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赛音查嘎达(一)

来源:网投 作者:贺美兰

——谨以此文献给维护祖国北疆安全稳定的人民警察

我是以警察的身份进入内蒙古巴彦淖尔乌拉特戈壁草原的。

之前,关于这片草原,和这片草原上一个叫潮格温都尔的派出所,以及从这个派出所走出来的民警宝音德力格尔,《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新华社及各级媒体都有纪录与报道。

宝音现在的身份还是这个所的民警。

不同的是,在他的身上已有多项桂冠:全国爱民模范、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公安部并人社部第五届“我最喜爱人民警察”荣誉获得者,公安一级英雄模范。

据了解,建国以来,全国公安系统活着的一级英雄模范不过百位,而内蒙古只有宝音一个人。

那么,从牧民的孩子到人民警察再到公安英模,他是怎么走到今天的?

我只是一名普通的警察。在那么多发现宝音并宣传他的媒体人、作家、影视创作人挖掘到相当的高度和深度后,是否还冒险进入?

可以说我是没有底气也没有勇气的。

 但是,当我受到巴彦淖尔市公安局宣传处周恩立处长三番五次的鼓励后,下决心进入这片草原。

他说,你是警察,你以警察的身份去写一写。

所以,我说我是以警察的身份进入乌拉特戈壁草原的。

 (一)

巴彦淖尔蒙古语意为“富饶的湖泊”,地理意义上的它位于河套平原和乌拉特草原上,背靠阴山山脉的一支乌拉特山脉,黄河自西横贯全,全长345千米,北与蒙古国369公里长的边境线,是内蒙古向北开放的前沿阵地。这里自古是各民族斗争与融合的地方,也是中国恐龙的故乡被誉为塞上江南黄河明珠”。

然而,鸟瞰巴彦淖尔地区与实际地貌有着惊人的差异。当飞机即将抵达巴彦淖尔机场时,实然之间我看到群山倒置,天际昏黄,机身下的沙漠犹如一块巨大的黄色幕布,从天空斜倾而下。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沙,倾刻间天地混顿不开,人也象进入迪斯尼动画的三维空间之中。

这种视觉效果对我是震撼的。因为我要走近的英雄人物宝音德力格尔,他就出生和成长在这片土地上。

他是1672平方公里戈壁草原的辖区民警,在这个比两个北京市区面积还要大的辖区里,分散着5个嘎查1175家牧户。人们发现他的事迹时,他那五十多公斤的体重、一米六三的身高,是怎样徙步和骑着摩托车行走了十五个年头,至今已是二十个春秋。

牧区年平均日照时数3286.3小时年均最大风速为4.6米/秒极端环境里,渺小的人和浩瀚的自然是怎样相处的?不要说他那单薄的身躯,就是一头魔兽也难抵挡住风从草原刮过的威力。

那么,他是谁,真实的他又是谁?

是那个站在人民大会堂颁奖台上,身着警服被镁光灯闪烁的羞涩警察?还是骑着摩托车奔走在茫茫戈壁草原,既背驮老阿妈、又怀抱小羊羔的憨厚汉子?还是在明月高悬的夜晚惦念妻子、思念儿女的情义男人?

这些疑问,在我的心中萦绕。

“他是个朴实到掉泪的人”。

直到我见到前巴彦淖尔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吴铁城时,他用他思维的筛子把我的困惑和迷茫给过滤了一遍。

他说,宝音是扎根边疆、维护稳定、民族团结最好的例子,也是习近平总书记讲的根植于民,服务于民,为党的执政加分的人,也是民生警务。你要找一找,在宝音的身上都会找到。

这是高级警官的深邃思考和丰富实践,也是对自己部下的高度评价和战友之间的真情实意。他的话为我的整个找寻提供了方向和途经。

从巴彦淖尔市政府所在地临河,驱车到达乌拉特后旗旗政府所在地巴音宝力格镇有八十多公里的路程,然后由此向北五十公里进入潮格温都尔派出所所在地,那里的人管它叫赛乌素镇。十二年前是旗政府所在地,人口有四、五万,现在镇上的人口约有四五千,大部分牧民按照季节在草原上分散居住。全旗面积近二万五千平方公里,现在人口也只有六万多。

