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因为信仰(八)

来源:网投 作者:李万军

血泪祭春秋

    杨柳的手背总在梦里轻柔

令人牵肠挂肚一晃几春秋

盛唐的诗大宋的词

总难引我进入你的双眸

远古的春风还在关外悠游

让今人自怨自

难消几许愁

秦时明月汉时雄关

总是让我梦里几度回首

羌笛连声起

豪歌放声吼

你的风采依旧伫立城头

……

“爸、妈,儿子不孝,不但没有给二老养老送终,反害得你们伤心离世,但儿子没有给你们丢脸,也没给党和国家添乱。你们给了我生命、亲友给了了温暖、党给了我思想、苦难给了我信仰,今天,我没有给你们带来鲜花,也没有给你们带来锦旗,我只带来了这份判决书,这就送给你们。儿子早对你们说过,这一辈子只会做好事,不可能做坏事。原谅儿子不孝,愿你们安息吧!”

2012年2月17日,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王新法正式从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取回了1月11日敲定的无罪判决书后。带上妻女、四弟、五弟等一大家十余人,驱车回到河北灵寿县同村的一处坟地,来专门告慰父亲大人早逝的亡灵。1988年的7月7日王新法被监视居住起迄今王新法因涉嫌这起所谓的“敲诈勒索”案件,蒙冤了23年7个月零10天,终于得到了这个迟来的公正,才得已痛痛快快地在双亲大人的坟头长跪不起,才得已将他唯一喜欢的歌手陈星演唱的这首歌带到双亲的坟头,当作哀乐反复播放。

 

                           反扒英雄

此时此刻,王新法自转业进入石家庄市公安局以来,忘我工作、甘洒热血的场景又像影视一样,一幕幕的呈现在眼前:

 

“医生!麻烦你动作轻点,这小伙子还没结婚哩!要是眼睛留疤了,找不到媳妇,说不准会来找你的!”

王新法所称的这个小伙子,就是他的亲五弟王书生,他刚说完,正在帮他五弟缝针的医生,蛮不耐烦的将王新法的交代给顶了回去:

“轻点、重点,不用你教,这是我的专业,至于眼睛皮留不留疤,这可说不准,我无法向你保证。现在这社会乱得狠,一点小事,动不动就打起架了,真是吃饱了撑的!”

“你可不能这么说,医生!他们可是见义勇为的两兄弟,当哥的是便衣警察,刚才在我车上亲眼看到他们抓捕小偷,当弟的出手相帮,见义勇为,他们是因为寡不敌众、为民除害才受的伤啊!”

刚才把王新法兄弟俩送来河北省第四人民医院的这位师傅,听了医生的话,忍不住出口相帮,向这位看上去不太招人待见的医生道出了原委。

“原来是反扒英雄啊!对不起,失敬了,如今这社会,就缺少像你们哥俩这样的英雄,否则,那些坏人哪会如此嚣张。放心,待会儿,我会给你上最好的进口药!”

不管这医生是出于真心还是假意,至少,在别人的提醒后,他这个弯转得还算及时。要不,王新法的心里会更难受。

这是1985年的一个夏日,发生在石家庄5路线上一辆公共汽车里的惊心一幕,也是王新法在抓捕扒手斗争史上遭遇最大的一次失败。

这天,王新法一早便叫上他五弟,想去商场买一台洗衣机。谁曾想到,当他哥俩刚找定座位未来得及落座,就听到公汽中间有一位中年女人在高声呼喊:“我的钱包丢了,就是他!”说完一手指着他旁边一位牛高马大的男子。

王新法听到呼喊声,毫不犹豫地冲了过去,左手抓住这男子捂住左口袋的手腕,右手则抓住了这男子的脖领,正想就地人赃俱获时,从车厢后方突然窜出的四个男子,一下子冲向了王新法,二话不说就是一阵拳脚。

此时,紧跟这四名男子而来的五弟王书生,来不及多想,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能死死缠住其中一位,也是一通拳来脚往。

公共汽车司机眼见这阵势,不敢懈怠,于是赶紧将车靠边停下,不得不将车门打开,此时,车上的乘客和刚才那位声称失窃的女子见势不妙,都纷纷下车跑了。车上一时就只剩下王新法兄弟俩对阵这五个不肯就范的歹徒。

