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苗寨里的背篼情

来源:作者 作者:唐嘉兴

从北京回到加格达奇,我坐了26个小时的绿皮车,这也是加格达奇与首都唯一的一趟火车。我感谢这趟慢车,为期5天的紧张采访,容不得一丝喘息,能做的只有记录——不断地记录,生怕漏掉哪些细节。在车上的26个小时,足够将我采访的内容沉淀、梳理、消化。

到了加格达奇,一场大雪来袭,气温下降到零下24度,一派北国风光、白雪皑皑。而我的思绪,还在那青山绿水间的河口,和那背着背篼走山寨的吴隆淮一班人。

吴隆淮是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锦屏县河口乡河口派出所的民警,河口派出所就是我这次要采访的对象之一。从省会贵阳到河口乡,先要走400多公里的高速,再走20多公里的县道,再从三板溪库区的一个渡口乘船,走一个小时的水路,即到了河口派出所所在地——河口乡党中村,这也是乡政府的所在地。

这一路,锦屏县公安局的刘芳俊主任一直在向我介绍,曾经的过去和如今的当下,刘主任操着一口地方口音,我从一开始的不懂装懂、到后来的似懂非懂,再到后来我会在细节处打断他,让他慢些讲,以便我好做记录。在这里,真要感谢刘主任的好性格,从此,我也与他结下了深厚情谊。

渐渐地,河口乡、马背派出所、背篼警察在我印象中清晰了,但我还是在问自己,一个仅有3名民警5名协警的派出所,究竟做了些什么?

岸边简易的码头上,吴隆淮在等着我们,本来所长姚才松也在家,临时接警去出现场,好远的山路要走,直到我们傍晚离开时也没有赶回来。

吴隆淮介绍说:国家级水电站工程三板溪水电站建成后,将河口乡所在地的一分为三,好多原先的村寨都淹在了187米深的水下,搬迁到了高处,原先的山腰成为了现在的山脚,从派出所所在地的党中村到最远的九佑、美蒙等村要走30多公里山路,单程就要8个小时,其间还要坐船摆渡到对岸。我说那你们下村当天回不来的,他说多数时候当天都回不来,要带着干粮或者在村干家吃住。

在所里二楼那间略显简陋的荣誉室,我见到了那两个“背篼”,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背篼,竹条编的,里面有治安、消防安全的宣传图册、草帽,吴隆淮说下村的时候还要带上户籍登记簿、捎给群众办好的身份证、乡民政所发给五保户的粮油以及路上的干粮、水等等。每次下村之前,所里都要问问其他部门有没有需要捎的,省得费人费力,有时捎的东西多了或者捎些大件东西就要从村民那租马来驮,说是租,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村民向所里要过钱,他们的想法很简单,所里是为群众办事,怎么能要钱。

正在与吴隆淮交谈时,来了一个办事的群众,要吴隆淮给她开一个证明,这时我们一行的电视台的记者认出了她,是李宏美!——县里著名的民歌演唱家,县里好多大型的演出都有她和她团队的身影。就在吴隆淮为她办理时,刘俊芳主任即兴写下了四句词,邀请刘宏美用苗调演唱,刘宏美大方地答应了,简单的酝酿并熟悉歌词后——李宏美老师那富有穿透力的纯正的苗调回荡在整个房间,仿佛置若茫茫的山水间:“高山流水岩连岩,‘背篼警察’进山来。走村串寨来服务,警民关系好的喈。”

这时,厨房那边说伙食搞好了,刘主任和吴隆淮邀请李宏美留下吃午饭,我也感到苗乡人的热情,走到哪里都是客,简单的相识便可以坐在一张桌唠家常。所里的食堂设在三楼,很简陋,所里一班人多数都不是本地人,平时吃住都在所里,真正的是以所为家了。

午饭过后,我们便跟着吴隆淮以及协警张宏银、周忠诚下村了。我们要去的是瑶光村,吴隆淮准备好已经办好的几张身份证、以及要给五保户送去的大米,统统放在了背篼里。

瑶光村分为下寨、中寨和上寨,我们从半山腰一路往下寨走,苗家的木质吊脚楼错落有致,远处的库区水面如同一块玉盘从天而降,落入山间。由于河口乡地理交通极为闭塞,经济条件落后,耕地面积又少,为了增加收入,村里的男人外出打工,一路走过,见到的都是老人、女人和孩子。或者聚在一起打牌、或者在水池边洗洗涮涮,几个大娘看到背着背篼的吴隆淮一行人,马上热情地和他们打招呼,说说笑笑很是亲切,可是我真的是听不懂。刘主任和我说:她们在说吴隆淮他们,背背篼的小伙子。

