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赛音查嘎达(二十二)

来源:网投 作者:贺美兰

回一趟妈妈的家。

从上次陪拍电影的导演找场地回来过,近三个月的时间,宝音再没有时间“来”了。

周恩立来了,他亲自驾驶特警越野车,我们一同前往。

通往妈妈家的道路是沙石路。当地政府正在扩建修路,推动旅游经济的发展。但是对于从没有自行驾进入过戈壁草原的周恩立来讲,沙石路是对他驾驶技术的极大考验,现在他不得不接受这样的挑战。

因为,抽出一个宝音已是对派出所警力的减少,再抽一个人来当司机绝不可能。

道路比起前些天下牧区的路明显好走,而且越野车的四个轮子总比摩托车的两个轮子稳当。这回宝音终于可以坐在车上歇息一会儿了,可周恩立却绷紧了神经。

为了选树英雄,巴彦淖尔市作了大量艰苦细致且卓有成效的工作,周恩立更是参与了每一步的工作。虽然已在公安政工部门工作多年,但英雄的感召力,唤醒他曾经作为一名刑警的胆魄与豪情。

这是真心意义上的戈壁草原。地势平展,大大小小的沙包分布其中,每个沙包上都长满拧条、沙柳等牧草,看上去犹如的仙人掌上布满了小绒球。这里再往西行百十公里,就是内蒙古最西部的盟市阿拉善盟了,怪不得地貌如此相似。

乌拉特山脉远去了背影,连绵起伏的金色沙山占据着草原的边际,在蓝天映衬下,沙脊线条明朗,油画般美丽。

越野车冲上一个高坡后,道路的北面约千米处是一座雄宏的佛教庙宇,叫善岱庙,有着大几百年的历史,上个世纪中被毁坏,现在修葺一新。路南百米处则是一座敖包,五色风幡在长风中猎猎舞动。

宝音小时候住在沙窝子里的家离此地还有百十公里,而现在妈妈已经不在那里居住了,去年她搬出来,到宝音后弟弟的家住着。

周恩立经过两小时的车技考验,把我们带到一处白墙蓝顶的房子面前。房屋的周围再没有第二户人家,门前有一处马厩,三匹马正在蓝天白云下悠闲自得地吃草料。

宝音后弟弟的家了到了。终于见到他的“后”弟弟了,才知道他的名字叫吉亚,小伙子年轻高大帅气,和妈妈、媳妇儿、两岁的女儿招呼着我们的到来。

这是一处传统式的房屋,当然和宝音小时候住得蒙古包有了很大的区别,它有两个房间。外间一盘大炕,炕正中央的墙壁上挂着习大大与彭麻麻的照片,炕对面是沙发和茶桌,桌子上摆满了酸奶、果条、奶皮子、酪蛋子、白糖、茶水等食物。

外屋斜对面是厨房,土炉土灶,拧条的柴木烧的通红通红的,铁锅里的羊肉正在翻腾。妈妈用最古老的办法烹制手扒肉,欢迎儿子“回”家,也欢迎着我们的到来。

刚刚坐定,吉亚两岁的小女儿就从桌子上拿各种食物,给每一位大人分食,这个动作像极了在宝音达赖家的情景。在牧区,这些孩子很少看见外人,但看起来好像也不怕生人,

孩子才两岁,小手几乎抓不住东西,但还是很努力去做,那小可爱的样子让人顿生怜惜之心。这种行为在城市的家庭很少见到,不知是谁教会了他们?

一级英模从进屋子和家人用蒙语打过招呼后,一头扎进厨房去做饭。估计为了招待我和周恩立,他要拌凉菜。

在牧区,蒙古人过去根本没有菜,他们也没有吃菜的习惯,只是这此年社会经济发展了,菜也能运进牧区,加之人们的流动,饮食习惯才有所改变。所以,除了宝音,家里人大概没人会做菜,在内蒙古纯粹的牧区,人家是只吃肉不吃“草”的。

妈妈不会讲汉话,也根本听不懂汉语。

几句打招呼的话还是吉亚翻译的,吉亚汉话说得好,宝音说家里几个兄弟就数他口才不行。

那么,怎么样才能与妈妈沟通呢?我把一路拍摄到的与宝音下牧区的照片给她看。看到宝音的照片,我说:“您儿子,宝音”。

妈妈也笑着跟我说同样的话:“您儿子,宝音”。

看到有我的画面,我用手指自己说:“我”,妈妈也说:“我”。

简直是笑死人了,同是内蒙古人沟通起来就是这个样子!

