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诗歌

湖水让乡间的神更真实 (组诗)

来源:齐鲁晚报 作者:周孟杰

  大湖歌之一:初见

  今日始,我将写下这片湖

  写它自冰封的第一日至融化的第一日

  写它占尽乡间风景的每个姿态

  今天来看湖,冰像乡下的薄煎饼

  浮在一个空旷日子的口中

  垂钓人头戴棉帽,鱼线像一个偷偷设置的阴谋

  夕光若隐若现,湖面曾高过童年的部分

  已被光阴磨平

  我的倒影在湖岸窥探,冰冻的何止一个躯体

  心如止水,这仅是一个比喻

  它从来都是水的波纹与暗流汹涌

  我这怀揣碎石的人,心一碰便碎

  大湖之上,一支芦苇的旌旗在飞

  孤零零支撑着,能证明狂风存在的

  是它不停地弯折后又直立起来

  我将从今日始,写下大湖每道涟漪

  一片不屈不挠的水,将把土地上的精灵聚拢

  我扶过的每个栏杆,像找到寒冬里回家的把手

  大湖歌之二:湖的疆域

  阔水的思路,并不顺着朝代与帝王的意思

  弯曲的程度与故国的耐力有关

  宫墙纷塌,这二千年的多米诺骨牌

  如大殿上荒淫的王倒下,如湖水一泄而尽

  无数倒影和马蹄追赶着落日

  这个盛大的国度,失去最后的狂欢

  南山倾斜,农人在歌谣里咳血

  竖起墓碑,散落的亡灵在笔画上缄默

  猱山上被风吹过的典籍,偈语和精灵

  在残山下,我张开手臂接不住它们的翅膀

  湖水藏住秘密,落日轻易不启口

  唯有芦苇的旌旗横插暗喻的中心

  在湖畔,我照着水草的样子弯身

  也露出一块坚冰未融的锋利

  湖畔遥遥兮,风雪不尽

  这里的我,是一支竖笛被吹出皑皑白雪

  2020 1 6

  大湖歌之三: 雪落大湖

  白道观飘出的白色钟声,冻结在寒风的羽毛里

  湖面辽阔,簇拥一场大雪追赶羊群

  幽深的水就此闭住与风对峙的嘴巴

  慢慢啜饮一个披满风雪的背影

  大湖的慈悲是白的,从东岸开始

  伸展的经卷收下南山的阴影,小村的幽火

  一片肃穆的山林,我细数过去

  连同我更小的影子

  我熟识的湖正在隐身,像一个倒塌的童话

  退隐一片风雪,这是它的另一面

  它在戴上厚厚的面具,与疾风擦肩,与我永不相认

  方圆几十里内,不知谁还借助一场雪

  去登高,去踏风,带着洁白的手谕去敲门

  叩问大湖的门扉,不说独自大雪纷飞

  不说独自扛着一场雪崩

  2020 1 7

  大湖歌之四:湖的上空

  盘旋于大湖的神族们,众鸟息声

  你们看见的倒影不是自己,是被光阴击中的人字形翅膀

  鸟语是人声

  大湖的夜晚,雁群就这么飞过去

  一个怀抱被空落,它只能独自奔涌,再奔涌

  簇拥过渔火的波涛,是一群乡下良人

  静听雁鸣里的哭声

  大湖畔,古代的圣贤不说话,上苍号令

  他们如波纹一样沉寂

  大德们为自己和后世刻下的律条,在水波黄卷上

  显山露水,诲人不倦

  澄澈之空,这片被人类掏空的良田

  埋下云淡,风轻;埋下血海,深恨

  湖水这滴落日的遗恨,只藏西天偈语与血红

  2020 1 8

  大湖歌之五:偏于一隅

  缩身于一国一省一市一乡,委身于一天一地

  一草一芦,唯有风能打开它们,唯有顺风的水

  成为一块不规则的物象,偏于此隅

  能打开夜晚的不多,乡下的月除外

  光芒是了解真相的钥匙,一把白晃晃的雪

  让乡间的朴素更真实,让安身三乡交界的湖

  向我这边斜靠着身子

  很多个夜,我会到湖边瞭望

  乡下的黑划地为牢,我看不清的事情太多

  连湖的西岸于我都是倾斜的

  比眼神,我输给一颗流星落湖心

  我偏于我的一隅,一乡的雪在把我铺开

  今年是丰年,种子的日程都顺着湖岸安排

  唯有如此我心安理得,想这事时

  湖水把全部颤动给了我,让空山与鸣涧徒生出无限憎恨

  2020 1 9

  大湖歌之六:浩荡之声

  那年,泛滥的湖水发出破裂之声

  它被禁锢的躯体竞如此庞大,把空阔的下游填平

  它撕开黑夜的围堵,成功潜逃

  作为流动的湖,它瞬间完成一条大河的使命

  浩荡之声把村庄陷落水泽

  逃上岸的族人从此夜夜噩梦,是他们惹怒湖神

  在后人惊惧诉说中,我相信大湖是安详的菩萨

  也是怒目的金刚

  它藏下的刀剑与愤怒只与人的欲壑有关

  现在它是一只被驯服的羔羊,在落日余晖里

  金光灿灿,我更相信它深藏一个独特见解

  浩荡之声只是表达方式之一种

  2020 1 10

  大湖歌之七:龙池

  大泽之地,必有一个传说伴随先民

