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基层之声

向命案积案宣战

来源:人民公安报 作者:

  命案积案像一块石头,压在被害人亲属的心头,不管过去多少年,凶手不明的阴影一直笼罩着他们的人生;

  命案积案像一块石头,压在所有参战民警的肩头,不管岗位变换多少次,一份未完成的使命一直铭刻在他们的脑海。

  在“云剑-2020”行动中强力推进命案积案攻坚,是公安部党委作出的一项重大决策,充分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年代久远的陈年命案,被时间的尘埃一层层覆盖。然而,有那么一群人,执着拉住时间的缰绳,定要揭开案件的真相。“全国文物安全卫士”、革命烈士廖国华的家人终于在25年后等到了真相大白的这一天;沈阳“2003·4·30”案件中被杀害的一家七口的冤魂终于得到告慰。

  当前,全国公安机关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变成可能,一起起悬案成功破获、一道道谜题得到答案,在逃多年的犯罪嫌疑人被绳之以法,这是利用新技术、新战法取得的战绩,更是一代代公安民警前仆后继、矢志不渝而取得胜利。

  向爱民情怀致敬!向奋战在一线的公安民警致敬!

  这一天终究会来

  揭秘“云剑-2020”命案积案攻坚行动及其背后的故事

  世界需要更多的阳光和正能量。

  2020年4月中旬,公安部组织开展的“云剑-2020”行动驱散雾霾,让阳光划破云层照亮历史的尘埃。

  开展全国命案积案攻坚行动是“云剑-2020”行动的一项重要部署,是公安部党委审时度势作出的一项重大决策。

  目前,全国仍有相当数量的命案积案没有破获,公安部刑事侦查局有关负责人说:“刑侦工作是打击犯罪的一把尖刀,老一代刑侦人为维护社会治安稳定作出了巨大贡献,为我们树立了敬业、执著、拼搏的刑侦精神。他们把优良作风传了下来,同时也把‘未完成’的工作交给了后来人。我们只有接着干,别无选择!不管过去多少年,不管面临多少困难,这些积案始终是我们对人民的欠账,我们要发扬敢打必胜的攻坚精神,向命案积案发起总攻,不破不休。”

  全国公安机关全力以赴开展命案积案攻坚,一大批陈年旧案的“命运”发生了改变,与案件相关者的命运也发生了转折。其中一南一北两起案件,可以说是一大批疑难案件侦破过程的缩影,既展示着前仆后继的奋斗历程,也体现了守正创新的时代特征。

  01

  将乐县隶属于福建省三明市,是一座历史文化古县,有着近2000年的历史。将乐县博物馆是一座百年老屋,青砖墙面,大青石地面,给人一种庄严神秘之感。1995年,博物馆副馆长廖国华被杀,震惊中央。直到现在,在博物馆里行凶杀人的案件在全国都属罕见。

  陈永贞是案发后将乐县公安局第9任局长。7月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说:“‘云剑-2020’行动提供了良好契机,使这起案件在25年后成功告破。最要感谢的是案发第一时间参战的民警,特别是当时的法医路闽泉。正是因为他们细致的工作,才给这起案件的破获提供了可能。”

  廖国华是土生土长的福建省将乐县人,从19岁起先后在18所山村学校任教,多次被县、乡评为先进教师。1986年,组织安排他担任将乐县博物馆副馆长,这一年他46岁。至今,人们还记得他到任后立下的“人在文物在,我与文物共存亡”的誓言。

  那时候,博物馆人少,缺乏物防技防设施,廖国华经常在博物馆值班,基本上没在家过过春节。

  1995年7月5日,廖国华在博物馆守夜。6日早上,工作人员一走进博物馆就发现地上有血迹,之后看到廖国华倒在内天井处,身边是一大摊鲜血。8时30分,将乐县公安局接到了报警。

  第一个进入现场勘查的民警是郑继伟,当时他刚刚从刑警大队调到治安科工作。接到立即出现场的电话时,他意识到事情有点严重。在将乐县公安局,他算是最有经验的痕迹检验民警,这个现场非他不可。

