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我在利比里亚维和的日子(十五)

来源:作 者 作者:李小飞

拯救体重

望着前面的体重秤,他心里不由感到一阵阵的恐慌。与他一起恐慌的还有9名队友。10个人20只眼睛齐刷刷地盯着体重秤的数字。

开始,他没有胆量站上去,后来,在小队长的一再督促下,咬着牙站上去,却不敢正眼看体重秤上红色的数字。希望体重不要再下降了。他的心里默默地祈祷着。

然而祈祷并没有什么用。

体重秤上红色的数字在一阵激烈的跳动后,定格在110斤上。

心里一声哀嚎,又轻了4斤!这才一星期啊!

他不敢看周围队友们的目光,他知道他们同样感到绝望,那一种表现在脸上的灰暗。

从国内出发维和的时候,他虽然也瘦,但至少身上的肌肉还在,人也白白嫩嫩的。发现开始减轻重量是在到利比里亚维和任务区两个星期后。初来乍到,他与大部分的队友一样,水土不服。居住的环境很差,尼泊尔维和警察防暴队虽然破例允许他们提前进驻营区,还提供了一个房间供他们住宿,但30人挤在一起,多少有些不方便。他是个轻睡眠的人,晚上一点风吹草动就会惊醒。白天是无休止的劳动、站哨,本来晚上以为疲惫的身躯会睡得香甜一些,但是长年来他习惯了一个人睡,不习惯集体宿舍30人挤在一起。集体宿舍的弊端在于队友们晚上的每一个动作对他来讲都是一种折磨。打鼾声、梦呓声、磨牙声,声声入耳。最要还是维和任务区周围存在的危险,听说这里治安环境不好,武装抢劫、入室盗窃,以前在国内能想到的犯罪,这里一应俱全,很多没有想到的,也频繁见诸于每日的报纸。尽管作为维和警察他不应该那么胆小,可是,这毕竟与胆小无关,他是个谨慎的人,时刻保持警惕性是不会错的。白天没休息,晚上睡不着,这可能是体重下降的原因之一。

白天没休息,是因为工作实在太忙了,忙得出乎他的意料。尼泊尔营区很快就要变成中国维和警察防暴队的大本营了,这是大家将要生活一年的家园,谁都想建设得好一点。于是,为了这一点,他们近乎残酷地对待自己,每天为了建设营区连续工作时间都在十几个小时以上。炎热的中午,大部分时间只能靠在餐厅的桌上眯一会。严重缺少睡眠,加上劳动、站哨挥发掉大量的汗水,让他的身体逐渐虚弱,体重不下降才怪

但是,这都不是主要原因!主要的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从气候宜人的东海之滨浙江来到炎热的赤道国家利比里亚,他从下飞机开始就水土不服。刚开始是厌食,吃不下饭、咽不下菜。后来发展到便秘,因为这里没有绿色的蔬菜,所有的食品都是联合国供应的,从星期一到星期天,饭桌上永远都是队员们笑称的维和三宝:土豆、洋葱、老干妈,绿色的叶子菜就像童话中的公主,那么美好,却看不见摸不着。他的肠胃在国内被大量的绿色蔬菜调理得畅通无阻,一旦缺少,就像生锈了的阀门没有了润滑油,再也拧不开。再后来,发展到便血。他永远不愿意想起那天看到大便中那丝丝血迹的场景,也下定决心不跟任何人说,包括国内的亲人。

让他在痛苦中感到温暖的是,他的一举一动都被队友们看在眼里。小队长是首先发现的,他的第一感觉就是他消瘦的厉害,于是专门让他到体重秤上秤了一下,并记录下来, 120斤,比出征前轻了10斤。放一般队员,也许是个标准的体重,可是他个子高,这样的体重就显得有点弱不禁风。从第一次开始测量后,每星期小队长都会专门对他进行一次测重,从记录显示,体重下降速度有点快,不到2星期,就下滑到117斤。他心里有点发慌,发慌的还有小队长,因为虽然其他队友也有体重下降,但还是在可控的范围内,没有他这么明显。再过去一个星期后,直接降到了114斤!于是,他的体重问题上升到了队里的层次,一场拯救体重的计划正式开始。

