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赛音查嘎达(五)

来源:网投 作者:贺美兰

昨天因修路而打架的事还没有了结。一大早,派出所的调解室里烟雾弥漫。

以乌兰巴特尔为首的当地牧民一方五人和与郑某为主的修路一方两人,双方因理赔事项进行热火朝天地争议。

蒙汉双语交锋一直持续到中午,结果还是没能达成一致。赔偿价钱从十万一直到两万,然后进入疆持阶段。直到下午两点半,双方谈崩了。

宝音、李勇、嘎拉图三个人轮翻上阵,在蒙汉双语中口干舌燥地周旋。但是双方谁都不让步,只能走法律程序了。

修路者郑某被叫到所长办公室,宝音告诉他相关法律,同意就在《治安调解协议书》上签字。

正在这时,当地牧民一方中一个中年女人走进来,对修路的郑某说:“拘也不行,你再去修路,我也得去拦你!”

拘是一回事,你再拦发生了事你就违法了,我给你说清楚。李勇反应真快,女人悻悻地走了。

嘎拉图取出警械,出门给车加油。旗局的拘留所正在翻修建设,他们要把郑某送到一百公里之外的杭锦后旗公安局。

谁去送?

三个人正在争论,总之无论与谁搭裆,宝音都必须去。因为三个人中只有他是正式民警,是合法的执法主体。除了宝音,还有一个人也是正式民警,那就是我。

我们大家正在戏谑彼此,当地牧民一看真正进入法律程序了,他们的计划和志气都会随着当事人被拘而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五人中有一年老的女人穿着很讲究,一看就是这家的主事人,她给家人使了个眼色,和宝音讲了句蒙语,一家人随后进入宝音的办公室。

不到十分钟时间,他们出来了,女人对修路山西人郑某说,我们也有孩子的人,你这么年轻和我孩子也差不多,不想把你拘了,不行再说一说。

他们又要调解呀。

郑某和他的同伴听不懂蒙语,傻傻地坐在值班室等警察翻译。对他们而言,好像这是一场不对等的较量。一是牧民一方是当地人和警察惯熟,二是在交流中人家蒙汉双语都会,他们既听不懂蒙语又听不懂当地方言,信息不对等。而且,蒙古人的个性是胸怀宽广豪侠仗义,打起仗来必须要赢很要面子。

我不知道宝音他们怎样把一碗水端平。

大约又过了十几分钟,双方都出来了,说是谈成了,一万五千元赔偿呀。这样宝音他们也不用愁得谁去一百多公里之外送人了。

 当地牧民一方五人开上崭新的越野车走了,外地修路一方两人开上破面包车也走了。事情平复了。

 我就奇怪了,双方去了宝音办公室一趟,事情就调成了?

宝音说,老太太刚才找到他说,宝音你看咱们都是本地的蒙人,惯惯儿的,咱们羊也掉下去啦人又被打着啦,得多赔钱哇。

宝音告诉老太太,本地的哇怎呀,外地的哇怎呀,人打得也没怎地医院也有证明了,人家公司给你垫付了医疗费,你人也不住院的了,看病也没花下多少钱。再说人家给咱修路也是方便大家出行,是个好事,没有路你就是买上再好的车也出不去哇。咱们就是为了个面子,人家外地人出来修路也是打工的,不容易,到年底估计还结不出工资来呢,再说你也不光是要钱,你也打人家了。

这样民族语言的交流,又入情入理劝解,牧民一方作出让步的姿态,双方就和解了。

李勇说:“除了我和嘎拉图打起来,宝音哥调不成,其它的都能调成。”

我说:“为什么?”

“他把办法尽教给我们了哇。你想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谁厉害?”听听,这憨憨的黑小子还挺骄傲的。

晚上在派出所食堂吃饭时,做饭的阿姨说,宝音可有意思了。一次两家人因为打烂个凳子闹起来,到派出所调解,一上午也没说合下来。正好宝音从外面回来了,知道后出去买了两个凳子往那儿一放,两家人啥也不说拎上凳子走了。

这些事,让我感到世事的飞速变化。在草原上,蒙古包从不上锁,过路的人根据自身的需要可以进包里吃东西、喝茶、取暖歇息,来人也不会毁坏蒙古包的设施。如今,捡石头的、搂发菜的、挖苁蓉的、搞工程的各路人马都来了,草场时有破坏,纠纷也越来越多了。

宝音他们面对各种各样的矛盾与纠纷时,除了公正,还需要更多的耐心、细致,甚至是真情、艺术。绝不会因为民族地域而偏离了法律的规道。

用哈斯宝力格的话说,这叫婆说婆有理,公说公有理。这里的公,就是公家,就是政策法律。年轻教导员说起事来语言很有点哲学家的味道。

晚上,白龙局长来了,他是乌拉特后旗的副旗长兼公安局一把手。这位出生于七十年代的基层公安局长,既是老警察的儿子,也是警院新学员的父亲。他皮肤黝黑,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大许多。

来这儿之前,就听说他们局搬迁了新办公大楼,各种基础建设和配套改革正在落实。

随着国家经济政策的调整旗政府正在寻找新的出路。这样的背景下,白龙局长肯定得多动脑子多跑路子,才能让自己的计划跟上变化。

当我们谈到派出所警力问题时,他说这也是现在基层公安工作面临的最大问题。

他说维护社会稳定需要专门力量,但是,在他们这儿属于高海拨地区气候恶劣,医疗条件相对落后,有一批民警面临年老、体衰、多病的状态,做不成营生。而现在也没有合适他们的政策能退休,占着公安编制进不来人,只能用警辅人员作补充,而警辅人员是协助警务,主体不合法,和当下公安“四项建设”的要求不相符。有些案子诉到检察院,人家首先问你是授警衔没,还有交警执法、派出所都面临这个问题。

他说,期望公安改革能落到实处,“我们基层也好做营生”。

他兴奋地告诉我,以前旗局没有法医,好多案子要求助市局帮忙,今年他们争取到两个编制进来两名法医,好做“营生”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