  他神情凝重地走进博物馆,发现从边门到大厅,再到值班室,墙上、地上到处都是血。廖国华如同一个血人,身上刀伤很多。地上有两副眼镜,一副是廖国华的,另一副推测是犯罪嫌疑人的。地上还扔着几把十分锋利的锯片。“我的第一反应是搏斗很激烈。”为了给照相、法医、侦查民警争取时间,他快速划分出保护区域和可步入区域。

  路闽泉是当时将乐县公安局唯一的法医。接到出现场的通知,他提起检验箱就往外边跑。博物馆离公安局很近,跑步过去只要两三分钟。

  “现场的血实在太多了,地面、墙上都是喷射状、挥洒状血迹。”他对尸表进行了仔细检查,看到廖国华的伤口很多,主要集中在头面部、躯干部、手部,十分零乱。路闽泉当了10年的法医,出过多起命案现场,这一起让他的心情格外沉重。眼前的廖国华,身中31刀,从口部到耳边被割了一条大口子,右颈动脉被割断,心脏被扎2刀。

  这时候,他听到有人说:“经过认真清点,馆藏文物、标本安然无恙。”他的眼前模糊了,对廖国华肃然起敬。馆藏的1000多件文物没有丢失,闽西北仅有的一件国宝宋代鸡首壶安然无恙。

  由于案发时下雨,加上地面条件不好,现勘人员只提取到半枚血足迹,不具备鉴定价值。虽然现场搏斗的场面很大,可现勘人员没有提取到犯罪嫌疑人的指纹。那个年代,指纹是刑侦技术的“第一把交椅”,它可以起到直接认定犯罪嫌疑人的作用。

  路闽泉竭尽全力把尸体检验工作做得细之又细,并且对现场提取的血样进行了ABO血型检测,结果发现两种血型,被害人廖国华是A型血,嫌疑人是B型血。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除此之外,他似乎做不了更多的事情。但是,他下意识地认为,他还可以再多做一些事。他说:“看到廖馆长牺牲得那么壮烈,我就想要多提取一些东西。当我听说没有提到指纹和足迹后,就想多提一些血样,为破案增加一点希望。”

  木门槛上有血,路闽泉削下来薄薄的几片老木头;草叶上有血,他就小心翼翼地把草叶摘下来;瓦片和地面上有血,他就用纱布蘸取。回到检验室,他把提取到的十几份检材妥善处理,木片、草叶放在安全的地方晾干,之后先收进牛皮纸袋,然后套上一个塑料袋,最后装进一个大信封,写好标签。“我们那个年代,都是靠的一些土办法,牛皮纸防潮,塑料袋防水、隔离空气。”

  02

  经过现场勘查,警方判断犯罪嫌疑人翻墙进入大院,从边门钻洞撬锁进入将乐县博物馆大厅。从大厅往展厅走的过道是一座天井。副馆长廖国华的尸体就在这里,这里也是打斗最激烈的地方。地上有廖国华使用的警用手电筒。由于打击力度大,手电筒头部已经扭曲。地面血量很大,墙面上有下滑状血迹,地面和草叶上有滴落血,警方由此判断嫌疑人很有可能在打斗中受伤。

  廖国华为保护文物跟歹徒殊死搏斗的事迹传开后,将乐百姓被深深地感动,要求公安机关尽快将凶手绳之以法。

  案情重大,将乐县公安局全警动员,分成6个小组投入侦办工作中。现任将乐县公安局副局长的戴燕明也在参战民警之列,他当时被分到文物爱好者调查组。然而,民警奋战了3个多月,案件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从此,戴燕明的心头压上了一块沉甸甸的石头。

  虽然全局行动告一段落,但是刑侦大队还要继续侦办。时任刑侦大队大队长柯勇决心手擒疑凶。

  1996年春节前,将乐县公安局抓获了一名犯罪嫌疑人,从年龄、身高等特征上看与专案组分析刻画的嫌疑人十分相像。那时候,DNA数据比对对很多人来说还很陌生,局党委听说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可以做检测,就指派法医路闽泉赶赴北京。

  这是路闽泉生平第一次去北京,他心里满满都是希望。他只拎了一个小包,里面装了几件衣服,把装有血样的牛皮纸袋夹在衣服中间,以防丢失。那时候,从将乐到北京,要先坐长途车到厦门,再坐两个白天、一个黑夜的火车。在车上,他没怎么睡,也没怎么吃。下了火车,路闽泉就迷路了。他几经打听,好不容易找到了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把犯罪嫌疑人的血样和现场提取的嫌疑人血样递给了收检员,“一周才能出结果”,这是路闽泉办完鉴定申请手续后得到的答复。

