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诗歌

侯马:他腰上挂着一把带鞘的刀,和一双装在皮袋里的筷子

来源:中诗微刊 作者:候马

侯马诗歌新作 

 

    

有一次我出命案现场

一个漂亮女人被砍死了

连同七十多岁的父亲和母亲

三具尸体

从客厅到楼道

我的一位同事

认出了死者

是他的高中同学

心高气傲

一直单身

我问他为什么当年

不追这个女人

同事回答还真有人

给他牵线

我们昼夜侦查

终于找到凶手

破门而入时

那家伙纵身

跳楼了

我问同事看见了吗

同事回答

四目一对

他松的手

2019、7、28

 

  呼和浩特

我来的时候是春天

城市上空繁星密布

如果我总是叫不出它们的名字

就会感觉是陌生的面孔

2019、8、12

 

    

李白在安史之乱前

来过幽州

写下了忧心忡忡的诗句

中夜四五叹

常为大国忧

他写下的是

长安千年繁华的转折

他不知道的是

幽州将开启

下一个千年的繁荣

2019、8、12

 

  阿尔山

离开阿尔山的

最后十分钟

我匆匆翻阅

宾馆房间里的

阿尔山植物图册

原来我妻子

使用多年的微信头像

名字叫做绣线菊

2019、8、14

 

  

我敏锐的发现

我的父亲不与我爷爷

也就是他父亲讲话

在我半大成人的时候

我问我父亲为什么

父亲回答

他厌恶

我爷爷为人自私刻薄

我并不满足父亲

这个道德层面的原因

在我看来

他也一定因为爷爷身份不好

给他人生带来的坎坷而心生埋怨

他也一定感到大学毕业生

与乡村知识分子的隔阂

更重要的是

他们不擅于表达沮丧

羞于表达亲情

父子之间不讲话难道不常见吗

但我从不认为我的父亲不孝

他从不干涉爷爷

对我们兄弟六个的溺爱

从不干涉我们六个

崇拜这位倔强的老人

2019、8、21

 

 成吉思汗的燕子

在成吉思汗庙的大门横梁上

有许多燕子的泥巢

为此我特意去了内蒙古宾馆

因为它的大堂里有一块木牌

上面介绍了成吉思汗的来源

是因为天上飞来一只彩鸟

它的鸣叫声就是成吉思

成吉思

我看到泥巢有燕子进出

但更多的泥巢住了麻雀

我喜欢与穷亲戚来往的鸟儿

说不定这就是成吉思的含义

2019、8、21

 

 五塔寺

在北京的五塔寺

开过一个与我有关的会

会上伊沙发言

他说大学时代的我们

可以概括为

伊沙着急

徐江糊涂

侯马迷茫

2019、8、31

 

  青城聚

F说伊沙徐江

要到呼和浩特来

我说不可能

她说为什么

我说伊沙

不参加不是诗歌的活动

但是他们真的来了

这也正常

因为伊沙总是可以

把他参加的活动

最终搞成诗歌活动

2019、9、10

 

 绿皮火车

徐江夫妇从天津出发

他迅速告诉伊沙

火车连接处

可以吸烟

伊沙闻后甚喜

与老G雨伦从西安登上火车

这样

两列通往呼和浩特的火车

他俩分别吸烟写诗

吃方便面

伊沙得诗十一首

徐江得诗十一首

当然这个数字是我估计的

但是也不会差多少

我这首诗真正想写的是

欢聚不到三日

他们分别又坐火车回去后

我第一次在内蒙古坐火车

铁路局长告诉我

去天津要从北京转车

去西安头天走第二天中午

才到

我竟然没想到这么远

第一个念头就是

他们来时要是再铺张一些就好了

2019、9、10

 

 一群老人

一群老人

来到我家

其实他们

是我爸学生

爸爸给我一一介绍

他是书法家

他是校长

他是处长

他是市长

她是——

她抢先回答

我是平头百姓

我在心里说

你是一位美女

2019、9、12

 

 记住文革

文革让人们记住文革的

其中一种方式就是毁灭

文革毁掉了庙宇

毁掉了城墙

毁掉了神像

后来的人来到这里

他们说

这儿原来有一座庙

这儿原先有段城墙

这儿原先有座塑像

都让文革毁掉了

2019、9、12

 

 外省中秋

在呼市过第一个中秋

有人放炮

寥寥数声

像童年时

我的故乡

逼近春节

或春节过后的

零散炮声

像两个春节

那么奢侈

妻子问我

呼市禁放了吗

我的确尚不清楚

并且也不打算弄清楚

2019、9、13

 

