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110在行动(十一)

来源:网投 作者:董新建

16章救护,留守老人的慰藉

爷爷突然晕倒在地,4 岁孙女号啕大哭,居然拨通了110电话,上党派出所民警接到报警电话后,立刻赶到现场,将老人送往医院。上党派出所救护老人无数,服务窗口有这样一句醒目标语:“视群众为父母,以服务为天职”。

 

9月初,持续高温。天终于下雨了,雨不大,牛毛似的轻飘着。在镇江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陈警官的陪同下,我到丹徒区上党派出所去采访,这里发生过许多为民服务的感人故事。

我随着丹徒公安分局民警吴帅来到了一所幼儿园。我真的没想到,一个乡镇的幼儿园如此高大上——三层小楼环境整洁幽雅,宽敞明亮的教室、舒适温馨的寝室、功能齐全的活动室,一点也不比城里的一流幼儿园逊色。

我和校长说明了来意,选择了一个中班的孩子。见到一群活泼可爱的小朋友,我的心一下子变得年轻起来了。一个孩子就是一个天使,一个天使就是一个希望,一个希望就是一段快乐的成长故事。

班主任张老师对小朋友们说,“大家看看谁来了?”

“警察叔叔。”

“来,大家给警察叔叔打个招呼。”

“警察叔叔好!”小朋友声音清脆响亮。

听得出警察叔叔在孩子们的心目中是至高无上的!

“今天我们请了一位董老师,她要问你们一些非常难的问题,小朋友们要认真回答噢。”

我在一双双天真无邪的眼睛的注视下,走上了讲台。

“小朋友们好!”

“董老师好!”

“我今天想问大家一个问题,小朋友们,你们知道110吗?”

“知道!”小朋友的问答整齐划一。

“知道110是干什么的吗?知道的小朋友请举手。”

孩子们高高地举起了右手,我选择了最前面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

“110的警察叔叔,是抓小偷的。”他的语气坚定。

“很好,这位小朋友回答得真好!请坐吧!”

有个男孩子迫不及待地从位子上站了起来,嘴里还大声喊着:“老师,我来回答,我来回答!”

“好,你来说。”

“110是抓坏人的!”

“对!”我肯定了他的说法,小男孩高兴得跳着离开了座位,到处乱转圈圈。

“还有不同的看法吗?”我看见了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在举手。

“好,你来说!”

“110,是抓不听话的小孩子的!”她站起来,指着一个离开座位正做着袋鼠跳的小男孩说。小女孩子稚气的脸上,写满了正义。

张老师瞬间满脸愧色:“这是听谁说的?”

“是听我奶奶说的。”

张老师深深地舒了一口气,朝我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你们有谁打过110吗?”

小朋友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摇摇头。

这时,一个小男孩子站了起来,“老师,我打过!”短短的小眉毛下面,闪着一对小而发亮的眼睛,乌黑的眼珠挺神气地转来转去。

“好,说一下,为什么打110?”

“我家的鸡蛋被人偷了。”

“他家是养鸡专业户。”李老师对我耳语了一句。

“我家的鸡蛋被人偷了,我就打了110。”小男孩做了一个按电话的手势,一字一顿地说。

“是一个警察阿姨接的电话,我告诉她,有小偷在偷我们家鸡蛋,让警察来抓!”

“好,很好!还有没有小朋友打过110?”

有个穿着粉红裙子小女孩举起了手,秀秀气气的脸蛋上,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就像两颗水晶葡萄。

“这位小朋友说说,你知道110是干什么的?你为什么要打110?”

“110,不仅能抓坏人的,还能救人!” 小女孩说得非常肯定。

哟,这是在幼儿园里听到的一个完全不同的答案,“好,你叫什么名字?说说,你是怎么打110救人的?”

“我叫欢欢,我爷爷生病晕过去了,我打的110,警察来了,将爷爷送到医院。”

民警吴帅对我说,的确有欢欢说的这么回事,他就是这件事情的亲历者。

2017年2月12日,欢欢的爷爷心情不好——他的弟弟前不久去世了,手足情深,骨肉相连,比他还小几岁,就先他而去,从此天人永隔,想想就伤心。

他喝酒了,他喝的是闷酒,家里只有他和孙女欢欢,和孩子也不能说什么,这滋味,苦不堪言。喝吧,喝了一杯又一杯。

他的心在胸膛里跳得就像大杆子使劲撞城门一样,不但不匀,而且一次紧似一次。他大脑的血管像要涨裂开似的,几乎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在颤抖,手脚变得像冰一样凉,脚下一滑,彻底瘫软在沙发上,毫无骨力。