  路闽泉哪儿也没去,过了两天就去物证鉴定中心问,答复“过三四天再来”。第5天,他终于拿到了鉴定报告:送检的两份血样DNA不同一。犯罪嫌疑人被排除了,带着这个失望的消息,回家的路上他闷闷不乐。

  回到将乐的时候已经是农历腊月二十九,这个消息让全局民警都没过好年。过年前,廖国华的爱人来找时任刑侦大队大队长柯勇询问案件的进展,他无言以对。柯勇回忆当年的情景,这样告诉记者:“廖副馆长身上的伤,多得让人不忍目睹,那是我从没见过的惨状,由此也可以想见他保护文物的决心有多大。案发后的两年,我的主要精力都放在这个案子上,一心要给他和他的家属一个说法,可是一直都没有进展。”

  2000年,将乐县公安局抓获一名十分可疑的犯罪嫌疑人,路闽泉再次前往北京。这一次依然是失望而归。他不仅为没有比中而失望,而且对于损耗了一部分检材感到十分心疼。之后,DNA检验普及率逐年提升,这起案件的检材又检验比对过多次,消耗量很大。到2006年路闽泉调离刑警大队,看着所剩不多的检材,他千叮咛万嘱咐,把所有案卷、物证一份一份地移交给自己的徒弟谢晋洪。即使这样还是不放心,每当听说送检,他都要追着打听结果,并且假装随口问一句:“这回用了几份检材?”

  尽管大家都认为廖国华副馆长是为了保护文物牺牲的,但是由于犯罪嫌疑人没有抓到,事件无法定性,因此廖国华无法被评定为革命烈士,他的家属不仅无法享受相应的待遇,而且内心深处剧烈地疼痛着。在廖国华安葬的那一天,他17岁的孩子说:“我相信爸爸的血不会白流。”从此,他们一家人生活在等待真相的岁月中。

  03

  从福建省将乐县一路向北,到达辽宁省沈阳市。这里同样面临着血样告急的危机。时间追溯到17年前。

  2003年4月30日,正是非典疫情严重的时候,这天沈阳市开始放假。案发地点为沈阳市大东区一个开放小区,这个小区在当年算是比较高档的。

  就在这个小区5单元6楼2号,女主人金某家发生血案。最先到达现场的是110民警。在客厅、卫生间、卧室,一具具鲜血淋淋的尸体冲击着视线,出警民警惊出一身冷汗。

  接警后,沈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侦查、技术人员赶到。经现场勘查,室内共有7人惨遭杀害,2男5女,其中包括一名4岁的小女孩。经勘验,6名成人均被捆绑,均为菜刀切颈死亡。孩子为窒息死亡。

  “我在第一时间到达现场。虽然经历过很多大案要案,但现场的情况还是让我十分震惊。现场人很多,大家都在忙碌,但是十分寂静,让人不寒而栗的那种静,气氛既沉重,又紧张。这么多年来,我也总能回忆起当时的情况。”曹士璞时任沈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专案队队长,这个场景在他的记忆中异常清晰。

  现场翻动较大,几张银行存单及写有存单取款密码的纸条,散落在客厅中央的泡沫垫上。客厅电视柜上放着从根部剪断连线的电话机。

  犯罪嫌疑人十分狡猾,作案后用拖把擦掉了所有痕迹,把作案时使用过的菜刀和剪刀都泡在水池里。

  经过走访调查,警方发现被害的7人是路续从外面回到家中的。男性死者汪某在下班回家之前,寻呼机上曾收到过女性死者张某发出的只有一个数字“4”的信息。犯罪嫌疑人在现场滞留时间达10小时以上,杀人时间均为夜里12时至次日1时。

