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海岸拾零

来源:安防观察 作者: 陈杰



  深秋时节到山海关,入住望海村,村子紧挨着大海。

  辽宁的朋友李明辉告诉我,早起去海边看日出,才叫壮观呢!他的话一下子勾起了我的好奇。几十年来,多次走近大海,但观海上日出的经历还不曾有过。

  好奇过后是深深的遗憾,我当即拍板,第二天去看日出。

  步入老年了,心里还装不下事。整整一个晚上,心里总是想着看日出,竟然激动了。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睡得翻来覆去的。怕睡过头,一改睡觉关闭手机的习惯,睡一会儿就抓过手机看看点。好容易熬到5点多,窗外还一片漆黑,睡意早没了。

  于是赶紧起床,快速洗漱,拎着手机就跑出了宾馆。那种沙愣劲,让我自己都吃惊。

  深秋的海风,早失去了夏日的温柔,迎面吹来,凉飕飕的,少了凉爽宜人的感觉。怪不得海边的沙滩上一片空旷,见不到几个人了。不过为了看海上日出,即使海风再凉一点也在所不惜了。我把衣服的拉锁向上拉一拉,尽量把脖子藏在衣领里,把帽子扣紧,捂住已经没有多少头发的头皮,迎着有节奏的涛声,向大海奔过去。

  真是莫道君行早。我忽然发现,海边寥寥的游人中,还真有几个和我一样等着拍日出的人。

  有一位在沙滩上还立上了相机架,拉好了架势,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大海的东方,很有点专业范儿。

  当然也有几位是和我一样拎着手机的,手机的便捷,已成为越来越多游人的首选。看到这些拍照者的那一刻,我忽然有一种亲切感,像遇到了知己。我把友好的目光向他们撒过去,可惜并没有得到回应,神情太专注了。再看东方海面上方的天空,灰白的云层中已经出现了几抹红晕。太阳已经在呼之欲出了。

  我立刻紧紧盯住那片神秘的云层,握手机的手因激动而微微颤抖着……

  终于等来了壮观的时刻,只见一道橘红色的弧线从海面跃出,弧线开始很细,像个弯弯的月牙,几乎是瞬间,弧线就变得丰满起来,成了半圆,周围是一缕缕红、白、蓝、灰相间的云层,色彩更加斑斓。

  太阳继续升起,耀眼的霞光撒向天空,辽阔的海面上,出现了一道红色的波光,从我的面前通向天边初生的太阳。我不停地按动手机,拍下精彩的瞬间。

  几乎在不知不觉中,整个太阳已经跃出了海面,在云层中升腾着。几道深色的云开始还缠绕在太阳的身边,似乎想减缓太阳的脚步,但很快就被太阳的光芒击退了。太阳以不可战胜的姿态,升上了东方的天际,并继续向高空攀升……

  阳光为大海注入了勃勃生机,辽阔的海面被铺上了一层金光。刚才还显得寂寥的沙滩,顿时变得生动起来。几只海鸥,沐浴着初升的阳光,在岸边的海浪中嬉戏着,在游人的镜头前,它们显得那样自信,那样欢快。

  当然,这个时候最活跃的还是岸边的游人。不知不觉中,岸边的人多了起来。一对年轻的恋人相拥在沙滩上,不时的以阳光下的大海为背景,拍下自己青春靓丽的身姿。拍到兴头上,小伙子几次做出腾跃的动作,那幸福的情景让人羡慕。

  而我也开始了自己的爱好,在沙滩上捡拾起美丽的小石头。黑色、黄色、白色、紫色……各种颜色的小石头,娇小玲珑,晶莹剔透,此刻静静地躺在被海水冲刷得平平整整的沙滩上,表面还挂着水珠,在初升太阳的辉映下,闪着晶莹的光。想着千里之遥的路途,我不想给自己增加太重的负担,但是那散落在眼前的形状奇巧,圆润可人的小精灵,还是让我忍不住一次次弯下身子。

  我感叹海水的力量和匠心,把一块块普通的石头,打磨得如此细腻浑圆,造型精美,如同一件件精美的艺术品,捧在手中,难以割舍。我按照自己的审美标准:细腻、造型、颜色、大小等,精心比较,优中选优。每捡拾一块,先是拂去粘在上面的细沙,翻来覆去地察看石头形状和质感,再和手里的石头比较一下,尽管有些挑剔,我的衣兜还是很快被塞满了。收获的喜悦也在心中涌起。

  太阳已经升上了大海远方的高空,海面翻滚起潋滟的波光,刚才在岸边嬉戏的海鸥也飞向了大海的深处。岸边退潮后湿润的沙滩上,多了一些低头忙碌的人。

  走到近前一看,原来这些人在挖海蚬子。其中一对年轻的夫妇引起了我和游人的关注。男的在湿乎乎的沙滩上面,用手挖出一个坑,不停地向四周扩展,边挖边在沙子里仔细地寻找,那认真劲真像是在淘宝。那女的一看就是熟悉海边生活的人,她蹲在沙滩上,非常熟练地用一只手挖掘着沙子,不停的把一只只摸到的蚬子扔到面前平整的沙滩上,她的手就像是一只灵巧的探测仪,手指盖大小的蚬子也难以逃脱,很快她的战利品就有一小堆了。捡到兴头上,她竟然打开了手机,和别人玩起了视频,边挖边录边说,什么也不耽误。观看她的操作,我不禁联想到了一个词:与时俱进。