他高喊:“救命!”一声接着一声,喊得额头上青筋暴起,可喉咙里打了结,一句也没有喊出声来。

“爷爷!爷爷!”欢欢大声叫喊着,爷爷也不理她,欢欢吓得大哭起来。她想到了老师说过的,危急的时候就打110。欢欢拿起爷爷的手机试着拨打,没想到竟然拨通了。

2017年2月12日晚上8点钟左右,镇江丹徒公安分局上党派出所民警接警后,与小女孩通话。她一边号啕大哭,一边告诉民警,自己家住丹徒区上党镇,家里只有爷爷和自己,刚才爷爷突然摔倒晕了过去。

民警吴帅接到小女孩的报警之后,立刻赶到了现场。看到一个大概五六十岁的老人,脸朝下趴在沙发上,好像已经没有意识了,很可能是突发脑梗摔倒昏迷,情况十分危急。吴帅立刻拨打了120。为了避免老人窒息,他赶紧把老人的身体翻了过来。

欢欢看见警察叔叔来了,边哭边说:“警察叔叔,爷爷刚才喝了很多的酒,是爷爷自己滑倒的,我叫他,他不理我。”

吴帅随即通知了欢欢的父亲。120救护车很快赶来了,医护人员将欢欢爷爷送往医院,由于救治及时,爷爷脱离了生命危险。

欢欢爷爷非常激动。他真的没有想到,因为弟弟刚刚去世,自己有点难过;由于情绪激动加上喝了点酒,脑梗突然发作,一下子昏了过去。更没想到的是,才4岁的小孙女欢欢从来不用他的手机,她连字都不认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打出去的,这才让他死里逃生啊!

听完了欢欢救爷爷的故事,我发自内心地感慨:幸亏有了110!幸亏欢欢知道110! 幸亏欢欢拨打了110!

“我们的欢欢真的不简单,一个电话救了爷爷一命,给我们的欢欢来点掌声!”课堂里一片掌声。

张老师接过我的话:“上学期,我们就和小朋友们说过了。今天,我们再重新复习一次,遇到危急的时候,就打——”

“110——”小朋友齐声响亮地回答。

“来,我们和欢欢一起拍个照片!”一颗炽热的童心,一脸童真的笑容,一双天真无邪的眼睛传递着温暖。欢欢稚气地抿着嘴,嘴角勾起了一抹完美的弧度。

完成了简短的采访,告别了老师和小朋友,刚出幼儿园的大门,突然,一阵狂风刮来,顿时,飞沙走石,乌云密布,豆粒大的雨点撒落一地,要下大雨了!

陈警官和吴警官三步并着两步,一溜烟地跑了。我撑起了雨伞,这叫作有备无患!

在途中无意一撇,我注意到了不远处的石阶上坐着一个老人,一个人茫然地坐着。老人的眼睛一直注视着前方,好像在翘首期盼着,他的眼睛里有着我读不出的情感。

转眼间,乌云们从天边浩浩荡荡地杀过来了,天空劈下一道闪电,暴雨倾盆而下,紧跟着大地就摇晃起来。我只好躲进了老人的家,老人友好地微笑着,拉过来一条板凳,对我说:“进来,坐一会儿,这雨太大了。”

他站了起来,来回踱步,眼睛还是不时地望着前方,整个人看起来焦躁不安又无比期待。老人愣了一会,转过头来看着我,我一直保持着微笑,但心里却尴尬无比,冷场了啊。他看着我,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摇了摇头,看着前方。

“老大爷,你在干什么?”

“没干什么,整天没事做,就坐在这里望呆。”

“家里就你一个人吗?”

“有三个儿子,都到城里打工去了。”说到了孩子,老人一下子来劲了,眼里闪烁着期盼的光芒。他像是好久不说话了,终于找到一个倾诉的对象,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

老人告诉我,自己有三个儿子,十分有出息,挣了许多钱,在市中心买了房子,又回来给老人盖了新房子。唯一的缺陷就是,他们很少回来看老人,有时三年都不回来一次。老伴三年前去世了,让老人寂寞地独自待在偌大的房子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没有言语,没有欢笑,没有家的温馨,只有寂寞和等待。老人每天都会坐在那里等待他的孩子们回来。 他转头看我的一瞬间,我读懂了他眼睛里的情感——寂寞,期待,被悲伤层层包围。

窗户被风吹得嘭嘭直响,屋顶沙沙的雨声已经连成了一片。千万条银丝带般的雨帘,在风中舞动。

“您不会和儿子一起进城吗?”

“去过,住了一阵子,不习惯。还是乡下好,住了一辈子了,不去了,哪儿也不去了。”老人摇了摇手。

面对老人那渴望亲情的目光,我的心很沉重,有一种无法言明的痛!