  时任沈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技术一处法医室主任王龙带领民警高阳等进行技术勘查,从桌子下面提取到未被擦干净的半枚足迹,从眼镜片上提取到一枚残缺指纹,从沙发扶手上提取到一滴血液。辽宁省公安厅法医从血液中成功检测到犯罪嫌疑人的DNA数据。这些细致入微的工作为案件的破获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案发时正值非典,这对案件的侦破有很大的影响。尽管困难重重,辽宁省公安厅领导坐镇指挥,参战民警开展了走访调查、关系网的排查、邀请专家、开案情分析会,穷尽一切方法和手段。

  “几乎所有人都吃住在单位,实在困得不行了就在办公室里趴一会儿。虽然做了大量的工作,但是在案件破获的黄金时期内,我们并没有侦破。”发现新线索时的兴奋、排查否定时的遗憾、每个人凝神思索的表情,仿佛一切都还在曹士璞的眼前浮动。

  2013年,辽宁省副省长、公安厅厅长王大伟到任,了解此案后,要求专案组要以向人民群众高度负责的态度,攻坚克难全力侦破这起历史遗留恶性案件。

  多年来,辽宁省公安厅刑事侦查局、沈阳市公安局一直没有放弃对真相的探寻。

  辽宁省公安厅刑事侦查局命案支队支队长李玉恒说:“为了寻找破案线索,我们梳理了数千起的案件信息,跑遍了辽宁全境和黑龙江、吉林、内蒙古、山东、广东、河北、北京等10多个省市区;为了排查重点人,我们辗转几十万公里,协调调取、采集血样、指纹1万余份。”

  2016年3月,公安部开展命案积案攻坚行动,从全国疑难命案积案中遴选出9起影响大、难度大的案件进行直接侦办,“2003·4·30”案件位列其中。当时,全国现行命案侦破率已经达到98%,公安部刑侦局抓住契机,积极推动各地公安机关加大对命案积案的重视程度和侦办力度。这次攻坚行动提出立足现场和现有痕迹物证,按照“有什么、用什么”的原则,克服“时过境迁”的不利因素,针对个案建立针对性强、切实有效的“个性化”侦办方案。

  至2018年,甘肃白银“8·05”系列连环杀人案、山西绛县“4·19”三名未成年女童被杀案、广东深圳“BLP”杀人碎尸案、贵州凯里杀害公安民警及银行行长一家案、贵州贵阳花溪“2·10”连环杀人案等7起案件取得重大突破。这些被冠名为“世纪悬案”或“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被成功拿下,不仅告慰了逝者及其家属,还公众以真相,而且给各地公安机关带来重大启示:历史遗留的疑难案件可以利用新的理念、新的技术尝试突破。

  9起案件中的两起案件仍在攻坚,其中就有沈阳“2003·4·30”案件。公安部侦办工作组带领辽宁专案组对这起案件的性质重新研究,排除了仇杀、情杀等可能性,确定了抢劫杀人的方向;并且确定了“立足沈阳本地”进行排查的范围;在现场没有任何枪弹使用痕迹的情况下推测犯罪嫌疑人持有枪支;推动辽宁省公安厅、沈阳市公安局的数据库提速建设;提出继续寻找遗失物证的要求。而这起案件的难点在于,当年现场遗留的疑似犯罪嫌疑人血液只有一滴,由于反复检验,检材殆尽,无法再利用新技术对其进行复检。

  曹士璞仿佛与这起案件结了缘,不管岗位如何变化,他都始终没有放手,“专案组组长”这个头衔一直没有变过。为了把当年的物证集中起来,2016年5月,他带领专案组民警王哲石,在密闭的物证中心从里到外、彻彻底底地逐个物证进行对照和梳理,用了3天时间,找到现场提取的一根捆绑物以及电话等部分物证,为推断案件的性质、作案过程提供了依据。

  04

  时间是把双刃剑,既可以掩埋过往,也可以揭开谜底。

  2016年公安部发起的命案积案攻坚行动,坚定了各地公安机关侦破疑难案件的决心,加大了攻坚力度。全国命案积案破获数量从2016年863起增长到2019年的1751起。北京、山西、内蒙古、吉林、黑龙江、浙江、安徽、福建、山东等地公安机关组织开展了专项行动。

