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基层之声

高墙内的执着与坚守│镇江市看守所--众志成城抗疫情

来源:平安镇江 作者:

“重要通知,从今天开始全体人员取消休假,全员到岗。”当发出通知后,镇江市看守所的全体民警、职工第一时间响应“收到!请放心”。

在看守所大门外,红色的警戒线特别醒目,提醒所有人,监所已全面封闭;在接待大厅,接待民警对前来办案的工作人员进行登记,“请配合一下,测一下体温”;在收押室,收押民警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戴着口罩、护目镜、手套,大声地对新收押人员进行询问,“你去过武汉吗?有没有跟湖北地区的人接触过”;在提讯室,提还押民警主动提醒,“为了安全,请提讯的时候全程戴好口罩”;在监室内,管教民警戴着口罩正在对被监管人员进行教育,“现在是非常时期,大家要做好个人卫生,有什么困难可以向我提出来”;在总控室,总控民警一直盯着屏幕,对监内动态进行跟踪,“XX监室,请按三固定位置做好”;深夜,在监区值班室,值班民警刚躺下,一阵急促的电话声响起,“XX监室XX在监内大声喊叫,影响他人休息,请速去处置”;凌晨,当天色刚刚泛白的时候,值班民警已经在监区里,为被监管人员发药……

他们是镇江市看守所的监管民警,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藏蓝在身、责任在心的公安监管铁军。

01

“疫”一线的先行者

微信图片_20200227133334.jpg

所长方道新从事公安监管工作已经18年了,监管场所安全事关重大,作为监所领导更是要慎之又慎。新冠肺炎,这个让人闻之色变、恐避不及的词条,实际上早就引起了他的警觉。因为有过非典工作的经历,当2019年底各类媒体上零星出现“肺炎”、“传染”等敏感词汇的时候,他就开始有意识地收集这些消息,敏锐的直觉让他感到了一丝与非典有点相似的地方。

为稳妥起见,在所内大大小小的会议上,在私下与民警沟通的时候,他开始有意识地提醒大家要注意个人卫生防护,尽量远离人群密集的地方,并嘱咐医务对所内被监管人员的发热情况进行跟踪,安排后勤部门购置防护物资进行储备。“希望我是白忙!”他私下里总是这样自嘲。疫情的发展正如方道新担心的那样,开始在全国肆虐,早有准备的他,在接到上级疫情防控命令的时候,第一时间就从物资储备、后勤保障、人员调配、勤务模式调整、监所防护等各个方面进行了详细的布置。

从除夕开始,他就连续在所值班,家里的事务全部交给了自己的爱人,“少则一个月,多则半年,再长的时间也准备好了,这段时间,家里辛苦你了”,他是这样对自己的爱人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在严峻的监所疫情防控形势下,他身先士卒,在全所率先发出了“疫情不退我不退”的铮铮誓言。

02

“疫”一线的急先锋

微信图片_20200227133344.jpg

副所长张韦,是所里最年轻的所领导,妻子郑丽,是某医院的医生。疫情阻击战开始后,两人作为各自单位的骨干,均忙碌起来。按照防控要求,看守所要实行封闭管理,张韦没有过多的犹豫,他首先向所里提出请求:“我年轻,让我先上,第一批封闭管理后还可以继续值班!”但实际上,从1月19日开始,张韦就一直坚守在工作岗位。妻子郑丽这时候已经怀孕八个月,身为医生的她,同样坚决地走上了防控疫情的第一线。此时,面对病毒的肆虐,他们不仅是夫妻,也是战友。

民警杨飞在所里负责食堂保障,妻子周红霞,也是某医院的医生,这段时间,两人经常不是值班就是加班,年龄尚小的孩子照顾问题一直存在。但“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封闭管理期间的后勤保障工作异常重要,杨飞主动要求加入第一批封闭管理名单中,只为在新的勤务模式下,尽快统筹好食堂的物资、人员、岗位,确保被监管人员以及民警食堂的伙食不出问题。对于孩子,杨飞没有向组织提困难,他和妻子、孩子进行了沟通,相互征求了意见:这段时间,如果父母不在家,孩子自己照顾自己,夜里害怕的时候就跟妈妈视频。

03

“疫”一线的逆行者

微信图片_20200227133353.jpg

宪久,明天取消休假,你能不能赶回来?”“没问题,我今晚就出发,但路程有点远,最迟后天就来报到!”王宪久是镇江市看守所一大队的一名90后管教民警,由于家在外地,平时所里也比较忙,已经很久没回家的他,计划春节回家和父母团聚。大年三十,他安排好监内的事务,就匆匆驱车七个多小时赶回山东老家,与一直等候的父母欢喜地抱在一起。本打算在这个春节好好地陪陪自己的父母,但疫情的来临让他不得不选择了离开,在父母的不舍和叮嘱下,他踏上了归队的路程。归队后,他就马不停蹄投入了工作,在得知要封闭管理后,他又积极请战,以“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决心和勇气向疫情宣战。

逆行的不止王宪久一人,五大队大队长魏玮、综合科科长齐立柱、一大队民警衡明亮、鲁培武……一个个逆行的背影,谁能说这不是2020年春节里一道亮丽的风景!