此时,吉亚弟弟两口子也到厨房帮忙做饭,我和周恩立两个汉人,和妈妈一个蒙人,谁也不用和谁说话了。有时,我和周恩立说句汉语,妈妈自己说蒙语,只有笑容是此时最后的沟通。

算了,算了,不如直接给妈妈放点宝音的视频。我正想把宝音在山里骑行的视频放给妈妈看,周恩立一个劲给我使眼色,大概他怕妈妈看到儿了左一跤右一跤跌倒心疼吧。

我想,妈妈过去在草原上,养活宝音他们兄弟姐妹八个孩子,在这与命运抗争的日子里,她像个男人一样,常年骑马放牧,骑骆驼驮水,要与自然、野兽作斗争,要与贫穷疾病作斗争,要与饥饿困苦作斗争,她也会遇到风霜雨雪,她也会遇到从马或骆驼上摔下来,难道会怕这个?

果然,当妈妈看到宝音摔跤的样子时,她大笑起来,连着说蒙话,小侄女儿也被吸引过来了,奶奶抱着她看,这回奶奶有了说话的人,对着小孙女儿说话。我和周恩立两人低声示意对方,傻了吧?

正在我和周恩立尴尬之际,宝音和弟弟两口子从厨房出来参与入其中。

宝音说妈妈最远去过临河,也就是巴彦淖尔市政府所在地。妈妈指着照片上的一些地方说,她年轻时来过,现在再也没来过。

妈妈不年轻了,如今已是七十四岁的老人,家虽然有了挡风的墙,但整个屋子也很简单,外屋的地上还放了一张单人床,破烂得连油漆都脱落了。

她上身着一件化纤面料的简式蓝色蒙古袍,下装好像是宝音的旧警裤,脚上的黑色皮靴也很破旧,鞋头子上的皮子已露出了白茬子,而炕上放着一件毛衣旧得已看不出样子。

听说妈妈他们有近万亩草场,但是由于缺水并没有规划起来。去年,他们动用了不少钱打井,但是今年天旱没出来水,现在吃水要骑摩托车到五公里之外去拉水。 弟弟说他们今年还准备再打口井,正在寻找有水的地方呢。

此时,我想起了“大喇嘛”吉格米德,就对宝音说,怎么不请他老人家来呢,人家跟前苏联专家学过有技术怎么也比自己找强吧。

宝音说老人年数大了,不意思去麻烦。

大家说着,肉煮好了,我们开始吃饭。妈妈拿了一块羊铲板子肉,开始用刀分成小块给每个人递过来。

此时的宝音已经完全进入蒙语语境,他把妈妈分肉的行为解释为“大的人就要给分开,这块肉好吃”的意思。

我想,他说的“大的人”统称为年长德高的人吧。

我们虔诚的接受了“大的人”妈妈的祝福,也忽然明白了在草原上,不仅是宝音达赖的女儿,也不管是吉亚的小女儿,不管是多么小的孩子,他们都具备与人分享品质,是源于“大的人”早期的教育。

其实,他们分享的不仅仅是食物。桑布大叔除了支助过宝音兄弟上学的费用,也分享过他家所有的书籍。

在一边搂发菜,一边放牧的日子里,宝音的身上都会背着一本从桑布大叔家借来的书,看到入胜处便忘记了放羊;有时候天气恶劣出不了门,他也会到桑布大叔家去阅读,蒙文版本的《毛泽东选集》就是在他家读到的。

