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赛音查嘎达(四)

来源:网投 作者:贺美兰

金色的月亮不见了踪影。

时间真个伟大的魔术师,时间一变,万物的样貌瞬间就发生了变化。

此时的潮格温都尔,风正从草原刮过。天地一片昏黄,太阳在昏暗中犹如一支破旧的白色气球,无精打采地晃在天空,夺目的光芒早被沙尘遮盖,雄宏伟岸的乌拉特山脉也看不出轮廓。

直到晚上吃饭,我才看见宝音。

用巴彦淖尔方言表述,宝音被风刮得灰眉蹙眼,同样灰眉蹙眼还有李勇,他们俩头发干枯杂乱,很符合戈壁草原草木的样子。

桌子上的饭菜微凉了,酸黄瓜、大烩菜、米饭。李勇肯定是饿坏了狼吞虎咽,宝音窝着低头吃饭。这时李勇哼了一声,做饭的阿姨说:“你儿的满月?”

李勇憨憨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

“唉,不知道,连个蛋糕也没买。”阿姨细声慢语地说。

“买了也回不成,值班呢。”李勇放下碗筷,从手机里找出照片给大家看。

这是他的一双儿女,女儿大概三四岁的模样特别美丽,儿子今天满一个月,像只毛绒绒的小鸭,眼睛黑黑的圆圆的。两个孩子天使般可爱。

可是,即使是再可爱的孩子,即使是他们的家和父亲派出所的距离不足几百米,也不能阻挡父亲出警的脚步。

早晨六点宝音坐上开往巴音宝力格的班车,去参加旗政府召开的党建工作会议,十点半会议结束后到流动党校参加拍摄仪式,然后到乌拉特后旗第二完全小学,因为学校老师打来电话,他作为凤凤小朋友的资助者和监护人,在政府给孩子的申领款上签了字。中午来不及回家看一眼他的一儿一女,在街上随便找了个面馆喝了碗面,就奔向汽车站乘班车往派出所赶。

因为,他接到报警,镇上开面皮馆的小王说,他饭馆的玻璃让人给砸了。

而李勇和嘎拉图,锡日淖尔嘎查发生了草场纠纷,一大早就驱车下牧区了。听说,近年来国家搞生态建设和当地政府发展光能建设,有很多政策补偿,钱一出现,各种纠纷也多起来了。

下午三点,有人又打起来了。

关系到修路。苏商建设公司从去年开始承揽了从潮格温都尔镇到阿拉善的路段,它的建成就是连贯了内蒙古到新疆哈密,不仅实现了村村通路的国家社会经济发展规划,对地方经济和牧民生活出行有积极的一面,对于一带一路的国家战略具有重要意义。然而,修路虽然是好事,但也免不了摩擦。

   苏商建筑公司在汗乌拉嘎查的牧民乌兰巴特尔的草场上,修了个搅绊水泥的大坑子,但是没有做好防护,结果把他家的两只羊掉进了水泥坑淹死了,牧民要求公司进行赔偿。

乌兰巴特尔和家里人五个人,因为赔偿问题与公司的修路工人发生了争执,争执中牧民先向公司的人上了手,修路工郑某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年轻气盛,一看自己的人被推翻在地,上去就是一拳,结果下手重了,乌兰巴特尔被打伤住进了医院。

宝音处理完砸玻璃的事,就和李勇驱车去调查取证打架之事,嘎拉图留在所里接警。

嘎拉图二十八岁,从部队复员回来成为协警。昨天夜战到凌晨一点多,早上没起来吃上饭,做饭的阿姨对他们的作息习以为常:“娃娃们一黑夜不睡,可怜地早上快让睡会儿哇”。

所以,早饭是免了。用嘎拉图的话说这叫“塑型”。

不用说,嘎拉图长得帅,一张标准的国字脸,眉毛浓黑,尤其是他戴上警帽,那轮廓分明的脸真有男子汉的阳刚威武之气,可以打败多少小鲜肉。

但是,常年没有规律的作息,经常加班吃些方便面、麻辣烫、面包等加工食品,又用香烟作补品来提神,虽然他留着时下疯狂流行的公子哥发型,也打了发胶定型,但已有很多白发参杂其中。身型不但没塑成啥,还有点虚胖,真影响了他的整体颜值。

李勇说刚来时熬得心脏不好,血压有时会窜上一百六,现在好多了。

我问他是吃蒙药调理的还是有其它办法,他说刚来不懂,时间长了自己学会调剂,只要是有空就眯瞪一会儿,现在很适应了。

晚饭相聚的时间很短。李勇的手机响了,他起身走了。大家作鸟兽散。

宝音被我缠住,跟我到宾馆采访。

这个叫众鑫的宾馆是当地挖矿的人赚了钱翻新的,是这个镇子条件最好的宾馆。但是,它的条件也是极其有限的。先不说洗澡水的水龙头流不出水不重要,床坚硬如石头也不重要,可爱的是墙壁上五个插电孔四个是坏的。

