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诗歌

齐云山下(组诗)

来源:网投 作者:史益华

 

红灯笼

对着山峰的背影

它们悬在自己的梦里

是夜色,把一种矜持

和隐藏,显现成幻想的重量

寂寞,有时候也是花朵

 

它们的悬挂是有选择的

有的热烈,让黑夜辉煌起来

有的冷僻,弥漫没有余温的味道

这样的矜持在隐藏着什么呢

至少,描绘出了夜的轮廓

 

其实,它们的目光是悠长的

斑驳的石板路,串起红红的

影子,透出无数逝去年代的暗语

但它们不声不响,即使

石破天惊,始终默默地凝视

 

红灯笼,你是不会枯萎的

唯美的花朵,散发厚重的檀香味

山野四季之风已说完所有的话

你与我们无言以对,但你让时间

留下独白,提醒我们前行的契约

(在休宁以及黟县徽派特色浓郁的小镇里,红灯笼是一道引人注目的风景。)

 

老枫杨树

老枫杨树,一百年的

根须,已经吸足了无数个朝廷

丰润或枯萎的雨水

而一百年勃发不落的新叶

阅尽盛世与浩劫,准备着

迎接莫名的风暴,绽放抑或

自尽,屹立着、等待着

所有无法预知的残忍季节

 

而一边的横江

水浪碧透飘然而去

从天俯视,横江就像一棵

横卧的大树,激流似枝水花似叶

它的根须之水,缠绕老树

而它的枝梢之波始终流淌

悄悄地、也是坚定地

把百年枫杨的信仰递向远方

 

在我的眼里,枫杨树是朴实的

而横江是忠诚的,枫杨树

是一群无畏者,是沉默的担当

和坚定不移的精灵

横江则是一种精神,是印证

与吶喊,是永远追寻的意志

在我的心里,它们始终

在关照命运,在喻示未来

(休宁的横江岸边,有一群百年树龄的枫杨树。)

 

天灯

黑夜里飞升的一瞬

构画长空,展示闪烁的铭文

一年四季,有太多

百无聊赖的时辰,天灯的放飞

成为最珍贵的期待之一

 

我们的灵魂,或许

就是一束光一盏灯

那一点一点的光亮,奋力向上

拓展了夜空,也拓展了

心灵企盼的快乐版图

 

现在,我们已与天灯

合二为一了,天灯在天上飞

我们也在飞,天灯飞入

我们心中,于是我们拥有了

天空,也就拥有了整个世界

 

我们把自己的欲望

升至了极限,忘记了

火苗,这人类的生命之光

依然脆弱不堪,尤其四周存在

浓密黑暗,它仍须精心呵护

 

我们拥有真实的自由了么

我们不是鸟儿,而天灯本身也会

熄灭、下坠,我们更不是风儿

即使能掌握一点飞行,依然

无法去抚触柔软壮观的星空

 

我倒是想找到放灯人

问一问:什么是祈愿

什么又是归宿,我还想说

让天灯歇一歇吧,让它

把生命的流速握在自己手里

 

我希望无数双眼睛

随它远行,但希望一切

都不要轻浮,不要玩弄伟大的

飘渺,我更希望告诉天灯

每一季,它诞生的真实意义

 

一切都不可预见,夜空深处

还有无法预测的险境,还有

我们根本无法应付的眼神,天灯

也会跌落的,事实上我已看见了

下坠,美丽光亮的下坠

 

我们应当活在脚下的草丛里

从那里爬出的脚印,才具有不会

深陷飘渺,但可陪伴一生的

目光,这么说吧,累累血痕与苦难

之后的幸福,不在空中,而在地上

(天灯,俗称许愿灯,一般在元宵、中秋等节日施放。)

 

启蒙阁

令我纠结的是光线

暗淡之中,让一切都模糊了

因为老屋已经营造了一种氛围

让岁月模糊,让岁月讲述的

痕迹模糊,让它自己也变得模糊

 

还好,它的匾额却是清晰的

它本身存在的意义更是清晰的

齐云山意味深长,在它的一角

丘陵与密林之间,留存了

一个符号,或者说一支火把

 

启蒙,我们曾经渴望

但愚昧还是在与文明比试韧性

我们曾经恐惧,那火把只有

一束火,而四周的黑暗

终年不化,还在吞噬一切

 

是的,启蒙阁的存在令人惊喜

但它的形孤影只,却令人

有点窒息,更令我纠结的

是启蒙的本身,断断续续

就像此处的启蒙阁布满了灰尘

 

幸好我们走过的不是灰烬

历史有多少拐角,就有多少

消逝的风景,但历史自己

也在启蒙,洞察世事潮流

那一支不朽的火把,还在燃烧

(启蒙阁,位于黟县宏村。)

 

归园

白鹭。翩然而至

一双羽翅如此雪白

隐入茫茫的秋色

为我,跌落于含泪的境地

这灵动而飘逸的雪白,一次次

盘旋。又一次次飘落,如此

优雅,又如此沉默,沉默

 

我回来了。穿越

大亊变,风起云涌

惊心动魄之后

谁又会注意,孤独

已吞噬我的灵魂

梦中萦绕。俯视龙川之水

我的栖息地,与星星一样宁静

 

悲切。只能决绝而去

展翅飞起,整个天空寒意无边

辞别不是选择,归园不再是暖巢

渐行渐远而恋恋不舍,命运

在这里彩排,又在这里埋葬

只能独行而去。一朵彩云

终于,为自己泣血落幕

 

百年苍茫。白鹭

在飞舞,此刻那渴求的羽翅

依然雪白,依然灵动而沉默

也许时间已不重要

甚至,评价如何也若一缕青烟

苍空在微笑。因为

尊严之魂永远飘荡不息

(归园,赛金花的故居,坐落在黟县。)

 

史益华老师.jpg 

作者简介:史益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警苑杂志主编。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