桑布大叔说,书读得多了,就懂得很多的道理,即使在草原上,也能知道外面的事情了。2012年,桑布走到了人生的尽头,临行前,他把自己一生积攒的一百六十本书全部留给宝音。这些书现在还放在他在潮格温都尔镇的家里,正陪伴那个以前来此地修水利的孤寡老人朝鲁门。   

这些分享还包括吉格米德帮人找水、色登大哥送宝音上学、宝音父亲帮人盖房子、宝音帮助所有与他相遇需要帮助的人等等。

分享就像一粒种子,种在草原的每一寸土地里,涵盖了人们所有的物质与精神层面;也像是一一盏盏温暖明亮的灯,照耀着他们前行的路。

妈妈正在为这种分享而开心,津津乐道地讲话。

宝音说妈妈可想和你们讲话呢,就是听不懂。我们也想说,我们也可想和妈妈说话呢,就是也听不懂。我们就这样在听不懂语言的情境中,用心感知他们母子的情感。

在草原上,孩子都是在与风沙与牛羊,与自然,与命运的摔打中长大的,一个好的骑手哪个不是有着从马身上摔下来的经历,受伤也是平常的,在这样的摔打锤炼中,炼就了他们的忍“耐”力。也在各种分享中,培养了他们关心他人,帮助他人的品格。

吃完饭,妈妈出门翻身上了马,把我和周恩立给惊呆了,这在城市里,七十好几的老太太可能上公交车都困难,而妈妈却说不能让马老停住,必须给马出点汗,他和弟弟骑上马要去训马,让我们喝茶休息。

一级英模明显受到了感染,也翻身跃上另一匹马。

说实话,他们本身就是马背民族,宝音念中专时学习的又是蒙授畜牧专业,且是三年拿全额奖学金的优等生,毕业后又在农牧局工作过。以他对待工作的刻苦钻研劲,加之用当地话讲的能“受”精神,他肯定能规划好草牧场,也能实现姥姥当年让他当家里顶梁柱的理想。

然而,人家自从穿上警服,就再也不可能思量规划草牧场的事了。因为有更大的蓝图需要他去规划,这张蓝图就是让草原平安吉祥。

为了这个梦想,宝音第一件事情就是解决语言问题。因为在这个地区,不会讲民族语言,不懂民族政策,不知道民族生活,是没办法开展工作的。

记得有一天,我从派出所出来,碰见一对夫妻卖华莱士瓜,就想买两个吃。女人一见我用正宗的巴盟汉化和我讲价,男人也讲汉话。

看二位的相貌不像蒙古人,就问:你们是汉族吧?两人笑着说是呢。可是在他们交流时,却用蒙语交流。

我说,你们夫妻不用汉话交流?男人说,我们生在这个地方,在这儿不会蒙话也困难,不会汉话也困难,都会。

宝音为了学习汉语,差一点儿就把汉字字典全部翻成蒙文,每天晚上学习在夜里两三点。也就是从他当警察那年起,他的读书笔记和工作笔记,文字由竖体字变成横体字了。那些像拧条搭建起来的方块汉字,凝结了他多少心血和汗水。这样他才由一个和妈妈一样一句汉语都不会的人,变成了蒙汉兼通。

半个小时候后,他们母子仨人溜马回来。宝音说得赶快回派出所,周恩立为他们拍下了一张全家福,我们起身告别。

因为,宝音接到警情,汽车撞人案发生了情况,被撞的人其力木格死了。案子的性质发生了变化,刑警队要求派出所配合补充材料。

回来的路上,宝音说本来公安部组织英模去海南休养,有他的名字,但因为工作忙没走成。再说妈妈腿不好,也走不了路。

我说妈妈年岁大了,怎么也得腾点儿时间陪她看看外地,哪怕南方远去不了,去趟北京也行。再说现在都啥年代了,看风景都有电瓶车呢也不用走路,不然,你会后悔的。

周恩立也在帮忙说合,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宝音被说的眼泪汪汪的,但还是含着泪笑不作声。

真希望他们母子能够有这样的机会。让妈妈也走出草原,走出巴彦淖尔,走出内蒙古,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特别是去看一看她一生都向往的北京天安门。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