我做。

第二天,我们把钱凑好,把外围的人安排好。我在中心现场怎么用手机发行动指令,大家怎么行动,都一一布置好了。最后,我说,万一现场信号不好,你们没接到我发的指令,只要听见我喊“这个货有问题”,你们就冲进来,这样双保险!

 一切布置好了,我如约来到酒店。

这时候,就没有线人了,我跟秃顶一对一了。

一进屋,我就把钱给他看了。20万。秃顶看到钱,眼睛直发亮。

我说我的钱带来了,你的货在哪儿?

他就打电话给马仔。不一会儿,马仔背着货来了。显然,他在另一个房间。

这时候,我是一对二。

秃顶拿出一小包,说,你看这货好不好?

实际上,毒品的好坏我根本不懂,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顺水推舟,不把话说死。

我反问,你说怎么样?

他就跟我解释,说怎么怎么好。

我说你别解释这么多,我都知道。

他说,那你说怎么样?

我总不能什么都不说啊,不懂也得装懂。

我就说,老王卖瓜,自卖自夸。你当然说好。要我说啊,这个货有点儿潮,好像兑水了。

货好货坏我不知道,但那个货确实有点儿潮乎乎的,我就顺着他的话讲。

秃顶急了,哪能兑水啊?要不你试一下?

说着,他拿出锡纸,当我面烧。你看,你看!他说。

我就假装看看,噢,还凑合!

秃顶更急了,怎么说还凑合啊?你要不尝两口?

我说,拉倒吧,尝两口我还没出去先把我当吸毒抓了。咱们事后该咋玩咋玩,之前不能。

秃顶点点头,你说的对。说完,把货递给我。

我把货拿过来,把钱给了秃顶。我的手机放在装钱的提包里,趁往包里装货的机会,用手机给外围发了行动信号。因为太紧张了,按手机都找不准键。

这时候,秃顶忙着装钱。那个马仔呢,把货从包里拿出来后,手还一直放在包里。我怀疑他包里有家伙。但不知道是什么。

秃顶装好钱,回头跟马仔说,走!

我一看他们要走,外边还没有动静,坏了,准是行动信号没发出去!

我急眼了,大喊一声,先别走,这个货有问题!

秃顶和马仔一愣。

就在这时,我们的人冲进来了!

三下五去二,拿下!

马仔的包里有一把大菜刀。

秃顶的腰里有一把匕首。

他俩都有防备!

不过,还是落到了我们的手里。

第一次成功,给了我胆量和信心。打这以后,一发不可收,毒品案越搞越熟,时不时搞出些大案,自己敢背着一百多万去跟毒贩交易。毒贩落网后,还说,要不是看在钱的分儿上,我才不会落在你手里呢,怎么看你也不像警察。我说,我要是像警察,也不跟你玩了!

我结婚没几年,老婆只知道我是警察,不知道我工作的危险。我从不在家里谈这些话题。

毒品案搞多了,什么情况都会碰上,除了危险,也有搞笑的。

我先讲两起搞笑的——

有一次,在酒店里交易。我们事先都布置好了,在交易的房间对面又开了个房,我们的人就埋伏在里头。结果,毒贩先叫马仔过来试探我。

这个马仔糊里糊涂的,一上来就敲对面的门,我们的人也没防备,就把门打开了。

门一开,哎哟,妈耶,一屋人和枪!

马仔当时都傻了。

我一看,也傻了。坏了,这事要黄。

突然,我急中生智,干脆,将计就计!

我说,没事,别怕,这帮兄弟都是自己人,警服是我给买的,酒店这个场子都是我们给罩着的。你就打电话跟老板说,跟我交易是非常安全的。

马仔半信半疑,不打电话。

我们的人就上去抓住他,枪顶着脑袋,你打不打?

马仔只好打了,说老板这场子太安全了,绝对没问题,把货拿来吧。

不多时,老板拿着货过来了。我马上发信号给对面房间。对面的弟兄们马上冲进来,把老板按住。

老板还说,没必要了,都是自己人,黑吃黑也别这样啊!

我说,真不是黑吃黑,我是警察。

老板说,快拉倒吧,我都明白,你是啥警察呀!

嗨,当时真让我哭笑不得。

我拿出警官证让他看。他说,假的!我也有!

很搞笑。

还有一次更搞笑。那天是“6.26国际禁毒日”,对毒贩子来说是个震慑的日子。想不到,又有一个线人给我爆料,说有人要交易。

嘿,真有不怕死的啊!

行,你不怕死,咱就干!

老套路,开两个房。我打电话通知当地派出所配合抓人。我说,我在这边儿交易成功了,就发信号给你们,你们就进来抓就行了。

我原来是打给刑警队长的,只有他认识我,结果是副队长接的,两个人在交接的时候没说清。我说到时候我站着,毒贩子坐着,听我电话行动。

我跟毒贩子一见面,他说货没拿来,我就不能发信号了,得想办法让他把货拿来。毒品案一定要人赃俱在,否则很难审。我这儿还没有发信号呢,突然,派出所的人冲进来了,而且队长还慢了一步没冲进来,其他人又不认识我,直接把我一按,铐上了。回过头去安慰毒贩子,说你辛苦了,把毒贩子当成我了。我的天!

