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赛音查嘎达(十九)

来源:网投 作者:贺美兰

才知道乌玲花为什么执意让丈夫送我们一程。

道路异常难走,经历的地形千奇百怪。

摩托车爬上一座沙石路的陡坡后,停在山口子上,放眼望去是一条叽哩拐弯的山石路夹在两山中间,向山下延伸。

“下去了不?”宝音问自己。

“下去了?!”我惊呀得张大嘴。

想一想在沙漠里那段骑虎难下的惊险情节,为了“长命”,我说啥也不能再冒险。

再说那段路还是沙漠路,而这段路是沙石路,石道坚硬加上流沙助滑,刚才上山都那么不容易,下山就是难上加难。

路上还听宝音说过,摩托车的刹车也有些故障。还敢骑着下?

宝音现在虽然有两辆摩托车,但怎奈它们常年与沙石、沙漠、拧条、席麻各种东西作斗争,出故障在所不辞。

以前的报道中说,宝音在牧区行走的十五个春秋,骑坏了六辆摩托车。我这一路走来,才知道现在的路是修好的路,那没修好的路是个什么样子?不要说十五年骑坏坏六辆摩托车,那也算是保养得好,不然十六辆也报废了。

我决定步行下山。

宝音就难了。不要说骑车往下走,就是推着也是件不轻松的事。

宝音首要的是控制住自身重加物重且刹车失灵的摩托车。只见车身东倒西歪往下滑,他的身体也东倒西歪想控制住它。眼看摩托车就要摔倒砸住人了,他居然像只灵巧的燕子从另一侧跃起来没倒地。

但扶起摩托车却是个力气活,我们俩死拽硬撑好不容易扶起来,宝音抓好车把,推着车没走多远,车身歪了几歪又摔倒了。就这样摔倒扶起,循环往复。

看他那么单薄的身体,着实可怜。而且到现在我们还没有吃上一顿像样的饭,一路以酸奶充饥。酸奶对我而言是蛋白质和能量,对牧民而言是下火消食的饮品。想一想,宝音在牧区长大,从小到大以肉食为主,这种消食的饮品怎能给他提供热量?

想也没用,摩托车已经摔倒六七次了。

为了录下这段艰辛的经历,我没有再帮宝音。

想想他多少个春秋一个人在大山、草地、戈壁行走,无人相伴,每次摔倒,有谁能帮他扶起摩托车?

我也只能仔细自己的脚下不要被滑倒骨折,一边小心下山,一边用手机给他拍下四段视频,回去放在腾讯网上让大家来围观一下,看看什么是内蒙古的公安工作,内蒙古的警察是谁?

然而,这些经历对于宝音,对于和他一样的牧区警察而言却是家常便饭,习以为常。正是这些与风沙、酷暑、严寒、饥饿相伴的日夜,他们已经拥有了常人不具备的淡定与从容,甚至以苦为荣,以苦为乐。

宝音的裤子和泥土再次搅绊在一起,那双曾在前几家擦去灰土的警用皮鞋不但没了黑颜色,可怜的是鞋头子上的皮子被踢下去一大片儿,正在与“大喇嘛”吉格米德大叔的皮鞋比美。

千辛万苦,我们总算是下坡了。

真是天地造化,艰难险阻之后,奇迹出现。

眼前是一座沙山,山顶处,几堆拧条围住一座土崖,土崖上层小下层大,土层界限分明,就像是人工夯实出来的城堡,经历了岁月的风雨残破不堪成一座古城。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讲述遥远的故事。而周围几段矮小的土墙东倒西歪,与之遥相呼应,增强着历史纵深的视觉效果。

经过这一番死缠烂打有惊无险的下坡路后,我和宝音坐在温暖的沙子上休整。

大山里清凉的空气,沙子的温热,湛蓝的天空,多姿的白云,真是很美很美。

如果只是来一次观光,而不是经年累月经历春天的风沙、夏天的炎热、秋天的雷暴、冬天的酷寒,该有多好。

可惜,公安工作不是写诗。我们再次上路,艰险如故。

在以往的概念中,巴彦淖尔这片土地对我这个内蒙古人而言,不过是简单的黄河百害唯富一套。因为此地俗称之为后套,后套盛产小麦、西瓜、华莱士瓜、葵花籽。小麦筋度大,瓜果甘甜天下第一,葵花也很闻名。

记得有一年我从巴彦淖尔的另一个旗乌拉特中旗的甘其毛道口岸,出境到蒙古国南戈壁省,感觉蒙古国那边很荒凉,再返回中旗时,平展展的河套平原上作物茂盛,向日葵花朵成片盛开,真是“美丽的祖国是花园”。

