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转运

来源:北方公安文学 作者:卢 圆

  见到他时,他穿着一身黑色衣服,脸上挂着细密的汗水,好像刚从外面办事回来的样子。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高高瘦瘦的身材,有点黑的皮肤,却是个帅气的中年男人。交谈了一会儿发现,他更像一个大哥,细心的给你泡茶,耐心的讲着他的故事。

  他叫蒋少纯,是吉林市公安局特警支队三大队副大队长,目前主持三大队工作。

  “我也不知道该说啥,感觉也没啥特别的,干的都是日常工作。”这是他跟我说的第一句话,说这话时,脸上留着朴实的笑容,从这份笑容,我能看出来他的朴实无华和不善言辞。

  可能因为我们有着共同的经历,都是从部队转业到公安局工作的,所以很快熟络起来,他的话也变得多起来。他告诉我,刚来特警支队的前两年也是很不适应的,从一个环境到另一个环境,从一种工作到另一种工作,这变化使他焦头烂额。

  “不过现在好了,十几年了,习惯了,也熟练了!”他这样说。

  我想,这是时间的沉淀和经验的累积吧!

  提起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蒋少纯说:“你知道那种感觉吗?那种心理是很迫切的,想把吉林人都接回家的感觉。”我抬起头看他,从他的眼睛里,我看出两个字:故事。

  “我们支队的任务是负责转运”,他给我倒了一杯茶,思绪仿佛回到了那难忘的瞬间,“主要是去四个地方,满洲里、绥芬河、龙嘉机场和长春火车站。每个地方的情况都不一样,有的是转运核酸检测结果阴性的回吉林,有的则是转运新冠肺炎治愈的患者回吉林市隔离观察。”

  我停下手里记录的笔,追问了了一句:“那,压力一定很大吧?”

  他笑了笑,“压力是肯定有的,接到任务的时候,我好几天没睡着觉,不是想着该如何分配任务,就是想着怎么提醒队员们注意自身防控,毕竟疫情不是闹着玩的。”

  “其实,像我们支队这次的工作,四个方向,去长春火车站、龙嘉机场的任务要好完成一些,毕竟近一点嘛,穿着防护服去接,几个小时就回来了。去绥芬河、满洲里,我们都是半夜往那边走,白天到了,接着人,立即往回返。在路上的时间十几个小时,乃至二十几个小时。”他告诉我,“一路上穿着防护服,不敢吃,不敢喝,因为上厕所不方便,也不敢去服务区休息,老百姓看见穿防护服的都害怕。”

  “转运期间困难多吗?”我问。

  听我这么问, 他很无奈地告诉我,“去满洲里接人的时候,来回2000多公里,给车加油成了最大的难题。”

  可想而知,一群穿着防护服的人在车里,没有加油站愿意给加油也是正常的。“后来,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协调了好多地方,最终定下来一个加油站,专门为转运的车辆加油。”

  “还有吗?”我禁不住好奇。

  “还有就是,有些老百姓可能对防疫规定不是很清楚,也有工作不配合的时候。” 蒋少纯说,“按规定,转运回吉林的已经被治愈的新冠肺炎患者,需要集中隔离。有一次,转运回来的人员对我们的工作十分不理解,到了隔离点,坚决不下车,一个劲儿地嚷嚷,‘我们病好了,不需要隔离!’当时,尽管工作挺难做,可对于他们的这种心态,我其实挺理解的。”

  他突然话锋一转,问我,“要是你,突然间把你送去隔离,你害怕不?”我愣愣地看着他,“我?我心里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传染病医院,确实是确诊患者治病的地方,但是,隔离这些转阴的患者,也是做了准备的,防护方面肯定没有问题。”他接着说,“但是,群众的恐慌心理我也是特别能理解。”

  “那最后呢,怎么处理了?”我问。

  “我们是警察,也不能把他们强行拉下车呀!就只能劝呗,讲政策,说情况,讲明在这里隔离的安全性和必要性,劝了三个多小时,他们才下车。”

  “做这项工作,觉得有意义吗?”我不知道我怎么突然问这样的问题。

  “就是觉得特别特别的累,每次完成任务回来,就想美美睡上一觉,可是,哪儿有这么成块的时间睡觉啊!往往是,这次任务刚完成,新任务又来了。一想到身后这么大的一座城市有我们保护着,也就不觉着累了,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痛并快乐着!”他说这话时,我看到了他内心的波动与起伏。

  他告诉我,按规定,转运结束后不能回家,要到指定的宾馆隔离居住。他说,他自己还好,妻子是大学教授,疫情期间在家上网课,既能照顾家,又能照顾孩子。可支队里有些同志就不是这样了,有的家里有年迈的父亲母亲,有的家里有嗷嗷待哺的孩子……有时候,家里人想他们了,就到宾馆送点吃的,一个站在楼下,一个站在楼上窗口,手中拿着电话,嘴里说着温暖的话。

  “我很欣慰的一件事是,在执行转运任务期间,我们支队的所有人,无论遇到了多大困难,没有一个掉队的!我们每个人都觉得,这次的任务特别光荣,特别有意义!”他在采访要结束时,不经意间回答了我的提问。

  和他告别的时候,我的脑海里闪过两幅画面,一幅是在漆黑的高速公路上有辆车飞驰而过,车内的人,穿着防护服,正襟危坐,一丝不苟;另一幅是,天蒙蒙亮,车箱里穿防护服的人多了,车子向前飞驰,太阳向上升起,踏着朝阳的前方,是亲人归家的方向!

 

  作者简介:卢圆,中共党员。2010年毕业于吉林大学,电子信息工程专业国防生,同年参军入伍。先后在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南京政治学院上海分院、西安政治学院学习培训。2019年转业到吉林市公安局,现任吉林市公安局新闻宣传处民警。吉林市公安文联会员。“江城警察故事”第12期刊发她的《四封请战书和一个约定》。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