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我在利比里亚维和的日子(十四)

来源:作 者 作者:李小飞

钉纽扣

最先发现的,是他的队友。

你家大门常打开,看到一面红旗……队友们盯着他,嬉皮笑脸唱着改编《北京欢迎您》的歌词。他开始以为是队友们在笑闹,也跟着没心没肺地笑,后来发现不对,队友们笑得更开心了,而且还专门盯着他的裤裆在笑,低头一看,脸瞬间就红了,还热。

原来是警服的裤子拉链坏了,露出了里面红色的内裤——今年是24岁本命年,出来维和的时候,老妈专门给他买了一打红色内裤。

这回溴大了!他用手捂着裤裆,在队友们善意的嘲笑声中落荒而逃。

不能说裤子的质量差,其实与其他便服比起来,警服的质量要好很多。但是,即使质量再好,也架不住他这样穿进驻任务区初期,长警裤只有2条,为了防止被蚊子叮咬染上疟疾,每天必须穿长裤。所以,往往是每天轮换洗,遇到下雨天,没干的也得穿上。如果是站哨和巡逻,裤子的磨损不大是搬迁和营建那就没谱了。从国内过来的集装箱很多大概有30多万件。每搬一件就要蹲下去一次,每次抬上车要抬一次,这样算来,每天从早上起床到晚上休息,至少工作十多个小时,重复蹲下、抬腿的动作要好几百下,对裤子的磨损特别大,所以拉链坏了是迟早的事情。大部分的队友拉链都坏过,只不过没有谁像他这样出丑过。

既然坏了,就得缝好。他认真地进行人生中第一次自己动手缝纽扣。说起来容易,做起来还真不好搞。他有张飞的勇猛,却没有张飞的细心。在训练的时候,他枪法如神,是队中有名的狙击手,能准确打飞300米之外一个一元硬币。按道理来说,把线穿过小小的针眼问题应该不大,但现实就是,花了快半个小时,他才狼狈地把线穿过去。

但是仅仅把线穿过去绝对不是最困难的,难还难在他不知道怎么缝。警裤的裤裆原来是拉链,坏了后他求教了队友,队友告诉他,拉链修不了,只能缝补起来。问题在于,每次他把针缝在裤子上的时候,后面的线总是一拉就穿过警裤的布料,一点都停不下来。

他开始后悔以前的生活太安逸了,一点基本的技能都学会。没来浙江边防之前,他在家里就是一个傲娇的小王子,家里人把他捧在手上含在嘴里,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万事都有家里人处理,根本不用自己动手。边防这几年当兵的生涯让他学会了很多,洗衣服、烧饭、搞卫生,自立能力有了很大提高。记得那次爷爷奶奶过来看他,在领导的安排下,他亲自给爷爷奶奶烧了一顿饭,让爷爷奶奶吃得老泪纵横,连连拉着领导的手感谢不已。当兵这几年确实成熟了不少,唯独缝缝补补这活计没有学过,平时都是往洗衣店一扔,自然有人会帮忙缝好。现在有点后悔了。

他拿着针线忙活了好一会,终于醒悟到,原来是线的尾端没有打结,所以一用力就随着针过来了。他轻轻地自我嘲笑了一下。

等他把尾结打好后,接下来的活就轻松多了。虽然动作笨手笨脚,活计也不是那么漂亮,缝得歪歪扭扭的,毕竟是缝上了。他试着穿上去,又发现了一个新问题——他把裤裆都缝死了,内裤倒是不会露出来,但是也不方便啊,难道每次上厕所都要像女人一样把裤子扒拉下来?那还不得其他队员笑死了?

他把裤子脱下来,真的是一筹莫展了。

忽然,他眼睛一亮,仿佛黑暗里看到了一丝光明。引起他注意的是警裤上多出来的两颗纽扣。为何不把拉链换成纽扣呢?

这是多功能警裤靠近膝盖地方口袋的两颗纽扣,左右各一。平时装东西,他还嫌纽扣碍事,每次都得解开扣上。如果把它们拆下来,不仅解决了裤裆的问题,也解决了口袋装东西不方便的问题。他为自己的灵光一闪暗自得意。

说干就干,他再一次笨手笨脚地拆线、缝补,终于,在满头大汗中把纽扣缝上了。

他拿起缝好的裤子看看,自己被逗笑了——他把扣纽扣的缺口缝在了裤裆的外面,穿上去之后,就像裤裆里长出了两只眼睛,忽闪忽闪的。

毕竟,裤子还是缝好了。他笑着想。

 

作者简介:李小飞,籍贯广西平南,毕业于广西警察高等专科学校,2002年7月入伍,现任浙江省公安边防总队办公室主任,曾任中国第四支赴利比里亚维和警察防暴队战斗队员。在《啄木鸟》、《中国作家》等各类媒体发表作品60万字,荣获首届边防文学奖一等奖,现为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