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基层之声

社区民警郝世玲的一天

来源:微信公众号:古都热风老广场 作者:李迪

 1.jpg

社区民警郝世玲(右)

早上,郝世玲刚走进警务室,门就被擂得山响。嘭嘭嘭!郝世玲吓了一跳,急忙回头,正碰上张老太怒目如虎——“鸡吃菜了,你管不管?”

郝世玲哭笑不得。今年55岁的她,社区民警干了38年,把警务室打造成百姓家门口的派出所,服务群众,方便群众,个个都说她好。偏偏她又姓郝。于是,在西安市公安局莲湖分局劳动南路派出所民航社区,人人都叫她郝大姐。五千多户,两万多人,像个小县城。姑娘小伙儿叫,大爷大妈叫,幼儿园的娃也叫。

不论辈分,叫得顺口,叫得亲。

1

“鸡吃菜了,你管不管?”

当然,也有报警起急的,叫她郝警官。

这不,敲门的张老太就叫,“郝警官,鸡吃菜了,你管不管?” 郝世玲说:“管!不管这门上的玻璃就别要了。”张老太笑了,“我耳朵聋就敲得重。”郝世玲也笑了,“走吧,去看您的菜。”

五月的阳光迷人。社区花园里的月季快开了,花骨朵儿争着咧开嘴儿。红的,黄的。

郝世玲顾不上看,脚跟脚来到张老太门前的小菜地。

“看看,全吃光了!”

可不,才长出的小白菜,让鸡当了素食。

2.jpg 

社区民警郝世玲(左一)

社区城乡结合,养鸡人家不少。郝世玲左看右看,附近几家的鸡都扣在笼里。“大妈,您看见谁家鸡吃的?”张老太翻翻白眼,“没看见!”

“那找谁家啊?”“我不管,反正是院里的鸡。”“您看这样行不,我拿20块,您买菜籽再补种,这阵儿种还来得及。”“不是钱的事,我要这个理儿。”“行,我就给您这个理儿,您要是看见谁家的鸡又来吃了,就叫我,随叫随到,让他赔。要是没有鸡过来,我赔您!”“哪儿能让你赔?有这话就行啦。”“大妈,我用树棍棍帮您把园子拦一下,鸡就进不去了。”“好好,谢谢你啦,郝大姐!”

怒金刚变笑弥勒,连称呼都变了。

鸡吃菜了结了,郝世玲还没走回警务室,迎面碰上赵老爷子,老脸涨成红布,浑身直哆嗦。

“郝大姐,你,你……你管不管?”“大爷,您这是咋啦?谁气着您啦?”“谁?狗!”“啊?狗气着您啦?狗咋的啦?咬啦?”“咬倒没咬。电梯本来就不大,他俩进来还抱着个狗!抱就抱吧,还跟狗亲嘴儿。哎呀妈,臭不臭!亲嘴儿就亲吧,还管狗叫爸爸,叫妈妈,把我给气的啊!”

郝世玲听明白了,想笑不能笑。院里养狗的多,常有为狗瞪眼的。你不管吧,不作为;管吧,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眼下,赵老爷子生气,就跟人家养狗的没关系,纯粹是不顺眼烦的。而且,他还听拧了。养狗的都爱自己的狗,把狗当家里一口儿人,管狗叫儿子,叫孙子。赵老爷子对门刚搬来小两口儿,爱狗爱得不行不行的,男的让狗叫爸爸,女的让狗叫妈妈,争宠。赵老爷子听拧了,听成小两口儿管狗叫爸妈,气得昏天黑地。

3.jpg 

社区民警郝世玲(右一)

郝世玲眼珠儿一转:“大爷,您先消消气,这事我管!我要问问他们有没有狗证,没狗证不行,不许养,拉走!再有,狗要是太大,二环以内不许养,我给养犬办打电话,拉走!”