混战中,王新法以一对四,王书生以一对一。由于双方势力悬殊太大,加之五弟王书生从未有过“打斗”经验和“拳击”训练,只好死死地缠住那名歹徒不放,结果双双像驴打滚一样滚下车门。王新法眼见五弟受难,不敢恋战,刚想抽身下车,孰料竟被这几名穷凶极恶的歹徒狠狠地摔倒在公路上。这可不是平常的一摔,要换成是没有经过像王新法一样经历过搏击训练的老手,早就脑袋开花了,但即便如此,防备不足的王新法不幸后脑着地,顿时被撞得眼冒金星,差点昏死过去。

一阵头昏脑胀后,王新法即恢复了知觉,用手摸了下后脑勺,感觉没有出血,知道并无大碍,便一骨碌爬了起来,看到了坐在离他两三米开外、满脸是血的五弟,不知该说啥才好。此时,手里拿着一柄汽车摇把的公汽司机凑了过来。对王新法说道:“你们伤势不轻,快上车吧,我送你们去医院。刚才那几个家伙,若敢再对你们下狠手,我就准备跟他们拼命了,我已经报警了。”

“谢谢帮助!”王新法答完,来不及等同事赶到,便搀扶起五弟上车,并随这个良心还算不错的公汽司机,来到河北省第四人民医院门诊部就医了,一如前述。结果,王新法的后脑壳硬强得狠,医生说只是有点轻微脑震荡,休息几天不碍事。但王新法的五弟却没有这么幸运,眼皮子被这几个歹徒打得缝了八针。

这还了得,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行窃不算,还结伙成群攻击优秀反扒民警,更有甚者,还打伤了见义勇为的银行干部。当天,石家庄市公安局便展开了地毯式排查。排来查去,你猜怎么着,原来这几个歹徒,竟然是从河北省高阳县看守所“猫”出来“探家”的几个前科男。当年王新法和王书生随同两名同事赶到该看守所辨认时,一眼便认出了他们。

1987年的一个秋天,一大早,王新法便开着一辆公安边三轮,载着三岁半的女儿王婷,拟带她到动物园看猴子。当车行至中山路西路,眼看就快到达动物园了。此时王新法却突然将车靠边熄火了。

“爸爸,动物园到了吗?这路上有猴子呀?”难得扎一回羊角辫的女儿王婷,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天真地问起了王新法。

“宝贝!还没到动物园,爸爸先到后面那辆停站的大车上,抓一只人猴子给你看看好吗!”王新法认真地回答着女儿的疑问说。

“不好!我不想看人猴子,你说好了要去动物园看真猴子的。”小王婷开始向王新法提出了少有的抗议。

“小家伙,别闹,给我乖乖地呆在车上别动,我一会儿便回来了。”王新法一下翻脸不认人了,竟向当年对待他的兵们一样、向小王婷下达了禁止命令,一下弄得小王婷撅着嘴巴差点哭起来。但此时的王新法心里明白,要再跟随这个小家伙理论几下,就有可能贻误眼前的战机。于是,他只好狠心的一扭头,便朝身后站台边那辆正在吵吵嚷嚷的车边跑去。确实没等一会儿,他就回来了,只是旁边多出一个戴着手铐的“大猴子”。

很快,王新法便将女儿抱坐在自己胸前,而将那个女儿原先坐的大边斗,让给了戴手铐的“大猴子”,再次惹得小王婷布满了一脸的阴云。不等这小家伙脾气发作,王新法一脚油门,就“突-突-突”的将这“大猴子”往就近的派出所送去了。

原来,刚才王新法开着这边三轮,载着小王婷,行将超越这辆行驶中的1路公共汽车时,隐约听到了两三声“小偷-小偷-抓小偷呀!”的呼喊。当王新法听到这样的呼喊时,就如同一个老辣的猎手闻到了猎物的气息,哪肯轻易放过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哩!像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因为一点儿女私情而放过抓获这样的现行呢?如此,他不得不作出了让宝贝女儿生气、让这全车人喝彩的选择。