我很郁闷啊,我没有发信号,派出所的人怎么就冲进来了?

事后才知道,他们很紧张,手机响了一声,就以为是我发的信号,都没看看号码是不是我的,就冲进来了。

听见他们安慰毒贩子,我心里真急,生怕他们说多了露馅儿。

这时候,队长进来了,一看把我给铐上了,正要跟我说话,我急忙使了个眼色,

又大声骂那个毒贩子,你没带货来,把我都给坑了!咱俩这回全完蛋了!   

队长一听就明白了,说两个都不是好东西,都铐上带走!

派出所的兄弟们一听,也傻了,心说怎么都成坏东西了?没搞错吧?

队长就咋唬,还不快铐上!都带走!

恭敬不如从命,一干人把我俩都押上车,带到所里去。

在车上,我小声骂那个毒贩子,你什么意思,跟警察串通好了想黑我钱?

他说,不是,今天“6.26”,咱俩撞枪口上了,这事怪我!

我说,你看这怎么办,挺好的事,黄了。我的钱没问题,幸亏没带来,带来就让警察给没收了。你啊,直接把我给害了。

毒贩子一直安慰我,没事,老兄。你没带钱,我没带货,咱俩,没毛病,到派出所也不怕。

我说,你老油条了,我魂都吓出来了。哎,你吸这玩意儿吗?

他说,我只卖不吸。

我说,我也不吸。

他说,好啦,咱俩都不吸,又没抓到现行,警察只能放了。

我说,我出来我找人整死你,谁叫你害我!

他说,可别,出来咱们再联系,事还接着办。

我说,那行。咱俩要是放出来了,就在派出所门口办事!其他地方都不安全,灯下黑!

就这样,进了派出所后,分开审。

我跟队长说,一会儿,你把我俩放出去,可能会在派出所门口成交,你们谁也别打忧,就在监控里看着。要是成交了,我一撩头发,你们就出来抓!

队长说,也就是你能想出这个招儿来,在派出所门口交易!

我笑了,能省事就省事!

后来,我先被“放”出来。我背着钱,在派出所门口等着。

过了一会儿,毒贩子也出来了。

我说,你出来了?

他说,出来了,没事。抓我白抓。

我说,我也没事。你看,我把钱带来了!

毒贩子一看,眼就亮了。

我说,其他地方我也不敢去了,还就派出所最安全,你快把货拿来吧!

他说,行,够朋友!兄弟,你等着,我马上打电话。

说完,他就打手机,喂,赶快把那个东西送到派出所门口来!

半根烟的时间,送货的人来了。

我一看,是真货。一撩头发,冲出人来,把我们三个抓了。

毒贩子还说,这回怪你了,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我说,唉,谁让今天是“6.26”呢,咱俩认栽吧!

毒品案像这样搞笑不多,惊险的占多数。

我也讲两起——

有一次,有群众反映他们小区里常有陌生人神出鬼没的,我怀疑是吸毒人员聚在一起吸毒,就带了两个派出所的联防队员来到小区。

我们假装散步,暗中观察动静。

转着转着,不知从哪儿飘出一股毒品味儿。

因为长年跟毒品打交道,我对毒品味儿非常敏感。

我追寻着这股味道,来到一栋楼前。就是这栋楼!

我们从顶楼挨个往下走,边走还看垃圾。哪个房间门口的垃圾里都有什么,有没有吸食毒品的工具。拿个小棍儿,挑一挑,看一看。一层层走。

走到其中一层,楼道里垃圾很多,特别是酒瓶、矿泉水瓶。

吸毒的人喝水喝得多。这地方矿泉水瓶多,就要注意。这也是一个小技巧。再一看,其中有好几个矿泉水瓶上都有眼儿。不是烫的,就是钻的。

好了,绝对有料!

这是吸毒人员自制的吸壶。吸完了,随手当垃圾扔了。

我靠在门口一听。屋里有快节奏的音乐声。屋里的人都吸嗨了!

我看门没有完全关死,轻轻一推,好嘛,一屋子群魔乱舞。至少抓几个吸毒的,送去强戒没问题。我本来想记住这栋楼,第二天再来抓。又怕第二天人不齐,抓不干净。心想,就是几个吸毒的,出不了大格。

一激动,冲了进去。

不许动,警察!

一屋子人都愣住了。

都蹲下,双手抱头!

一屋子人都蹲下了。

两个联防队员就上去挨个搜身。

突然,有个家伙起来。

我说,你起来干什么?不许动!

他没理我,直朝我走来。

我又说,不许动!