其实,郝世玲见过这小两口儿的狗,不是大狗,是小京巴儿,可爱得不行不行的。也问过,人家有狗证。她故意放狠话,就为给赵老爷子出气。

听她发狠,赵老爷子舒坦多了,好像看见养犬办真的来拉狗了。他嘟囔着:“嗯,嗯,狗倒是不大……”

看赵老爷子气顺了,郝世玲又跟上:“狗不大也要管好!住三楼不高,人又年轻,出来遛狗就别坐电梯了,走两步儿,对身体好,对电梯里的大人孩子也安全。狗带到小区,要拴好,拉要收拾,文明养狗,文明说话,文明做人,对不?”

“对着哩,对着哩。”赵老爷子彻底顺气了,笑出一脸大菊花。

跟赵老爷子分手后,郝世玲就跑到小两口儿家。巧了,都在,正准备带小京巴儿去看世界。见了郝世玲,就说:“快叫奶奶,快叫奶奶!”小京巴儿汪汪汪!郝世玲忙答应:“哎,哎,乖。”小两口儿乐成个啥。郝世玲趁高兴,把跟赵老爷子许的愿说了。当然,她不会出卖老爷子,就说要文明养狗。小两口儿一百个赞:“郝大姐,您放心,往后我们遛狗走楼梯,戴狗链,带纸!”小京巴儿也跟着表态,汪汪汪,没问题!

2

麻将大战

离开小两口儿,一看表,得,两个钟头过去啦!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叫喊声——“郝大姐,你快来,西区打起来了!”

社区有一拨儿老太太是麻将粉儿,早饭一吃完就把桌子支门口,稀里哗啦,稀里哗啦!不玩素的,带几毛,为的找乐儿。她们打麻将本来就咋呼,碰!炸弹!胡了!嗓门赛过帕瓦罗蒂,生怕房顶不塌。旁边还有一帮老太太看热闹。看热闹不嫌事大,瞎给评理,这个对了,那个不对了,扯着脖子叫。结果,搅了局,有个老太太输了钱。多少?两毛!那也不干,就掐起来。正吵得飞沙走石,呼啦啦,楼里冲出一条汉子,手里拎个板凳:“吵你妈个吵,吵得老子都睡不成!”举起板凳就要砸摊子。这下天塌啦,本来还互掐的老太太一下抱成团儿,同仇敌忾,要跟汉子死磕。

节骨眼儿上,郝世玲飞身赶到:“住手!”

4.jpg

社区民警郝世玲(中)

拎板凳的叫鲁金,砖厂工人。昨晚夜班,累得打晃儿,刚说睡一会儿,就被老太太们吵炸脑袋,气得冲将出来。郝世玲吓坏了。这帮老太太,七老八十,别说挨板凳,弄出个心脏病躺倒就坏菜了。

她一把拦住鲁金:“你这是干甚,耍酷吗?要砸砸我!”

鲁金说:“郝大姐,我也不忍心,谁家都有老人。我上夜班回来说睡会儿,叫她们吵得没法儿活!”

郝世玲对老太太们说:“鲁金在理儿,换了咱的娃,上一晚班回来,咱心疼不?咱还吵不?别说咱不吵,谁要是吵了,咱都会从屋里冲出来说你们吵甚,吵我娃睡觉了!对不?鲁金是咱院里的娃,您们看着长大的,就跟自己的娃一样,对不?”

老太太们消气了。

5.jpg

社区民警郝世玲(右一)

郝世玲又说:“您们打麻将带钱,本来我就该收,为啥没?就想着您们年纪大了,开心就好。可您们不能影响邻居。再说了,吵吵闹闹,心脏病犯了咋办?血压高了咋办?”

鲁金听郝世玲句句向着他,也觉得自己鲁莽了,对老太太们说:“我骂您们不对,拎板凳更不对!”

老太太们七嘴八舌:“我们以后不在门口打了,换个地方。”

郝世玲说:“对着哩,咱换个地方,我也帮呼吁呼吁,让街道出面盖个棋牌室。”

听她这样说,老太太们兴奋成娃。

郝世玲拿起一张麻将牌,“哎哟,这麻将也太原始了,个儿这么小,胡了都看不清,现在谁还用这古董?走,跟我到警务室去,我那儿有一副人家送的麻将,个儿大,奖励给您们!”

6.jpg

 

7.jpg

工作中的郝世玲

“好啊,好啊!”老太太们咧着没牙的嘴,一窝蜂跟郝世玲走了。

郝世玲回头说:“鲁金,你快去睡吧!”鲁金说:“郝大姐,您真好!”

