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基层之声

最美女法医自述:我不愿意让我喜欢的人对我敬而远之

来源:微信公众号:一只有思想的乌鸦 作者:

孙芳,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法医学院,辽宁省东港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女法医,主检法医师。2017年获辽宁省“最美警察”称号。

提到警察两个字,就会让人联想到罪恶与惩罚;提到法医两个字,就会让人联想到悲伤与眼泪。要特别一点,就是我这种女法医,红颜与白骨的反差总是让人心生好奇。其实要说到反差,我更想把笑容和法医联系在一起,让温柔来安抚生者的绝望,用眼泪来温暖亡者的白骨。

每一个法医侃侃而谈,都能讲出无数个痛苦的日夜,无数次艰辛的现场,无数个破灭的家庭。面对生死间的黑暗深渊,支持我们义无反顾工作下去的,怎么会只有悲伤与痛苦,有一个个令人想起来会心一笑的回忆,支持着我们的坚守。

1.jpg

我们临近C国,在两国交界的江水中渔船往来,偶尔会发现无主尸体,确定身源后,我们就会将无名尸体向C国移交,C国法医过来与我们共同再次检验尸体,确认无误后将尸体接回。我们和C国法医来往多次,也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那一年夏天,又看到C国法医,不免寒暄客气两句,我夸他精神不错,他问我今年怎么还是单身……/(ㄒoㄒ)/~~

打开密封的装尸袋,面对被埋在蛆堆下的高度腐败的尸体,我俩都沉默了……

我:“您先请。”

C国法医:“不不,你先请吧。”

我:“要不……咱俩先去看看另一具尸体,我觉得那具尸体身上那层蛆能薄一点。”

C国法医忙不迭地点头:“好啊好啊。”

两国法医又一次和谐的达成了共识,我俩先等用工具把这具尸体身上的蛆扫掉再来检验。

2.jpg

说到单身,每次C国法医来都要特地问一句你怎么今年还没嫁出去,我也始终以此自嘲。前几天派出所带在案件中被打伤的人来做伤害鉴定,我正在埋头修理打印机,请他们稍休息片刻,马上就好。派出所民警说,打印机你也自己修啊,我自嘲了一句,没办法,单身狗就是得啥都会啊,技能都是逼出来的。一屋子人都笑了,我一回头……其他人笑我也就忍了,那位大哥,你胳膊上不是还打着钢板吗,作为伤者你不是应该表现的痛苦点以显示伤情严重吗,为什么你笑的最欢啊~~~就不能对单身狗抱有一点点同情心吗/(ㄒoㄒ)/~~我的悲惨经历竟然把伤者都逗笑了,可我好想哭啊……

3.jpg

大概是被各种腐败气味刺激到,我刚参加工作头两三年的时间,左眼特别敏感。每当稍微遇到风或刺激性气味,便会流眼泪,而且只有这一只眼流眼泪。于是东港法医检验尸体时就有个奇特的景象,我每次检验尸体,都是左眼不停流眼泪一边检验,派出所民警一脸悲伤的看着我,一副让我节哀的表情,我一遍遍的和他们解释,我这是眼睛有毛病,派出所民警和死者家属都一脸“没关系、我明白”的表情。就围观群众都来安慰我:“这大妹子太实诚,没关系的,他这是癌症,自己想不开自杀,也算解脱了,你别太难过。”围观群众的舆论压力实在太热情,我也不好意思说我眼睛有问题,只能一边点头一边流泪……

4.jpg

围观群众的热情总是会让我哭笑不得,犹记得刚毕业那年出现场,检验完尸体站在一旁。就听着身后围观的大妈们在讨论。

“这些警察真不容易。”

嘿嘿~~谢谢夸奖~~我们为人民服务,没什么哒~~~

“是啊是啊,尤其你看那个瘦瘦的小伙,那么年轻就敢碰尸体。”

……大妈……我虽然背对着你们,但你们那么大声我都听见了……谢谢你们的理解……可我明明是个姑娘啊/(ㄒoㄒ)/~~回去我就要把头发留长。

5.jpg

一年年过去,我留起了长头发,穿上了高跟鞋,不错不错,乍一看上去像个女人似的了。又一次,在单位外面参加会议时突然接到报案,有个命案需要立刻到殡仪馆解剖。其他法医从单位去现场再去殡仪馆,我直接从会场赶到解剖室。可是脚上还穿着高跟鞋,不方便,这怎么行,我直接在解剖室外准备区脱下高跟鞋放好,干脆直接赤足套上解剖服和鞋套,进了解剖室开始工作。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听到市局领导过来了,一到门口就在大声呵斥:“这怎么有双女鞋?是死者的吧?你们怎么也不收起来?”

我赶紧出来自首“我的我的是我的鞋!!!”

……呜呜我解个剖容易吗,差点鞋子还被没收了。

6.jpg

而今我已经长发齐腰,而今眼睛也不再流泪,只是眼球上永远留下一块黄色的斑记,虽不明显,但每次照镜子看到的时候都会想起那几年哭泣的日夜。

我刚毕业入警培训的时候,第一个月军训,我没有从医学生的身份调整过来,和其她女生说话时,也是和在大学里一样肆无忌惮,各种器官各种血腥各种痛苦张口就来,毕竟五年的习惯没有摆脱。等到军训结束,为下一步学习重新分宿舍的时候,有一个我很喜欢的女生哭着说不愿意和我一个宿舍……

7.jpg

从那以后,别人问起我的职业,想听猎奇的故事,我都笑着避开,只和大家讲法医工作中遇到的开心的故事。法医面对的悲伤太多了,我一个人流泪就足够了;法医面对的恐怖太多了,我一个人记住就可以了。我想面带微笑轻轻讲述开心的事,我不愿意让我喜欢的人对我敬而远之。

作为一名警察,我们为了我们要守护的一切而战斗,我们挥剑向四方,为的是不让更多人悲伤哭泣,为的是守住一座城池的安宁。对我们个人而言,只想永永远远,自己咽下心里的苦与泪,笑对我们所珍爱之人。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