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我在利比里亚维和的日子(十三)

来源:作 者 作者:李小飞

锐变

队员小陈看着镜中的自己,忽然有一种想落泪的感觉。

镜子中,有一张黝黑发亮的脸。沾满灰尘稍显发黄的寸头,紧皱的眉心中似乎可以看到还积攒着一些污垢,几天不刮的胡子稀疏拉碴。这些都不是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脸颊两边的皮肤开始脱皮了,一块一块的掉落,整张脸显得像一个舞台上的小丑,或者是浓妆淡抹的中国油彩画。

发现脸上开始脱皮是几天前。海运物资抵达后,防暴队开始组织队员们搬运。换防首都蒙罗维亚后,大量的物资从格林维尔和国内陆续海运过来,由于队伍分驻三地,留在自由港新营区的人员非常少,只保留了一个分队的编制,30人。但是要面对的是60多个集装箱的物资,每个集装箱按照30吨的标量,快2000吨了。蒙罗维亚地方港务局留给防暴队的时间很短,因为船期紧张,要尽快清退集装箱还给船方。为了赶工期,每天从早上6点起床睁眼开始,一直到晚上11点休息,都没有停下来过。队员小陈年轻,多年来一直坚持训练,饶是如此,身体也有点吃不消。吃不消的还有脸上、手上的皮肤。利比里亚四月正是旱季与雨季交替的时候,旱季的太阳就像是垂死挣扎的溺水者,突然爆发了洪荒之力,每天都挂在天上,用毒辣的目光肆虐着西非大地。

小陈用手摸着脸上脱皮的地方。老皮掉落后,新皮还没有完全生长好,依稀可以看见一块块红色的薄膜下青筋凸起的血管。手摸上去,热辣辣的痛。

这种感觉就像第一天顶着烈日开始搬运的时候。那天早上,太阳起得很早。当防暴队6点集合的时候,天边已经红彤彤一片。第一个集装箱运到营区的时候,小陈马上和其他队员一起挽起袖子开始搬运。应该说,挽起袖子比扣着袖子要舒服,至少没有那么闷热。可是舒服是一瞬间的事,等到晚上洗澡的时候,小陈发现脸上和手臂上被太阳晒到的地方皮肤红了一片,冰冷的水冲上去火辣辣的痛。当时队员小陈还没有意识到会带来多严重的后果,而且一天的劳动下来,疲惫的身躯已经不允许他有再多的思考。洗澡后,头发没干,他就躺在床上睡着了。第二天起床后,又是简单而机械的重复劳动。几天过后,小陈在搬东西的时候,感觉脸上有点痒,不经意地拿手挠了一下,没想到挠下来黑乎乎的东西。开始他以为是覆盖在物资上的塑料薄膜。直到其他队员紧张地叫他停下,他才感到脸上似乎有蚂蚁在爬一样,一会的功夫,一滴血混合着汗水从脸上滴到鞋子上。鲜艳的血在黑色的作战靴上摔落成八瓣。队友拿出手机开了镜子功能给他看,他才看到脸上的皮脱落了一块。他的心忽然慌张起来,顾不上脱了手套,在脸上胡乱地擦着。其实他是想把脸上的血水擦干净,没想到随着手套所到之处,一块块的皮被搓下来了,血水在脸上越擦越多。干脆,他停了下来,呆呆地看着被血染红的手套。就这样,小陈被送回了房间。

随队医生简单检查后,用纱布进行消毒处理。消毒水涂在脸上,像刀子刺一样痛。等消毒完毕,小陈发现床上被单已经被自己硬生生用手抓破了。医生督促小陈休息一天,但是小陈在床上躺下不到十分钟,听着集装箱板房外其他队员走来走去的脚步声、抬东西此起彼伏的吆喝声、起重机装卸集装箱的轰隆声,他的心像有七八只猫的爪子在抓一样,坐立不安。按理说30个人,少他一个确实不算什么,但是在这攻坚克难的紧要关头,他怎么能够心安理得地躺在床上看着队友们继续在外面顶着烈日干活呢?被晒脱皮的又不止他一人,无非是他相对严重“一点”而已。所以,当他耳朵竖起来聆听到医生的脚步声走远之后,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回到了搬运的岗位上。

就这样又过了几日。每天繁重的工作量让他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甚至早上的洗脸也是匆忙擦擦,胡子都来不及刮。

利比里亚的四月,虽然漫长的雨季还没有到,但是偶尔还是会下一场说来就来的暴雨。正是遇到这暴雨的关口,难得有了几个小时休息的机会,小陈才来得及拿出小镜子好好看看脸上。看着镜子中那张五颜六色的脸,他第一时间问自己,镜子中这个丑八怪是谁?他的手机屏幕,是一张出征前自拍的照片,那时候自己是多么珠圆玉润啊!春节期间,充沛的休息、妈妈美味可口的饭菜把自己养得白白胖胖的,脸蛋难得地出现了婴儿肥。这是长大以后都没有出现过的好气象。但是,短短几天之内,这一切都成为了过去。对比镜子里的自己和照片中的自己,好像就是两个世界里的人。

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当兵是自己选择的,出国维和是自己选择的,主动加班加点在烈日下暴晒也是自己选择的,后悔过吗?没有!他向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在青春的时候不留空白,苦点累点,以后会有更多的回忆。只是,看着镜中的自己,心里难免有点难过。也许再也不能当别人眼中的“小白脸”了,但是他分明看见镜子自己眉心中逐渐成长起来的坚毅和成熟,就像破蛹而出的过程中刻骨铭心的痛,锐变后飞扬在阳光下的美丽。

外边的雨停了,队员们互相招呼着走出房间,繁忙的工作又要开始了。小陈整理下心情,对着镜中的自己咧嘴笑笑,站起来打开了集装箱板房的大门。

一阵泥土的芳香扑鼻而来,雨后的阳光如此美丽!

 

 作者简介:李小飞,籍贯广西平南,毕业于广西警察高等专科学校,2002年7月入伍,现任浙江省公安边防总队办公室主任,曾任中国第四支赴利比里亚维和警察防暴队战斗队员。在《啄木鸟》、《中国作家》等各类媒体发表作品60万字,荣获首届边防文学奖一等奖,现为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