走在路上,郝世玲对老太太们说:“我这麻将不白奖励,您们在院里帮我留点儿心,来了乱七八糟的人就告诉我。”“一定,一定,好闺女,一定,一定!”

一场说话要动手的麻将大战平息了,可与此同时,另一场大战却动起手。郝世玲闻讯赶到,见了血!

这又是谁跟谁?

捡破烂的王老汉跟打扫卫生的崔婶。

3

破烂王之争

8.jpg

社区民警郝世玲(右一)

崔婶是社区打扫卫生的,垃圾台里有可卖的瓶啊罐啊啥的,她就捡出来卖。外人捡,她不让,凭甚到我的地盘?

捡破烂的王老汉不知情,这天过来捡,被崔婶撞见。她嘴破,开口就骂,把父母都捎上。王老汉恼了,上去一掌,崔婶鼻子就冒了血。

郝世玲赶到,骂也骂了,打也打了。咋办?只能调解处理。还好,只是鼻子流点儿血,貌似无大碍。郝世玲忙掏手绢止血,崔婶不让,说让它流。

“你傻呀,血是自己的,流多了咋补?”这才让堵了。

鼻血止住了。崔婶说:“我头疼,我脑震荡了。”郝世玲赶紧带她去卫生队,又拽上王老汉,“你要跟着,查出大病你要管!”

到了地方,大夫一看:“没事,回去吧!”崔婶说:“我脑震荡了。”大夫说:“脑震荡查不出来,谁都可以说。”崔婶不干。要住院,要做CT。

郝世玲看她想讹王老汉,不高兴。人家就是个捡破烂的,讹人家干甚?再说了,捡破烂的能讹出个啥?

9.jpg

郝世玲当选2015年全国工作者归来时,儿子儿媳迎接

她说:“崔婶,住院可以,CT也行。这是治安事件,打人的先扣下,这期间看病你自己要先垫钱。如果做CT,查出毛病钱由对方付;没有毛病,钱要你自己付!”

崔婶一听,愣了:“为啥我付?”郝世玲说:“治安处理就是这样规定的,你要先想好。”崔婶说:“那算了,我缓缓再说。”

回到社区,她又说:“我总不能白挨打啊!”郝世玲说:“那当然,这不王老汉在这儿吗,一起商量。”回头对王老汉一瞪眼,“你看你,好男不和女斗,你动手干甚?你捡破烂儿,为养家糊口,不容易,出来要把自己照顾好,别惹事,把挣的钱拿回家去,老小都等着哩!你要把她一拳打死了,赔钱不说,还要赔命!”王老汉不吭气。

“你去给人家道歉。”“我不!我凭甚给她道歉?都骂成啥了?我捡破烂儿也有尊严。”“你有尊严?你有尊严还动手打女人!你别说这个,说这个我不爱听。你不道歉,就跟我去派出所!”

王老汉说:“那我道歉。”“这就对哩。你道歉,说两句好话,能给你省下钱。”“好,好。”

郝世玲把崔婶叫过来。王老汉说:“大婶子,我错了,不该动手,我给你道歉!”崔婶白眼大元宵。

10.jpg

社区民警郝世玲(左一)

郝世玲看不过:“人家道歉不对咋的?你俩都在一个平台上蹦,都为捡破烂儿。你凭甚骂人家?你也太霸道了!这地方不是你个人的,是集体的,谁都可以来捡,咋就成了你家的?这事,首先你不对,你骂人就是挨打的坯子,把人家的父母都拉出来,挨打也该着,让你往后不敢随便骂人。再骂,你也别在这儿打扫卫生了!”

崔婶脖子软了:“郝大姐,你说咋就咋,我骂人不对。”郝世玲说:“知道错就好。”又问王老汉,“你打了她,咋办?”王老汉说:“我赔偿。大婶子,你要多少钱?”崔婶又来劲:“你拿500!”