这就是我对农区巴彦淖尔的概念,没想像到它的地貌是这样的广大和多样,天地神工,创造了这片热土。

这里是冒险家和背包客的好去处,也是艺术家放飞想象的天堂;但对于人民警察而言,也是值得付出艰辛来守护的神圣土地。

继续放飞想象,热爱一草一木,守好脚下的每一寸土地吧。

一块巨大的奇石横在眼前。五十米内看上去,它是山顶洞人巨大的头骨,眼窝深陷作沉思状,嘴巴张开正在问候一株柠条。更为奇特的是在它的头顶,一条模样清晰的石头蜥蜴正仰望天空。

绕过沙山,一户人家在山脚下出现了。

这家人叫刘后生,宝音说这个人可能受了。能受即勤劳,就是好人家的代言词。刘后生没在家,他们夫妇一定是精明能干的人,房屋整齐,院落干净。院门并没有上锁,宝音把搭裢里的东西,包括治安责任书放进院子后拴好门。

刘后生的院门前是块沙地,沙地上种着两颗小榆树,中间栽着十几株大葱,大葱结着绒球花朵般开放。为了防止羊群的啃食,大葱的四周用铁丝网牢牢围住,在铁丝网外围还插了红、黄、蓝三种旗帜,在山风中猎猎舞动。三只洁白的鸭子正在红旗下闲庭踱步。

这样的景致很感染我们,在铁丝网前面,红旗招展下,我为一级英模拍下了背景郁郁葱葱的照片,取名为“赛上江南”。

时下,巴彦淖尔市政府积极响应国家“五位一体”战略构想,正在打造“赛上江南”绿色生态建设,在内蒙古西部这样缺水地区,像江南一样的景致估计很难达到,但他们也想通过努力实现对于绿色生态的追求。

又行走了十大几公里,刘后生的弟弟刘曙光家到了,这就是传说中宝音要来吃饭的地方。

早晨七点从朝格温都尔镇出来,一直到现在已是下午五点多,我们全靠几碗酸奶抵抗饥饿。很好,终于走到吃饭的地方了!

其实按照宝音的周密安排是中午到刘曙光家吃饭,前天晚上就和刘曙光联系好了。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进山后,联通、移动、电信三大运营全部失效,我们没法和人家联系,人家也联系不到我们了。再者即使联系上,这样的道路我们也是一点点地推进,不会像飞鸟一样飞过来的。

刘曙光媳妇儿一大早就拌好了沙葱羊肉馅准备包包子,但一整天都因为找不到信号联系不上人,见我们终于到来,两口子热情地倒上茶返身进厨房蒸包子。

包子很美味,宝音吃得香甜。想一想,十个多小时的辛苦,他才吃上正宗的一餐饭,眼看着五个包子就下肚了。

刘曙光告诉我们今年的绒毛积压还没人来收购,看我们能帮忙找到销路不。

是啊,绒毛就是山里人的钱。在这大山里,作物都不能生长,粮食蔬菜等等生活物资,要靠绒毛、羊肉、草原红鸡等换取钱财来购买。绒毛销不出去,他们的生活就会陷入窘境。

正说着,刘曙光的妻外甥达赖来了,这是一位健壮的年轻人,看不出实际年龄,一打听才知道他二十三岁,在前面的山里住着呢。

刘曙光说再往前走又是翻山路,坡陡,两个人是肯定上不去,让达赖开着他家的212越野车送我。

想着两个人骑行确实不可能上了山,宝音也不好意思让我再攀爬减肥,就答应了他们的盛情。

果然,山势很陡,敞篷越野车行驶在上面,溅起的沙石打在车身上噼里啪啦乱响,颠簸也是特别厉害。

此时坐在副驾上的我却倍感幸福,毕竟四个轮子比两个轮子有劲稳当。回头望去,敞篷车丝毫不会遮挡视线,后面的宝音肯定在奋力骑行。

可我自从离开了宝音的摩托车后,就看不出他骑行是不是费劲儿,真是不亲自尝一尝就不知道梨子的滋味。

汽车终于上来了,停在山坡的平缓处,宝音骑着摩托车也赶上来了,向达赖握手致谢。

真是太感谢了,如果没有他们送行,这段比我早前攀爬的那段山路不知长上几倍。一天的体力透支,能否爬上来对我确实也是个考验。

难怪在牧区,他们的院门都不上锁,甚至家门也不上锁。在这样的艰苦环境中,过往这里的人不知道会遇到什么问题,但是只要能看见牧户家,有什么需要就可以推开院门,喝茶、吃东西、修整,碰到麻烦大家都会出手相助。因为没有守望相助,独自的力量是难以抵抗艰难的。