  那些神一样的先祖,替我早一步抵达这里

  退却羽翼与鳞片的栖息之地,必高出尘世三尺

  我们相互感恩与相拥,在大湖之侧流连俗世的圣水

  诞生于此,便要沐浴圣洁之光

  我们飞舞的鳞片终要变成骨头与大梦

  以涉水起舞,以足印叩拜,以跋涉挺直一种伟大

  以石为城,以群为落,以卑微奉出虔诚之心

  大湖收留的脊背必迎来足食丰衣的良辰

  我在龙池之侧,我在大湖之畔

  从流水汤汤取出烟尘,从繁衍生息取出薄命

  并于眼泪中击鼓高歌

  2020 1 11

  大湖歌之八:天齐渊

  故国之地,天下之脐

  三千年前大湖水漫过群山,漫不过一条上好的钓竿

  漫不过一个八旬老翁的神算,放眼鱼钩

  抵不过放眼贤良与江山

  无法再激荡的河流,奔腾成祖先的一条血脉

  在齐之故土上回旋,弯转,奔涌

  缔造绵延的子孙与生息不灭的两岸花开

  那些典籍中的浩大与恢弘,那些汗青里的

  威武与智勇,在天之脐地

  吹一只胜过落日的号角,把牛山的身子吹成

  一个早春漫过去

  东夷的空茫里,齐国走出旷野的出口

  走到大湖的波纹里。闪烁的星空与庞峨的宫殿

  皆为大荒的开拓者而耸立

  生于斯,在南山石壁上开凿去径

  生于斯,在大湖的波浪里打造来路

  最初的画面是埋下国的种子,最后的画面是

  把灿灿之花开遍大野

  稳住所有人心里那一点晃荡

  2020112

  大湖歌之九:后李

  大湖一侧,埋在深土的文明之光

  被我踏过几十年,被祖先踏过几千年

  忽一日,它们光芒涌现,战车列队,奔马昂首

  自玉米地,麦地,蔬菜地的深根处苏醒

  一去千年,湖水枯盈往复,村落凋盛有时

  唯有沉默的沙漏在暗处流淌

  千年前的烟火色、铜车轴、銮铃、木车轮、一匹幼马

  的姿势,都迎风而归

  二千六百年前,千乘之国,一个东方国度

  用骏马奔腾,车乘凛凛,杀伐、征战、远交近攻

  把城郭夯土筑牢,排水道疏通,盐铁各尽其用

  在南山南竖起王陵与墓碑

  那些未见面的齐王们,有人沿着忠言阔步

  有人迎着馋言落水,有人把旌旗插过一山又一山

  有人把国度当大锯拉来扯去

  有人在大湖上扬帆,有人被泥沼拖成一根朽木

  大湖倾兮,舟木横渡;大湖枯兮,芦荻自舞

  如今,我有车无马,不能卷平冈,酒酣,张开胸胆

  我只在大湖尽头结网,劳作,长叹或萧萧落木

  仰首天空扑簌簌的回响,低首泥土沙漏一样塌陷

  与梅林迎来一场又一场大雪

  2020113

  大湖歌之十:南山

  西山挂着童年的落日,大湖埋下缄默的烟火

  而南山,牛群挑着通关的文碟,涌向函谷的出口

  而我真实的南山是一道屏障

  隔着尘世,古今,生死,土匪的山头

  我的南山有水草,野洞,放牛人,草籽随风飞舞

  每株草隐忍着狼烟和烽火,谁会在意

  山下的王们变换城头的旌旗,筑起高耸的陵墓

  故国的消亡快过湖水的隐退

  南山还有山寺,庙堂,经声,缭绕的烟火

  山人口中的偈语由风传递

  作为隐者,搬运的大湖已熄一切念想

  洗净坦诚的肉身

  南山,我的部落在灯火内也在灯火外

  大湖把它一分为二又合二为一

  齐王的城都建在遍野的山花上

  你看到的故国的塌陷

  只是南山收起了经卷

  2020114

  大湖歌之十一:管仲

  湖波平静,齐风息声,风波被墓碑定住

  一个那么厉害的人头顶满山草木

  牛山像只丢弃的旧履,踩住晃动的尘土

  先贤,请接受我虔诚一拜

  泥土松软,埋下铁器;泥土坚硬,建起国度

  至今,我怀念里满是柳絮

  先过大湖,再飘就到一块古老的石头,你隐藏其中

  齐国原野,布满奔马与战车

  空旷的风刮过分崩的朝代

  你高大,明亮,自带光环,背后的阵仗插满旌旗

  灭国的祸需要你救火,灭门的乱需要你关门

  委身于乱世,你按着律令和长剑

  你是星座,风和人舌埋不住你

  管鲍之谊,不只是手牵手,是动了对方的金子和奶酪

  友谊的小船还在

  像风浪的无数催打,俩人的手始终不分开

  2020 1 15

  作者简介:周孟杰,在《诗刊》《星星》《诗歌月刊》《文艺报》等刊物发表诗歌。出版诗集五部。诗歌入选《中国当代诗歌精选》《2014年中国新诗排行榜》等多种文本。曾获第二届“金迪”诗歌奖,中国公安诗歌年度诗人奖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二十三届高研班学员,全国公安文联签约作家,中诗网签约作家。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