  介绍人

我的入党介绍人

是一个高大的

天津姑娘

大学毕业后

她杳无音讯

据说去了美国

而我担任了

伊沙的入党联系人

一心拉他入党

有为党的考虑

也有为我自己的考虑

唯独为伊沙的考虑

少了一点

2019、9、14

 

   

初中快毕业时

学校突击发展

一批学生入团

后来我发现

其中没有夏尔

我就问他

为什么没入团

他没有正面回答

而是说

我敢说入团的这些同学

都不明白入团是什么意思

2019、9、14

 

  在蒙蒙的细雨中前行

雨不大

仅够濡湿车身

仅够动车

以足够的速度

把雨珠汇聚起来后

从舷窗一侧

滚动到另一侧

仅够这一枚

小邮票上的五线谱

2019、9、14

 

   

动车突然停了

仿佛是为了展现

舷窗框住的

一株金叶榆

仿佛是为了等候

对面呼啸而过的

一列普客

但实际的情形

竟然是撞了鸟了

2019、9、14

 

   

也是第一次

听说这个词

以前她是母亲

产籽穷人充饥

后来她是美食

也叫水果玉米

如今她是少女

自身便是丰收

2019、9、14

 

 巴彦淖尔的黄昏

与呼伦贝尔的血色不同

我在巴彦淖尔看到的黄昏

是柿黄的

带着面粉的细腻

香瓜的甜气

它不是从子宫里揪出来的

是中原农民

在黄土里栽出来的

2019、9、15

 

  中国北方的漫长历史

农村真穷

晚霞真美

2019、9、15

 

 蒙古人的筷子

在乌兰察布博物馆

我神奇的遇到

来自侯马的小老乡

一位博士讲解员

他显然更沉浸于

晋国的辉煌与博大

而我印象最深的是

一张元代蒙古人的画像

他腰上挂着一把带鞘的刀

和一双装在皮袋里的筷子

他对待筷子的方式

显然比汉人隆重许多

2019、9、20

 

  夏尔的筷子

我有一个严苛的祖父

我幼时学习用筷子

姿势不对

他毫不留情地

用他的筷子

猛击我的手指

我觉得我对礼数的遵从

特别是我中国人的品质

就是他这么敲打出来的

但我竟然一点想不起

夏尔小时候

是何时学习

又是怎样使用筷子的

心中不由涌起

对他爱的愧疚

2019、9、20

 

 烈士日

在烈士日献花仪式上

我与军人方队毗邻

一个英俊的中士

用清澈的声音

唱着演练的歌曲

当队伍出现些许的厌倦时

他低声告诫同伴

生活需要仪式

如果你敢少了一次

无论是现在的女朋友

还是将来的老婆

必定找你麻烦

2019、9、30

 

 圣诞夜

在德国的腹地

茫茫雪原中

一座孤零零的

假日酒店

客人全走光了

只有一个中国旅行团

和一些不知为何不回家的老人

我穿过餐厅时

对其中一位手持刀叉的先生

说了一声

Merry  Christmas

这时我听到

所有的老人

停下刀叉

抬起他们苍老的面庞

一齐说了一声

Merry  Christmas

2019、10、3

 

 中国空中调查报告

从呼伦贝尔大草原

飞往呼和浩特的航班上

坐满了时尚的乘客

我揣测他们是华裔

或者是香港澳门台湾人

后来我发现他们是深圳人

海拉尔度假后经停呼市飞深圳

我要报告的是

他们几乎家家都生了二胎

爸爸带一个

妈妈带一个

有时讲粤语

有时讲普通话

孩子个个干净漂亮

由内向外散发自信

2019、10、5

 

 君临草垛的雀鸟

秋天到了

机器把草割掉

堆成方方正正的草垛

雀鸟不担心是陷阱

凡是草原所产之物

它都要再巡视翻检一番

2019、10、6

 

   

我在草原深处

看到一群自由自在的马

它们围成圆圆的一圈

马头冲里

屁股向外

我感觉它们在讲一个笑话

2019、10、6

 

    

我见到最优美的吃相

就是草原上低头的牛

像上帝打翻了

一盘子音符

2019、10、6

 

 祭敖包

敖包的神圣在于

它不是一个人建的

也不是一代人筑就的

每个路人只放一块石头

结果就成了一种信仰

2019、10、6

 

 

微信图片_20191209100936.jpg

 

侯马,1967年生于山西曲沃。1989年开始现代诗写作。出版个人诗集有《他手记》《大地的脚踝》《夜班》等。获《十月》新锐人物奖,首届“天问诗人奖”,《新诗典》“李白诗歌奖”金奖,葵现代诗成就大奖,长安诗歌节现代诗成就大奖,《北京文学》奖、《诗参考》30周年成就奖、突围诗社新时代中国十大先锋诗歌奖。现居青城。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