  近年来,经过不断改革创新,刑侦工作的基础更加扎实,技术手段更加先进,资源更加丰富,整体侦查能力已经实现了质的飞跃。

  一鼓作气,奋勇当先。公安部紧紧抓住有利战机,乘势而上,组织开展“云剑-2020”行动,把命案积案攻坚作为其中一项重点工作。公安部刑事侦查局集中全国的优势资源、优势力量,向命案积案发起攻势。

  命案积案面临着年代久远、时过境迁的现实状况,通常不具备开展大范围摸底排查的条件。案发现场和物证成为侦破工作中最重要的抓手。但是由于时间跨度长,相当一部分案件存在物证不全、检验不到位的问题。

  公安部刑事侦查局侵犯人身案件侦查处负责人说:“根据经验,相当一部分命案积案的卷宗并未真正丢失,只是由于时间久远、管理不善,散落在参与办案的民警和曾经送检的单位,甚至就在物证室里‘躺’着。这一次,我们要求各地刑侦部门把历年命案积案的卷宗物证梳理清楚,全部录入命案管理系统。我们这一代刑侦人要努力攻关,攻不下来的也要给后面的人留下资料、打下基础。”

  为了让“失联”物证重见天日、重获新生,公安部刑事侦查局组织各地对命案积案登记造册,全部录入命案管理系统,做到底数清、情况明;全面彻底清理查找案卷物证,对曾经参与工作的人员、曾经送检的机构、曾经存放的地点一律要问到、查到,对所有物证一案一档,集中保管、责任到人,并备份制作电子卷宗;对超过期限仍未录入的,将严肃追究责任。

  全国刑侦部门积极行动,轰轰烈烈地开展物证大清查。物证室搬迁、移交、送检的过程都是造成物证遗失的环节。因此,扫清边边角角、查清卷宗字句,成为多地公安机关的目标。

  辽宁省公安厅刑侦局局长胡冰、副局长崔立东对清查证物的工作十分重视,明确提出一定要在清查中注意发现与“2003·4·30”案件相关的证物。

  2020年5月21日,在沈阳市公安局尸检中心标本室,刑事技术支队民警王直对照记录本,将一件件物证重新登记。当他发现贴有“4·30”案件标签的物证袋时,迅速打电话给师傅——王龙。此时,王龙已是沈阳市公安局刑事技术支队政委。

  王龙迅速赶到,对袋内物证进行拍照、登记,之后把里面的生物检材带到实验室重新检验。

  只要存在过,只要发生过,都将在无涯的时间里留下痕迹。

  截至目前,全国各地公安机关共找回一大批命案积案物证检材,为案件最终突破提供了基础条件,打开了“希望之门”。

  05

  每逢佳节,虽是万家灯火,但总有几盏灯照不亮心房。逝者已去,但生者难安,一起未结的命案给被害人家属带来的伤痛长久而深重。

  将乐县博物馆副馆长廖国华牺牲得十分惨烈,他身上的每一道伤,都在证明着自己保护文物的决心,都在重复着“人在文物在,我与文物共存亡”的誓言。他被害后,他的妻儿一直为他不能评定为革命烈士而感到深深地遗憾,而将乐县公安局每一名民警都在为不能及时擒凶而感到深深的自责。2009年,有关部门和组织经过多方调查考证,本着不能让英雄流血、家属流泪的原则,终于将廖国华评定为革命烈士。

  尽管如此,将乐公安民警仍然不释重负,下定决心要还廖国华副馆长及其家属一个真相。将乐县公安局副局长戴燕明在1995年案发时还是一名新警,他积极参战,没日没夜地排查、分析。“直到现在,廖馆长女儿说的那句‘我相信爸爸的血不会白流’都一直在我耳边响起。廖馆长的尽责精神值得我们学习,所以不管多少年过去,只要我还是一名警察,就要追查到底,绝不放手。”

  沈阳“2003·4·30”案件被害人家属在案发多年后仍不能接受这个现实。专案组组长曹士璞说:“我跟被害人家属每年都会接触几次,一是看看他们家里有什么困难,二是让他们知道我们始终没有放弃案件的侦破,相信正义不会缺失。每当看到被害人家属悲伤的表情,想到被害人的冤情没有得到昭雪,我们就更坚定了破案的信心和决心。”

  “云剑-2020”行动打响后,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带动和鼓励全国公安机关利用和拓展一切技术手段让陈年物证发挥新效能,并创新战法,集中优势资源,在全国排兵布阵。