王老汉一听要这么多,急了:“凭甚给你500?你骂了我,你赔我几百?不行,你给我两拳,扯平!”郝世玲说:“你看你一个大男人,不?你叫女人打你,你精神气都没了!人家好男人手都不让女的往头上摸,再打你两拳,你值不值?你还说有尊严!”王老汉缩了。

郝世玲又说崔婶:“得饶人处且饶人,人家一个大男人都给你道歉了,你也别500了。就是把他打死,他也拿不出。看看他穿的那两只烂鞋,两块都不值,不如破烂儿堆里捡的,他哪有500?”

崔婶说:“那少点儿,300!”王老汉说还多。崔婶说:“你有多少?”王老汉掏了半天,皱皱巴巴掏出一堆,数数,17块。

崔婶说:“这不行,少了100不行!”郝世玲说:“你也别逼他了,我拿100给你。就当我借给王老汉,等他挣了再还我。”

崔婶眼圈儿红了。王老汉也要掉泪。

郝世玲回到警务室,一看表,都快两点了。刚想泡碗面吃,又来了报警人。

4

摇摇椅

谁啦?吴老太。

11.jpg

社区民警郝世玲(右一)

吴老太今年七十有五。老公违法被判了20年。儿子黄刚也不学好,吸毒又盗窃,满身文了各种颜色的小人儿。郝世玲为此常去家里找他。吴老太一看见,啪地把门一关,不在!实际在。郝世玲说:“我不是来逮您娃的,是来叫他好好做人的。”“他不在!”后来,黄刚被判了三年,吴老太把郝世玲恨死了。其实,这跟郝世玲不搭边儿,黄刚是在外面盗窃被抓的。吴老太把账算在郝世玲头上,因为她也穿“官衣”,是“敌我矛盾”。那时候,吴老太在一家单位看大门,郝世玲要进去办事,她绝对不开。“不行,你的车不能进!”郝世玲说:“这是派出所的车。”“那也不行!”这也算了,吴老太还满院子骂,说她郝世玲是神经病,是疯子。郝世玲听见一笑。后来,吴老太到了55岁,单位不让她看门了。一家人,两个被关,一个没了生活来源,吴老太生活在绝望中。这时,社区搞群防群治,要雇人巡逻,郝世玲找到她:“大妈,听说单位不让您干了?”吴老太说:“你啥意思?”郝世玲说:“我想给您找个活儿。”吴老太傻了:“啥?你给我找活儿?”郝世玲说:“对着哩,参加群防群治,戴红袖标巡逻。就是钱少点儿,每个月给600,您干不?”吴老太激动成个啥:“我干!就凭你不记恨,白干都行!”一块冷石头就这样叫郝世玲暖过来。

12.jpg

社区民警郝世玲(右一)

结果,吴老太干得比谁都认真,绝对按时上下班,只要院里来了贼头贼脑的,她就给撵出去。后来,院里建门卫,郝世玲让她上岗,一直干到快七十。吴老太不干了,还主动帮郝世玲看院。儿子吸毒太深死了,老公放回来不久,也死了。郝世玲第一时间送上花圈,挽联写上警务室,还拿了200块。吴老太哭成个泪人:“郝大姐,你是好人!”郝世玲说:“大妈,您对咱院群防群治有贡献,您多保重!”两个老姐妹,不打不成交,亲成一家。 

这会儿,郝世玲刚泡上第二包面,吴老太就来报警。

“大妈,啥事?”“楼里有人搞摇摇椅,你快去看看,别是骗老人的!”

13.jpg

区民警郝世玲(右)

郝世玲打电话叫来工商,一起赶到现场。可不,骗人的!

几个小伙儿,在屋里摆了把摇摇椅,让老头儿老太太坐上去,一摇一振动,人舒服酥了。旁边儿放了一台净化器,说净化出来的是圣水,摇了摇椅喝圣水,长生不老。老头儿老太太,有拿壶灌圣水的,有取钱买摇摇椅的。一把要三万多。工商一查,三无产品,假冒伪劣,当场清理了。

郝世玲对骗子说:“你们这么年轻,就忍心骗这些老人?他们都是你们爷爷奶奶辈的,受了骗能有死的心,你们太缺德了,都跟我到派出所去!”