他还走。

我是什么人?别看我戴着眼镜,长年练习擒拿搏击,拳脚带着功夫。

眼看这家伙近身了,我岂能容他?迎面上去,一个凌空飞燕,踢倒了他,不等他爬起来,扑上去一个擒拿招术,把他按住。

他为什么要往我这边儿走?

真想跟我练,为什么又没动作?

我回头一看,倒吸一口凉气——

我身后有个桌子,摆着电视机。

桌面上有一把枪!

电视机旁,还有一把枪!

更惊心动魄的是,桌子背面,还拿胶纸粘着两把枪!

四把枪,子弹都上了膛!

后来听说,这家伙会打双枪。

我动作稍有迟疑,后果不堪设想!

还有一次,在一个咖啡厅包间里面交易,对方先叫来一个马仔来谈,根本说不上话。

我说,你档次不够,找你们管事的人来!

说着,我把钱一亮。

马仔伸头一看,钱不少。

我说,你看见钱了吗?

马仔说,看见了。

我说,告诉你们管事的,你看见钱了,让他过来。

不多时,老板带人过来了。来了三个人。

我一看,他们不但没带货来,阴着脸,手放的地方也不对。

三个人都捂着肚子,部位不正常。

他们带着家伙来了!

不像刀,像枪!

我当时想,我也没露什么马脚,他们干吗要这个样子?一是害怕;二,也不排除他们想抢我的钱。怎么办?

我沉住气,笑了笑。我说,兄弟,本来这种事是挺危险,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你们的人太多了,这个事我真做不了了。

老板说,现在警察太多,我不得不防,你别多心。

我说,不是我多心,你是真想做生意还是咋的?

老板说,我是真想做。

我说,你打算怎么做?

老板说,你先把钱给我,我马上给你货。

我说,哪有这个规矩?都是见货交易。再说了,跟你们是第一次交易。你们看见了钱,我还没见你们货。

老板说,那你说怎么办?

我说,我的钱在这儿,跑不了。你要真想做,就让你的兄弟把货带到酒店去,我让我的小兄弟去验货。没问题了,咱们就成交。我在这儿给你们钱,我兄弟在酒店接货。你看行不?

老板没吭声。

我又说,怎么的?你们仨守我一个还不放心吗?

老板说,行吧,就这样。

我说,为了让你放心,由你指定酒店。说好了,我再告诉我的小兄弟。

老板就打手机,指定了一家酒店。

他真是枉费心机,指定哪个酒店不都没用吗?

随后,他把酒店和房问号告诉了我。

又进了我的老套路。在对面房间布置好人。

等待是难受的。但是,也只好等待。

这期间,我不能再对外联系了,再联系恐怕对方多心。

我相信兄弟们稳操胜券。

至于我个人,说句高大上的话,一对三,随时准备牺牲。

说老实话,流血牺牲不是干我们这行的本事,破案才是本事。但是到了危急关头,作为人民警察必须挺身而出,生死置之度外!

我就跟老板瞎聊,借此稳住他,也平静自己。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一直没有动静。

老板沉不住气了,就打电话给去酒店送货的马仔。一打不通。再打,还是不通。

这时,他盯住我问,怎么电话打不通?

我说,哦?是不是信号不好?

老板想了想,说,要不你打个试试?问问事办得怎么样了?

这真是,瞌睡来了碰到枕头,我也正着急呢。

行,我说,我打个试试。来个免提的,你们也听着。

结果,一打就通了。我问,事办完了吗?

兄弟们说,办完了。

我假装生气,办完了不来个电话!

兄弟们说,刚办完一秒钟,正要打电话,你就打进来了。

我说,好,货咋样?

兄弟们说,没问题!

我说,那行,我这边儿就把钱付了!

说完,我放下手机,把钱递过去,数数吧!

老板说,数什么,是真钱就行!

说着,就看钱真假。

就在这时,砰!门被撞开,我们的人冲了进来。

事发突然,三个家伙急忙动作,果然每人都带着枪!

我猛扑上去,抱住老板,往他肚子上一捂,用手卡在扳机那儿。枪是德国制式的,扳机那儿有一个机锤。如果我不把手卡在机锤那儿,他一搂板机,枪就响了,不知道会打着谁。我手一卡,他就搂火,吧哒,机锤打到我手上,生疼。

枪没响。

三个人全部拿下。

加上送货的,共抓获毒贩四人,缴枪四把!

当然,还有大宗毒品。

冯景华的故事,被他的手机铃声打断。

又有线人曝料毒品线索。

冯景华说,破案是刑警工作永恒不变的主题。当案件遭遇瓶颈,不能轻言放弃,而是要更多地思考,尝试突破传统的侦查方式。成功面前总拦着一堵墙,成功本身就是对我们工作的最好总结。我体会过案件走入死胡同时的失落感和柳暗花明时的快感,但是当犯罪嫌疑人落网时,我心底又升出强烈的自豪感和正义感。

说完,一声抱歉,告辞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