原来,背背篼,在苗乡人眼里是最普通不过的事儿,但是背背篼却有说法,因为背背篼是苗族女人的“专利”,男人背背篼是要被人瞧不起的。刘主任说:苗族人生娃要是生了个女娃娃,就会有人说:“生了个背背篼的”。因此,在黔东南地区就会看到,都是女人背着背篼,里面或者是个娃娃、或者是柴米油盐等生活必需品。男人背背篼,那都是靠苦力吃饭的人,就如同四川的“棒棒”。

吴隆淮一边提醒她们生火做饭、使用电器时要注意防火安全,一边在房前设置的消火栓上试水。木质结构的吊脚楼,消防安全是派出所日常工作的重中之重,为了解决发生火灾时的水源问题,河口乡在每个村寨都修建了若干个消防水池,并配备了室外消火栓和消火栓箱,水池用水直接从山里引,接上50mm的水带、水枪,靠水位落差压力就能出水。派出所下村的一项工作就是到每个水池检查水位情况和消火栓出水情况。

继续往下走,到了一处很特别的宅子,外观看已经很有年头了,门口一块牌匾上题为“瑶光毛泽东长征旧居”——这就是著名的李家大屋。1934年12月21日下午,中央红军纵队自八受沿乌下江抵瑶光,红军总部设在瑶光中寨姜家大院,周恩来、朱德、博古、张闻天等中央领导住在姜家大院,毛泽东住在李家大屋。现今这所房子的主人——74岁的李文辉老人接待了我们,在毛泽东当年居住的房间内,饶有兴致地向我们讲述他的爷爷李志煦为毛主席采草药治病的故事,他自豪地说:“尽管毛主席只住了一个晚上,但我们李家都感到很荣幸,代代守着这个旧居。”

从下寨出来,我们跟随吴隆淮到中寨,他捎带的身份证就是中寨村民的,一家一家地交接、登记后,又把背了一路的大米送到一户五保户家中。乡里的五保户好多行动不便,有些人不愿住进政府修建的单层砖混房,就要守在自己的老宅子,所以派出所定期要把这些五保户家走一遍。

出了中寨,我们开始往上寨走,上寨的山路可谓“山陡石窄路滑”,吴隆淮说,这个瑶光村交通还算不错的,你看看对面那些山里还有村寨,根本就没有石板路,都是靠人蹚出来的羊肠小路,黑天根本没法走,很容易迷路,鞋子不好的话一天就要走坏一双鞋。

平时没事儿跑个5000、10000的我,真真的没了体力,真心的佩服吴隆淮一行人,这下村走山寨的功夫真不是一天两天炼成的,不仅面不改色,遇到大娘要扶一把、遇到大叔要问候一声。

终于,到了上寨的山顶,屹然矗立一座石碑,一面题为“红军河口战斗纪念碑”,另一面刻有“红军精神永放光芒”,纪念碑附近还修有一座红军亭,驻足红军亭,远眺群山,河口乡19个行政村,114个村民小组,58个自然寨,3260户人家就星罗棋布在这群山之间,这些村民93%都是苗、侗等少数民族。至此,我也找到了河口派出所能够被授予集体二等功的答案——那就是平凡、执着、坚守。

何谓平凡——就是做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事;

何谓执着——就是抱着心中信念而追求不舍;

何谓坚守——就是定住心留住人守住一片土;

吴隆淮已经是所里的第五代背篼人,以欧阳世钢、杨清高、龙康清、杨鑫、杨胜章、王文虎、龙兰燕等人为代表的一代代背篼人,如今都已调任其他单位,并将“背篼精神”传承到他们到过的每一处,影响着身边的每一个人。吴隆淮,这个1983年生人、计算机专业的小伙子,大学毕业后在深圳打拼了3年,2013年毅然回家考入警队,入警政审时,当知道自己入围锦屏公安时,还开玩笑的同政审干部提到:“锦屏有个‘背篼警察’啊”。如今,他已经是河口乡的“上门女婿”了。

回去的船上,夕阳映照群山,一座座寨子升起了炊烟。我想起了从贵阳来锦屏的路上,刘主任语重心长的对我说:“我在锦屏公安工作了许多年,有些人经不住外地的繁华与诱惑,离开了警队、离开了锦屏,到外地去闯。好多人后来混的好惨呐!”

平凡、执着、坚守,用这简单的六个字形容河口派出所一班人其实过于简单了,但正是这种朴素才彰显着精彩,因为这种精彩不需要修饰。

渡口惜别,天色已经暗下,远山和碧蓝的湖水也消失在黑暗中,我一再邀请,吴隆淮也不肯回县城,即使他可以与在县城进修的妻子团聚,但他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所长没回来,所里人少,不回了。”随后,就随着快艇渐渐消失在夜幕中,回到了那属于他的“阵地”。

唐嘉兴01.jpg                                             

作者简介:唐嘉兴,1982年生人,辽宁沈阳人,作品先后发表于《家园》、《东方剑》等杂志,所作《大山里的背篼情》获全国公安文联“长征路上的坚守”主题创作活动优秀作品奖。现任大兴安岭地区公安消防支队加格达奇区大队政治教导员。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