04

“疫”一线的“巾帼”

微信图片_20200227133356.jpg

陈海明是刚刚加入市看守所“巾帼文明岗”五大队的一名女民警,性格开朗的她,工作之余总爱和同事开开玩笑,没多久就和大家熟络起来。但渐渐地,大家发现,她开朗的外表下,也有着一丝无奈。婚后,她就一直在调理身体,每天需要喝中药,再加上她公公年纪大、基础病多,她丈夫还需要抽出一部分精力去照顾,其中的辛酸和压力可想而知。接到封闭管理任务后,她留下了眼泪,因为她清楚,这对她和她丈夫都意味着什么。第一时间,她丈夫为她准备了一个礼拜的中药和一些日常用品,亲自送到单位,但由于封闭管理,丈夫只能远远地把东西放在了地上,隔着两米远,再三嘱咐她按时吃药,自己照顾好自己。此时的陈海明,眼眶又一次忍不住湿润了……

蔡辰玥也是五大队的一名女民警,1988年出生的她,虽然年纪轻轻,却已经是一名监区长了。监区实行封闭管理后,她就没有迈出看守所的大门,一呆就是二十多天。她的丈夫晏挺是交警支队高速一大队的民警,也值守在高速公路查控站,由于工作繁忙,很少回家。双警家庭的困难这时候成为最困扰蔡辰玥的地方,孩子只有6岁,从来没有这么久见不到爸爸妈妈!无奈之下,蔡辰玥只好把小孩全托给了自己的妈妈。对她来讲,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光,就是空闲下来打个电话给儿子、给丈夫……

都说“巾帼不让须眉”,镇江监管女警不能也从来不“让”,在抗击疫情的关键时候,她们,火线出征!

05

“疫”一线的“实干者”

微信图片_20200227133400.jpg

桑彬彬是一名90后管教民警,大学毕业后就来到看守所工作,在管教岗位锻炼了四年,现在已然是监区的主力军了。工作的时候,喜欢闷头做事,似乎少了点年轻人的朝气,但他却对此有自己的理解,“管教岗位需要的是耐心、细心、加恒心,不需要豪言壮语,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正如他在请战书上写的那样:“当前我所积极落实三分之一勤务模式要求,留所警力紧张,本人愿意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主动请命一直留在所里抗击疫情直至抗疫战争全面胜利。”没有华丽的词语与修饰,有的只是坚守岗位战斗至底的实在。

民警廖斌、吴为群、姚黎明、许美林,他们何尝不是“实干者”?当组织问他们,“你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安排在第一批有什么问题和顾虑吗?”“没问题啊?坚持一下不就过去了?”这样轻描淡写、甚至近乎“无所谓”的回答恰恰是监管民警对疫情誓战到底的证明,他们用自己的行动将“实干者”这个词进行了完美的诠释。

06

“疫”一线的“老骥”

微信图片_20200227133404.jpg

民警孟春鸿已经54岁,从副所长位置退下来后,一直在一线兢兢业业工作,此次封闭管理模式启动后,他也积极加入第一批封闭执勤人员。孟春鸿负责在前台接待办案,平时就喜欢提前到达岗位的他,这下更是每天都提前半小时就来到前台处理业务。考虑到所内警力紧张,他还向所领导请求继续值班,“我家里没什么事,孩子都大了,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不像所里的年轻同志,孩子都还小,正是需要照顾的时候,可以安排我一直在所”。

民警王德平,55岁了,人老心不老,平时总喜欢和人开玩笑,由于负责监区后勤保障,大家习惯称呼他“王部长”,他也乐得接受,“我这个后勤部长当得,给大家做好服务嘛!”此次封闭管理,所里本来考虑他年纪较大,就没安排他第一批上,结果他主动找到所领导,硬是“挤”了进来。由于实行三分之一勤务模式,所里的工作人员明显不够,监区的卫生、消毒、垃圾清理工作已经无人可用,王德平什么话也没说,将这些工作全都挑了起来,每天要将监区的垃圾集中拖到指定地点,还要负责整个监区、所有监室、提讯室、律师会见室以及公共区域的消毒,一天下来,经常看到他在办公室自己揉肩膀。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幸运的是,看守所还有很多这样的“老”,默默的为所里奉献着自己的余热,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有一种奉献,叫做坚守;有一种行动,叫做忠诚。镇江市看守所的监管民警正在用高墙内的坚守默默跟“疫”情战斗着,但他们并不孤单。听,“一二三四……”,警校内,镇江市看守所第二批隔离备勤人员正在出操训练;看,“在家,正常!”工作群内,第三批居家隔离人员正在严格报备。他们同战“疫”一线的监管民警一样,在这个即将春来冬去的日子里,穿上警服,向“疫”前行。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