中国发展到今天,已进入了老龄化的社会,老人的问题已是社会不可忽视的问题!多少屋檐下,有多少老人孤独地生活着。他们其实也不奢求儿女什么,就是希望儿女能问候一下,有时能听听他们说说话而已!

 “老爷爷,总在家里,不会闷出病来?没事出去转转?”

“我今年81岁了,不敢瞎跑,跑远了,怕找不到家。”他告诉我,前年,跑出去溜了小一圈,就找不到家了,还是警察小吴将他送回家的。后来,小吴就经常来看看他,村里像他这样的老人多着呢。

雨来得快,去得也快。我告别了老人,老人重新坐在那台阶上,茫然地注视着远方。

我回到了上党派出所,寻问辖区内留守老人的情况。民警吴晶对我说,现在年轻人都到城里去打拼了,在家留守的大多数是老人和孩子,还有很多空巢老人,是他们服务的重点。

“吴警官,能不能举些例子?我想知道。”

对于这些,吴警官不需要太多思考,信手拈来。

2016年9月1日15时许,派出所接到报警,上党镇下杆村40号家中失火。接到报警后,民警得知通往下杆的上石路因修路封路,立即联系消防队,告知其路况,而此时消防车正准备拐到上石路,消防员请求民警带路。在警车的带领下,三辆消防车迅速往火场驶去。到达现场后,民警立即疏散群众,疏通灭火通道,消防员立即展开救火。

家中失火的88岁的独居老人朱爷爷,痛哭流涕地向民警说他有8万元现金放在床下。8万元哪!对于一个年近90岁的老人来说意味着什么?身家性命啊!

民警得知后立即告知消防员,消防员立即将水龙头对准了床底。在众多村民的注视下,消防员和民警冲进了火场,将一个布包从火场中取了出来,打开一看,全是成捆的100元面额的现金,虽然烧掉了一小部分,但是还可以到银行兑换新币。活命钱还在,老人感激涕零,村民拍手称快。

2016年10月23日14时28分,派出所接到110指令,上党镇谢巷村有4岁女孩丢失,人命关天!

上党派出所值班民警迅速赶往报警人常某家中,到达现场后,发现常某家是经营浴室的场所。附近30多个村民都过来帮忙,几个年纪大的妇女哭成一团,群众七嘴八舌,都说肯定被人拐走了。民警一边向常某了解情况,一边发动群众四周仔细查找。常某说他4岁的孙女在房间玩,妻子在床上睡觉,他出去拔点草喂兔子,返回后就发现孙女不见了,前后不到一分钟。民警来之前,大家已经把浴室每个房间翻了个遍,澡池也找过,就是找不到。

一分钟的时间,怎么可能被拐走?!再说,这十几年来还没有发生过孩子被拐案件。民警让在场村民把每个房间每个角落再找一下,任何可能藏人的地方都不要放过。半个小时过去了,孩子还是没有找到,肯定被拐走了!众人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正当大家束手无策的时候,一个村民向民警反映这个女孩喜欢躲猫猫,说不准躲在哪里被卡住了,那一定很危险。有可能!民警催促大家不要放弃继续寻找。民警来到吧台里面,发现下面有一排矮柜,打开其中一个柜门后,发现一个小女孩蜷缩在柜子内,脸色发紫,看到生人立即大哭起来。大家闻讯都跑了过来。

家人一把将小女孩抱在怀中。那种失而复得的激动,就像久别重逢。

这个女孩正是大家说的被“拐”的小孩。后经了解得知,小女孩躲猫猫躲到了吧台下面的柜子里,后没有人来就睡着了;之后醒来听到很多人的哭声,又不敢出来。由于柜子内空间狭小,造成女孩呼吸不畅,脸色发紫,幸亏及时发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常某紧紧地握住民警的手连连称谢。

我对吴警官提起了路过的一家老人走失的事情。吴警官说:“您说是季大爷啊,嗨,派出所救助走失老人是常有的事情。”吴警官打开电脑,很快搜出相关的材料。

2016年8月21日下午,上党派出所民警在辖区毛家榨巡逻时发现一位老人躺在道路边上无法动弹,神情恍惚。民警立即下车详细询问老人,老人答非所问,浑身抽搐,言语模糊。民警耐心地进一步对老人进行询问,老人说他是宝堰人,民警立即驱车至宝堰派出所,和社区民警一起联系村干部,最终联系上了老人的儿子季先生。季先生表示他父亲已经走失一天,家人很着急,立马赶到派出所来接父亲。当老人见到亲人时,家属眼泪夺眶而出。民警和家属进行了简短的交流,再三叮嘱一定要照顾好老人。