居住的环境毕竟是不能改变了,只能从其他地方想办法。首先是带着耳机睡觉,理论上来说应该可以减少集体宿舍的噪音。但是行不通,他告诉自己必须要保持高度的警惕性,担心戴了耳机后,如果发生突发性事件反应速度过慢无奈只得放弃。其次是减轻工作量,尽量不安排晚上站哨,白天的活计大伙能帮忙的尽量帮忙,让他能多点休息的时间。头三天还行,第四天,当他在宿舍内看到其他队员在40多度的高温中满头大汗工作的时候,他内心感到一阵阵的羞愧。自己有手有脚,又没有毛病,凭什么躲在空调房里,而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战友们卖力工作呢?仅仅是因为体重减轻吗?谁不减轻了?只不过自己是稍微明显一点而已嘛!他愧疚地低下头,看到了别在警服上的党徽,感觉有一股力量从身体的每个部位,如春雨后的小草一样慢慢滋生出来。咬咬牙,他打开房间门,重新加入到劳动的洪流中。第二个计划至此宣告失败。

不得已,最后只能从伙食上入手了。进驻任务区初期的伙食,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维和三宝自不必说,那已经算是顶级配备了,稍次一点的是放在冷藏库中已经腐烂的萝卜,舍不得扔掉,把坏的部分切掉煮煮还能吃;肉也不怎么新鲜,而且量少。为了让他能多吃点,小队长和其他队友每次都会挤牙膏一样挤出一点菜来给他,可是仍然不够。于是小队长动员把每个人的私货都拿出来。

出国前,队友们都知道维和任务区生活条件艰苦,于是在行李箱中,或多或少都带了不少零食。到了任务区后,这些零食就成了救命稻草,十分珍惜。吃的时候一般都舍不得拿出来,躲在别人看不到的角落里偷偷过嘴瘾,甚至连一颗瓜子,都要含在嘴里,等那一阵咸味过去了,才舍得把皮吐出来,慢慢地咀嚼瓜子仁,然后“咕噜”一声吞下肚子,然后像老牛反刍一样,享受那种胃里慢慢溢出的瓜子味道。

所以动员队员们把这些私货零食拿出来,不比革命的时候威逼地主老财交出金银细软容易。也不知道小队长磨破了多少嘴皮,队员们才陆续把零食拿出来了,有糖,有饼干,有瓜子花生,居然还有巧克力和方便面!看着队员们依依不舍的眼神,他心里也挺难受的。但是小队长很果断地把一大堆的零食堆到他的面前,彻底断绝了其他队员流连在零食上的目光。小队长转身的时候,他分明听到了小队长喉咙里传来的一声“咕噜”吞口水的声音。

可是仍然没有用!零食可以解馋,毕竟不能当主食,对于减少体重也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他的体重终于下滑到了现在的110斤,比出征前整整减轻了20斤!

看着镜子里瘦削的自己,他说不出什么滋味。是绝望吗?好像不尽然。朋友圈里的亲朋好友们都在为了减肥拼命虐待自己,能吃的不吃,能跑的拼命跑,减肥药、脱脂药,吃饭一样地吃,效果却不明显,如果让他们看到现在的自己,是得有多羡慕!那么,应该高兴吗?肯定不高兴,谁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尽头?会不会像那著名的图片一样,秃鹫旁边那个瘦得奄奄一息的黑人小孩?

想得多了,头就痛,索性不去想了!出来维和,谁还在乎这个?前期是自己太过于矫情了。在维和战地里,生死尚且顾不上,还在乎体重?只要能平安顺利完成维和任务回国,就是最大的胜利!想到这里,他心里释然了。

随它去吧,脂肪君!

在随后的日子里,他放下了心里的负担,全力投入到艰苦卓的维和任务中。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他忽略了体重问题的时候,体重反倒停止了下滑,开始稳步回升。

一个多月后,他再次看着镜子,昔日那个文弱的书生已经变成了健美先生,黝黑的肌肉在阳光下散发出青春的光芒。他轻轻地笑了。

体重头像.jpg

(图片提供/李小飞) 

 

作者简介:李小飞,籍贯广西平南,毕业于广西警察高等专科学校,2002年7月入伍,现任浙江省公安边防总队办公室主任,曾任中国第四支赴利比里亚维和警察防暴队战斗队员。在《啄木鸟》、《中国作家》等各类媒体发表作品60万字,荣获首届边防文学奖一等奖,现为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