  精诚合作——集中资源合力攻坚,网安、技侦、法制、国合等部门被纳入攻坚行动成员单位,各地改变上级部门面上指导、立案单位孤军奋战的旧模式,建立上级刑侦部门直接组织、直接参战的新模式,形成了合力攻坚的跨区域作战格局。

  不拘一格——选用专家能手不看头衔,只看实力;他们不仅要在本单位发光,而且要把光带到全国需要的地方去。公安部刑事侦查局成立攻坚行动刑事技术工作组,汇聚全国205名侦查、技术、追逃等领域人才组成专家组,通过实地指导、远程咨询、集中研判的方式最大限度地发挥效能。

  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九处处长刘开会是刑事技术工作组成员,他深有感触地说:“这次会战,不仅是把专家聚到一起,而且把资源集中到一起,搭建了一个全国性的高层级平台。专家各展所长,交流碰撞观点,为解决实战难题提供了行之有效的方案和途径。”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全国数据库、全国专家“盛大”登场,新理念、新技术连环出击,廖国华副馆长被害案和沈阳“2003·4·30”案件终于迎来了破案契机。

  06

  “云剑-2020”行动打响后,按照“应检尽检”的要求,4月底,三明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王锡章要求将乐县公安局把廖国华副馆长被害案的相关检材送到市公安局重新检验。

  多年来的反复检验使检材损耗严重,血样告急,现在只剩余两片带血痕的草叶。这次能不能检出新证据?

  路闽泉的徒弟谢晋洪现在是刑侦大队的教导员,他说:“血样都是师傅当年提取的,他交给我时再三嘱咐一定要保存好。这些年来,我也是像对待宝贝一样地保管着。”尽管精心保管,但是草叶上的血痕经历25年的岁月流转,是否会变质发霉?这些都让谢晋洪心里打鼓。三明市公安局法医对血样进行检验,第一次效果不好,这让所有人都捏了一把汗。第二次检验的结果出来,大家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不但数据良好,而且经过比对,初步判定了犯罪嫌疑人的生活范围。

  将乐县公安局立即组成专案组,由副局长戴燕明带队前往莆田市进行排查。黄智勇是这起案件的主办民警,入警8年,他说:“我刚入警的时候就听师傅说过这起案件。这是扎在我们将乐公安民警心上的刺,不管是谁走了,都放不下这个案子,不管是谁来了,都要背上这份责任。”

  在莆田市公安机关的全力配合下,他们排查出重点人员2万多名,再结合对犯罪嫌疑人的刻画等条件,排查出700余户进行入户走访。整整30天的时间,专案组民警披星戴月地穿梭于大街小巷,田间地头。然而,事情进行得并不那么顺利,没有一人与犯罪嫌疑人的DNA同一。

  就在大家犹疑的时候,排查的最后一户人家出现了情况。通过了解,这户人家的独子陈某犯罪嫌疑上升,他早已不在老家莆田市居住,现在居住在南平市。

  将乐县公安局局长陈永贞立即带队实施抓捕。6月3日,专案组连夜开车5个多小时到达南平市,4日,对陈某实施了抓捕。

  陈永贞在第一时间讯问犯罪嫌疑人陈某,开口就说:“我是将乐县公安局局长。”果然,陈某对“将乐县”三个字十分敏感,心理防线瞬间瓦解,他低声说:“哦,将乐的。”随后,陈永贞问他:“你在将乐干过什么?”陈某说:“是博物馆那件事吗?”

  根据犯罪嫌疑人陈某的交代及现场勘验的结果,专案组还原了案发经过。1995年7月6日凌晨2点多,陈某翻墙进入博物馆院内,随身携带工具包,包内装有自制刀具、锯片、螺丝刀等作案工具。他从边门撬锁进入馆内,走进大厅,正在往展厅走时,脚下一绊,工具包落到地上,发出响声,于是立即躲了起来。廖国华听到响声,拿着手电筒从值班室走过来察看,很快就发现了陈某,并用手电筒砸向他。陈某掏出刀具,狠狠地刺向廖国华。搏斗中,廖国华大声呼救。住在博物馆旁边宿舍的人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喊:“抓小偷,救命!”然而,他的呼喊声并没有唤醒这沉重的夜。大约两三分钟后,廖国华轰然倒下。丧心病狂的陈某用螺丝刀撬锁后潜入展厅,刚一进去就触发了报警器。他惊慌逃窜,途经值班室时看到警报台,就进去关闭了警报器。之后,他想从原路逃跑,没想到自己右手受伤较重,已经无力攀住高墙,瓦片上、墙面上、草丛里留下血痕。他惊慌地到处乱蹿,最终借助一处沙堆翻墙逃了出去。