2017年5月24日15时50分许,一名老人在上党镇老街迷路,周边群众向上党派出所求助,接警民警迅速赶赴现场,与老人交流后发现其患有老年痴呆症,无法准确说出自己的身份信息及住处,遂将老人带至派出所。在进一步核实老人身份的同时,询问老人身上有无带随身物品,在老人掏出的随身物品中,民警发现老人的一串钥匙上有一张卡片,卡片上记载了两个联系电话。民警随即根据联系电话拨通对方电话,通过了解得知对方叫曾某(男,1966年2月5日出生,安徽六安人,现暂住于上党镇),老人姓王,87岁高龄,系其母亲。约20分钟后,曾某来到派出所接其母亲。当民警将其母交到曾某手中时,曾某表示万分感谢。

2017年8月28日下午,一名老人来到上党派出所求助,其称到丹徒新区浴室洗完澡后回家时迷路,自己顺着路就走到了上党派出所。民警在老人身上发现一张老人公交卡,得知老人姓蒋(男,1933年4月15日出生)。从老人口中知晓,老人子女均在外打工,家中现无人,自己独自生活,但不能准确提供住所地址。随即民警通过综合管理服务工作平台查询到蒋某的子女,但所留电话均已停止服务,再次通过平台查获蒋某的外孙徐某,并成功与其联系,告知蒋某情况。徐某称家中现无人,自己正在外出差,要两三天后才能返回镇江;针对这一情况,民警又询问蒋某现住所,得知老人现居住在润州区美林湾小区。在知晓老人住所后,成功将蒋某送回家中。

……

吴警官罗列帮助走失老人的事情,简洁明了,然而,在字里行间,我看到了他们辛勤的付出。派出所的民警就是留守老人的亲人,不,比亲人还亲!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正在这时,有个80岁高龄的老人走进派出所,拿到自己的户口簿时激动地说:“我是也合法的人了,我有户口了!”

原来老人姓施,在家看电视时,听到习近平总书记讲到无户口人员可以上户口,想着自己30多年了,一直没有户口,医疗、养老保险什么的就跟自己不相干,看个病都要自己花钱,自己又没有生活来源,靠儿子过生活,于是就嚷嚷着让儿子带他到派出所给他上户口。

在户籍窗口,民警详细地向老人询问具体情况。大概是年代久远,老人凭着模糊的记忆,断断续续地讲述了自己不堪回首的经历:他是1937年6月24日出生的,原籍为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原为塔山区)白衙弄51号。18岁时当兵,五年后退役到青海省都兰县大车站邮电局工作,因一时贪图便宜,盗窃他人财物被青海省格尔木法院判刑,送至格尔木河东农场执行。之后留场工作十余年,后又转至诺木红农场——青海省第六劳改局三大队。期间于1966年经人介绍,与上党镇山头上12号的朱某结婚,当时未办理结婚登记,1977年4月10日生养一子, 1981年8月11日生养一女。1985年离开诺木红农场后到上党镇山头上12号与朱某生活居住至今,自己也一直未与诺木红农场联系过,不知道自己的户口在哪里。

因不能确认施大爷的具体户籍地址,民警只能根据其描述,先后向青海省司法厅、格尔木法院、诺木红农场等单位发去调查函,要求确认其真实身份。功夫不负有心人,数月后青海诺木红农场终于有了回音,确认了施大爷的身份。民警在调查核实的基础上,按照要求将相关材料整理好,层报上级公安机关审批,终于解决了老人的黑户口问题。

施大爷前脚走,一位大妈后脚就进来了。

“我要报警!”这时有一位大妈走了进来。她是来报警的,她的女儿失踪了!

“不要着急,女儿多大了?什么时候失踪的?”吴警官热情招呼她,倒了一杯水,让她坐下来慢慢说。

“女儿30多岁了,七天了,一直没有打通电话,失踪了!”

“您的女儿住在哪里?”

“我的女儿住在镇江江滨新村。”

吴警官了解大妈女儿的详细住址后,与其所属的派出所联系上了,很快有了回话。

“您放心,女儿没有失踪,出差了,只是手机出了一点问题。”

“噢,没有失踪啊,吓死我了!”这时,大妈的手机响了,是女儿的电话。

“妈,干什么啊?烦不烦啊?才几天没有通电话,就失踪了?”

“不好意思,添麻烦了,谢谢!谢谢!”大妈边打招呼,边离开了派出所。

派出所的民警一天中要遇到无数起大大小小的报警,求助,他们始终以平和的心态、负责的态度、热情的服务,处置好每一起警情。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书写着110的平凡和不平凡。

我抬头看见上党派出所服务窗口上方有这样一句标语,鲜红醒目:“视群众为父母,以服务为天职。”

这是他们为民服务的口号,是他们的承诺,更是他们的警魂!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