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基层之声

一位母亲32年的寻子历程终结,5月18日他们母子将团圆

来源: 公安部刑侦局 作者:

  嘉嘉:

  已经32年我们未曾见面。

  你依然在我的心里,一天一天长大。从两岁8个月到今年已经34岁,我清晰记得你幼时的模样。

  记得有一次,妈妈生病躺在床上呻吟,你胖胖的小手轻轻地摸着妈妈的头,乖乖地依偎在妈妈怀里,那一刻我觉得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母亲。

  嘉嘉,为了找到你,我印发了寻人启事十几万份,邮寄全国各乡的妇联,计划生育办,教育局,公安局,民政局。妈妈从29岁找到59岁,在希望与失望的反复交替中,煎熬着。

  嘉嘉,你出生于1986年2月23日,阴历正月十五,今年已经34岁了,你结婚了吗?是不是已经有了小宝宝?你应该知道要找家,找妈妈了。请一定要当地公安部门做DNA,入公安部门打拐数据库。我们都向前迈一步,母子相聚的时刻就会早一天到来。

  你要向妈妈保证,要好好地做人做事,要平平安安地,健健康康地。妈妈也向你保证,要好好地活着等你回家,带着你去姥姥墓前,告诉姥姥,你已平安到家。

  永远爱你的妈妈

  年近花甲的李静芝,身材高挑,面容俊秀。傍晚时金黄色的太阳光芒,将伫立在街边的她的影子拉得很长,时间在此悬停——她的背影,孤独、挺拔,也憔悴。

  案发,年仅2岁的幼子被抱走

  1988年10月17日,在西安西大街的金陵酒店(现陕西省地方志馆附近),李静芝的丈夫老毛带着儿子在附近玩耍。时年两岁半的儿子嘉嘉口渴想要喝水,老毛便带着孩子走进酒店,向服务员要了一杯水。

  前后只有一分多钟的时间,嘉嘉便不见了。

  老毛赶忙和酒店的服务员分头呼唤,搜寻,以酒店为中心的几条街道都被踏遍,却始终找不到嘉嘉。

  正在外地出差的李静芝突然接到单位发出的“急事速归”加急电报,要求她立刻返回西安。一路上,心急如焚的她脑海中浮现出千万种“急事”,唯独没想到嘉嘉会丢。

  “晴天霹雳!”得知儿子丢失的那一刻,李静芝顿觉当头一棒,急怒攻心,晕倒在地。

  醒来后,她得知儿子还没有回来,突然间振作起来,“我必须打起精神找孩子,嘉嘉等着我找他呢!”

  一天又一天过去了,寻找嘉嘉还是没有半点线索。

  从此,李静芝的每个夜晚都失眠。每个夜晚想起来嘉嘉,她觉得自己已经哭干了泪水。

  这个小家庭原本的美好生活被破坏得支离破碎。短短时间内,夫妻俩发出去几十万张寻人启事。

  因经济条件有限,她和丈夫骑着自行车走遍了西安附近的城镇和乡村,一路上喝凉水、吃白馍,就为了能省下钱去更多的地方找嘉嘉。

  时年28岁的她因心力憔悴而迅速衰老。撒向茫茫人海的寻人启事几乎是她全部的希望,她盼着就在下一刻,嘉嘉的线索就会浮现。

  32年寻亲路 泪洒

  有一天,她得知陕西省商洛市有一个孩子很可能就是嘉嘉,当即启程,赶到商洛市时已是晚上8点多。

  她顾不上吃饭,急忙找到养母家。对方看到嘉嘉的照片时,告诉李静芝,她见到的孩子就是照片上的孩子。

  那一刻,李静芝的心狂跳不止,数年来的悲苦似乎终于翻到了完结篇。

  谁料,孩子在两天前被送回西安。她又连夜从商洛市赶回西安,下车时已经凌晨三点钟。

  她不敢再等,大半夜请求警察帮忙,开始一条街又一条街地搜寻。终于在黎明时分,找到那个房东的家。

  眼看母子将要相逢,李静芝的情绪几近疯狂。可房东告诉她,孩子确实是照片上的孩子,但已经被送到安康去了。

  此时,已经在路上奔波了一天一夜的李静芝,仍旧没有停下来。她执意开车赶到安康。后来,又从安康追到汉中,从汉中辗转到四川,终于在四川见到了这个小男孩。

  只要能找回儿子,走多少路也心甘情愿。

  可是,带着巨大希望的李静芝在见到小男孩的那一刻,突然失去了全身的力气。

  别人看不出来,但是母亲看得出来。面前的小男孩和照片再像,他也不是她的嘉嘉。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那段时间,李静芝的耳边总会想起儿子的呼唤:妈妈,你在哪里?

  她渐渐精神恍惚,时常不由自主地冲出家门找孩子、半夜不睡在屋里乱转、站在窗等着嘉嘉……

  老母亲看着时而神志迷离、时而呆若木鸡的女儿,忍不住地伤心哭泣。老人抱着她反反复复地叮咛:“娃啊!你不能垮啊!嘉嘉还等着你呢!”

