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赛音查嘎达(二十)

来源:网投 作者:贺美兰

嫁给宝音怎么样?

在宝音以党代表的身份到自治区首府呼和浩特参加会议走掉后,我来到了乌拉特后旗旗政府所在地巴音宝力格,也就是东升庙他的家。

晚上快九点钟,我爬上五楼敲开他家的门,斯琴格日乐笑着招呼我。

十二岁女儿傲嫩、三岁的儿子呼德以为爸爸回来了,兴冲冲地跑过来。呼德一看没有爸爸开始哭闹起来,坐在沙发上的姥姥过来赶紧抱起他。可是孩子根本不听姥姥的哄劝,一个劲得哼哼,含糊着蒙语。

这孩子乍一看还以为是俄罗斯人呢。窄窄且轮廓分明的脸庞,金色的头发,雪白的皮肤,深深的眼窝,大大的眼睛。活脱脱一个洋娃娃。

傲嫩比三年前我们见面时长高了不少,一头金发也变成了浅栗子色,只有雪白的皮肤证明自己土尔扈特蒙古血脉。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黏人的小姑娘了,变得有点羞涩。

孩子们的姥姥衣着朴素齐整,年纪在六十开外。斯琴格日乐说,她一个人忙得不行,就让妈妈过来帮忙照顾孩子。

帮忙,怎么帮?莫非像宝音小时候他姥姥帮他们一样的故事又重演了?斯琴格日乐没时间看我出的心思,她正被儿子纠缠住。

呼德见爸爸没来,开始指使妈妈,把家里大大小小的玩具车辆搬弄出来,他尤其是看中了一辆体积较大的警车,估计这是宝音的杰作,陪伴不了儿子,拿玩具车当人情呢。

遥控器一按,呼德的哼哭声音止住了。他的警车开始以出警的速度横冲直撞,在场的人必须把目光和话语放在这《赛车总动员》上,不然他会故意让车撞你,以引起你的目光和重视。妈妈的努力也失败了,孩子思念父亲的情绪已经到了底儿,不是语言和哄劝能办得到的。

而傲嫩明显是长大了,安静地坐着,有些忧郁。

听斯琴格日乐说,他们之所以选择又生了儿子,原因是宝音常年不在女儿身边,女儿很孤单,随着长大性格也远不如小时候开朗。

傲嫩本来是住校的,这样可减轻孩子来回上学的辛苦,减少妈妈接送的压力,增加她和同学相处的时间利于她的情绪。

但是,春天发生的一件事结束了她的住校生活。一天早晨,傲嫩起床较早,发现同室的同学其其格还没醒来,眼看时间到了,她着急得喊她起床上学,其其格睡得正香没醒,傲嫩见没叫醒,用手轻轻拽了下,没想到其其格   醒后上手就抓了她的脸,当时血就渗出来了。

这次意外孩子伤得不轻,后来学校叫来家长。斯琴格日乐记得两家家长刚到老师办公室,傲嫩就哭得不行,和老师说其其格不是故意的,坚决不让老师和家长惩罚她。

“好像人家倒是对了,她倒是错了。”斯琴格日乐说。但是,也是从那天起,孩子以在家上药方便再也没回到学校住宿。

一头金发,大大的眼睛,白白的皮肤,拽着我的手叫大姨,喜欢叽叽喳喳讲话,一笑两小酒窝的招人怜惜的小姑娘,是三年前我看到了傲嫩。

而眼前的孩子随着年龄的长大,像是失去了天真无邪而变得忧虑起来。

这次与宝音聊到女儿傲嫩,宝音的眼神也忧郁起来,他说他常年不在家,女儿和他有意见,不亲了,有时候他回去也不搭理。

能有这么严重?以前的采访中,听斯琴格日乐说,女儿最亲爸爸,每次爸爸回家都特别高兴,每次爸爸离开家时,女儿都要把他的东西藏起来不让走。怎么这么快就不亲了呢?

呼德小朋友已经紧紧得控制住妈妈和姥姥的目光,恼恼得不再理会我们了。

我把给傲嫩带来的礼物送给她,打开手机把我所拍摄到爸爸的照片视频给她看,调和她与爸爸因为缺少沟通而产生的误解。

这些照片可以说是爸爸工作的真实写照,有在办公室为群众办事的,有审讯工作的,有下牧区的,方方面面人与事,勾勒出一级英模父亲的样子。

不知道一级英模回到家是个什么样子,是像他说得一倒头就睡着了呢,还是像妻子说得你这边抱怨着,那边人家该干活继续干活你说你的反正不说话呢,还是一听到电话,“拿上褡裢带跑得呢”?

更不知道他与一双儿女是怎样的相处。在他接送别人孩子时,在他给人家孩子当“亲妈”当“干爹”时,他那一双儿女是否也有独自滞留在幼儿园和学校的经历,也不知道女儿受伤后是否见到了父亲,父亲是否在母子们需要关爱时成为他们的坚强臂膀?

不然,怎么女儿会不亲他呢?

随着照片和视频的点击,傲嫩的脸上现出惊讶的表情来,她问这问那,又恢复了从前可爱的小模样。

刚见到宝音时,他的胳膊被太阳灼伤,正在大面积的爆皮,我拍摄了一组特写镜头。

“这是怎了?”女孩儿眼睛睁得大大的,惊奇地问我。

“下牧区晒烂了”。我用当地方言回答她。

当她看到父亲在山里骑着摩托车摔来摔去的视频时,女孩子再也掩饰不住自己,她的眼泪流了下来。

“哎呀,还哭上了?”妈妈的一句话彻底撞开了孩子最后的心理抵抗。

傲嫩双手捂脸泣不成声。

这样子怎能说不亲爸爸呢?

哭吧,哭吧。但愿随着眼泪的流淌,她所有的小心思都被化解掉,懂得父亲对她的爱也是一直没有变。

只不过,爸爸有点儿忙,有点儿累,找他的人有点儿多,有点儿对她没顾上。

呼德玩累了,没看见爸爸的心情从《赛车总动员》上又浮现出来,哼哼唧唧又哭上了。姥姥也哄不住。

我想抱抱他,他很抵抗,还有点儿恼。估计他能听懂大人在说谁,尤其是见到与爸爸相关的人却看不见爸爸的踪影时,更加重他的恶劣情绪。

“这孩子磨人得不行”斯琴格日勒的蒙语译成汉语和宝音的语法一样,只是她很流利。

考虑时间也不早了,孩子、老人要休息,我起身告别,傲嫩开心了不少,又大姨大姨地叫着,还要我在她家住下,她那可爱活泼的小模样一如从前。

但对于斯琴格日乐而言,作为妻子,作为妈妈,她所面对的一切,绝不可能像傲嫩的小情绪一样轻松解决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