下山后,我们又去过两家牧户,不论是修车棚,还是屋檐下,宝音把宣传资料一一发放在他们手中,并了解近期的社情民意。

快要落山的太阳像一位老者丧失了生命的光芒,显示出万般的温柔与慈祥,天空呈现出澄明瓦蓝的透视感。

奇石又出现了。

巨大的石块上有一只椭圆形石眼,石眼中映着澄明的蓝天,白云的影子如轻纱一样舞动。站在山脚下仰望,在合适的光线下,分明就是一位巨人清晰着脸庞睁眼仰望蓝天。

当太阳回家后,漫天的星斗将笼盖天空,而这位巨人的眼却舍不得合上,它要和星星一样眨巴眼晴。

再往前行,换个角度,仰望天空的巨人却坐起来了,长眉长须以一位老者的模样,正在向远方眺望。而太阳正蒙着白云的面纱移动过来,把一块透明的圆冰糖送到他的嘴边。

摩托车再向前行,转过一座沙山,前面的景色美不胜收。有一座山峰酷似印在二十元人民币上的广西桂林阳朔奇峰,不同的是,南方生嘉木,山峰多树,远看是山,近则不见山峰独特的线条。而眼前这两座山峰,因为有湛蓝的天空映衬,周边又没有其它山峰相杂,又不生长树木,纯粹以山的姿态彰显阳刚之美,它们或尖锐或挺立且彻彻底底是山的样貌。

再往前走,我们与夜归的刘后生夫妇相遇。他们开着崭新的越野车,确实是山里头靠着能受富裕起来的人,他也是我为一级英模拍摄“赛上江南”照片的户主人。

宝音与他们热情问候,不忘记交待些工作的相关事项。

告别了刘后生,天完全暗下来了,大山里的寂静和黑暗完全笼罩了我们,只有车灯的光亮照见前行的路。

晚上九点左右,我们到达了此行了最后一位牧户黄二楞、黄金花夫妇家。

手扒肉、肉肠、奶茶、酸奶,是他们夫妇对我们的盛情招待。

在蒙汉双语中,我得知他们的儿子在边防派出所工作,好久没“来”了。

黄二楞身着迷彩训练服,腰挂望远镜,估计是他好久没“来”的儿子给装备的。他听我讲述道路难走时,说这是个好季节,这些年禁牧政策天气也变好了,你等冬天再来,那冷得手也伸不出来,再下点儿雪路滑得根本走不成。

他说他几次看见宝音骑着摩托车跌倒爬起,爬起跌倒。

“那是他身子轻,一般人早跌坏了!”黄二楞说他们这儿谁谁冬天跌倒腿都跌坏了。这里人说事情总是轻描淡写的,我估计他说的跌坏了就是腿骨折了。

五点多六七个包子下肚,现在宝音又吃上了。一边吃一边憨笑,好像不是说他自己。

吃吧,吃吧,这饥一顿饱一顿的,不得胃病才怪呢。难怪斯琴格日乐总给他备着蒙药治胃。

看来这里的牧民不但时间没个准点儿,忙起来吃饭也没个准饭点儿,宝音出发时安排的在刘曙光家吃饭也不是个准点儿,是赶上就吃上点没有就不吃,有什么吃什么,早养成习惯了。

从黄家出来,明亮的星星已点缀在夜空。

宝音说山里还有人家,但要去就得住下,不去就往回返。

住下?往回返?

妈呀,现在天已经黑了,住下刚才为什么不住在黄二愣家?往回返还要重复来时的路?还重走沙漠、戈壁、高山、沙河槽?而且白天都那么难走,这天都黑成这样了,怎么走?

“不走那条路了。”宝音的话打断我的顾虑。

真真地吓了我一大跳。好在在草原上,地上本没有路,只要有人敢走它就是路。我是前程未卜又充满期待。

没想到,我们一大早从潮格温都尔出来再往回走,是绕了一大圈儿,十几公里之后的黑暗与颠簸,朝格温都尔镇的一小片灯光点亮在黑暗中。此时在我的眼里,它比大上海的灯光还明亮。

但是,请不要激动,望见离到达还是有很大距离的。

你听说过草原上传说的跑死马的事儿没?就是你看见一座山,可马跑死了,山还是你看见的,而不是到达的。

脚下依然是沙石路,两旁的乌拉特山脉早已隐去,雷暴不时划亮天际,黑山突然清晰闪现,那种震撼心灵的美万分恐怖。

宝音不知遇过多少比这更恐怖的事,二十年来,不仅是他,其他牧区民警都有走夜路的经历。过去天气不好,装备又差,摩托车还是自己买的二手车,经常烂掉住在牧民家回不来是常事。

“现在的车都是六七千块钱的好车,公家又给加上油,路也好走了,条件真是好多了。”宝音高兴得和孩子一样。

好吧,既然条件这么好了,国家的未来又充满光明和希望,就按他工作日记扉页上的话来勉励:“带头撸起袖子加油干!”

夜里十一点,柏油马路丝绸一样在我们眼前展开,白马的雕塑出现了,朝格温都尔镇漫天星斗,把天都盖住了。

来时的路在星空下悄然睡去。而那些为我们杀鸡、宰羊拌酸奶,沏茶、修车加送行的牧人也安然入睡了吧?

他们的心犹如星空明净,犹如草地广阔。感谢他们对于人民警察的深情厚谊,祝福他们好人好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