  这些捡海货的人让我感到很神奇,站在那里早忘了沙滩上那些漂亮的小石头了。经过观察和身边游人提示,我发现挖蚬子的人并不是盲目地在挖,在潮水退去后的沙滩上,会留下密密麻麻的小洞,洞口很小,有点像家乡草原上常见的蚂蚁洞,有的洞口还会向外冒气泡,这就是有蚬子在里面的征兆。当然在挖的时候,还是要讲究技巧的,我试探着挖了几个小洞,结果一无所获,还累得腰腿发酸。

  我面向大海站起身,突然发现前方距海岸四五十米远的一片礁石附近,一个人影向岸边走了过来。近了我发现这是一个老汉,只见他身穿防水服,左肩背着一条丝袋子,右手拎着一把铁锹,胳膊还夹着一只铁网筛子。阳光照在他的身上,闪着光,和大海的波光相互辉映。

  老汉把铁锹和筛子扔到岸边的海水里,把丝袋子背到岸边一块礁石旁放下,转身从停在沙滩上的摩托上解下两只塑料桶,又返身走进海水里,把桶灌上一些海水,用力地摇晃着涮起来。我好奇地走过去,拎了拎老汉的丝袋子,沉甸甸的,估计有几十斤。打开袋子口,里面是黑乎乎的海蚬子。不用问,这是老汉的战利品了。老汉还在涮他的塑料桶,我主动和他打了招呼,和他闲聊起来。

  老汉告诉我,他今年62岁了,属狗的,他是要灌几桶干净的海水,回去泡刚才捞的蚬子,把蚬子里的沙子洗干净,然后到市场上去卖。“咱不能昧良心,把带沙子的蚬子卖给人家。”老汉对我说。

  说话间,他把已经灌满的一只塑料桶放在沙滩上,又拎起另一只桶走进海水里。我问他一斤蚬子能卖多少钱,他告诉我能卖5元。“就是玩呗。”老汉说。

  他告诉我,他本来住在南戴河,儿子在山海关工作并安了家,把他接了来。儿子儿媳对他非常好,生活条件也不错,需要什么,马上就给他买,但是自己呆不住。今天早上四点就出海了,用铁锹挖出海底的沙子,用筛子把沙子里的蚬子筛出来。我算算时间,老汉一个早上在海水里已经劳作了四五个小时。感叹他太辛苦了。他连声说不累。他告诉我,下午4点还要回来下网捕鱼,碰到鱼多的时候,要一直干到夜里12点才回家。“就是为了玩。”他又一次说道。

  把辛苦的劳作当做是玩,我为老汉的境界感染了。

  正和老汉聊着,又一个身影从海里走出来。这是一个高高大大的壮汉,与刚才的老汉不同的是,他手里多了一双鸭子巴掌似的潜水工具。他一放下肩上的丝袋子,立刻围过来几个游人看热闹。

  他的海货与刚才老汉的也不同,是一些螃蟹、海螺、还有漂亮的海星。见人们感兴趣,壮汉从丝袋子里掏出几只海螺和海星,摆在礁石上让大家观看。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真实的海星,忍不住拿起一只端详起来。标准的五角星形状,背部呈铁蓝色,中间带着红色斑点,肚皮橘红色。

  我问壮汉是如何捕获这些海货的,他说是潜水到海底摸的。这让我更加钦佩。在这深秋的季节,海底一定很凉的。

  壮汉坐在礁石上休息了一会儿,起身背起丝袋子走了。走了几步又停下来,问我买不买海星,10元两只。大概他看出我对海星很感兴趣。我告诉他我是外地人,不方便带,就不买了。他以为我嫌贵,又让了让价,5元两只。这让我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谢绝了。他略显遗憾地扭身离开了。

  遇见这两个赶海的渔民,让我感到很开眼界,心里甚至感到有了一种收获。正欲转身离开,没想到又有两个人从海里走出来。这是一对老少组合,一人身前漂着一只轮胎形状的皮筏子。再看他们的收获和前两位的也不同,是一种黄乎乎的小鱼,一捺来长。面对饶有兴趣的几个游人,他们只简单说了一句:这是无鳞海鱼。便不愿更多介绍了。低头收拾一会儿,便扛起自己的东西向沙滩外走去。

  目送了几个渔民离去,我再次把目光转向大海,在阳光的照射下,海面更加壮阔、浩瀚,充满了活力。
 

  作者简介:陈杰,供职于黑龙江省公安厅,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