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龙场驿》(组诗)作者:伊鸣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09-22 20:26:42

 《问道阳明洞》

 
我从龙标过去,千辛万苦的龙场
从王阳明千里贬官的驿站
翻越前人的江山
在一个骨瘦如柴的山洞
形影相随的钟乳石,亿万年的修为
突然一瞬间,抵达内心
疼痛之后的静音
一场风吹雨打的形而上学
撰入深奥的石壁
我看到他的头像,他的造型
摇摇欲坠的手笔,一本小楷字体
方方正正。他做人的图腾
即使秋天深刻,落叶填满国家
那双在冷雨夜的眼
仍然充实春泥的爱。不论风月
他的故事猛烈,在拼写完一条道路
站上路口扪心自问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一堆古人的风骨,呈现自我
心即理,知行合一
只要此心光明,又何必满腹牢骚
从洞中出来,他背着一座书院
沿着不曾去过的林中
向不可预知的未来领地
行走千山万水,或六百年的天命
 
《在梨花湖虚构一个秋天》
 
最好不要在梨花开放的时候来
最好不要带上你的爱人来
最好在湖水深蓝的时候来
最好带上一本王阳明的书来
 
一夜东风,千树梨花,你错过了
在花前和月下,错过了洁白
在人间四月错过了林徽因
你错过美丽的事情很多
唯独没有错过的,是秋风萧瑟
在秋阳高照中,金黄的光景
透露出一种辽阔的孤独
在一片秋叶的纹路里
捕捉生命。走进粗犷高原
这无边梨子的底色
是湖水的蓝,那么深刻
没有垂钓者,只有一队三轮车
载上玉米,浩浩荡荡地
抒写一首大地丰满的情歌
 
在梨花湖,最好不要春天来
最好在秋天,带上你的良知
站上一个山头,听风
吹着十万亩梨子成熟的温度
 
《三人坟》
 
三人坟,我的理解是三人合葬
坟头气势磅礴,墓碑高大
埋的三人应该是达官贵人
或者像奢香夫人一样的一方诸侯
但当我去看的时候
显然坟墓比想象中的千差万别
并且埋的人,不知姓啥名谁
只听说是一吏一子一仆
三人死亡的时间依次为
中午,傍晚,第二天早上
吏先死,子次之,仆最后
王阳明闻讯,有感于自己的命途
于是带着两个书童
把三人埋在一起,还写了
一篇祭文。在荒草萋萋的碑前
我终于明白,一座坟墓的出名
不在于埋了三个人
而在于一个名家撰写的祭文
打动了多少人的恻隐之心
 
《天生桥的经验》
 
我是积累了太多的恨
太多的爱,太多的艰难
太多的雄心壮志
我满腔热血,青山绿水的乡愁
装载富国强民的梦想
我是怒吼的河流
在贵州高原流淌,从修文的胸膛
穿山而过。蔚为壮观的瀑布
是我的经验,留下
祖国滚滚热潮的坦白
 
水滴石穿。我坚信的道理
像阳明先生,钻进一个山洞
从山的这头去
到山的那头,万丈深渊之上
奔腾而下。柔弱的水
韧性十足的经书
一旦知行合一,再坚厚的大山
也会让出一条峡谷
 
《砂锅寨,叶辛旧居》
 
没有人怀疑一座土地庙的存在
为什么保留一个作家的气息
没有人愿意留下来对视村庄
只有一个作家,用十年
和村民、牛羊、山林蹉跎岁月
 
没有人理解一个从农村而来的诗人
看到无能为力的生活
看到生老病死
疼痛难忍,看到荒芜的山丘
抵挡不住背井离乡的脚步
 
没有人去询问这些高原黝黑的庄稼汉
在迎接秋天的收成
没有人愿意坐在大太阳底下
观察玉米饱满的颗粒
 
大风吹动,灰尘打痛了我的眼晴
因为一座土地,祭仰幸存
老屋纷纷倒下,只有它
伫于高楼林立中,黑瓦石墙
像最后的神,在我的内心
激荡,奔跑,凋零和破碎
 
没有人看见我满含泪水
没有人知道我对古老的事物
都是像敬畏神灵一样
不停地沉默与祷告
 
   伊鸣,本名石一鸣,苗族,80后,贵州松桃人,省作协会员,县作协副主席,当过山村小学教师、编辑、记者,现在市级公安部门工作。出版诗集《我把柴火还给如来》、随笔录《一个山村教师的读书随笔》。
此文章经作者本人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