宝音有三部手机,移动的、电信的和联通的,他是世界上最为三大运营商服务的人民警察。因为,在牧区找不见信号是常事,如果天气恶劣的话,这种可能就会更大。

十几年前,宝音的手机就是个流动警务室,他的通讯录里存着320户牧民的电话。没有手机信号的牧民家,宝音只能每个月多跑几趟。

那时候这儿的支柱产业是矿产业。在他的辖区内,有家公司叫金圆建材公司,由于开矿破坏了牧民的草牧场,牧民与企业的关系十分紧张,公司的简易房几次被牧民拆毁,吃水井也被牧民投入石头。最紧张的时候,工人们怕牧民投毒,吓得把吃水井用铁盖锁上。

接警后,宝音给牧民打电话,打不通就跑到他们家里做工儿。然后又多次吃住在工人的宿舍里,和他们谈心:“牧民们看的羊群多,见的人少,你们要用心和他们打交道。”

他把工人带到牧民家里,一次不让进门,就跑两次、三次。他告诉工人们这里的人很纯朴,没什么心眼子,你和他真心交朋友,他们也会把你当朋友。他教他们怎样与牧民打交道,工人们开始利用往返城镇和工地的空车为牧民运送草料、拉蔬菜、运送绒毛。时间长了心就通了,工人与牧民亲如兄弟。闲下来,宝音把大家组织在一起喝酒唱歌,从此不分你我了。

手机不仅有效地保障了出警,也关乎性命。

2010年初春,牧民梁茂祥在放牧羊群时突然遇到暴风雪天气。草原上的气温突然降至零下,西北风卷着沙尘铺天盖地袭来。

迷失方向的梁茂祥和他的三百多只羊在草原上赿走越远,最终被刮到离家十五公里以外的地方。但是要想把羊群赶回去已不可能,它们被狂风的力量推着只能朝顺风的方向走去。

这样下去,是离家越走越远,到晚上气温继续下降,就是死路一条。

天气眼看就要黑了。梁茂祥幸运地拨通了宝音的电话。宝音在了解了他的大致位置后,告诉他尽量不要再挪动。然后在大脑里迅速搜索出牧区最好司机的名字,并拨通了电话。

也是宝音平时群众基础好,司机二话没说,驾上自家的吉普车来到派出所,二人见面拿上手电就出发了。

狂风暴雪中,他们一出镇子,汽车驶入草原便道,走了一段路后,没有路了。

怎么办?情急之下宝音跳下车用手电筒探路。寒风刺骨,宝音的手很快就冻疆了,他上车暧和了一下,继续下车引路。

根据梁茂祥的描述,说他被风刮到离家近二十里地东北方向的一堵残墙旁,宝音凭着多年画地图和草原上行走对一草一石的熟悉,努力寻找着老梁。

终于,在荒山下的一处废弃的夏羊盘残墙前,宝音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

这人就是梁茂祥,他已冻得全身颤抖说不出话来了。宝音脱下自己的军大衣皮祅给他披上,不停地呼唤他的名字,防止他昏迷导致死亡。

吉普车飞速向潮格温都尔镇驶去,梁茂祥得救了。“如果没有他,那天我肯定被冻死了。”梁茂祥感激地说“宝音兄弟,好人。”

第二天,他们顺着羊群走失的地方去寻找,发现有一百多只羊被冻死了。

如今,一级英模早已跟上时代的步伐,他的三部手机里共有12个微信群2085人。

这些群涉及社会稳控、治安情报、民族文化、帮扶帮困等等。在地广人稀的草原,微信就像一张网,将公安工作与牧民们紧密相连。

牧民巴特尔丢羊了,宝音接到情况,在微信群里转发,胡日查就在里面喊话,说在他家附近的坡上发现了这只羊,宝音通过巴特尔的微信,顺利地帮他找到了自己的羊。

这样发动大家真是方便快捷,也节省了警力。同时,也可以通过微信发布警情,提示大家注意安全防范。比如,这个季节正是绒毛收购季,两天前派出所接到报警,一辆拉绒毛的车在路上丢了一包绒,宝音他们一边组织警力寻找,一边通过微信发动大家提供线索,并提醒司机注意货物安全。

此时坐在我对面的宝音,正在为他的三部手机畅通作保障。他要不时地在宾馆这唯一的插电孔中交换手机充电。

看他那心神不定的样子,估计我的采访又要泡汤。

果不出所料,聊了不到半小时,宝音就开始困倦,上下眼皮打起了架。想他早晨六点奔车站,马不停蹄地开会、办事、出警,往返几百公里的路途,累得够呛,就让他回所休息明天再说。

宝音说,睡不了,他接到镇里的通知,明天旗妇联要慰问老人,回去他还要把全镇七十岁以上老人的名单列出来。

“这也归你管?”我真纳闷了,一级英模管妇联了?宝音一笑算是回答。

正说着,传来了敲门声,开门一看是李勇来了,他手里捧个果盘,上面用保鲜膜包裹着。

“姐,给你拿点水果,风大别上了火!”他憨憨一笑。

就在保鲜膜揭开时,我看见葡萄、香瓜、苹果、西瓜丁整齐地码放着。

这个今天儿子过满月留在派出所值班奔忙的年轻爸爸,这位冒着漫天黄沙为我精心准备水果的协警兄弟,让人情何以堪?

我的泪水夺眶而出。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