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我在利比里亚维和的日子(二十八)

来源:作 者 作者:李小飞

自由港——废墟上的希望

每一个水手心中,都有一个港口梦。有离别时的依依不舍,也有抵达时的热切渴望。我虽然不是一名水手,但从参加工作以来,一直与港口有着若即若离的维系。刚参加工作时在台州桃渚边防派出所,辖区内有一处叫红脚岩的天然渔船避风良港,在港口边上的堤坝上巡逻,是每天的工作任务之一;调到机关后,距离椒江港不远,闲暇的时候,常常三五好友到边上的渔家乐品海鲜、尝美食,看着港口的龙门吊车在忙碌地装卸货物;来到利比里亚执行维和任务后,营区恰好又安在蒙罗维亚自由港边上。与前三支驻扎的格林威尔地区不一样,自由港每天人声鼎沸,各式货船来往频繁,一派繁华喧闹的景象。

 1蓝天白云下的自由港码头给人一种安静宁谧的感觉。看着这美如风景的画面,你一定想象不到曾经的战争杀戮。.JPG

蓝天白云下的自由港码头给人一种安静宁谧的感觉。看着这美如风景的画面,你一定想象不到曾经的战争杀戮

“自由港是蒙罗维亚的标志性建筑,是西非地区最大的现代化港口之一,20多条国际海运定期航线与外界相通。蒙罗维亚港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兴建的,当时德国法西斯控制着欧洲及其海上航道,原来走美洲——西欧线的船只只能改为美洲——西非线,蒙罗维亚成了这条航线上的枢纽。1944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最紧张的时候,在蒙罗维亚旧港以北布什罗德岛兴建新港,1984年投入使用,成为当时西非最现代化的港口。1956年命名新港为“蒙罗维亚自由港”,允许外国轮船自由进出,商品可在港口自由转口第三国,允许储藏、加工、再包装,只收1.5%的领事费,而不收关税。从而吸引了更多的商船进港,增加了港口的劳务收入。”——摘自百度词条

自由港除了每天给我们带来不一样的繁华喧闹和如诗美景外,更让我对它的发展、这个国家的发展带来了不一样的观念转折。

 2这是自由港上由中国港湾集团单独建造的油轮装卸专用码头。.JPG

这是自由港上有中国港湾集团单独建造的油轮装卸专用码头

 3干净蔚蓝的海水、自由游弋的小鱼,如果不是在充满危险的维和任务区,也许自由港就是旅游的天堂。.JPG

干净蔚蓝的海水、自由游弋的小鱼,如果不是在充满危险的维和任务区,也许自由港就是旅游的天堂

在国内的时候,曾经听说非洲人很懒;来到利比里亚维和任务区后,给我的第一印象确实如此。我们的“UN”巡逻车穿行在蒙罗维亚大街的主干道上,随处可以看到街边三三两两坐着人:无聊发呆的老人,头顶着篮子的妇女,吹牛侃大山的年轻人,似乎不用工作,日子也能过得下去。当然,儿童除外,他们基本都是在到处窜来窜去,或者踢足球,或者嬉笑打闹,或者一直追着我们的车子跑,天真无邪。坐在车子里,我们边巡逻边摇头,难怪这个国家贫穷落后,如果连经济最发达的首都都是大群的闲人,经济靠什么发展?

 4这是利比里亚的海警部门,算得上与我们是“同行本家”了,说是国家海警部门,其实只有几艘联合国捐赠的小船,我拍摄到的,是他

这是利比里亚的海警部门,算得上与我们是“同行本家”了,说是国家海警部门,其实只有几艘联合国捐赠的小船,我们拍摄到的,是他们最先进的执法船。我们关系友好,每次他们出海检查都会过来跟我们打招呼

5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一定会有中国人。这是利比里亚的民间俗语。在自由港里,经常能看到中国的货船、渔船停靠。由于与我们关系密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一定会有中国人。这是利比里亚的民间俗语。在自由港里,经常能看到中国的货船、渔船停靠。由于与我们关系密切,利比里亚海警部门上前检查中国船舶的时候也非常客气,不会像对其他国家船舶检查得那么严格。