  艰苦的寻子路上,久寻未果,丈夫绝望了。他劝李静芝放弃嘉嘉,忘掉过去,重新再生个孩子。

  “嘉嘉就是我的命啊!谁告诉我,命该怎么放弃!”

  继续在茫茫人海中寻找,还是开始新的生活?夫妻俩的分歧越来越大,渐渐地,婚姻关系破裂了。离婚后的李静芝独自坚守在漫漫无涯的寻子路上。

  这些年来,她的足迹遍及陕西、山东、河北、河南、安徽、浙江等20个省份的数百个城市乡镇。哪怕再偏僻的村落,只要有嘉嘉的线索,她都会义无反顾地前去寻找。

  在路上,她找到300多个与嘉嘉有关的线索,冒着各种危险见到了300多个可能是嘉嘉的孩子。遗憾的是,没有一个孩子是她的嘉嘉。

  1999年,黯然的李静芝带着年迈的母亲定居天津。她开始积极争取各种电视节目,学会网络发声,试图通过更广阔、更现代的办法寻找嘉嘉。

  半生寻子 既要帮自己也要帮别人

  一晃三十年,转眼已是半百身。

  有无数的人劝说李静芝忘记过去,重新生活。

  “许多人都劝我说,找个伴侣,再生个孩子,组成新的家庭,人生便会豁然开朗。还有的人劝我放弃,是因为在茫茫人海中寻找一个被拐的孩子,希望太渺茫了,觉得我活得太苦了。”

  她虽理解朋友们的善意规劝,却根本做不到放弃嘉嘉。

  “当初我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用了半辈子的时间寻找孩子。说实话,我一直坚守只要肯找,嘉嘉一定能找到的信念。如果我放弃了寻找嘉嘉,可能自己就没有活下去的力量和勇气了。”

  在寻子路上,李静芝结识了很多寻找孩子的父母,他们结成了一个小队伍。

  “一家有了线索,大家一起帮着找孩子。一张一张记录寻人启事,一家一家地联络,期盼大家能联合起来,凝聚出更大的寻人力量。”

  半生寻子路,李静芝最初只为找到嘉嘉,却越来越能体会失去孩子的父母们的痛苦,她开始用尽全身心的力量,帮助更多的父母寻找孩子。

  陕西小男孩张鹏对家的最后记忆,是他在家门口吃了一个陌生叔叔递给他的苹果。等他醒过来时,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了。

  已经有记忆的他,哭喊着找妈妈,他怕自己忘记亲生父母,每天晚上临睡前都一定要回忆一遍父母。

  被拐两年后,寻找嘉嘉的李静芝遇到了张鹏,想尽办法帮助他回到亲生父母身边。

  当李静芝将张鹏的小手交到他亲生父母的手中时,这一家人抱头痛哭。

  她站在旁边目睹这一切,多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够抱着长大了的嘉嘉痛哭一场。她说:“每个被拐孩子的经历都不一样,但他们想要回家的心是一样的。”

  有一个被拐到山东的孩子告诉李静芝,他来到这个家时已经三岁多了,很清楚地知道这不是他的亲生父母。

  “孩子被拐有多痛苦?做父母的人根本是连想象都没胆量去想。丢孩子的父母尝遍了人生的悲哀苦痛!”

  “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我都要努力帮助被拐孩子找到亲人。”

  最终,这个孩子在她的帮助下,通过DNA比对找到了自己在江西的亲生父母。

  这些年来,她的善心善念,让4个被拐孩子找到了回家的路。


 
李静芝和被她帮助过的孩子

  案件不破 专案组不撤 警方也绝不放弃

  1988年10月17日,李静芝的儿子被拐走,案发后,公安机关立即开展侦查,大范围走访调查目击者和周边群众,并专门赴安徽、山东、山西等地对有关线索进行核查,但相关工作均未取得有效进展。

  2009年,全国公安机关打击拐卖儿童妇女犯罪专项行动开始后,公安部将该案列为督办案件,组织陕西等地公安机关全力侦办,查找解救被拐人员。

  按照部署,陕西省西安市公安局对该案提级侦办,成立专案组,并坚持案件不破专案组不撤,先后组织民警辗转13个省市核查相关线索,查找被拐人员。

  今年4月底,陕西西安警方获取一名四川人多年前曾花6000元收养一个西安儿童的线索后,立即对疑似对象进行筛选摸排,发现四川一男子与李静芝的儿子高度相似。随即,专案组民警前往四川进行核查,在当地公安机关配合下,经DNA对比确认该男子就是32年前李静芝被拐的儿子。

  目前,专案组正进一步深挖相关线索,全力侦办案件,一查到底,依法严惩涉案人员。

  李静芝的儿子被警方找到,是警方利用高科技和信息技术,攻克打拐积案的又一“力作”。

  近年来,众多拐卖积案陆续攻破,开创了中国打拐工作的新局面,“天下无拐”将不再遥远。

  盼来这一天

  5月18日(周一)14点

  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首次认亲直播

  将由《等着我》新媒体平台独家呈现

  李静芝与儿子的认亲活动将于5月18日举办,《等着我》新媒体平台全程直播。《等着我》的工作人员现已抵达西安,陪伴李静芝阿姨共同等待着团聚时刻。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