  听说此案告破,将乐县百姓奔走相告。面对记者的采访,当地群众纷纷表示:“现在公安真是厉害!我们都以为没有希望了呢!”

  局长陈永贞把破案的消息一一告诉曾经参战、已退休的老民警。没有他们过去的付出,就没有现在的收获。

  副局长戴燕明说:“如果不是程序要求,我真想在第一时间就把破案的消息告诉廖副馆长的家人,他的血绝对不会白流。今天,我们终于还给大家一个真相,廖副馆长是为保护国家文物牺牲的,是当之无愧的革命烈士。”

  刑侦大队教导员谢晋洪迫不及待地把好消息告诉师傅路闽泉。正在外地旅游的路闽泉立即赶回了将乐县。他激动得几个晚上都睡不着,一幕幕往事涌上心头……他和战友们已经盼了25年。

  07

  门已打开,阳光照了进来。

  全国公安刑侦部门攻坚克难,顽强拼搏,克服疫情影响,强力推进命案积案攻坚行动。各地公安民警逐案清查卷宗物证,利用新技术成功检验出新证据、发现新线索,为案件侦破提供了新的途径。

  江苏成功破获了发生在南京医科大学的“1992·3·24”强奸杀害女大学生案件,在全国引起轰动。被害人的母亲每年都在3月24日这天到南京祭奠亡女,前往公安机关询问工作进展。江苏刑侦部门始终将此案的侦办作为重点工作,不断利用新技术进行攻坚。

  针对未知名尸体,公安部刑事侦查局还组织各地开展了身源调查工作。各地公安机关利用DNA、指纹比对让这些未知名尸体“表明自己的身份”。浙江省浦江县公安局通过采集17年前命案在逃人员亲属的DNA,直接比中浙江义乌一具跳江自杀的无名尸;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公安局通过采集22年前命案在逃亲属DNA,直接比中2014年海南陵水一具溺死的无名尸。

  “2003·4·30”案件随着物证的完善迎来了曙光。

  沈阳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杨建军多次听取专案组工作汇报,制订侦破方案,坚定专案组案件必破的信念;二级巡视员邓万宏带领专案组探索攻破案件的方法和途径。2020年6月11日,通过利用新技术对物证进行检验,获得了新的数据,直接指向了犯罪嫌疑人的活动区域。

  6月19日,犯罪嫌疑人杨某被成功抓获。面对确凿充分的证据,杨某仍心存侥幸,拒不交代。公安部指派专家团队协助沈阳市公安局调整方案进行讯问,第二天,杨某终于如实交代了自己持自制枪支入室抢劫的作案事实。

  在案件事实基本查清后,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刘家铎带领全体专案组成员,集体肃立默哀一分钟,告慰“2003·4·30”案件被害人。

  尘埃落定。回望17年的历程,一路追踪下来的曹士璞感慨良多,如今他已是沈阳市公安局反信息诈骗支队支队长。“你问我这17年我们排查过多少人?这个数字可吓人了。从案发至侦破,我们光排查可疑人员就超过11万人,这里说的排查不是简单地确定这人是谁就完了,还要了解他的家庭,他的关系网,与案件的关联等等很多信息,工作量之大,不敢想象。我们还去过10多个省,行程几十万公里。加班多少就别问了,偶尔休息是小概率事件,而出现休息的情况大概率是案件陷入了僵局,每个人都陷入沉思。”

  “云剑-2020”行动开展以来,全国共破获命案积案3300起,超过去年全年破积案总数;其中破获20年以上积案1570起,10年至20年积案1440余起,案发时间最长的达41年。2850名命案积案在逃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其中潜逃20年以上的1090名,潜逃10年至20年的1350名。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