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赛音查嘎达(十五)

来源:网投 作者:贺美兰

总算平安无事驶出了怪石林,车子在一牧户家停下来,宝音的公安工作继续进行。

这位牧户叫额尔登毕力格,号称“三喇嘛”。按照宝音的说法,叫喇嘛的都有手艺,估计“三喇嘛”也如此。“三喇嘛”外出不在,给他放羊的羊倌儿牛先有,外号“牛牛”接待了我们,事实上,宝音此行就是找他的而不是“三喇嘛”。

牛牛是山东人,五十八岁。四十几年前从山东讨吃要饭来到当地,给一户蒙古人家当了上门女婿,生育一子,前些年蒙族媳妇儿病故,才有了接下来的故事。

眼前给我们拿出了一个油饼和两瓶饮料的高个年轻女人,就是故事的女主角。

好在牛牛是山东人,女人自称是甘肃呼和浩特人,两人都讲汉语,所以听起来能搞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女人说话完全不符合逻辑。她说她是小时候让亲妈领来内蒙古扔了,长大也搞不清自己甘肃武威的家在哪里。她自称叫侯小平,第一任丈夫生下个男孩儿,男人拿砖头打她呢,她跑了;第二任丈夫是呼和浩特土左旗人,所以她说她是甘肃呼和浩特人,男人喝上酒也打她呢,前年她又跑了,跑到东升庙打工。她带着一个七岁的小女孩儿也不是第一任丈夫生的,也不是第二任丈夫生的,前后和两个男人都是同居关系。

她那七岁的女儿和谁生的,涉及隐私我们也不便问。

她说她来东升庙打工,朋友介绍认识了大她近二十岁的羊倌牛牛,两人就过上了。

女人说眼前这个男人对她好,对她娃好,准备长期过呀。羊倌牛牛说,他老婆死后爷俩也冷冷清清,人家不嫌咱穷   

也不嫌咱老,觉得她这个人也行了也过呀。

这样两人同居快一年了,因侯小平没有身份证、户籍,领不上结婚证。这就是现实生活,人家两人可怜巴巴地相依为命,你能不让人家过?

宝音对牛牛说你不忙了,我给你弄上点儿钱,领上侯小平到甘肃找一下她家人,想办法把办户口的证明弄来,在这儿落了户,办上身份证就能申领结婚证了。

你一句我一句的交流中我明白了,侯小平带过来的七岁女儿,宝音按照相关政策给落了户,还当起孩子的监护人。

看得出羊倌牛牛是个老实的人,宝音也说他人不错,干活实在,给人干活给钱也行不给也不计较,所以当地的牧户都会雇他干活。

我对侯小平说,你看你前面两个丈夫都打你呢,老牛也挺老实的,看你这养得白白胖胖也是过好了,不跑了吧?

“不跑了!”侯小平说:“哎呀,闺女在宝音手里了,户也下了,孩子也在镇里上学了,我去学校接孩子老师不让接,宝音能接出来,老牛也能接出来,上回去了闺女说宝音叔叔还给了我二十块零花钱呢。”

老牛说,孩子上学吃小饭桌,一学期一千五百块钱,一年还要三千块钱,都交了。

“谁交的?”我问。

“宝音哇,人家是我闺女的亲妈,我是后妈!”侯小平得意洋洋。原来她说的闺女在宝音手里是这样的在手里,宝音上次去旗里开会到二完校看的就是她的女儿?

“唉,我娶了个媳妇,顶如是宝音给娶下的。”牛牛笑着说,没有宝音帮忙,人家侯小平也不能住下来。老牛激动地又给我们沏上了热茶。

噢,原来宝音在这儿又给老牛娶媳妇,又给女孩儿当“亲妈”,怪不得他来人家里那么自在呢。

告别牛牛和侯晓平时,年轻女人甜蜜地挽着老年丈夫的手,执意要给我们做晚饭。宝音说天快黑了,再不走更不好走了,我们起身跨上摩托车。

晚上整八点了,太阳还在乌拉特山上白着脸,但光芒已有了收敛,我们再次进入石头缝与尖锐砂石交杂的颠簸中。

天很快就黑下来了,宝音手脚并用,遇到险处,他的双脚左右蹬地,双手牢牢把住摩托车把。

这样的路对外地人而言根本不可能进得去,对当地人而言一个人骑行都是问题。

虽说宝音在戈壁草原骑行了二十年,练就一身绝技,但还载着一个人骑行二百多里的沙石路,难度可想而知。

我的双手紧紧地搂住一级英模的腰,千万不能因自己的失误造成安全事故给大家找来麻烦。

这样的姿势使我无间隔地贴近英雄,感知他生命的脉动,同呼吸共命运。

摩托车车驶上一个山顶后又向下俯冲,真是一不小心就会命悬一线,幸好有老阿妈“长命”的保佑,我们下山了。

眼前一亮,摩托车神奇地停在一片绿色的草地上。

在这长天辽阔大地苍茫之中,夕阳温柔的金色光芒笼罩着这片方圆不足一平方公里的草地。草地被一堵金红色的巨石墙围住,一条细长的溪流缓缓流向远方。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是不是人的命运亦如此,命悬一线又绝处逢生?

回望来时的路,早已在时光的流逝中不见了踪影。而在这些光阴中,与我们相遇的人,他们的影像一一回放。

“大喇嘛”吉格米德一个月怀揣三四千块钱,穿着破皮鞋行走在戈壁草原,免费给牧民找水,也免费给牧民看病;于六六和阿拉腾敖其尔妻子病故;金花失去了女儿;乌都日玛老阿妈病重在床。

但在他们的脸上看不到苦难带来的绝望和抱怨,却依然扬起阳光的笑脸,依然有着戈壁红驼忍耐的精神,依然拿出最好的奶食,依然想着别人的“长命”。

生命在低处,灵魂在高处。他们是自然之子,他们也是万物之灵!

因为,正是这片神奇的土地和草原上善良的人们,才能养育出我们的“赛音察嘎达”。

让我也真诚地祝福他们“长命”。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