然而在进驻自由港营区后,这里的景象却让我从根本上改变了对当地黑人的看法。有人说,蒙罗维亚的晚上有两个地方灯火通明,一个是自由港码头,一个是旁边的中国防暴队营区。确实如此。我们的灯火通明,是因为哨兵在24小时站岗,探照灯的光芒不间断地游弋在营区夜空;而自由港码头,则是不分白天黑夜,全部排满了等待着装卸的货车以及工人。喧闹的港口与平静的营区,两座灯火通明的不夜城成为了蒙罗维亚大西洋彼岸的璀璨明珠。由于站哨的关系,我经常能在夜里看到当地黑人忙碌的身影,我在想,以他们懒散的个性,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勤奋的工作状态呢?

 9即便在深夜,自由港码头上依然停满了正在通宵达旦作业的货船,让人感受到自由港的勃勃生机。.JPG

即便在深夜,自由港码头上依然停满了正在通宵达旦作业的货船,让人感受到自由港的勃勃生机

有一次,港口的警察罗宾逊结束了晚上的巡逻路过岗哨,正好那天我是流动哨,就着机会我们隔着铁丝网闲聊了一会。我问罗宾逊,都说你们讲究作息时间,不喜欢加班,不喜欢去找工作,每天就喜欢在太阳底下闲聊,但是我在码头这里却看到了很多人忙碌的身影,能跟我分析下原因吗?罗宾逊朝我伸手说道,给我一块饼干,我告诉你!

我虽然有点摸不着头脑,但还是从裤兜里拿了一块饼干给罗宾逊。罗宾逊是个正直的港口警察,不会像其他职员一样随便找我们要东西,这是第一次开口叫我给东西。

接过饼干,罗宾逊说,你看,中国警察,我肚子饿了,正好你有东西吃,所以我找你要,你能给我;如果你没有东西,我找你要,你能给我吗?你看到外面的人都是懒散的不干活,但是首先你得考虑有没有工作的机会?我们的国家打了这么多年的仗,基本已经垮了,现在正是重建期,就业的岗位非常有限,所以并非是我们的人民不干活,而是没有活干。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没有活干,没有收入,没有能填饱肚子的东西,你告诉我,中国警察,你会怎么办?你能怎么办?

罗宾逊的话让我想起了鲁迅小说里在墙角下晒太阳和抓虱子的闲人“王胡”,曾几何时,我们的国家不也是从这种苦难的困境中走过来的?一时之间我竟无言以对。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在蒙罗维亚的大街上看到成群游手好闲的人,也能在自由港看到为了工作不分日夜争分夺秒工作的人。正如罗宾逊先生所说的一样,战乱毁了这个国家的一切,没有经济基础就没有就业机会,没有就业机会就会产生大群失业的人,而劳动力的大量浪费也造就了国家经济的停滞不前恶性循环。

罗伯茨先生边小心翼翼地把饼干装进口袋边说道,谢谢你,中国警察,这块美味的饼干我得带回家给我的孩子尝尝。不过也并非没有希望,就像中国维和警察过来给了我们利比里亚和平的希望一样,自由港也给我们带来了国家经济发展的希望和对未来的向往!

 10码头上灯火通明,龙门吊车仿佛不知疲倦的钢铁巨人,把如山的货物进行“乾坤大挪移”。夜色下的巨轮与自由港的灯光构成了大西

码头上灯火通明,龙门吊车仿佛不知疲倦的钢铁巨人,把如山的活物进行“乾坤大挪移”。夜色下的巨轮与自由港的灯光构成了大西洋彼岸的“不夜城”

 

(图片提供/李小飞) 

作者简介:李小飞,籍贯广西平南,毕业于广西警察高等专科学校,2002年7月入伍,现任浙江省公安边防总队办公室主任,曾任中国第四支赴利比里亚维和警察防暴队战斗队员。在《啄木鸟》、《中国作家》等各类媒体发表作品60万字,荣获首届边防文学奖一等奖,现为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