把骗子们带到派出所,交给当班的民警,郝世玲又赶回社区。

5

寻车记

还没进大门,就听院里传来狮吼——“社区治安乱成个啥?我非叫电视台来曝曝光!”

谁啦?董胜!为啥?车丢了!啥车?捷达!郝世玲安慰董胜:“你先别急。你的车放哪了?”“放西区边儿上了。”  

走到西区一看,董胜说的那地方停着一辆大众。“哎,”郝世玲说,“这儿有车啊,你是放这儿了吗?”“是,没错!”“啥时放的?”“昨晚,我从咸阳开回来放的。”

郝世玲说:“你再想想,是放这儿了吗?”董胜说:“没错!我跟媳妇到处都找了,没有。”郝世玲问保安:“这大众是谁家的?”“黄杰家的。”

郝世玲从手机里调出黄杰的电话。一问,黄杰说:“我的车都停三天了。”董胜急了:“胡说!我昨晚开过来,这儿就没车。”

14.jpg

 

15.jpg

工作时的郝世玲

 

郝世玲说:“你别急,咱们去看看门口的监控。”

社区有三个门,郝世玲把全部监控都调出来,往回一倒,一搜,几双眼睛睁得贼似的。哎哟,问题来了,董胜说他昨晚开进来的,可三个门都没他的影儿。再把日子往前推两天,哎,两天前有他开出去的图像。

郝世玲说:“这样吧,我开上车,咱们先去咸阳找找。”董胜抓抓脑壳:“真要去咸阳,不如我先打个电话过去,让同事帮着找找!”

董胜拨通手机:“老方,是我,董胜。我的车昨晚开回家丢了,已经报案了,警察说我没开回来,你帮看看,车号是……”

“你神经病啊!”董胜愣了。“你的车就在楼下!你小子昨晚喝醉了,根本就没开走,是我送你回家的!”

董胜傻了。昨晚一顿大酒,喝得他断了片儿。

郝世玲笑了,擦擦额头的汗,缓步朝警务室走去。夕阳西下,余晖灿烂,社区的傍晚多温馨。走着走着,忽然,郝世玲眼前一亮——

啊,满园的月季开了!早上还是花骨朵儿,现在成了花海洋。红的如火,黄的似金。

16.jpg

郝世玲

 

郝世玲,郝大姐,38年行走社区,忠诚奉献,忘我为民,多次立功获奖,被公安部授予“全国优秀人民警察”、“全国公安爱民模范”;被中共中央、国务院授予“全国先进工作者”;当选了西安市党代表、人大代表。2017年,又被公安部授予“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亲切接见,并光荣参加全国公安系统英雄模范立功集体先进个人事迹报告团,在全国做巡回报告。

    

说到这里,故事还没完。有一位老奶奶正在警务室门口等郝世玲。

    

她叫白淑琴,七十多岁了。郝世玲并没有为老人做过什么。可是,老人就觉得这闺女好,每天都来警务室门口转,瞅着屋里忙,瞅着屋里笑。啥也不说,啥也不做。上午转过了,下午还来转。

    

郝世玲说:“大妈,您进来坐坐!”老人摇摇头:“不啦,耽误你们!”

    

现在,在温馨的夕阳里,在盛开的花丛中,她等来了郝世玲。“闺女,我早上包了几个粽子,来几次也没看见你。我害怕坏了,放冰箱里冻着,刚才又拿出来蒸了,你快趁热吃吧!”

郝世玲接过粽子,叫了声大妈,泪就下来了。

 

作者简介:李迪,北京人。当过知青当过兵。198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公安文联名誉理事,特约签约作家。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先后写作出版《野蜂出没的山谷》《枪从背后打来》《傍晚敲门的女人》《丹东看守所的故事》《我的眼泪为谁飞》《那时候我们青春浪漫》《新华书店》《警官王快乐》《听李迪讲中国警察的故事》《宣传队》等中长篇小说、报告文学三十余部。多部作品拍摄成电影、电视剧,荣获国家多项文学奖及中国新闻报告文学金奖、“三个一百”原创图书出版工程奖、公安部金盾文学奖。写于八十年代的推理小说《傍晚敲门的女人》发表后,相继在俄国、法国、韩国出版,开创了中国推理小说走向世界之先河。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