像这样的反扒故事,在王新法身上还找得出几箩筐。成功的是多数,失败的也不少。遗憾地是,王新法曾经几次出生入死的故事,因石家庄市公安局婉拒采访,已无法还原、没有奉献给读者了。比如,十个手指八个伤残的故事,鼻梁骨两次被打折的故事,左眼泪腺断裂、右眼缝合多次的经历等等。

    维权之路漫漫。

又经过了好大一番折腾,一个月后,石家庄市直工委批复恢复了王新法同志的党籍。拿到恢复党籍的批复,王新法回到家躺在妻子怀里大哭了一场,他说:“党组织终归没有抛弃我,我真正恢复自由了,但革命尚未成功,还有很多的事我要去做哩!”

拿到批复的第二天,他就来到石家庄市公安局补交了党费。同年9月25日,石家庄市人事局批复恢复王新法的公职,并补发了64万元工资。

无罪了,平反了,申冤了,接下来,按说王新法该好好休息了,该颐养天年了。可他却像一台永动机,一旦发动,就停不下来了。从他2013年写给中央纪委驻河北省巡视组组长王京山书记的第三封信里,我们或许能够找到王新法的下一段感天动地的人生旅程。

 

                           不忘初心

金山书记:

您好

这是我给您发的第三封信。从邮政快递反馈的信息得知:我于7月28日给您发的第一封信是您7月30日签收;8月5日给您发的第二封信是聂杰维8月8日签收。虽然我不知道您是否看到了我给您发的求助信,但今天我这封信要向您报告的是:8月20日下午,石家庄市公安局政治部王新民主任、王峰付主任、人事处张青山处长、张敏处长一同约我谈话,并告知我市局党委已决定从2010年初开始按照主任科员给我落实待遇。基本满足了我及家人的要求。

20多年来,和给您写信反映情况一样,我和家人始终的是一条绝不给党和政府造任何一点负面影响的诉求之路。应该承认,24年的冤屈之路走的的确不易,给我及家人留下了抹不去的遗憾。但可以欣慰的告诉书记的是:我及家人,特别是子女,没有因为这么多年的冤屈而扭曲了对党、对社会的信念!在2012年初我被平反之际,我及家人和我的战友们由此萌发了尽己之能圆一个与民共富梦的想法。

现在已选定武陵山国家连片贫困区、湖南省石门县南北镇薛家村和安家村两个土家族小山村做为我们施展的平台。目前已查勘了两次,计划9月底左右进行最后一次考察。

金山书记:待我们圆梦小有成果时,如果还有条件联系到您的话,我还会给您写信报告。

我及家人和战友们谢谢金山书记。

军礼!

王新法

2013年8月24日

 

正是如信所说,王新法早于2012年,就和他的几名老战友去贵州、云南、四川和湖南等地,考察过一些贫困山区村落。初衷很简单,不图名不图利,只图在有生之年能够与青山绿水相伴,为民办点实事,解点难事,而不能像某些大城市的老年人那样,晒着太阳坐等终老。此后,王新法和他的几个老战友,多次听了曾德美和她的丈夫转业军人庹万春的推荐,他们说到了自己故乡石门县南北镇薛家村,不仅山好水好人更好,而且还是个革命老区,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初,还曾经发生过68位红军跳崖壮烈牺牲的故事……

王新法由此深深震憾,此后,王新法或妻子孙景华随曾德美曾两度考察过薛家村,并作出了就此安营扎寨的决定。于是便有了上述给金山书记来信中提到的扶贫愿望。

诚如王新法在狱中书所说:“如果当初我入党是一种信仰的话,那么,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找到比共产党更值得信仰的信仰。”

由此可见,王新法始终相信有党的正确领导,相信只要还在共产党的天空下,总会有阳光灿烂的日子。他蒙冤24年,没有一蹶不振,没有变得世故,也没有“破罐子破摔”,而是采取了一种十分积极的人生态度,在监狱时如此,出来后也是如此,宣判无罪后更是如此,这从他写给金山书记的这封里看得更清楚。

在王新法的前半生,他遭受了屈辱,但始终不忘初心;他亏待了家人,却善待了社会;他流干了血泪,却赢得了人生的春秋。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