从巴音宝力格进入潮格温都尔的道路虽然在国家的十一五规划中全部铺成油路,但它是穿山路,有的路段因为是前些年拉矿石的车必经之道而毁坏严重,加之道路两旁的乌拉特山系风化严重,雨后常出现山体滑坡。

我到达的第二天,巴彦淖尔喜降中雨,这对于年均降水量100-200毫米蒸发量却高达3179毫米的牧区来说是件大好事,但对于进入山区的车辆来说不见得是好事

乌拉特后旗公安局的同志电话告知我,一定要小心滚石出现。

雨过天晴,混沌的天地豁然开朗,山的样貌清晰可现,蓝天下它们黑着脸,手拉着手肩并着肩,犹如一堵堵铜墙铁壁。更像是月球的表面,看不到多少植被,且千山鸟飞绝。    

我的感觉是,如果你没到过月球的话,那就请到乌拉特草原来。

说中了,走着,就看到了昨天下雨道路上滚下来的石块,还没有完全清理。看来进入潮格温都尔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是草原最好的季节,如果是春秋两季刮沙尘暴,冬天下大雪那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还算顺利。一个多小时后,我们来到了白墙蓝顶的潮格温都尔派出所。

之前,为了宣树宝音,我和大队人马来过这个派出所。五六年间,随着宝音的事迹被发现和宣传,各路媒体和创作者都先后抵达这个派出所,接待工作和公安工作一样成为常规。

但是,从迈进近派出所大门的那刻起,我看到的依然是他们一如既往的真诚与热情。

所长柴永强参加旗局安排的井冈山轮训学习外出,教导员哈斯宝力格接待了我们。

哈斯宝力格三十多岁,小小的眼睛,圆圆的脸,即使不言语微笑也挂在他脸上。他的战友李勇相貌帅气,脸黑黑的、憨憨的,没什么话语,为我们端上两盘精心准备的水果丁,有葡萄、香瓜、西瓜和桃子,上面插上牙签,摆放在桌子上,然后静静地站在柴所长办公室的窗户下,听大家说话。

宝音与我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但依然羞涩如一个女孩子,躲在一旁低个头,一笑长长的眼睛迷成一道缝,好像我来这里不是与他有关的事儿。

他是土尔扈特蒙古族后裔,皮肤白,头发黄,栗子色的眼睛,在人群中很容易认出来他的蒙古族特征来。

蒙古土尔扈特部在十七世纪反抗沙俄残暴统治回归祖国的历史,被拍成电影《东归英雄传》令人动容,片尾曲《鸿雁》广为传唱。

他们是英雄的民族,在回归祖国时经历了万难千险,唱响了一曲荡气回肠的英雄赞歌。进入祖国的他们,大部分人进入新疆,少数人进入内蒙古西部。进入内蒙古西部的人,为了新中国的航天事业几次迁徙。在他们身上,闪烁着牺牲小我强烈地忠于祖国、奉献祖国的光芒。

宝音的祖先就是这样的,在长期与生存抗争的岁月里,来到内蒙古巴彦淖尔乌拉特草原。用他的话说,“小时候我们家在沙窝子里住着呢”。

那么,沙窝子里的土尔扈特后裔宝音,怎样由一个放羊娃成为人民警察,又是怎样从一名普通片警成长为一级英雄模范的呢?

住在这个只有一条街道没安红绿灯,即使是周一下班的中午也不会看到二十个人的镇子里,让我用最传统的手段,跟随宝音的脚步,找寻边境牧区的公安工作,找寻一级公安英模的足迹。

好吧,就从这里开始。

就从这里开始吧。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